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遠山呼喚」不做夏令營式的短期服務,用能「留下來」的教育扭轉尼泊爾 900 位貧童的命運

「遠山呼喚」是第二屆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社企流編輯室透過第一線的採訪,帶讀者全方位認識遠山呼喚團隊的社會創新模式,以及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挑戰。

文:李沂霖

暑假期間,滿腔熱血的學生們背起行囊,走進台灣偏鄉、走入第三世界,盼能為需要的人提供幫助。他們帶著資源與知識,在當地辦起活動和課程,因孩子求知的雙眼或熱切的回應而深受鼓舞,此時助人的心又更炙熱了——然而,往往在十幾天的志工服務結束之後,伴隨而來的不只是自我實現的滿足感,更包含一個深切的疑問:「我們對當地的孩子到底帶來什麼真正的幫助?」

就讀台大經濟系的蔡宛庭與林子鈞,在分別參與彰化偏鄉及尼泊爾等地的志工服務之後,各自帶著這個疑問,直到 2015 年 4 月一場尼泊爾大地震,讓這兩名熱血學生集結在一起,成立「遠山呼喚」幫助受災的震央。

遠山呼喚成立初期,是為協助尼泊爾震央廓爾喀(Gorkha)的居民重建生活,而當時看似最實質的幫助,便是資源與資金的給予,讓受災的村落可以立即得到援助。蔡宛庭回想:「當時,我們發起募資計畫,希望透過資金的挹注,讓村民在短期內可以得到生活上的幫助,像是重新蓋房子、購買日常用品等等。」

當廓爾喀基本的生活機能逐漸步上軌道,國際組織紛紛退場之際,蔡宛庭與林子鈞沒有忘記遠山呼喚成立的初衷,他們認為,資金與資源的協助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如何更貼近在地需求、提供長期的服務。於是,他們發起「極光計畫」帶著一梯 30 位志工來到廓爾喀,不辦夏令營式的課程或活動,而是讓志工們擔任「先鋒部隊」,分組搭配翻譯後進入每個家庭做深度的訪談,盼能找出在地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在探訪的過程中,遠山呼喚發現,很多孩子在震後並沒有回到學校,而是為了幫忙分擔家計,扛起工作的責任,輟學率高達 42%。

蔡宛庭與林子鈞深深明白,要能改善居民的貧窮處境,仰賴資金與資源的挹注不是永久之計,唯有教育才能促進社會階層的流動,扭轉貧窮的人生。

於是他們開始調查孩子沒有回到校園的原因,起先以為是因資金和資源不足,「但是,當地公立學校是不用學費的,家長僅需負擔一些基本的學雜費即可。」蔡宛庭進一步指出,「此外,我們當初一人背了 5 公斤的英文繪本到村子,才發現學校的儲藏室中早已堆了一疊精美的英文書,上面長滿灰塵。」

原來,學雜費可以由遠山呼喚的募款支援、學習資源更有來自四面八方的國際組織捐贈,真正的問題在於,雖有資金但村民普遍不重視教育、空有資源但學校大多不知如何運用,於是遠山呼喚推出「教育種植計畫」,目標是重塑廓爾喀的整體教育環境,並且要讓教育的種子在廓爾喀遍地開花,發揮長遠的影響力。「我們要教給孩子的不是一堂課或者科學遊戲,而是即便我們離開這裡,他們仍能永遠應用在生活中的觀念和習慣。」

讓教育深植廓爾喀,助孩子走出貧窮迎向更好的未來

要讓孩子能從工作場域回到校園,最實際而關鍵的第一步,就是照顧到孩子的生活,讓他們能無後顧之憂地擁抱教育。遠山呼喚持續邀請大眾加入資助人行列,以定期定額的方式,只要每個月付出新台幣 900 元就能支持 3 個孩子上學。

同時,遠山呼喚秉著「建立一個好的閱讀習慣遠勝於給予 1000 本書」的信念,他們捲起袖子,將儲藏室改造為圖書館,並將堆放角落的書一一上架歸檔,建置一個能夠讓孩子培養閱讀習慣的環境,更成功地引導學校開辦閱讀課、獎勵閱讀習慣,慢慢讓閱讀成為生活中的一部分,培養孩子主動學習的能力。

蔡宛庭指出,「募集教育資金」和「建置學習資源」都只是教育種植計畫的基礎,最關鍵的步驟,是改變當地人對於教育的觀念。「貧窮家庭的家長多數沒有受過教育,不明白上學的益處,認為孩子應趕快賺錢以維持生活。」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孩子當然也不會明白,教育有機會能夠帶著他們走向更美好的未來。

因此,遠山呼喚便以「鼓勵親職參與」及「增加學生學習動機」為目標,積極舉辦講座,請來在其他偏鄉地區長大的成功人士擔任講者,分享自身經驗,讓家長與學生一同見證教育長遠的影響力。「我們會把發資助金的地方辦在學校,利用他們來領錢的時間舉辦講座。」蔡宛庭笑說:「雖然是半強迫他們參加,一開始很多家長領到錢之後就會離開,但我們的確創造了機會,讓當地人可以對話,進而慢慢對教育改觀。幾個月後,將近一半的家長都會在講座待到最後。」

讓在地人直接服務在地人,發揮最大的影響力

3 年來,在遠山呼喚的努力之下,小學升國中的升學率由 10% 大幅提升至 98%,服務將近 900 名孩童,成效十分顯著,蔡宛庭將計畫得以順利推行的原因,歸功於與在地人緊密的連結。

從遠山呼喚的初期服務開始,蔡宛庭與林子鈞就持續透過人脈結識當地的青年,這些青年跟著遠山呼喚執行各種專案,擔任翻譯與專案推廣的角色,「如果沒有這些在地青年,我們就沒辦法那麼迅速地了解這個地方真正的需求,去設計相對應的服務。」

更重要的是,這些在地人的參與,成為讓當地教育的火炬得以持續傳承的關鍵。蔡宛庭表示,回到遠山呼喚的初衷——讓組織所提供的服務,能夠為在地帶來長遠的影響力,「如今即便我們離開,這些服務或專案都可以留下來,由當地人延續下去。」

今年 3 月,尼泊爾當地青年組成遠山呼喚的尼泊爾分部,便是蔡宛庭口中「讓影響力延續」的實踐。「過去遠山呼喚是直接提供服務的角色,現在轉而成為當地 NGO 的培力者,讓在地人直接服務在地人,發揮最大的影響力。」

一週前從尼泊爾回來的蔡宛庭,才剛參與了由當地青年自主發起的第一個專案,「這個新專案,可以說是教育種植計畫達到的一個里程碑。」始終笑容滿面的蔡宛庭,此時語氣又更雀躍了。

新的專案是一堂每週末開設的英文課,專案執行一個月後,遠山呼喚舉辦家長日,邀請家長來看看孩子的學習成果。「當時我很怕沒有家長會來,因為之前發資金時出席率都不一定高了。」蔡宛庭打趣的說。結果,當天 50 名學生,有 35 個家長都出席了,他們站在教室後面,看著孩子在台上發表 3 分鐘的英文演講。「家長們其實聽不懂英文,但都很認真的聽,看得出臉上滿是驕傲。」

眼前的蔡宛庭同樣露出滿足而驕傲的神情,她表示,孩子因英文課而進步顯著、志願授課的英文老師也因而獲得成就感與教學動機的提升、家長則從孩子的轉變中看見教育的可能性,「如此,便成了一個正向的循環。」

堅持初衷,走一條最有利於服務地區的路

隨著教育種植計畫在廓爾喀漸漸開枝散葉,遠山呼喚也逐步調整組織方向,其中一步,是獲利模式的調整,他們終止了能帶來收入的極光計畫,轉型為非營利組織。

「這個決定就像是砍掉自己的左手一樣,雖然困難,但卻必須。」蔡宛庭解釋:「當初極光計畫的志工角色在於透過探訪與調查找出在地真正的問題。如今,隨著遠山呼喚尼泊爾的成立,透過當地青年便能取代志工的工作了。」

在找到當地對於國際志工的迫切需求之前,遠山呼喚不願為了組織的商業模式而讓極光計畫淪為夏令營式的短期服務,每一步都不忘緊貼著在地需求前進,是遠山呼喚始終的堅持。

當時滿腹熱血、願為世界貢獻的學生成了創業家,蔡宛庭說社企流 iLab 是她最溫暖有力的支持,「有力的意思是很實際的,比如每次上課,講師都會清楚點出創業會遇到的困難並給予建議。」蔡宛庭笑說這些課程就像「預言」一般,讓她能在每次面對挑戰時,能參考前輩的經驗和意見解決問題。

遠山呼喚的下一步,預計將廓爾喀成功的經驗移植到有「尼泊爾小瑞士」之稱的博卡拉,這裡是尼泊爾大地震的另一個震央,生活在此的孩子也面臨著與廓爾喀相似的教育環境問題。蔡宛庭滿懷信心地表示,遠山呼喚不會停下腳步,願組織的力量能如世界展望會那樣知名的國際 NGO ,能發揮更廣大的影響力,持續地為需要幫助的人們帶來改變。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解決這一代貧窮靠救濟,解決下一代貧窮則要靠教育」看偏鄉教育如何翻轉貧窮人生
>>「陪伴不該以自己期待的樣子,而是找到適合對方的方式」夢想騎士陪伴廢墟少年,為年輕的生命找到方向
>> 專訪蘇文鈺:想讓偏鄉變成樂土,從看見自己的家鄉開始—— Program the World 計畫,讓程式與生命教育並行


2018 年社企流 iLab 年度成果發表小論壇,我們定義為「給下一個社企夢想家的備忘錄」,期望這場真實、有笑有淚的備忘錄,可以帶給不同領域的創新者一些啟發。點此報名參與

「未來咖啡」助更生少年重返社會,打破走上歧路的惡性循環

2018.07.23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陳玥蓁、蔡馨儀

一間位於臺北市中山區某個巷弄裡的建築,有著工業風的裝潢以及灰色調的外觀,與周圍老舊房屋截然不同的氣息,擁有著剛強的氛圍,卻又安靜地隱身於此。這裡是「未來咖啡」,為了幫助更生少年重返社會而建立於此的咖啡廳。

未來咖啡創立 更生少年的生命導師

社會快速變遷,有些少年面臨家庭、學校、社會以及個人功能的失調,在成長的路途中飽受傷害與挫敗的經驗,導致這些少年一不小心就走上了歧途,從少年觀護所出所後,面臨學歷與技能的不足,導致就業處處碰壁而可能重回幫派的情況。

有鑑於此,中華民國更生少年關懷協會於 2016 年創立了未來咖啡。更生少年關懷協會主任陳彥君表示,這些更生少年的學校老師或是同學家長會認為,從少觀所回來的孩子,可能會干擾其他的學生,因而選擇把他退學,或輔導轉學。

陳彥君感慨地說:「更生少年們的作息、態度,各方面都還沒有被調整,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就業很容易碰壁。」因此,未來咖啡讓這些少年透過製作餐點、飲品以及和客人互動,培養責任心與耐性,希望藉此幫助他們重返社會。

願意改變的態度 引領少年走回正途

未來咖啡會與台北、新北以及士林地院進行合作,並經由法官和保護官的轉介,讓少年於少年觀護所中就與更生少年關懷協會接觸、認識。而更生少年在出所之後,就可以無縫接軌地直接來到未來咖啡進行面試,陳彥君說,如果少年出所後經歷的時間太久,那他們想要改變自己的決心就會減弱許多。因此走回頭路、重回幫派的機率也就會比較高。

更生少年的意願及態度是進入未來咖啡的主要依據,「要有改變的意願,因為如果他們還在惡性循環的過程中,再多的資源去幫助他,也沒有什麼效果。」陳彥君認為,少年願意在一次次的被提醒中調整自己的態度,才能夠在未來咖啡的工作中學習並成長。同時她也希望社會大眾以及更多的友善企業能夠看到少年們的努力,願意給他們一個工作的機會。

專業培訓課程 使少年的身心改變

在未來咖啡中,咖啡老師不只教導咖啡方面的概論,也注重製作義式、精品咖啡等實作技能,並讓少年們從中了解各個咖啡品種之間的差別。咖啡師潘珍妮笑著表示,「用實作的方式去教他們,但過程當中也會讓他們自己玩」,不讓他們侷限在既有的框架中,而是在嘗試的過程中,讓他們自己發現不同的咖啡品種、使用克數的不同所會產生的差別。

除了基本實作之外,廚師也會以開班授課的方式,協助少年取得中餐丙級、飲料調製等服務類證照。陳彥君認為,考到證照之後,這些少年找到工作的機會比較高。除了上課之外,少年也能夠在每一次的出餐、準備菜色、備料及擺盤的過程中,學習到這些技術,「每一次的服務都是一個很好的練習機會」。

與學校教育不同的是,未來咖啡採取順其自然的學習方式,陳彥君表示,他們提供誘因去刺激少年,讓少年自己動手去做,並從客人的笑容中獲得肯定與成就感,進而對這些事物產生興趣。「學習還是要回到孩子自己身上,他必須要為自己的人生,為自己的學習負責任。」這是未來咖啡希望交給更生少年的態度。

「他們比較難專心在一件事情上一段時間。」潘珍妮語帶感慨地說,製作咖啡、拉花是需要透過不斷地練習,成果才會越來越好,然而少年們可能練個 5 分鐘、10 分鐘就會感到疲憊而開始休息。直到他們遇到需要替客人製作咖啡,看到自己拉出來的圖案不盡理想時,會直接說出「為什麼我拉這麼醜?」潘珍妮說,遇到這種情況,她會半開玩笑的說:「誰叫你不練習。」經由這些練習中發生的小插曲,珍妮認為專注力這方面對青少年而言是比較需要挑戰的。

除了技能培訓外,陳彥君十分認真地表示,最重要的其實是作息,因為不管是未來要就學還是就業,都是最基本的門檻,因此曾經對少年制定全勤可以得到獎勵的規則,而少年如果遲到的話,就要請大家喝飲料,這些懲罰都是彼此討論出來而非強制性的,「讓他們自己接受,也願意挑戰看看。」

藉由學習的過程 改變自己的心態

「他們成長跟進步都滿多的,特別是對於態度的部分。」潘珍妮表示,他們教導少年的態度對一般人而言是十分基本的,但對少年而言,這些是不曾出現在生命當中的事情。然而,少年們透過一次次的努力,即使步伐緩慢,也持續在前進著,只因為他們清楚知道來到未來咖啡的目的是為了讓自己與過去有所不同。

少年小安(化名)曾經因為年少不懂事,販賣了毒品而進入少年觀護所,出所後為了想要嘗試不同的事物,在社工的介紹下,選擇進入了未來咖啡。在咖啡廳中工作的日子裡,不只學習了製作拿鐵及美式咖啡,還有拉花的技術,但畢竟是初次學習這一領域的事物,小安不好意思地表示,有時會遇到客人太多而忙不過來,導致手忙腳亂做錯咖啡的情況,同時也會害怕讓客人等待太長的時間,造成對咖啡廳的印象不好,「所以要慢慢讓自己可以快一點。」

談到學習拉花時的經驗,小安洋溢著稚嫩的笑容表示十分地有趣也很有成就感,「但弄出很噁心的圖案的時候,會很討厭。」目前小安還在學習拉愛心的圖案,等到未來更加熟練後,才有可能進階到更加複雜的圖案。

小安進入未來咖啡已有半年多的時間,這份工作也是他到目前為止做過最久的工作,談及進入咖啡廳後的改變,他沉思了許久後說:「脾氣比較好一點。」這份工作改變了他許多,同時也讓他學到了許多新的事物與技能。

全新的成長環境 全新的生活態度

少年小嘎(化名)則是曾經持有、販賣毒品而進入了少年觀護所,在出所之後,對於自己的未來感到迷茫,找不到工作,也不知道是否要回學校就讀,所以在朋友的建議下,決定嘗試進入未來咖啡就職。小嘎在來到這裡以前原本很討厭咖啡,但跟著老師學習了美式咖啡等飲品後,漸漸變得不再像以前一樣如此討厭咖啡的味道。

少年們之間因為講話語氣的關係,彼此時常發生小衝突,小嘎提到曾經因為工作太過忙碌,少年們的心情都十分暴躁,而內場人員對外場服務生的講話口氣又十分差勁,導致衝突的產生。小嘎說:「就講出來,讓他知道他口氣不好。」在彼此的道歉與體諒下,最終才和好如初。

面對這樣一個與學校抑或是少年觀護所截然不同的環境,同時不只要服務客人,還要嘗試與其他也曾經不小心走上歧路的少年們相處,小嘎認為,要時常督促自己用比較圓滑的態度去解決事情,而會產生這樣的想法,他洋溢著燦爛笑容地說:「就是自己的改變吧。」

採訪側記

在求學的過程中,不乏出現過一些走上歧路的同儕,之於我們可能就是生命的過客,過了就再也不相見,從來沒有想過他們之後所走的路是長什麼樣子,然而,在採訪的過程中才發現,那些在我們的求學中出現過的少年們,可能都是因為他們成長的路上飽受了傷害與挫敗,才導致他們走上了歧路。我想,如果身邊的人都能夠像未來咖啡裡的人們,對他們關心多一點的話,那麼,這些少年的生命,會不會就此不一樣了呢?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未來咖啡 點亮叛逆少年的新生命

延伸閱讀
>> 看見被忽略的需求,這間咖啡廳實施「中途職場實習計畫」助家庭照顧者重返職場
>> 陳俊朗——他曾去警局保人、排解群架糾紛,10餘年陪伴「黑孩子」成長,要讓他們的人生逆轉勝
>>「陪伴不該以自己期待的樣子,而是找到適合對方的方式」夢想騎士陪伴廢墟少年,為年輕的生命找到方向


2018 年社企流 iLab 年度成果發表小論壇,我們定義為「給下一個社企夢想家的備忘錄」,期望這場真實、有笑有淚的備忘錄,可以帶給不同領域的創新者一些啟發。點此報名參與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