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全球首座為身障者設計的社區活動中心——新加坡 Enabling Village 以通用設計打造兼容環境

2018.10.29
瀏覽次數:

2018 年的星展社會企業高峰會 10 月中於新加坡舉辦,以「社會影響與利潤:是否可以突破界限,兼顧共存?」為主題,透過演講、座談、工作坊、參訪等多元活動形式,帶領參加者去探討這個存在已久的大哉問。於是我們跟著星展的腳步,來到位於新加坡市中心的「新協立社區中心」(Enabling Village)找尋可能的答案。

文:林以涵

給釣竿也建魚池,全世界首座為身障者設計的一站式社區中心

Enabling Village 由新加坡協助身障者自立局(SG Enable,簡稱新協立)設立,是新加坡加強身障服務總藍圖(Enabling Masterplan)政策下的一環,希望為身障者打造一站式的社區服務中心。新協立接手市中心 Lengkok Bahru 一處佔地 3 萬平方公尺、過去為民間非營利組織所經營的職訓中心,投入新幣 2500 萬(大約新台幣 5 億元)加以整修(6 成費用由政府負擔、3 成由企業等社會各界贊助),於 2015 年正式啟用並對外開放。

Enabling Village 的首要目標是協助身障者自力更生,從安排多樣化職業培訓課程(如餐飲、家務、藝術)、協助身障者評估求職能力、到幫他們配對適合的就業機會等,中心的上下游整合性服務,期望發揮、放大身障者長期被忽視或隱藏的天賦。(同場加映:沒有天生「弱勢」的族群,只有各自不同的天賦

園區中有一塊區域是由新加坡自閉症資源中心(Autism Resource Centre)所經營的就業與培訓中心(Employability & Employment Centre),邀請社會企業做為合作夥伴(Job Site Partner),提供自閉症者能發揮才能的就業機會。響應的企業夥伴相當多元,產業涵蓋資料建檔、藝術創作、首飾設計等。

將通用設計融入本業,任何企業都能成為無障礙推手

除了職業培訓的區塊,此中心園區也涵蓋商店、餐廳、藝廊、健身房、托兒所等設施,且對一般大眾開放,希望符合身障者的生活需求、更成為其融入社會的中介角色。

踏進 Enabling Village,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片綠意盎然的樹林、魚群悠游的生態池等,此番景緻出自新加坡建築事務所 WOHA 之手,WOHA 以民間贊助者角色,發揮具現代感且能適應地域及環境變化的建築專業,也讓眾多微小資源盡可能被循環運用——園區內的咖啡廳由再生紙箱砌成、花盆則是回收油桶改作等,在這座花園城市中展現另一個環保建築典範。

此外,WOHA 導入許多機制如無障礙坡道與電梯、觸覺地板指示器、助聽裝置、視障標誌等,來串聯社區中心內的不同空間。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園區內有一台能偵測訪客眼睛位置而自動升降高度的語音導覽機,讓坐輪椅的訪客無須找客服人員協助,即可自行使用導覽機、按照自己的喜好速度認識園區。如此體貼、細膩的暖心設計,讓 WOHA 得到新加坡建築協會頒發的特別設計獎殊榮。

新協立亦邀請餐廳、連鎖超商、藝廊進駐,除了提供身障者就業機會,這些合作企業所提供的產品或服務,原本就向一般大眾開放,合作企業再導入「通用設計」精神,調整一些店面設施和陳設,例如園區內的 Fair Price,是新加坡知名平價連鎖超市,透過提供坐輪椅者也可使用的購物車、降低商品陳設高度並加裝服務鈴等機制,改善長者與身障者的消費體驗,讓他們擁有與一般人無異的生活自主權。

園區內的小藝廊 The Art Faculty,以藝術治療的角度,邀請各界合作夥伴響應。除了有星巴克咖啡進駐,也寄售自閉症學生所創作的文創商品,質感廣受各界好評。新加坡總理夫人何晶參加美國前總統歐巴馬夫妻所主持的白宮國宴時,隨身手提包便是出自藝廊合作學生之手。每賣出一個商品,對創作者(自閉症學生)而言,除了是將技能提升至具市場競爭力水準的培訓過程、也是獲得分潤權利金的收入來源,而學生因才華被肯定而重建的自信心,則是再多錢都買不到的。

突破社會、企業與個人的界線,打造兼容平等的社會

Enabling Village 的社區設施,除了在設計上滿足特殊族群的使用需求,也對社會大眾開放使用——幼兒園中身障孩童與一般孩童各占一半;健身房裡長者與身障者和周圍居民們一起運動。這樣的設計,一來協助身障者和社會建立連結與交流機會;二來更淺移默化地扭轉社會大眾的心態,讓大眾能夠同理並接受與自己的各種不同。新協立的同仁分享道,周遭居民對於 Enabling Village 的接受度相當高,幼兒園和健身房在使用上已是供不應求。

此外,也有許多國內外社區中心紛紛前來取經,向他們請益該如何導入這樣便民且通用的設計。新協立希望將園區作為一個實驗基地,致力推動「適合每個人、每個人都能擁有(Something for Eneryone, Everyone for Something)」的服務模式,他們樂於將此經驗分享給更多人,並持續探索將此模式複製到其他地方的可能。

參訪尾聲,思緒回到星展社企高峰會的主題「社會影響與利潤:是否可以突破界限,兼顧共存?」,腦中不自覺浮現張惠妹等歌手《We Are One》的歌詞: 「我們生來平等/一個身一個靈魂/We Are One/We Are All/獨特的你和我/宇宙這聯合國/我們是家人何來你我...」

多元兼容的價值被倡議許久,但要將其化口號為行動時還是面臨層層挑戰:小至民眾、雇主,大至整體社會,仍存在著麻煩、犧牲、事不關己等刻板印象,以至於只看到短期做出改變需投入的心力,而難以想像投入後得以發酵的長期影響力。

帶著「讓所有人都能擁有一樣寬闊視野與足跡」的設計信念,新協立用 Enabling Village 向全世界展示:在個人層面,每個具有不同能力的人,都值得學習自立自信、互相扶持,並對社會做出貢獻;在經濟層面,一般企業和社會企業並非涇渭分明,除了專為身障者服務的社會企業,一般企業也可導入社會創新思維於供應鏈中,每個企業在不大幅影響本業的前提上,為弱勢族群多做一點,或許能夠更突破社會、企業、個人的界線,也更加速平等兼容社會的實現。

核稿編輯:李沂霖

延伸閱讀
>> 在談城市設計之前,我們不如先談「眼光」
>> 超市推行「安靜一小時」,打造自閉兒專屬的友善時段
>> 當街賣者不再說「請幫幫我」、憨兒變身設計師——點點善建構「天賦城市」,盼讓弱勢不再存在


10/30 社企流 Startup Night 【社會企業的數位轉型大哉問】
台灣 IBM x 為台灣而教 x 鮮乳坊 x 玖樓,分享數位實戰經驗!
>>>名額有限,報名由此去

深山裡的地方創生:18 戶泰雅農家成立合作社,以「五月桃」重振部落經濟

2018.10.26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陳俐伃、許庭瑜

位於桃園市復興區的三光五月桃生產合作社,由 30 餘位農友組織而成,部落裡的農友皆是靠栽植五月桃維生。儘管過程中遇到不少困難,他們仍堅持以無毒友善的方式,栽種香甜的五月桃,並透過網路行銷將安心健康的水蜜桃送到消費者的手中。

三光部落 以桃維生

位於桃園市復興區的三光里,涵蓋了 5 個泰雅族部落,一直以來,泰雅族人都以種植水蜜桃維生,但在 20 餘年前,氣候開始變遷,天氣逐漸炎熱,造成水蜜桃的產量每年的狀況有大幅度的變動。泰雅族耆老決定改種低海拔水蜜桃,引進「春蜜」、「夏蜜」等品種,使三光里在春季時就能看到盛開的桃花,到了 5 月便成熟結果,形成現在受到好評的「五月桃」。

由於五月桃成熟得快,從採收到銷售只有 20 天的時間,多數農友靠著自產自銷的方式擺攤販售,但因客源不穩定,無法消化所有的五月桃,面對龐大的銷售壓力。部落農友們常遇到大盤商以一斤 15 元,甚至 10 元的價格收購他們辛苦一年所種的五月桃。農友雖知價錢不合理,但因不忍辛苦栽種的桃子落地腐壞,仍無奈地低價求售。

不為盤商屈服 開闢網路之路

為了解決長期受盤商打壓的問題,提升部落經濟,2013 年,在教育部數位機會中心的支援下,三光國小校長伍鴻麟及部落農友共同成立「三光國小親師合作農場」,希望透過學校作為平台,推出共同品牌,以網路銷售的方式協助學生家長與部落居民建立銷售通路,實際提升部落的經濟狀況,進而對學生的教育產生幫助。

然而萬事起頭難, 合作社社長高有志表示一開始農友們認為網路行銷需要注重外包裝,連帶影響水蜜桃的篩選過程,相較於傳統批發只需把一些瑕疵品挑出,透過網路行銷篩選的標準比較嚴格,會導致瑕疵品的數量增加。

因此,許多農友抱持著懷疑的態度,覺得做網路行銷的效益不大,也不一定能幫助到部落。直到隔年,透過三光國小親師合作農場平台,創下 2 萬 8 千盒的年出產量,大家才見識到網路行銷的魅力,也慢慢接受透過網路進行水蜜桃銷售。

延續初衷 成立生產合作社

後來礙於政府對於學校的法規規範,2016 年,三光國小親師合作農場決定不再繼續經營,高有志當時覺得,若就此放棄,十分可惜。「因為一個人的力量比較小,我就團結大家,結合 18 戶農戶,用自己的力量成立合作社」, 延續先前藉由網路平台直接與廠商及消費者面對面溝通。

三光五月桃生產合作社,是由 18 戶農家組織而成,成立至今,除了以網路幫助居民銷售水蜜桃之外,也不斷地朝友善耕作邁進。擔任 5 年社長的高有志表示,他們希望向消費者介紹自己的產品、自己的特色,同時也分享山上的人文、部落景觀,與地方相結合,共同推銷三光里。

不只做網路行銷,三光五月桃合作社也結合三光數位中心開設課程提供部落居民學習。數位課程分為初級班及高級班,初級班教導居民基本的網路操作,而高級班則是教導大家如何做網頁、做網路行銷、做賀卡;而在農業課程的部分,合作社也教導農友如何下肥料、如何控管五月桃的甜度,讓農友們能習得正確且快速的農技。

高有志認為,開設課程是一個很棒的交流機會,「我們可以把各自今年的行銷方式、契作方式,甚至是合作方式在上課的時候跟大家分享,一起討論交流」高有志說,不僅學到了新知,也能透過大家互相切磋交流,精進自己的技術。

愛護大地之母 堅持友善耕作

「友善耕作的想法就是說友善土地!」高有志表示,友善耕作對土地的影響非常大。回首過往,2、30 年前老人家在種植的時候都是使用化學肥料及化學農藥,造成土質非常貧瘠,果樹快速老化,相對也影響空氣。「我記得小時候螢火蟲非常多,自從大家使用化學肥料或化學農藥之後,螢火蟲都看不到了。」高有志感嘆地說。

基於愛護這片土地的心,高有志堅持以自然農法、友善耕作的方式帶領部落農友種植安心無毒的五月桃。三光部落的農友堅持不使用化學肥料,他們深知使用化學肥料、施打農藥,只是暫時性讓果子漂亮,但是對於土地跟果樹的影響卻相當深遠,打農藥會造成土地偏酸,果樹快速老化,破壞三光里生態環境。

三光合作社在實施友善耕作後,近期開始能看到螢火蟲的蹤影,合作社資深農友高媽媽也表示,她所種植的樹木已有 30 幾年的樹齡,代表著他們不使用化學肥料,把樹木養得很好,讓土地生生不息。

友善耕作不只建造了豐富的生態系統,吸引許多小昆蟲前來定居,也讓花草樹木在土地上共生。除了平時開設的農業課程,合作社每年會舉辦最少一次的學習參訪行程,先前他們去參訪三芝劉力學老師的臨海農場,以及石門的無思農場,學習更多友善耕作的農法。高有志表示,今年他們也到台北石門有機農場,跟著一位教授學習友善耕種,以及土地的利用。透過參訪,學習別人的優點,並在交流的過程中,不斷自我精進。

以客為尊 提出高品質保證

三光五月桃是部落孩子與農友們的禮物,經過一整年的辛勤栽培後才能採收而成,但每年的梅雨成了他們最大的威脅,若撐過了梅雨,採收更是一大困難。五月桃的採收期很短只有 20 天,當水蜜桃成熟時間一到,不論是以採收下來的水蜜桃還是仍掛在樹上的水蜜桃,都會開始快速熟成,只要有任何碰觸都會讓水蜜桃受傷,就連放在掌上輕碰,隔天可能就會出現明顯的五指手印,因此,高有志笑說:「水蜜桃這種東西很嬌貴,要很小心去採收。」

合作社目前有 15 戶農戶,大家有各自的想法、各自的栽種方式,要如何進行品質管理成為一大問題。現任理事長高財發表示,第一任理事長陳雷諾與其他理事們發展出一套水蜜桃出貨檢核品質流程,要求每一位農友在水蜜桃的外盒箱蓋上果園名稱,送到合作社集貨場時,會進行二次抽查檢貨及秤重,重量需達到兩斤九兩才可以出貨。品質控管的每個流程都很嚴謹,為消費者層層把關,讓消費者對合作社及農友產生信任感,提供健康安心無毒的五月桃,他們甚至掛出「壞一顆賠一盒」的高品質保證,更是他們重視顧客信任的最好表現。

結合體驗活動 延續泰雅文化

在現今的社會中,原住民的文化漸漸在消失,高有志表示,城鄉差距越來越近,大家都離開部落到都市消費、上課,留在部落中維繫傳統原住民文化的人少之又少,但他認為身為原住民要有自覺,「在家裡父母親本身就是很重要的文化傳遞者,像我自己的女兒我自己會教母語,因為母語這塊是最直接的。」然而三光部落因地處北橫公路上,外來遊客較多,漢化也較嚴重,導致山上很多傳統逐漸消弭,為此高有志感到十分惋惜。

為了讓消費者更了解三光五月桃,也更認識泰雅族的原住民文化,合作社舉辦了豐富的體驗活動,為消費者介紹五月桃的由來,並體驗採果的樂趣與辛苦。活動完畢後,更提供泰雅族的風味餐讓顧客品嚐,同時也讓顧客體驗傳統搗麻糬的方式,最後進行了水蜜桃醋的 DIY 製作,希望每一位顧客都能滿載而歸。

理事長高財發表示,由原住民親手料理的風味餐很獨特,餐點中的 7 道菜是原住民的原味,魚肉及山豬肉都是泰雅族狩獵來的,豐盛的菜色傳遞出泰雅族的傳統文化。

回饋部落 打造三贏模式

三光五月桃生產合作社除了透過行銷部落五月桃,幫助農友自力之外,也回饋部落孩子與耆老,創造三贏模式。高有志表示他們結合國小進行食農教育,因應桃子在每個時節的工作項目不同,學校與農友們搭配,帶領小朋友到果園實際操作,並說明季節性的工作內容,增加實務上的教學,也讓小朋友更清楚原來自己家裡是做這個賺錢的。

資深農友高媽媽也透露,合作社專門找弱勢、鰥寡孤獨、生活較困難的部落居民合作,幫助他們打開通路,銷售自己辛苦種的五月桃,同時合作社也將一些盈餘回饋給部落,為老人們送餐,或是贊助部落裡的活動,甚至為部落小朋友籌措校外參訪的費用,讓整個部落都能享受五月桃所帶來的收益。

採訪側記

這次是我們最靠近深山的一次採訪,經過無數個彎彎曲曲的山路,才抵達位於桃園復興區的三光部落。一踏入部落中,我們就被美麗的自然景致震懾了,群山環繞讓人感到平靜、舒適。部落裡的原住民都很親切的招待我們,也和我們訴說了許多故事,這次上山採訪剛好遇到宅配公司前來收取五月桃的貨,看見了這些泰雅族農民的用心與過程中的無奈與心酸。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無毒五月桃 創造部落希望

延伸閱讀
>> 鄉村型社區再生:高原社區用「藥草界的綠鑽石」振興在地經濟
>> 在地酒商將 311 震災的眼淚化為美酒,「水蜜桃的眼淚」拿下全國金牌
>>「想復興原住民產業,就要用原住民的方法」泰雅女婿成立獵人學校,找回漸漸遺失的部落價值


10/30 社企流 Startup Night 【社會企業的數位轉型大哉問】
台灣 IBM x 為台灣而教 x 鮮乳坊 x 玖樓,分享數位實戰經驗!
>>>名額有限,報名由此去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