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兒童發展遲緩、成人心理健康能用音樂改善?專訪音樂治療師邱雯琪

2021.08.0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文:宋家琪、胡孫寧

邱雯琪在課後輔導的過程中,了解到有些時候,體制外的方式更能幫助到需要的人,她下定決心成為音樂治療師,透過唱歌、寫歌、演奏等手段,解決如憂鬱症、躁鬱症等心理問題,或是改善孩童早期發展遲緩等教育目標;除此之外,她也撰寫《療育樂覽室》一書,這本書是高中音樂課選修教材,希望藉由這本書,讓更多人了解音樂治療的定義及功用。

一次職涯演講 成為音樂治療師的夢想在心中萌芽

邱雯琪是一位擁有 5 年資歷的音樂治療師,曾擔任雙和醫院、台安醫院音樂治療師,現在則在台北向陽身心診所及聆語言治療所擔任音樂治療師。

熱愛音樂的邱雯琪,從小到大,都就讀音樂班,家人也很支持從事音樂相關的工作,進入台中曉明女中音樂班後,在國三升高一的暑假,參加一個有關職涯發展的演講,講者是一位從曉明女中畢業的校友,當時就已經在美國擔任音樂治療師,這場演講讓她對於未來的職業,有著初步的輪廓。

大學時,憑藉著自身的音樂實力,考取了國立台北教育大學的音樂系,且修了教程,成為師培生,又獲得獎學金,邱雯琪便開始有了去當老師的念頭;不過由於獎學金的制度,她有機會及義務去小學課後輔導;她發現到許多放學後留下來課後輔導的學生,可能是某些能力發展較遲緩,或是受家庭影響導致行為偏差等;她認為除了從教育體制外,透過音樂治療早期療育,依然能夠幫助到像他們一樣的孩子,甚至改變整個家庭,而過去成為音樂治療師的夢想,再次在心裡萌芽。

音樂治療的定義

美國音樂治療協會(AMTA)的音樂治療定義是,認證的專業人士批准過後,音樂治療師會根據實證過的音樂治療療程,完成個案的治療計畫。音樂治療干預措施可以解決如憂鬱症、躁鬱症等心理問題,或是改善孩童早期發展遲緩等教育目標。

音樂治療師會拿到一份診斷書,由於經過專業的儀器及流程診斷,這份診斷書是較客觀的判斷;此外,由於個案有可能在不同環境,面對不同人時,有不一樣的情緒及反應,因此,音樂治療師會在與個案見面後,根據臨床經驗評估,是比較主觀的,通過客觀診斷及主觀經驗結合的聯合評估,就能客製化適合個案的音樂治療方式。

由於台灣沒有音樂治療的法規及證照,因此想要在台灣成為音樂治療師,就必須取得國外的證照,根據美國音樂治療協會(AMTA)的規定,必須要擁有 AMTA 批准的 72 所大學學歷,及音樂治療師認證委員會頒發的音樂治療師(MT-BC)證照等資格,才是一名合格的音樂治療師。因此在畢業後,邱雯琪前往美國的伊利諾州立大學,攻讀音樂治療碩士。

在獲得 MT-BC 證照後,邱雯琪陸續擔任台安醫院雙十分院復健科、雙和醫院精神科、光田醫院附設弘毓基金會及聆語言治療所的音樂治療師,大部分接觸的是成年及孩童;她比較兩者之間的差異,成年人很多是憂鬱症、躁鬱症、思覺失調、創傷後的復原等心理方面的問題,音樂治療有時更像是一種陪伴,而孩童除了心理以外,有的則是溝通能力的早期發展較為遲緩,就要透過音樂治療協助他們提升能力。

每一個音樂治療的方式都是獨一無二的

音樂治療的對象可以從新生兒、幼兒到成人、老人,甚至是安寧病房,每一個年齡,每一種症狀,都會有不同的音樂治療方式;曾經有位個案,是一個小男生,患有自閉症,且發展遲緩,他生長在一個大家庭,爺爺奶奶對他疼愛有加,非常寵他,什麼事都會幫他弄好;邱雯琪說,大部分的孩童,第一次上課,與家長分開後,由於處於一個不熟悉的環境,孩童們可能會先與她簡單的互動,確保她對自己是沒有威脅的;但他第一次上課時,沒有害怕、緊張或大哭等反應,沒有發現自己正處在一個陌生的環境,因為他就像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所以當這個弟弟毫無反應時,邱雯琪判斷這個弟弟對於環境的評估與觀察能力比較差,邱雯琪決定用即興唱歌的方式,吸引他的注意,讓弟弟知道她是可以互動的,誘發他說話,並讓他自己選擇喜歡的樂器,經過一段時間的音樂治療後,互動模式已經從非口語到口語表達,如想要吃糖果,原本他可能會用拉衣服、哭鬧等方式,轉變成能透過「我要吃糖果」的句子表達他的需求。

許多針對孩童的音樂治療課程與方式,都會同時兼顧許多面向,如因為疫情影響,學生都必須遠距授課,她在個人的 Youtube 頻道上傳自己編的歌曲,搭配玩偶、枕頭、瑜珈墊等簡單的道具,讓精力充沛的孩童,在唱跳過程中消耗體力;歌詞中的「1、2、3、4,停」,除了能讓幼兒練習數數外,對於比較沒有耐心的孩子,也能在不斷的「停」中,培養耐心;除此之外,在與孩童的互動過程,也能使他們習慣聽指令;因此許多可能某方面比較弱的孩童,能夠較快上手,也比較不會產生挫折感。

目前處境與未來展望

大部分的個案都是透過醫院、基金會轉介,才會與音樂治療師接觸,因此,患者及其家屬們大多已經了解音樂治療的目標及流程;不過,還是有少部分的人,不太清楚音樂治療的意思,會詢問她可不可以學習樂器、唱歌等。

除了人們可能不太清楚音樂治療外,台灣目前沒有法規納入音樂治療這個職業,不僅證照需從國外考取,也無法享有與其他醫療工作者相同的福利及保障;目前台灣音樂治療師還沒有被納入醫療法中,且也沒有自己的音樂治療證照,相較國外,台灣音樂治療的發展還在初期階段。

邱雯琪 2020 年也撰寫了《療育樂覽室》一書,這本書是高中音樂課的選修教材,她希望能藉由這本書,讓學生能初步了解何謂音樂治療,以及音樂治療的對象、意義;音樂不只有一種功能、形式,對於許多人來說,它更是一種傳遞訊息的媒介,她希望療育閱覽室能夠讓人對於這些服務對象的情況,感同身受。

採訪側記

在這次的採訪前,其實我對於音樂治療的了解也懵懵懂懂,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都不是很清楚什麼是音樂治療,甚至根本沒聽過這個名詞,但我希望這則報導能讓更多人,想要去認識音樂治療,了解音樂還能有這種幫助人的方式,並一同關懷音樂治療服務的對象。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音樂治療師邱雯琪 走進患者的世界

延伸閱讀
>> 專訪星兒紀錄片導演林正盛:生命有多麽地差異,就有多麽地美麗
>> 你今天過得好嗎?難以言語的情緒,這款「心情手環」為你傳遞
>> 陽明山獲全球首座都會寧靜公園認證!參與五感森林行程,來趟身心療癒之旅

今天午餐吃什麼?他將新鮮食品直送販賣機,為外食族兼顧便利與健康

2021.07.19

創新拿鐵/文:戴羽

當我們餓了,想要隨便找一些食物填飽肚子時,很常會選擇到便利商店或快餐店找吃的。因為在那個當下,價錢、速度、方便性會比健康與美味來得更重要。

美國創業家 Luke Saunders 看到了這個問題,因此創辦了 Farmer’s Fridge,要用「販賣機」讓大家吃得更健康。面對疫情的挑戰,Luke 開始思考轉型。他募集了 4 千萬美元並從「販賣機」跨足到「宅配」,讓大家能更「安全」的享用健康食物。

1940 年代末,世界總算擺脫了戰爭的陰影,開始大力發展經濟。各快餐品牌也在這段時間蓬勃發展,讓人們能夠快速的用餐,然後繼續工作或享受人生。隨著時代進步,人們漸漸的更重視食物對身體健康的影響,因此「慢食運動」在 1980 年代開始興起,提倡用更健康、本地的食材。

Luke Saunders 在 2013 年創辦的 Farmer’s Fridge 不但符合「慢食」的精神,而且還成功的結合了快餐的便利性。讓我們一起來看看他的故事。

1. 快餐吃到膩,讓他想要提供方便又健康的食物

Luke Saunders 在美國紐澤西州長大,由於他母親非常注重小孩的飲食健康,所以他從小就習慣了吃新鮮的食物。Luke 的父親擁有一家生產工業用潤滑機油的公司,所以 Luke 從小就從父親身上學習如何經營一門生意。

Luke 在大學畢業時,美國爆發了次級房貸引起的金融危機,Luke 父親的公司也備受打擊需要裁員。他因此選擇在父親的公司幫忙,進一步的加強自己在公司管理的經驗。

2009 年,Luke 的妻子到密西根州攻讀法律。為了陪伴妻子,Luke 也搬到那裡去找尋新的工作機會。Luke 後來在一家生產金屬塗料(塗抹在金屬表層,加強其保護及防鏽功能)的公司擔任業務員,而這份工作提供了他創業所需要的養份。

Luke 的工作常需要常出差到俄亥俄州、印第安納州以及肯塔基州拜訪客戶。因此,他每天都花很多時間開車,為了方便與省時,Luke 都會買一些適合在車內食用的食物。

很快的,Luke 就開始對麥當勞、肯德基、漢堡王等快餐感到厭倦。習慣了新鮮食物的他,期望能夠吃到更健康的食品。他因此開始思考,為什麼沒有人販賣新鮮、營養、美味、便宜的食物?

Luke 有很多的客戶來自於食品業,因此他開始了解食品生產和銷售遇到的重要問題:物流。例如,一支燕麥營養棒在生產後,大概要在 6 個月後才會被擺上貨架。這也導致一般人難以買到新鮮又方便的食物。

Luke 忽然想到,如果用自動販賣機銷售新鮮食物,然後由中央廚房直接補貨,是不是能夠解決這個問題?為了驗證這個想法,Luke 在 2013 年創辦了 Farmer’s Fridge。

2. 就算是一台販賣機,也要展現公司的形象

Luke 想要採用自動販賣機最重要的原因,是要讓客戶能夠方便、快速的買到食物,但是又要避免開店、僱用員工的龐大費用。

最初,Luke 其實是想要設計自己的販賣機。於是他去找一位認識的客戶(在銷售金屬塗料時,他認識了很多工廠的管理層),請他報價。這位客戶聽了 Luke 的需求後,告訴他設計一台全新販賣機要 100 萬美金,而且還不能擔保一定能夠達到 Luke 全部的要求。由於 Luke 的創業資金只有 7 萬 5 千美金,他只好放棄。

Luke 接著去一場自動販賣機展覽會參觀。他發現自動販賣機從 1980 年代開始,就沒有太大的改變。雖然多了很多功能,但是沒有一台機器是可以完全符合 Luke 需求的。

無法重新設計,也找不到現成的,Luke 只好購買不同的套件,然後自己組合出想要的自動販賣機。為了要打破一般人對販賣機等於食物放很久的印象,Luke 需要販賣機的外型能夠凸顯「新鮮食物」。因此,他使用回收的木板為販賣機建造了一個類似餐廳的外殼,告訴消費者這裡的食物和餐廳一樣新鮮。

Luke 知道要一次將販賣機搞到完全滿意是不可能的。因此,在有了一個還不錯的初版時,他就決定先推出到市場,觀察消費者的接受度如何。

3. 用透明瓶子裝沙拉,以繽紛色彩吸引消費者

解決了販賣機的問題,接下來就是販賣的食物。Luke 回想起小時候母親為他準備的沙拉,覺得沒有什麼比它更能夠代表「新鮮健康」,於是決定用沙拉為主要商品。

Luke 接著買了不同的堅果、穀物、蔬菜回家,開始嘗試各種搭配,直到找出幾個他認為別人會喜歡的組合為止。但是,要如何將這些沙拉放入販賣機卻是一個大問題。

Luke 嘗試了很多不同的容器,但是都沒有找到喜歡的。例如:用塑膠袋或塑膠盒都不漂亮、用保麗龍難以展現「新鮮健康」。有一天,Luke 的家人在 Pinterest 上看到有人用透明的塑膠瓶裝沙拉,而沙拉五彩繽紛的色彩,在瓶中看來非常可口,所以就推薦 Luke 採用這個作法。

Luke 一開始對這個想法有點抗拒,因為擔心瓶子無法輕易的在販賣機中使用。但是,當他拿著這些瓶子給朋友試用,發現他們都喜歡這個設計時,就決定要這樣做。

一直到今天,Farmer’s Fridge 依然將它們的產品放入不同大小的瓶子中售賣,不論是沙拉、優格、堅果、還是雞肉,唯一例外的,就是無法放到瓶內的三明治了。

對於那些不愛直接用瓶子吃食物的人,Farmer’s Fridge 也貼心的提供了小紙盒讓消費者可以將食物倒到紙盒中享用。

4. 透過大數據和物聯網,緊密追蹤客戶的喜好

在完成了所有的籌備工作後,Luke 將自動販賣機安裝在辦公大樓中。他認為,上班族因為工作很忙,喜歡將食物外帶回座位上邊工作邊吃。而 Farmer’s Fridge 的沙拉提供了快餐或便利商店之外的選擇。

雖然這些販賣機都是「自動」的,不需要任何人為的管理。但是在推出的初期,Luke 和他的同事們每天都花 4 小時站在販賣機旁,不但向來往的人潮解釋他們的產品,更重要的是聽取消費者的意見,例如:沙拉是不是合口味、販賣機會不會太難使用、瓶子會不會難打開之類的。

這些意見,都成為了 Farmer’s Fridge 改善產品的重要根據,而且也讓 Luke 親身了解這樣的產品會不會被市場所接受。某一天,Luke 發現有幾位消費者連續一週都來買沙拉,那個當下他就肯定 Farmer’s Fridge 會成功。

密切的關注各方面的回饋也是 Farmer’s Fridge 一直成長的主要關鍵。除了聆聽消費者說的話,Luke 和團隊在近年來大力的發展大數據與物聯網,以確保能夠更了解消費者的習慣。

例如,每一台販賣機的數據都會即時將銷售數據傳到雲端,讓負責生產食物的團隊,知道不同地點中最受歡迎的是什麼食物。同時也可以在缺貨時即時補貨。

另外,這些數據也協助 Luke 決定要在什麼地方放置新的販賣機。他發現機場和醫院其實是最受歡迎的地方,因為機場的人來來往往,通常只有很短的時間用餐,所以喜歡購買 Farmer’s Fridge 這種方便而且不需要等太久的食品。再加上販賣機只需要極小的成本就能 24 小時運行,在繁忙的機場就比一般的餐廳有更大的優勢。

而在醫院,因為醫生和護理師對健康的要求更高,所以 Farmer’s Fridge 提供的新鮮健康食品就會成為了他們的首選。另外,很多病人在患病時也會特別注意健康,因而選擇更健康的食物。

Farmer’s Fridge 不但收集消費者的數據,它也將很多數據提供給消費者。例如,消費者能夠知道每一項食品是什麼時候被放入販賣機中的。這能夠讓消費者判斷食物的新鮮度。

另外,Luke 也將 Farmer’s Fridge 所有食品的原料都放上網站,讓消費者明確的知道他們吃的是什麼。這樣的透明度,讓消費者在食用時能更安心,也大大的提升了他們對品牌的信任度。

目前,Farmer’s Fridge 在美國已經放置了兩百台的販賣機,而每筆消費都有平均 1.2 樣產品及高達 6.50 美金。

在 2018 年,Luke 成功的募資中得到了 3 千萬美金的資金,而他們打算運用這筆資金,將 Farmer’s Fridge 帶往更多的地方。

但新冠疫情爆發,讓 Farmer’s Fridge 銷量在 2020 上半年暴跌 85%。畢竟,在人人都躲在家中的情況下,也不會有人到販賣機買沙拉。但 Luke 相信人們對健康食物的需求在疫情下應該會更多。所以,他決定向美國政府貸款 260 萬美元,再向麥當勞前執行長 Don Thompson 創辦的創投公司 Cleveland Avenue 募得 4 千萬美元。

Luke 決定要用這筆錢開拓外送市場。既然人們不來購買,他就將原本為了將沙拉配送到販賣機的物流團隊變成「宅配」團隊,將沙拉直接送到消費者手中。這是否能讓 Farmer’s Fridge 再次取得成長的動能?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如果健康食品更方便,你會想吃嗎?這位創業家每天站崗四小時,收集顧客意見改善產品,讓你投幣就吃得到新鮮食物!!

延伸閱讀
>> 兩分鐘辨識食物過敏原!台灣新創守護大眾吃進嘴裡的健康
>> 這間餐廳以永續思維經營將近百年!一年只開 7 個月也能賺進 3800 萬美金
>> 一場心臟手術,讓他打造出「口袋裡的營養師」——全台首支互動式健康管理 app,輕掃包裝便可獲專屬飲食建議

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衝擊,社會企業如何加速轉型,掌握新成長動能?現在加入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即可參與贊助者限定線上座談,邀請您一同了解後疫情時代的社會企業最新趨勢>>> 瞭解更多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