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坐在輪椅上的時尚模特兒:Emily Barker 用「自拍」倡議身障平權,以社群媒體顛覆大眾偏見

2019.11.2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有著渾然天成的加州二手精品店風格和吸睛的精靈短髮,艾蜜莉(Emily Barker)知道如何在 Instagram 上創造潮流。這名 27 歲的藝術家、模特兒兼演員的衣著介在細緻與凸顯自我之間,然而她擁有的,遠遠不只漂亮風貌。

礙的萬物論/編譯:力前

她的自拍,是對身障權益的發聲

艾蜜莉的 Instagram 介紹頁面上面寫著:「這裡只不過是另一個勇敢、具啟發性又自我感覺良好的 Instagram 帳號。在此我沒有做任何批判,只是在空空蕩蕩的鏡子裡自拍,只是你所喜歡的方式而已。」這真是有諷刺的意味──艾蜜莉在輪椅上自拍的時尚風格,目的不在於向時尚致敬,而是對身障人士所受待遇的挑戰。

艾蜜莉背後是許多和她情況相似的身障夥伴:半身不遂,患有複雜性局部疼痛症候群(簡稱 CRPS),這是種帶給肉體非常多磨難的慢性病,而這些疾病目前尚缺乏清晰定義。更重要的是,這些身障夥伴可能是美麗、多才多藝的年輕人,他們的事業跨越藝術、媒體與時尚,打破「身障者」不會出現於這類產業中的世俗偏見。他們不希望被稱為勵志,因為那並非多數身障者所經歷的事實。

艾蜜莉說:「當我穿上一件好服裝,然後拍個照並打上標題,這就是眾人會讀取到的內容。我們生活在一種文化看重事情表面勝於觀點的方式,因此透過我展示的照片來吸引注意、傳達意義非常重要。」

身障模特兒的出現,真的打破了時尚界的刻板印象嗎?

儘管艾蜜莉曾出現在洛杉磯的時裝品牌 69 和 Fear Safe 的廣告系列中,但有些品牌卻運用身障模特兒來掩蓋一些時裝行業中根深蒂固的問題。 例如,品牌的服裝未必真的適合身障者穿著與表現自我。

「說真的,要找到願意聆聽你有無障礙需求的品牌實在很難。因為我的病況,我不能穿緊身褲;因為我需要藉由輪椅移動,我也不能穿某些剪裁形式的服飾。但是當設計師和造型師聽到這個消息時,他們會覺得問題太多。」艾蜜莉說。

不只為時尚產業,也為創造共融文化而戰

艾蜜莉想要創造一種文化,讓身障人士無論是在日常生活還是在不同領域裡,都能獲得尊重。

在這種文化裡,設計師可以使衣服更人性化,更適合不同障別的夥伴。

「我試著質問時尚界,他們是否真的要忽略全美國 6100 萬身障人士的存在。 我是一個持批判觀點的人,但這些批判是出於愛,因為我希望世界能變得更好。」

當今,艾蜜莉也憑藉她的社群影響力展開維護障礙平權的工作。

艾蜜莉不想拿自身的身心障礙當作倡議運動的中心點,也不太談論她是怎麼成為身障人士,而是更強調美國的 6100 萬名身障者(佔全國 26% 的人口)是如何被迫置入所謂「正常人」的世界。 包括各地缺乏的無障礙設施,以及人們對於障礙者的偏見或微歧視。

我利用自拍當武器,但我也記得我是為何而戰

同時,艾蜜莉認為利用精緻穿搭和自拍照來記錄自己,與其他倡議活動一樣重要。她將自己的 Instagram 自拍照視為「一種武器,或至少是一種工具,可以為自己贏得尊嚴。」也利用時尚來顛覆大眾對身障人士「應該長什麼樣」的期望。

「我似乎不被期望穿得好看或有吸引力,但我想打破這點。如果人們要凝視我,那我想要給他們一些可以凝視的事物與意義。」她說。

全文轉載自礙的萬物論,原文標題:她用自拍,顛覆時尚與身障者間的藩籬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另類咖啡廳服務生:漸凍病友遙控機器人,用「分身」滿足與人互動的渴望
>> 安全載物自己來!這張輪椅設置「伸縮固定帶」,身障者再也不怕腿上物品滑落一地
>>「最奢華的創作,是融入創作者的情感」心感世界畫展展出 30 幅視障者畫作,五感體驗融入視友創作世界

跑 5 公里即可捐出 8 支貓咪疫苗!這款 app 將你的汗水化為善款,至今已捐贈 7.6 億予慈善機構

2019.11.26
合作轉載

文:仁人學社

運動的好處毋庸置疑,但都市人總是欠缺動力。如何結合運動、慈善和利益,讓跑步變成一件更「有型」及有意義的事?Gene Gurkoff 是馬拉松愛好者,面對朋友和家人愈來愈冷淡的籌款意欲,Gene 靈機一動,創辦了手機應用程式 Charity Miles,結合籌款者、受助機構及廣告商,建立一個跑步慈善社群,把汗水轉化成善款。

Charity Miles 是以商業模式營運的免費手機應用程式,用戶記錄步行、跑步、踩單車等運動之餘,更可累積里數、加入團隊挑戰,為自己關注的公益團體籌款。前兩者每英里(1.6 公里)可獲商業贊助約兩元,後者則可獲約 0.8元。

完成運動後,應用程式會顯示贊助商的廣告,並會把用戶的付出量化成對社會的影響力,例如為美國愛護動物協會(ASPCA)籌款的 5 公里跑便可提供近 8 支貓隻疫苗。目前有跳繩、跳舞等使用手機感應器測量的運動,鼓勵大家以不同方式動起來,享受健康和行善帶來的雙重快樂。

馬拉松跑者 解決籌款煩惱

2002 年 Gene Gurkoff 還是一名法律系學生,在機緣巧合下,為患有帕金森氏症的祖父籌款而開始跑步,至今完成超過 50 場馬拉松。他由律師變身社會創新者的契機,亦是源於籌款的困難。第一次跑馬拉松的他,成功在朋友和家人間籌集到數千美元;但第二年再籌款時,發現大家的新鮮感減退,於是不得不更上一層樓,挑戰三項鐵人。雖然他對運動的興趣因此加深,但捐贈者疲勞,以及大家想支持不同慈善機構的問題,一直沒有解決方法。

雄心壯志的 Gurkoff 沒有打消為心儀慈善團體籌款的念頭,更積極投入演員米高福克斯(Michael J. Fox)創辦的帕金森氏基金會,擔任義務法律工作。當時仍停留在寫信募款、支票收取善款的他,留意到其他慈善機構開始利用各種科技,在網絡世界開展點對點籌款(Peer-to-peer Fundraising),並利用社交媒體及眾籌平台動員群眾力量。

直到 2007 年第一部 iPhone 推出、2008 年 Android 和 iOS 的應用程式商店先後開張,他的創新方向逐漸明確,終在 2012 年推出手機應用程式 Charity Miles,旨在聚集運動愛好者,吸引企業贊助。

運動社群 吸引企業廣告

應用程式的利潤來自商業贊助,但在大企業蜂擁而至前,首先要累積龐大用戶群。創辦人與拍檔先自掏腰包,以 100 萬美元作為善款基金。隨着業務漸上軌道,應用程式成功吸引一眾健康食品、體育用品,以至大型日用品牌,運用商業預算投入贊助,以此樹立品牌形象,更與目標顧客建立正面關係,創造雙贏局面。

Charity Miles 對贊助商的最大吸引力在於其廣告平台的設計,除了有對準目標顧客(如有運動習慣人士)的廣告,品牌與用家的互動更提升至社會合作的層次,相對沒什營養、隨機出現的橫幅式廣告(Banner)或彈出式廣告(Pop-up),更能在顧客腦海留下良好印象,投資回報率(ROI)甚至可能比社交媒體廣告吸引。

另外,因為企業能具體衡量廣告成效,所以樂意動用商業預算,而不只是非常有限的企業慈善基金;加上在消費者愈來愈重視企業社會責任下,支持慈善和體育運動都是贊助誘因。

用家可以選擇的慈善機構,由成立初期的 9 個,增加至今天的 42 個,範疇涵蓋健康、兒童、動物、環境、教育、退伍軍人等。

不過,應用程式對受惠機構有嚴格篩選,並刻意保持在一定數量,確保每個機構都能獲取足夠資源和影響力。更難得的是,Charity Miles 透過運動和慈善成功連結不同背景的人,在網誌和社交媒體上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

共同目標 連繫各地民眾

3 年來,創辦人 Gurkoff 在社交媒體 Twitter 上,每天追蹤一位女士與狗狗散步籌款的分享,直至收到女士的電郵,才知道狗狗意外去世。

這對素未謀面的夥伴讓他忍不住哭了。對他來說,這就是 Charity Miles 社群的威力──讓同路人為自己所愛的人、所關心的社會議題,以及健康努力時,能互相鼓勵扶持。此外,亦有不少人以此挑戰慈善創舉,包括 8 個成功徒步跨越美國的用家,其中一個更是年僅 11 歲且患有一型糖尿病的男孩,完成了由佛羅里達到華盛頓州近 7 千公里的長征。

據 Charity Miles 的資料顯示,目前已有超過 250 萬美元(約 7.6 億新台幣)捐予受惠機構,用戶總共走了 1600 萬公里,足夠環繞地球 400 多次。在羨慕創辦人的成功之餘,他卻不忘提醒大家,改變世界往往由小事開始。

「你不必辭職、成立初創企業才算有所作為。只要積極參與自己熱中的事情,並每天默默耕耘,必會一點一滴地影響人生。我在 2002 年第一次跑馬拉松的時候,遠遠想不到 26.2 英里的距離會引領我走上今天的社會創新之路。」

全文轉載自仁人學社,原文標題:創新運動程式 汗水轉化善款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 增添溫暖「人味」的 AI 科技:3 件人工智慧可以協助非營利組織的事
>> 台灣第一個區塊鏈群眾募資平台「度度客」: 改善捐款透明度問題,為公益募款領域寫下新篇章
>> 想集資拯救亞馬遜雨林,如何確定款項被好好利用?美國「GoFundMe」平台教你用 4 招辨真偽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