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一刀刀刻下的部落記憶——台東射馬干部落用木雕說故事,讓傳統技藝代代傳承

2019.09.0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賴昀岫、呂昱葶

台東建和社區是一個木雕藝術村,當地隨處可見卑南族傳說故事的木雕作品,例如淒美傳說故事:神鹿與公主,除了美化社區,也讓木雕乘載著部落不忘祖先與傳統的美意。

漂流木能生火照明更能記錄歷史

「他們年輕人會去河邊或是海邊撿漂流木回來生火,或是做成桌子、椅子。」台東射馬干部落的頭目陳文生說著漂流木過往對於部落的重要性,這是一個多元的社區,有卑南族原住民也有漢人,這裡是射馬干部落,也被稱為建和社區。

部落的頭目陳文生表示,在過去還沒有電燈或瓦斯的時代,年輕人會撿拾漂流木作為生火照明的材料,也會將漂流木做成做成家具及生活用品,例如碗、湯匙等,所以從前的漂流木與部落的生活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然而隨著科技發達,漂流木的重要性逐漸被現代化的工業產品所取代。但陳文生認為,這些傳統文化必須被傳承,所以身為領導部落的頭目,他透過自己的木雕專長,希望用這項技藝記錄生活,保存漂流木的精神,讓老人能有所懷舊,讓年輕人能認同自己的文化。

當地居民,同時也是該地廟宇敬山宮的廟公戴家德說,自己家裡有養牛,所以陳文生曾為了雕牛,反覆到他家裡去看牛的肢體架構與神態,他將作品用較為粗獷的粗線條方式呈現,而不執著於追求作品 100% 擬真。

文建會計畫 創造原鄉新風貌

陳文生說,原本的卑南文化中並沒有特別著重在木雕的部分,他在 1987 年開始有了透過木雕紀錄漂流木精神的念頭,1998 年獲得行政院文化部前身的文建會,所提出的「振興地方傳統產業計畫」補助成立木雕藝術村,由陳文生指導有興趣的居民進行木雕創作,因此社區內隨處可見木雕創作,讓木雕技藝與卑南族傳統記憶能長久流傳。

陳文生說,木材的種類相當多元,有樟樹、紅櫸木、白櫸木、芒果樹、龍眼樹等。至於他的木雕技術,則是透過生活經驗的觀察自學而來,因為身為世襲的頭目,他除了需要照顧父母,也需要主持許多歲時祭儀,如年祭、小米祭等,所以他在 42 歲時才投入木雕創作,除了展現美術天賦,也希望藉著木雕傳承部落文化。

除了開設初級木雕班指導學員認識木頭種類、刀具種類及用法,陳文生也到台東大學擔任駐校藝術家及社團老師,讓更多對這項工藝有興趣的人都能參與,並且將木雕做為社區發展的特點,讓外地人更認識部落,同時也加強部落與外界的連結。

木雕連結外界 同時凝聚社區

不少原住民文化會將傳說故事融為文化的一部份,以歌謠或繪畫等方式流傳,射馬干部落的木雕也是如此。像是卑南族經典的淒美傳說:「神鹿與公主」,這個故事主要是在描述曾經有一隻神鹿與卑南族公主一見鍾情,每當要分別時,神鹿都會送公主一顆琉璃珠,某天,族人將神鹿射殺,並將鹿頭帶回,公主傷心欲絕便一頭撞死在鹿角上,那時族人們才發現琉璃珠的秘密,後來在祭拜祖先時都會放上琉璃珠。

部落的族語老師洪渟嵐也曾是木雕班的學員,她表示一開始學員們的雕刻沒有非常專精,所以會在意自己的雕刻作品好不好看、與實物像不像,此時頭目就會說,這就跟人一樣不完美,勉勵學員不用太執著於作品外貌的相似與否,只要是自己用心做的,就是好作品。

另外,觀光客往往會因為頭目較有知名度,而只想買頭目的作品,導致其他成員的創作乏人問津。後來學員間開始分工,每個人雕不同的主題,若有想買的類別,就直接到負責該主題的工作室,就像是整個社區一起完成一件作品一樣。

對於社區未來的展望,頭目陳文生希望能用木雕讓更多祖先的智慧與生活痕跡能被後世記得,不管是分享與關懷他人的美德,或是對於祖先傳承的智慧能感恩。而族語老師洪淳嵐則希望透過族語教學、木雕教學等,讓部落裡的孩子能在這個過程中更認同自己的文化。

採訪側記

騎著摩托車,沿著台九線一路從台東市區到了建和社區。一進到社區我們就被沿路的木雕雕像所吸引,它出現在住家的牆上、路口的轉角,幾乎無所不在。在我們與頭目採訪的過程中,除了暸解漂流木對部落的歷史意義外,也聽了不少卑南文化中的傳說故事,例如無處不在的木雕主題——神鹿與公主,描述著部落公主與神鹿淒美的愛情故事,令人動容。此次採訪,非常感謝射馬干青年文化發展協會接受我們這麼臨時的要求,以及盡可能提供我們的協助。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射馬干部落 用木雕讓卑南文化更深「刻」

延伸閱讀
>> 賽德克青年的返鄉告白:地方創生的根本,是生生不息的土地
>> 檳榔鞘葉的循環再生——原民工藝品牌「拿鞘」,傳承部落永續智慧
>> 深山裡的地方創生:18 戶泰雅農家成立合作社,以「五月桃」重振部落經濟


社企流七週年論壇「社企十年:下一個十年,社會企業會消失嗎?」
早鳥優惠至 9/25 截止,隨票附贈社企流限量周邊!
>>> 馬上搶票

安養院倒閉,竟是因為老人太健康!上勝町「彩株式會社」把樹葉變黃金,雇用銀髮族創造億元商機

2019.08.30
合作轉載

銀享全球/楊寧茵

記得小時候看過一部電影,講一群住在高度都市化社會中的人,意外因為墜機而發現了世外桃源的故事,那時候第一次學到「香格里拉」這個名詞。自從 6 年前開始關注高齡領域,經常有機會走訪國內外不同創新案例,我也一直在尋找自己心目中的香格里拉,一個真的可以實現老有所用、讓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空間和尊嚴的生活方式,甚至於做到「最好的照顧就是不需要照顧」的地方。

上勝町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

這個位於日本四國德島縣、人口不滿兩千的小村莊,看似只有滿山遍野的森林,貫穿其中的勝浦川流水淙淙,卻有一家年營業額高達兩億日圓的公司「彩株式會社」,雇用的都是長輩,尤其是女性長輩,公司員工平均年齡 70 歲。最重要的是,他們每天都笑吟吟地樂在工作,並誓言「希望自己可以一直這樣工作下去,永不退休!」

在這個老年人口超過一半的村落,因為老人家實在太健康,顧客寥寥可數,所以安養院和醫院都只好關門大吉。透過勞動實現永不退休的他們,現在更成為世界進行資源保護的尖兵,為了保存這座美麗森林和他們的生活環境和經濟來源,他們嚴格執行垃圾分類,並宣示將在 2020 年成為日本,甚至於全世界第一個「零垃圾、零污染」的小鎮!

上勝町如何成功翻轉老年?他們是高齡社會的未來還是一個特例?我決定親自去這裡瞧一瞧!

一早從四國德島出發,車子沿著公路一路向西南前行,景致也逐漸從都市型態的房舍變成山林景色。來訪的時期正是七月底溽暑時節,老實說我覺得這裡的天氣有點像台灣的夏天,又濕又熱;景緻也很像台灣的鄉下,夏天滿山遍野綠意盎然,十分漂亮。

看了這麼多中外媒體的報導,我對這個小鎮的好奇不是只有一點點,但最讓我好奇的,還是讓這一切成為可能的幕後功臣——「橫石知二」先生,透過多次書信往返,利用谷歌翻譯寫成的日文信,一封封和他的同事來回反覆確認,終於敲定採訪行程。橫石知二在上勝町寫下的豐功偉業,讓他得到日本國內許多大獎的肯定,還曾經登上Newsweek 創新 100 人的榮譽榜,今天終於有機會親自和這位在我心目中屬於「偶像級」的人物談談,可以想像我的興奮!

意外發現名聞遐邇的彩株式會社其實並不大,除了橫石先生外,另有 5 名員工,其中 4 名都是年輕女性,另一名是和我聯繫的栗飯原啓吾先生,看起來也只有 30 出頭。到訪的當天下著大雨,還好我們不用舟車勞頓,因為驚喜發現「彩株式會社」的辦公室,竟然就在我們住的旅館四樓,只要搭電梯就可抵達。

橫石知二先生自己的書裡提到,他是日本四國德島人,1979 年自德島大學畢業後就到上勝町的農協來當農事指導員。當時 20 出頭的他幹勁十足,什麼都想做,沒想到上勝町的農民卻不把他當回事,總覺得他年紀輕,又是個外來者,也沒有實際從事農業的經驗,有什麼資格對他們指指點點,對他的好意並不領情。

當時的上勝町和許多其他德島的鄉鎮一樣,以種植柑橘為主,農民們辛苦了一整年,等著就是年底收成的時節,但畢竟是靠天吃飯的行業,收入不穩定,再加上交通不便鄉間生活不易又沒有娛樂,因此市役所(相當於台灣的鄉鎮公所)前經常會有喝醉酒的大叔們,抱怨政府給的補助太少,生活無以為繼,但對於想要他們改變的任何做法卻又都抱著封閉的心態,不願意接受。許多年輕人因為沒有工作,陸續搬到城裡,留下來都是老人和婦女,整個鎮更顯得暮氣沈沈。

有一年在農作物即將收成之際,竟然遇到寒害,所有的柑橘樹通通凍死了,一年的心血就此毀於一旦,讓這些農民真是欲哭無淚,但正所謂「置之死地而後生」,正因為所有樹都凍死了,他們終於願意死馬當活馬醫,聽聽橫石知二的意見,看看這個小老弟可以變出什麼花樣。

橫石知二知道,農民最需要的就是要有現金收入,那種什麼可以讓他們最快得到現金呢?青蔥!因此他大膽建議農家把凍死的柑橘樹都砍掉,搶種時節短的青蔥,果然幾個月的時間就收成上市,立馬有錢入袋。這招讓許多原本不相信橫石知二的農民們對他有些改觀,覺得他可能真的有兩把刷子。

但這畢竟不是長久之計,到底上勝町可以發展出什麼樣高附加價值的農業呢?

一次偶然到大阪出差的旅程,永遠改變了上勝町的命運。

當時橫石知二受邀到高級日本料理店作客,初出社會的他,以他的薪水和財力,是無法到這樣的料理亭吃飯的,所以他也對周遭十分好奇,不斷地東看西看,然後一件事情吸引了他的目光,他看到隔壁桌的兩位女性,拿著餐盤裡的新鮮葉子把玩,並一直說著好漂亮啊!然後還小心翼翼地把葉子夾進書裡,放進包裡,這些舉動都讓橫石知二看了大為吃驚,他心想:「這樣的葉子我們那裡到處都是,要多少有多少!有這麼稀奇嗎?!」想著想著,他突然靈光一現,「那我們就來賣葉子吧!」

回到村裡,他馬上跟大家說賣葉子這件事,果然引來眾人的一頓嘲笑,許多男性農民都說他應該是頭殼壞去,說什麼夢話!哪有人會花錢買葉子?!一陣訕笑後揚長而去。旁邊的媽媽和太太們,看著滿心熱切的橫石知二被這樣羞辱,覺得有些於心不忍,就安慰他說,沒關係!她們來幫他。其實這些婆婆媽媽們當初也不是真的相信橫石知二的賣葉子計畫,只是同情他,想幫幫他而已。

但憑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憨膽和幹勁,橫石知二認真做起上勝町賣葉子的大夢。他知道高級的日本料理會用當季的新鮮葉子來作為餐盤上的裝飾,稱為「妻物」,而且這些妻物的內容隨著料理的內容和時節的不同而改變,裡面蘊含很深的日本飲食文化和學問,但這些細節已經逐漸流失,只有非常高級的日本料理店和資深的師傅才懂。

橫石知二幾乎把所有的薪水都貢獻給這些高級的日本料理亭,只要有機會到大阪京都等大城市出差,他就找當地最知名的料理亭吃一頓,想說能否因此對於妻物的學問多了解一下,但卻總是不得其門而入。這些高級日本料理亭的師傅們,根本就不願意分享這樣的知識,也讓橫石知二的葉子大夢一開始就踢了個鐵板,毫無進展。

從小就喜歡塗鴉的橫石知二,只好用最土法煉鋼的方式自學,他把每次不同食物如何搭配不同的餐盤,是用哪種妻物並如何擺放等一一畫下來。他經常的造訪和在餐廳裡特別的行徑,終於引起了一位高級料理亭主廚的注意,在得知橫石知二這麼做的原因後,有一天這位主廚終於開口問他想不想到後面的廚房看看,並一一介紹他們是如何取得、處理和使用這些新鮮的葉子「妻物」,使之成為日本料理美食的最佳搭配和精神象徵。

自此橫石知二總算踏入了研究妻物的大門,但離上勝町能夠開展葉子事業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一來是他終於瞭解了妻物的博大精深,但也更加理解這個領域的專精和封閉,「並不是有葉子就好了!還得是餐廳想要的樣子才賣得進去!要不然日本到處都是森林,這個產業不是人人都可做嗎?!我到底該怎麼做呢?」

因此橫石知二只好更加努力地學習相關知識,更加努力到各個高級料理亭用餐,更加努力和這些資深師傅們搏感情,更加努力畫下這所有的學習,希望可以把自己所有知識從他們那裡學回來,然後轉換給山裡頭的奶奶們理解。

剛開始葉子總是被退件,品質不夠、大小不對、包裝不良,一次次的揣摩,一次次的重新製作與包裝,橫石知二和相信他的幾個奶奶們,在眾人不相信和嘲笑的眼光中進行著不知道有沒有未來的努力,「很奇怪,我從來沒有懷疑或想放棄過,我只覺得我們只要一直不斷地揣摩和改進,總有達到他們要求的一天。」

全文轉載自銀享全球,原文標題:安養院倒閉原因竟是村裡老人太健康?

延伸閱讀
>> 日本「零廢棄」小鎮新行動:建造 100% 以回收材料蓋成的釀酒廠
>> 從美化自家巷弄至發展社區企業,桃園鎮興里長:「青年對家鄉有感情,自然就會回來」
>>「只要彩色合作社一直繼續,我會做到一百歲」這家企業的員工全是老農民,開創千萬年收!


作者簡介:
Deborah Yang(楊寧茵)是銀享全球共同創辦人。曾任職台美的報紙、電視、網路等不同媒體,曾獲美國新加州傳媒(New California Media)年度最佳專題報導、最佳即時新聞報導和最佳多重優秀報導等榮譽;在矽谷高科技公司擔任全球公關和市場行銷主管多年。除銀享無國界外,還開設「第三人生」專欄,以全球為經、以本地為軸,探討並提供個人及社會如何以更積極正面的態度面對人生第三幕的總總可能和不同想像,鼓勵每個人自己的老年自己設計,活出幸福晚年。


2019 銀浪新創力國際週以「覺醒|我的生活我作主」為題,透過「共生與共好」、「復能與賦能」、「科技與設計」3 大主題,由日本、丹麥和荷蘭 3 位國際講者帶來成功案例,以及在地服務模式分享,為台灣快速步入超高齡社會時所面臨的種種挑戰,提出具有實證的解方和正向思維。
>>> 了解更多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