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眨眨眼」讓柬埔寨孩童拾起相機,用攝影改變輟學、貧困的命運

2021.01.1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10 年前的一場柬埔寨旅行,因著放不下當時遇見的孩子們,張維和夥伴在兩年前創立了「ZAZA 眨眨眼柬埔寨兒童攝影教育」團隊,希望透過攝影,啟發柬埔寨偏鄉孩子的動機和自信,開啟對人生的各種想像,鼓勵他們活出不一樣的人生。

關鍵評論網/文:吳象元

2018 年,一位柬埔寨男孩躍上國際媒體,當時一名馬來西亞遊客 Venus Gwc 赴柬埔寨旅遊時,於暹粒吳哥寺廟群碰到了在販賣紀念品的男孩 Thuch Salik,當時年僅 14 歲的 Salik,在影片中使用中文、英文、日文、法文、廣東話、馬來語等語言來吸引觀光客的注意,影片放上臉書後一夕爆紅,日後也獲得富商贊助前往中國就學,並持續出現在媒體報導中。

然而,大多數柬埔寨貧童就沒有 Salik 那樣幸運,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 (UNICEF)資料,雖然柬埔寨在孩童教育已有很大進展,現實仍有諸多挑戰,在 3 至 5 歲的兒童中只有 43% 接受早期兒童教育,在小學階段有將近 25% 的 3 年級孩童在聽寫測驗中寫不出一個單詞,到 17 歲時則有 55% 的青少年輟學。

而柬埔寨貧童的現況,也讓台灣的一群年輕人,因著人生一段特別的際遇,開始對這群海外孩子付出關懷的行動。

10 年前的一場柬埔寨旅行,因著放不下當時遇見的孩子們,張維和夥伴在兩年前創立了「ZAZA 眨眨眼柬埔寨兒童攝影教育」團隊,希望透過攝影,啟發柬埔寨偏鄉孩子的動機和自信,開啟對人生的各種想像,鼓勵他們活出不一樣的人生。這次《阿峇卡巴東南亞電台》就要與張維聊聊創立「眨眨眼」的初衷,以及他們在新冠肺炎爆發的這一年,是如何與在地青年合作推廣培力計畫。

在創立「眨眨眼」之前,張維和夥伴們主要是利用工作之餘的時間,透過探訪、舉辦攝影展,來為當時服務的柬埔寨村莊 TAOM 送上關懷和資源,張維表示,在村裡大多數的孩子,到了約莫 15 歲時,就會中斷學業前往泰國成為非法移工,但由於沒有合法簽證,隨即而來的,便是在異鄉面臨入獄、職災、借貸等問題;這些孩子缺乏的不只是金錢,還有能讓他們學習、嚮往的「Role model」。

然而,他們也發現仍有少數孩子能跳脫這個惡性循環,循著自己的興趣繼續升學,並習得一技之長找到不錯的工作,而在與這些青年的訪談過程,發現他們都有一個共通點,便是在成長過程獲得正向的生命經驗,例如來自他人的鼓勵或嘗試新的體驗,促使了他們往不同的目標而前進。

身為攝影師的張維,因著攝影走出生命的低潮,而在與夥伴們參考許多研究文獻後,發現攝影不單只是拍照,還牽涉了個人的感覺統合、目標價值的設定和觀看世界的眼光,因此決定將攝影課程帶入柬埔寨偏鄉,讓孩童透過學習攝影、開攝影展,帶給孩子們自我肯定的過程。而除了攝影專業,團隊還有具心理、教育、社工等背景的成員,因此他們便從本身專業出發設計了一套教案,鎖定孩子最需獲得的能力,為了從在地人角度出發,在多年來和村子建立的信任基礎下,「眨眨眼」團隊也從村子裡找到了第一位在地夥伴。

目前「眨眨眼」團隊加上志工有 30 人,核心成員有 5 名,包括一位柬埔寨員工,而這位柬埔寨員工也是唯一領全職薪水的成員。張維也在訪談中分享,團隊在 2020 年 3 月飛往柬埔寨,卻因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了準備多時的一系列培力課程,團隊更被迫提前返台。回台後,經當地員工告知,才知疫情並不是目前村裡的最大危機,而是許多家庭因疫情失業而面臨斷糧,當時「眨眨眼」團隊立即展開募資,順利將物資送到村子和其他位於暹粒的貧困家庭中。

張維表示,無法留在當地讓她心裡非常焦急,但這次事件也讓她深刻體會到柬埔寨員工和合作組織展現出的執行力。被問及未來是否會希望「眨眨眼」可以完全交給在地負責?張維表示,許多人都好奇「眨眨眼」是否會想以成為一個國際 NGO(INGO)為目標,但其實他們最希望的,反而是希望在地人可以獨立,而到那一天來臨,在台灣的團隊可以轉為「搭鷹架」的角色,而等到這個房子蓋好,這個「鷹架」也是可以被拆除的

「我們組織的終極目標,其實是希望組織是可以自我消滅的,希望有一天我們所提供的服務需求不會再出現,或者是完全由在地靠著自己的力量來運作推動,而我們只是個搭鷹架的角色。因此在打從一開始,我們便非常在意在地投入的程度,除了在地員工外,我們也與深根當地 2、30 年的草根組織合作,讓他們來做觀課、議課的服務,一方面我們的金錢能倒進當地,讓這些組織發展更加平穩,也由於他們的加入,讓我們的課程更接地氣。」

全文轉載自關鍵評論網,原文標題:《阿峇卡巴東南亞電台》用攝影啟發柬埔寨貧童,「眨眨眼」創辦人張維:我們的終極目標,是希望組織可以自我消滅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在見習中培養職場軟實力!台中「逗點咖啡」培訓弱勢青少年,為未來職涯鋪平道路
>> 邊玩邊學閱讀素養!葉丙成X黃國珍打造「PaGamO 素養品學堂」:理解訊息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
>> 「每個天資獨特的孩子,都有位懂他的老師」6 部電影走入教育現場,看見改變的起點

向山學習——「登山學校」引領人生迷途者走入山林,看見生活更多可能性

2020.12.31
合作轉載

倡議家/文:王舜薇

「一開始我很怕自己體力不好,無法完成這趟旅程,到最後我發現,我是有能力辦到的,還可以幫助別人!」

來自北部某安置機構的 16 歲女孩眼眶泛淚,訴說今年暑假參與台灣生態登山學校(全名:台灣生態登山教育協會)的「青鳥壯遊」歷程。她跟其他 4 名年齡 14 至 16 歲、來自桃園、新北的同伴,在 8 月 12 日從台北市信義區啟程,騎著單車近 350 公里,抵達玉山腳下的東埔,並於 19 日登上台灣第一高峰玉山。

靠著騎乘單車加上雙腿健行,他們在 8 天中完成從 0 到 3952 公尺的島內壯遊。第一天,女孩因高溫中暑、身體不適嘔吐,延宕了團隊預定的行程;到了單攻玉山那天,她幫同伴背起了沈重的背包,在玉山主峰頂激勵夥伴爬完最後一段路。

活動領隊、台灣生態登山學校秘書長陳貞秀表示,參與壯遊的青少年們,在成長過程中比一般孩子辛苦,靠著毅力與團隊合作,克服高溫、長距離陡坡等挑戰,完成一趟相互扶持的精彩旅程。

在這趟青鳥壯遊之前,幾個孩子都曾參與台灣生態登山學校的「亞成鳥計畫」。2010 年起啟動的「亞成鳥」,與學校、社福單位或安置機構合作,由登山學校輔導員和志工、社工一同陪伴高關懷、低資源的青少年上山,每年暑假在山林中學習面對挑戰、自我表達與團隊合作。

「這些青少年如同亞成鳥,在成長的起飛階段,可能因為家庭功能失靈、或身邊沒有安全網接住,一不小心就跌跤,但只要有人適時拉他們一把,就有機會可以飛得又高、又好。」陳貞秀說。

​亞成鳥走入的山林,是充滿魔幻魅力的「中級山」。有別於路徑清爽、林相單純的高山、與平易近人的郊山步道和小百岳,海拔 1000-3000 公尺的台灣山區特色是路徑不明、生態豐富、林木蔥鬱以致不見天日、野性而凌亂,最適合練習方向定位與拓展感官經驗。

雖然濕熱泥濘、蚊蟲凶猛,行走間有時還得揮刀闢路,走起來常常很「ak-tsa̍k」(煩燥),但就是這般獨特魅力,讓登山者對中級山又愛又恨。而在走向未知之徑的同時,人也悄悄走向彼此的內心深處。

陳貞秀指出,「我們見證過許多孩子在山上發光發熱,希望讓孩子走更長的路,協助其把山上獲得的能量,運用到山下的生活與學習。『青鳥』計劃就是為了鼓勵孩子發揮在山中獲得的正向經驗,完成壯遊夢想。」

登山者的社會參與之路

陳貞秀唸政治大學時參與登山社,從此與山結下不解之緣。婚前與先生連志展的一趟 50 天中央山脈大縱走,漫長艱困的旅途中,遇到各種挫折。「每天都在吵架呀!」從要不要陪對方上廁所、要不要走崩壁路線、如何分配有限糧食,都是爭執主題。這個過程,也讓兩人重新思索登山對人的意義。

「人最關注的,往往還是自己內在的慾望,就算山上美景當前,爬山的人心中其實充滿內心戲與掙扎。」在自然嚴酷的考驗下,內在的脆弱無所遁藏,也無法逃避彼此關係中的破綻。

下了山,夫妻倆念念不忘於野地對人的轉化力量,號召愛山夥伴成立非營利的「台灣生態登山學校」,嘗試探索具本土特色的登山教育,推廣以環境倫理為主體的登山文化。培訓相關人才之外,並以野地教育推動社會福利、青少年教育與終身學習。

​連志展回憶,第一年啟動亞成鳥計畫時,因經費不足,還動員志工在街頭叫賣自製麵包。轉眼間 11 年過去,已累積 391 位青少年參與。他認為,亞成鳥計畫如同一項實驗教育,形塑了不同的登山價值。在過程中,「登頂」並非唯一目標,更重要的是透過對話,理解每個人的差異,並引導出人本性裡的良善和利他。

「我們在山上不會跟孩子說『你要很強、不能走不動!』,我從亞成鳥身上看到的是互助、理解,而不是力求個人表現。」不需刻意教導,青少年在登山過程中,自然而然就會主動互助,耐心等待走得慢的隊友、幫忙分擔背包重量、討論搭營煮食如何分工。

連志展在登山學校還統籌另一項計畫「野地教育輔導員」,每期以半年時間培訓有志從事野地教育工作的人士,除了登山技能外,結合心理諮商、無痕山林、原住民土地文化等課程,以薩提爾對話和提問式學習法進行,讓學員學習團隊領導外,也強調人與自然的連結。

一座山就是一所學校

今年因疫情導致的「報復性旅遊」也蔓延到山林,熱門百岳路線湧進大批人潮,垃圾暴增、人聲嘈雜,造成環境衝擊,加上去年以來的「山林解禁」政策,對登山風險缺乏適當認知和能力的登山客貿然入山,導致山難事件頻傳。

台灣有 7 成面積為山區,山域環境豐富多變,卻相當缺乏普及的登山教育,一般成人若有志學習,多半仰賴社區大學、民間組織或者商業團體提供的課程。

登山學校近年發起的新計畫「南湖生態登山小學」,鎖定具備基本登山能力、對生態觀察有興趣的成人,目標為定期走進特有種豐富的南湖大山圈谷,進行四季生態觀察。

計畫主持人江陽聖同樣出身政大登山社,在這套為期 3 個月、理論和實作兼具的系統性課程中,規劃了野地生活技能、基本救命術、地圖判位、糧食規劃、登山裝備等技能項目,也安排野外調查專家,教授獸跡、植物觀察的基礎概念。

聽課之外,學員還得自行進行書報討論,針對植物、鳥類、昆蟲、哺乳類、地質地形等生態主題蒐集資料、製作圖鑑。6 天的期末攀登中,多數從未歷經這麼長天數山行的學員,不僅要自行背負所有糧食、裝備,準備生態教案,還得沿途紀錄不同海拔的各類物種,在生態記錄 app「iNaturalist」上逐筆記錄,相當考驗體力與知性。

學員年齡介於 25 歲到 50 歲之間,背景廣泛,除了一般上班族外,也有非營利組織工作者、藝術工作者與大學教授,且女性比例相當高。有學員笑稱「上山很忙!」,登山前置作業從練習寫計畫書、裝備輕量化、練體能到判斷氣候資訊都要做;也有學員第一次實踐「無痕山林」,在山上嘗試用松蘿取代衛生紙上大號,並挖貓洞妥善掩埋自己的排泄物,降低人類行為對山林的影響。

學會了上山基本功,藉由一次次重訪,深刻了解南湖大山,在山林中自我覺察、認識其他生命、甚至有機會成為公民科學家。一座山就是一所學校,在這個多山島嶼,「登山」除了「攻頂」之外,還有更多元的價值,等待敘說。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山是老師-引領低資源青年登高山,修好人生學分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登山客的福音!Skynet 推出團隊通訊系統,盼能提高山難搜救成功率
>>「陪伴不該以自己期待的樣子,而是找到適合對方的方式」夢想騎士陪伴廢墟少年,為年輕的生命找到方向
>> 這次假期,別再報復性旅行!蒐羅全台 10 大永續旅遊景點,給自己和土地一趟放鬆之旅

現在加入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即可免費參與「2021 電力小兵感恩小聚」,一起回顧今年的社會創新大小事,並開箱社企流明年新計畫!
>>>點此了解活動詳情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