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沒有天生「弱勢」的族群,只有各自不同的天賦

文:金靖恩

「身障人士是克服困難的專家」,美國一間專為身障者創立的網路社群CEO說道,「甚至因為他們的特殊生活經驗,往往能提供一個全新的觀點,這也是身障者比起其他員工所能展現出的優勢」。

這位CEO天生患有腦性麻痺,但從小就立志當老闆,努力挑戰人們對身障者的刻板印象與偏見。在台灣,也有許多克服困難的專家,立志讓身障者們相信自己的價值,發揮他們與眾不同的天賦。

像是打造「黑暗中對話」的謝邦俊醫師,以及創辦「慢飛兒咖啡」的白化症患者戴耀賽,都努力透過創新的商業手法,轉換人們對於身障者的「弱勢」刻板印象。而創辦「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心」的張英樹,不只自己活出精采萬分的人生,更為全台身障人士創造200多個工作機會、打造出數億元商機的龐大事業體。

沒人做過,不代表身障者不能做

張英樹本身是個小兒麻痹患者,從小沒有讀特教班,一路念著普通學校順利升學。輔大數學系畢業後,張英樹曾短暫在證券業工作,但在他投入「屏東勝利基督教之家」服務,並於2000年成立「勝利身心障礙潛能發展中心」後,這20多年來,他關注的事一直都沒有改變—身障者就業。

「就業」可能是人生中最漫長的一段歷程,動輒二、三十年的時光,足以讓一個人從中脫胎換骨。但在這個以四肢健全之人為中心的社會,最困難的可能不是找出身障者的潛能,而是如何建構一個幫助他們克服身心限制、發揮所長的友善工作環境。

凡事先從基礎做起,勝利發展的第一個職種是打字。當時張英樹開設訓練班讓身障者學習倉頡打字,也成功幫助許多孩子順利找到工作。然而,打字的業務卻逐漸因為軟體技術不夠發達、缺乏市場等因素而面臨虧損,但這位克服困難的專家可沒就此被打倒。

張英樹大膽地以服務「金字塔頂端客群」為目標,承接資料建檔的業務,幫銀行信用卡以及手機的手寫資訊輸入電腦建檔。既然開發了高端市場,服務也必須到位;對身障者而言,比速度並不容易,但減少錯誤率是可以做到的。

因此他把工作型態切割地非常細密,發展出3人一組的分工系統,大幅提升身障者的打字正確率,也漸漸獲得客戶的認同,目前勝利的資料建檔中心更是中國信託最大的委外建檔業者。藉著這些經驗,張英樹逐步發展出讓身障者得以便利工作的SOP流程,並應用到勝利其他事業體中。

資料建檔中心做得有模有樣,但張英樹可沒停下腳步。立志絕不仰賴外界捐款、要讓身障者經濟自立的他,十幾年來,在勝利開發的事業體從打字、資料建檔,到目前的加油站、手工甜點、視覺設計、甚至是藝術品等級的手工琉璃事業,勝利所走的每一步,都足以跌破大眾帶著刻板印象的眼鏡。

「沒人做過,不代表身障者不能做!」張英樹說道。未來,勝利還會有哪些新事業呢?這個年營收超過四億元的龐大事業體,著實讓人期待。

(本專欄由星展銀行支持專案人事費用,但完全不干預文章選題與寫作方向,確保文章獨立性)

好的創辦人不見得是好的CEO

2014.08.11

編譯:賴菘偉

編按:本文由Imagine Social Good的創辦人Dan Morrison所撰寫,Imagine Social Good幫助社會創業家訂定策略及計畫、建立商業模型,並開發數位行銷活動,協助社會創業家能夠透過創新的方式解決社會問題。


社會企業執行長需嚴格審視自己是否為最適合擔任此角色的人。如果你的熱情是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創立社會企業很快地會成為你能順利募資的唯一選項。但這樣不單會造成社會企業的泡沫化,同時也把創業家之外的角色及才能都貶低了。運作良好、互相合作、成功的團隊需要各式各樣的人才,來推動改變世界的想法。

一開始,創辦人成為CEO是因為沒有其他人扮演這個角色。當你說服朋友、實習生、志工,幫你測試這個想法的可行性,並說服某人出錢。如果夠幸運,你會拿到第一張七位數甚至八位數台幣的支票。此時就是創辦人需要檢視自己是否適合當CEO,或者需要另請高明的時候。

對我來說,那個時刻是2009年夏天,Citizen Effect(編按:本文作者創立的組織,幫助慈善計畫募資,並給予有理想抱負的人建議及協助)收到來自於TomorrowVentures的900萬台幣,這是一家與Google董事長Eric Schmidt有關的創投組織。如果我們達到某些績效標準,還可以拿到更多錢。我剛說服了這個時代其中一位最偉大的科技領袖給我900萬台幣的支票,而且還將他的顧問請入董事會。當時我自信地認為,我才是CEO的不二人選,但,這想法真的很蠢。

結果是我們從來沒有達到績效標準,為什麼呢?因為不論我多麼想相信自己,可惜我仍然不是CEO的料。我的才能在於創造新的點子、為概念及企業建立模型、發想創意行銷活動來向世界介紹嶄新的想法。我是典型的「短跑者」,也就是從解決問題、模型化及創造中得到能量的人。這些是成為CEO的特點之一,然而CEO也必需是個「馬拉松跑者」,擁有長期願景及專注指示方向、確保企業以最大速度前進,同時也要注意不要在終點前耗盡體力。我的強項是向CEO提供諮詢,而不是成為CEO。

其實,我無法成為CEO早已有跡可尋。募集資金的黃金準則就是資金會帶來更多資金。我從Schmidt募來的900萬台幣,應該是能讓我募到9000萬台幣的跳板,但我太專注於自己想做的事—為社會福祉及公民慈善創造一個創新的群眾募資平台,卻沒有四處奔波、敲門、無止盡狂打募資電話。因此,我並沒有達到集資的目標。

當時應該怎麼做呢?我的投資者及董事會應該讓我靜下來,說:「你應該是創辦人兼創新總監,然後向新的CEO呈報,我們正在物色CEO的人選。」優秀的社會企業董事會就會如此做,因為他們知道一般創業家及社會創業家是完全不同的。對於一般創業家,你是投資在「人」身上,一個你相信為了成功什麼事都會去做的企業早期CEO。對於社會創業家,你投資的卻不是「個人」,而是一個改變世界的想法,但創辦人可能缺乏技能來執行它。

最後,我發現這不是我的董事會的錯,全是因為我無法對自己誠實。如果重來,很有可能一個真正的CEO會停止技術開發,拿著我們前導計畫的資料以及從TomorrowVentures獲得投資的信用,出發去募款,讓我們可以組成強大的團隊,然後建立一個可以改善數百萬人生活的人力及技術平台。


資料來源:

The Guardian:Avoiding the CEO ego trap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