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專訪蘇文鈺:想讓偏鄉變成樂土,從看見自己的家鄉開始—— Program the World 計畫,讓程式與生命教育並行

2018.05.07
瀏覽次數:

感受、想像、實踐、分享,「全球孩童創意行動挑戰」(Design for Change Challenge,簡稱 DFC 挑戰)認為,只要掌握這 4 步驟,每個人都能擁有解決問題的超能力!

DFC 臺灣更相信,若能活用這 4 步驟,人人都能化身探索者、冒險者、實踐者、拓荒者、指路人 5 大超級英雄,而成大教授蘇文鈺,便是教育界中的「冒險者」,他大膽地「想像」程式教育的不同可能,不僅帶給孩子學習一技之長的機會,更盼望偏鄉能因此翻轉,成為讓人安居樂業的樂土。

文:郭潔鈴

一般大學教授的日常生活,多半忙於做研究、發表論文,不過成大教授蘇文鈺的「課後活動」很特別,他長年開車往返離台南一小時車程遠的嘉義小漁村,只為了教當地的孩子寫程式。

有感於台灣資訊科技教育的不足,2013 年蘇文鈺創辦「Program the World」計畫,帶領研究生走入偏鄉教孩子寫程式,盼望孩子藉此學會一技之長,翻轉貧窮人生。

計畫推行多年後,如今他更希望從程式教育轉為生命教育,讓孩子不只是學會寫程式,學成後更懂得回饋家鄉,替偏鄉創造正向循環。

感受:大學生的迷惘,從小學就開始

曾於美國留學多年,回台後於成功大學任教的蘇文鈺,經歷 20 多年在教學現場的觀察,他感受到台灣的教育現況,並不太符合世界進步的趨勢。然而龐大的結構性議題,絕非一人之力可以解決,於是蘇文鈺決定從自身的專業背景——資訊科技開始思考,該從何處著手改善教育的問題。

蘇文鈺從身邊的學生開始觀察,「我觀察我大學部跟研究所的學生,大概是教改前後那幾屆,他們比較傾向問封閉式的問題,表示這個問題侷限在一個範圍內,而且是有答案的。他會期待老師把後面接下來要做的事情都講清楚了,才開始動手做。」

他發現許多學生習慣被動地等待標準答案,較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往往因此喪失探索不同可能的機會。蘇文鈺回想起自己的童年,「我國小六年級就自己去買烙鐵、電子零件來焊了。」反觀現今的小學生,往往期待師長替自己安排生活中的大小事。「追根究柢,這個迷惘不是從大學才開始,而是從小學就開始迷惘了。」

因此蘇文鈺認為,假如想訓練孩子獨立思考,需從教育的源頭做起。如同 DFC 挑戰 4 步驟的第一步「感受」,蘇文鈺依據自身的教學經驗發現問題,並進一步探索背後的原因。

想像:突破既有框架,落腳始料未及的地點

DFC 挑戰的第二步,是透過創新與創意思考解決辦法。蘇文鈺認為程式設計是培養邏輯的開始,有了基本的邏輯,才能進一步深度思考,再加上本身的資訊專業背景,從一開始蘇文鈺就決心以推動程式教育為目標。

不過蘇文鈺坦言,一開始對教授程式設計的想像,只侷限在菁英教育,因此原本想從台南一中、台南女中等學校做起。不過由於高中升學壓力大,學校很難開放額外的時間讓學生上程式設計,蘇文鈺的首次嘗試便處處碰壁。

山不轉路轉,「當時跟我一起發起 Program the World 的兩位研究生,在聊天的時候想到,為什麼不從弱勢的孩子開始?」蘇文鈺十分贊同這個想法,因為學習程式設計不僅能培養邏輯思維,還能培養專業,讓弱勢孩童們未來有機會自行創業,翻轉人生。

因此蘇文鈺突破既有的思維,改變目標對象,從台南市附近的育幼院接洽起,不料,這些育幼院也難以接受讓小孩學程式的點子。「他們覺得這是一個奇怪的想法,『我們的小孩連國語英文都不懂,為什麼可以寫程式?』」在接洽了許多單位、打了無數通電話之後,最終 Program the World 計畫的落腳處,在嘉義東石鄉一處偏遠小漁村裡的過溝基督教會。

實踐:前往偏鄉,陪伴孩子學習程式教育

2014 年暑假,蘇文鈺帶著兩位研究生第一次踏入過溝教會,打算教授 Scratch 程式。這款程式將程式碼化為圖像化的積木,小朋友只需透過拖拉積木就能寫程式,因此是初學者最容易上手的程式設計工具。

蘇文鈺懷著興致勃勃的心,將電腦發給 15 位過溝學生,沒想到學生彷彿脫韁的野馬,一心一意只想上網玩線上遊戲,甚至和鄰座好友開起同樂會。吵雜混亂的情況,讓從沒管過上課秩序的大學教授十分頭疼,最後課沒上成,只好灰心喪志的返家。

第二次上課,蘇文鈺和研究生努力思考後想出妙招,將學生的座位前後錯開,使他們無法回頭跟後面的同學互動,更把較愛講話的同學兩兩拆開。最後教室的確變「安靜」了,不過孩子們卻只是靜悄悄地打著電動,依然沒有專心聽課。

第三次上課,蘇文鈺決定發動人海戰術,多帶了 7 位研究生前往,上課時每位學生後面都有一位老師盯著,這次學生終於肯乖乖上課了。之後每星期學生都會調整座位,課堂上不斷上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戲碼,卻也加深了師生之間彼此的了解。

蘇文鈺體會到,孩子學習更重要的是細心陪伴。傳統課堂上一位老師對上數十位學生,難免有學生脫隊、甚至被放棄,最後連學生也自己放棄自己。

為了避免上述情況發生,一整個暑假的課程,師生比始終維持在 1:1.5,儘管幾乎耗盡了整個實驗室的人力,但是學生的確慢慢步入軌道。最後蘇文鈺設計的過關考試更是別出心裁,考試期間可以上網、可以看書、可以自由進出考場,只要在規定時間 8 小時內寫出要求的程式就過關。

原本學生興高采烈地想要翻書找答案,卻發現怎麼找都找不到,蘇文鈺的巧思正是想要告訴學生,並不是凡事都有標準答案,而且解答也不一定只有一種。

通過過關考試後的學生,可以在下一個寒暑假選讀進階課程,例如 APP Inventor 或 Arduino 課程,繼續往程式設計的路精進。

反思:想使偏鄉變成樂土,需帶動正循環

在成大和過溝之間披星戴月地往返兩年之後,蘇文鈺漸漸發現了新的問題。「我到那地方最大的感想是,政府不管投再多的資源到弱勢地區,它就像無底洞一樣,你沒有辦法救他,你給他釣竿都沒有用,(因為)他釣完魚就離開了。」

蘇文鈺感嘆道,讓孩子學程式設計,就像是給他釣竿,只讓一個人可以豐衣足食,卻沒有辦法解決整個村子的貧窮問題。「我希望偏鄉要變成樂土,」蘇文鈺口中的樂土,是鬼島、鬼村的反義詞,是人人都願意在此安居樂業、回鄉耕耘的土地。

想讓偏鄉成為樂土,蘇文鈺認為,一定要讓「正循環」開始轉動。「我們一直在灌輸(孩子)一個想法,你今天所得到的東西不是理所當然的,這個社會跟父母給你的東西不是理所當然的,那你長大之後願意回來,開始帶你的弟弟妹妹嗎?」

如此的反思,對蘇文鈺自己也帶來很大的改變,「我從一個認為 Programmimg is everything 的教授,變成 Programming 只是輔助工具。」蘇文鈺希望,讓程式設計成為配角,主角則是生命教育,讓孩子在玩科技的過程,跟家鄉產生更多的連結。

再加上,當時正巧教育部宣布要將資訊科技納入課綱,程式教育將成為國、高中的必修課,不少老師無所適從。「我也很害怕資訊科技或程式教育又會變成學科,」蘇文鈺面露擔憂的說,「本來我們希望訓練很多小孩會寫程式,把台灣變成一個科技大國,最後卻變成可能沒有小孩想要來寫程式了,(因為)你把他的胃口在國小國中都破壞掉了。」

種種因素相加之下,蘇文鈺決定使 Program the World 計畫的方向大轉彎。從 2016 年開始,Program the World 不再強調程式設計本身,而是強調程式能夠幫助學生完成的事;此外,Program the World 的主要目標對象,也改成培訓老師,協助老師開發程式設計教材,「我們希望幫老師變強。」透過培訓各地的師資,讓蘇文鈺理想中的程式與生命教育得以遍地開花。

分享:成為搭舞台的人,不斷擴散影響力

從 2016 年改變目標至今,Program the World 已跨出嘉義的小漁村,足跡遍布全台,在南投、彰化、雲林、嘉義、台南、高雄、台東、花蓮等地區都有夥伴學校,共計 20 多間。

蘇文鈺自豪地分享道,每個地區的學校都會形成自己的地方特色,端看當地老師對哪個主題有興趣,例如彰化一所生態豐富、有著優美老樹的古老小校,就將「生態」與「樹屋」訂為教育主題。

眾多計畫中,目前發展最為完整的是南投的「看見家鄉」計畫和彰化的「老屋」計畫。看見家鄉計畫讓學生親自操作空拍機,從空中的角度去看見家鄉的各種樣貌,接著學生需要操作各式各樣的剪接軟體,將影像內容製作成一部紀錄片。

老屋計畫則是結合了木工、3D 列印、雷射切割、程式設計等知識,課程完成後,學生能更加了解家鄉內那些很有可能被拆除、或已經拆除的老屋構造,進而產生保護文化資產的意識。

不過並非每一個計畫都發展得順風順水,蘇文鈺表示,Program the World 無時無刻不在冒險,曾經發想的 8 個、10 個可能的專案,最後就只有一、兩個會存活下來。

「你接不接受那 80% 到 90% 的失敗?如果你接受,就努力去做,」自嘲是極端理想主義份子的蘇文鈺表示,「我們總是會覺得,那 1% 的可能性永遠都是最美好的。」

這樣抱持大膽、開放精神的「冒險者」特質,使蘇文鈺欣然接受失敗的可能性,即使未來某一天組織消失了仍會勇於面對。

「Program the World 這個組織,我覺得早晚是要消失的,但是老師這個職業不會消失,」蘇文鈺表示,「我希望 Program the World 是一個搭舞台的人,讓我們輔導過的老師站上舞台,去影響他的周圍。」

長年修習佛法的蘇文鈺感性的表示:「就像無盡燈的法門,你是一盞燈,一盞燈點亮10 盞燈,10 盞燈就可以點亮 100 盞燈。」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專訪葉丙成:讓學生有動力學習,是身為老師一輩子的追求
>>「解決這一代貧窮靠救濟,解決下一代貧窮則要靠教育」看偏鄉教育如何翻轉貧窮人生
>> 偏鄉科技教育,不是有電腦設備就夠了——印度 Zaya Learning Labs 用雲端裝置,讓師生與全球教育資源接上線


【第八屆 DFC 挑戰分享季】與孩子一起用設計改變世界

一起來看全臺孩子們都感受到並且解決什麼問題吧!

5/26-6/10,全臺超級英雄集合在花博園區-流行館,透過為期 16 天的問題解決故事展及一場故事分享大會,介紹隱藏在臺灣各個角落的超級英雄。

點此了解更多詳細資訊

用阿公阿嬤最能上手的電視機,讓銀髮科技更好玩、高互動、有人情味

2018.05.04

文:瑪帛科技執行長顧偉揚

午飯時間過後,80 歲、獨住雲林鄉下的春子阿嬤,正聚精會神看著電視,透過手上緊握著的遙控器,即時連線參與一場精彩有趣的直播問答比賽……。

直播結束後不久,電視響起視訊來電,原來是兒子收到手機 app 推播得知媽媽今日答題成績不錯,趁上班空檔用手機撥通視訊關心:「阿母,今仔日看你答對 8 題,敢若有進步~下禮拜回厝的時陣,再買你愛呷ㄟ。」關上電視,春子阿嬤心滿意足地準備午睡去。

這是我相信未來兩年內,阿公阿嬤們可以透過科技輔助,經由電視參與更多新奇有趣的活動,並與外地子女常保聯繫的畫面。

伴隨著少子化、高齡化,社會結構改變而來的照護問題,已經眾所周知。老年人口數、扶養比等讓人眼花撩亂的數字,在此就不再多作引述。我們先一起來看看科技發展至今的日常生活輪廓。

很多人擁有不只一項 3C 產品,手機、平板、數位相機、筆記型電腦、智慧手環等,這些產品便利了我們的生活,也填滿了時間,等公車時低頭滑手機線上購物,搭上車後拿出平板追劇,回家後再打開電腦來場 game,連線對戰好不刺激。

等等,有沒有發現當上面描述的情境在你腦海中浮現時,主角可能是位青少年、是位 OL,或是你自己的形象,但……應該就不會是你家的爺爺奶奶吧?

調查顯示,12 歲以上民眾曾經使用網路的比率為 82.3%,若依年齡分層,其中 65 歲以上的民眾僅有 28.3% 有過使用網路的經驗(註一),明顯低於整體比率。年紀越長的長輩使用網路的比率越低,這與我個人及團隊走訪各大社區時觀察到的狀況符合。

一般而言,不少長輩對於時下人手一機的智慧型手機常表示「不會用」或「用不習慣」,所以還是拿老人機;或說「家裡已有市話,只是出門一下下而已沒關係」而無使用手機的需求;又或者即便子女買了智慧型手機給長輩,長輩可能只會基本的接聽電話,卻不太會使用其他進階的功能。

這讓我想起某次的社區活動,我好奇詢問在場長輩誰有智慧型手機?一位奶奶舉起手,從包包裡拿出最新款的智慧型手機,但我走近一看卻發現沒有開機:「糟糕,奶奶妳的手機沒電了耶。」她笑著搖搖頭:「是我沒開機啦沒在用,但兒子都買給我了我就隨身帶著」,多麼可愛。

當然,還是有一些跟得上時代、樂於學習 3C 也擅於操作的爺爺奶奶,不過普遍來說 70、80 歲以上的長輩,對於這些科技產品或網際網路總是較感陌生的。如果想提供這群遠離網路的長輩更多科技輔助服務,該選擇哪項載具著實讓人傷腦筋。若自一般手機為銀髮族設計的常見元素來思索,「大螢幕」、「音量足夠」、「按鍵式鍵盤」,家中常見的電視似乎也具備相同條件。

不過,為什麼直接就說是電視呢?平板電腦相對手機螢幕更大一些,價格也不算太昂貴,可能也很適合用來發展銀髮服務?

我們一起來看看數字怎麼說。台灣 55 歲以上民眾的數位載具持有率,以智慧型手機 60.2% 最高,其次是電腦 25.1%、平板 7.2%;無持有任何數位載具者達 38.3%(註二)。然而,全台有 97.7% 的民眾家中皆有電視機(註三),家中有兩台以上電視者更達 57.3%(註四)。不見得每位爺爺奶奶都有智慧型手機,但幾乎每戶都有電視,普及度相當高,每日陪伴身邊的「電視」應是長輩最熟悉不過的居家 3C 用品。

同時,60 歲以上的民眾是最常看電視的族群,平日每天平均花費 3.34 小時收看電視節目,高於整體平均的 2.96 小時(註五);另外 58 歲以上中老年人平常「幾乎每天都做」的休閒娛樂活動,以看電視(91.5%)的比率最高,其次是散步(44.4%)(註六)。電視可說是中高齡者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

再者,無論新聞類、戲劇類、綜藝類等節目,民眾的收視地點以「住家」為主的比率超過 9 成以上,其中裝置的選擇也以「使用電視機」的比例最高,顯示收看影視節目屬居家活動,且多在家中透過電視進行。其他有使用智慧型手機或平板電腦收看電視節目或網路影片的民眾相對較少,對於裝置感到不滿意的原因,則以「畫面太小」的比率最高(註七),可見螢幕的大小對於收視體驗的滿意度有所影響。

若是要針對高齡社會的多數老年人口提供服務,就更必須多加考量其因年歲增長隨之產生的生理變化,如反應變慢、聽力下降及老花眼、白內障等視力衰退狀況。平板電腦受限於產品原本的規格,在螢幕尺寸、音量大小的表現自然不如電視,對於視聽力不如以往的銀髮族來說,使用電視的體驗應優於平板電腦,且電視已是家家戶戶現有的設備,比起平板電腦應更適合推動銀髮服務。

我也曾聽聞前輩分享,他為了讓太太方便和娘家聯繫,購買智慧型手機給岳母。用手機視訊時,岳母認為手機太小,眼睛看了不舒服,所以又買了台平板電腦。一段時間後,岳母覺得平板的大小不適合手持太久,也不好隨身攜帶,乾脆請他幫忙把平板固定架在牆上。後來他偶然聽老人家提起,如果不用每次都走過去點選平板,有遙控器可以按就更好了!將岳母在意的因素綜合之後,是否感到似曾相識呢?偏好的項目就像是在描寫電視。電視不僅普及度高、螢幕尺寸大,也具備許多適合用來服務銀髮族的特色,不須手持、不必擔心忘記充電、可透過遙控器操作,方便長輩在家時使用,是值得開拓的平台。

而目前電視機的收視方式,仍以採用有線電視系統的比率最高,合計加總約 69.37%(包含數位有線、類比有線)(註八),高於居次的中華電信 MOD(12.86%)、數位無線電視(11.82%)許多。在有線電視系統成功的數位化後,除了讓民眾享有更清晰的畫質之外,可望進一步發揮數位化的優點,將銀髮服務更有效率地送至民眾家中,可同步服務百萬戶,協助解決社會快速高齡化的困境,促進銀髮族身心健康,提供更多樣的休閒娛樂,也提升有線電視的附加價值。

一直以來,電視僅是單向傳播信息的管道,民眾在電視機前被動接收資訊,但若能利用有線電視系統所搭載之數位機上盒,配合科技加值應用,將能轉變為包含各式生活服務的雙向互動平台,成為「老人的 Facebook」,提供遊戲、購物、社交等多樣功能。

例如簡單加裝一顆視訊鏡頭後,節目製播端便可在獲得觀眾同意後接收對方影像與聲音,和觀眾進行即時互動,如此電視將不只是冷冰冰的科技,取而代之的是更多人際間的交流。體適能節目若搭配視訊鏡頭使用,講師便可邀請電視機前的爺爺奶奶「上節目」示範動作,鼓勵長輩不只是「看」電視,更要起身參與。其他像是 AR、VR 等項目,也能提供觀眾更趣味的收視體驗。

現今數位內容領域最廣為通用的作業系統是 Android,有線電視若能選用 Android 系統的機上盒,就可串聯其平台上自由開放的應用內容,將多采多姿的數位服務導入電視生態系。

未來 10 年,若再配合法規開放,例如「通訊診療辦法」,將電視、生理量測設備與雲端資料庫串聯起來,醫護人員即可透過電視視訊追蹤病患出院後的復原狀況、提供用藥諮詢,甚至醫師也有機會利用視訊問診,電視便不再單單只是一個影音觀賞媒介,更是落實遠距健康照護的樞紐,成為發展智慧家庭及物聯網的核心。

深耕中南部的有線電視業者「台灣數位光訊科技集團」,看見了有線電視供應數位銀髮服務的趨勢,因此邀請我們團隊瑪帛科技攜手合作,由在地集團提供累積至今的服務基礎,結合新創社會企業的點子及研發能力,共同為高齡社會努力。預計首波將先推出數位互動版的 KTV 及談話性節目,未來也會設計更多元的主題單元,希望讓行動不便或較安靜內向的長輩在家就可以動動腦、活絡筋骨。日後還可辦理實體活動,邀請他們走出家門,認識其他年齡相仿的銀髮族,拓展生活圈。

新增互動功能的有線電視,不僅能滿足廣大的年長觀眾對於學習、休閒娛樂的需求,為他們的生活增添色彩,也能促進其身心健康與社交,並擴大傳播媒體宣導、教育之責。期待更多相關單位一同迎接這波高齡浪潮,讓有線電視成為推廣銀髮服務的最佳平台,提升有線電視在高齡社會中可發揮的功用及重要性,為台灣的未來盡一份心力。

午睡起來,春子阿嬤打開電視,看見隔壁村的阿寶阿公正在直播節目上高歌,中氣十足,她趕緊拿起遙控器,按下鼓勵,將支持的心意傳送給老厝邊。

看起來才 20 多歲的年輕主持人,正在節目上詢問觀眾,是否有人知道製作美味蘿蔔糕的撇步?「菜頭粿喔,這架呢甘單。」春子阿嬤心想,如果等下沒人提到白米和蘿蔔的黃金比例,就換她上去說說好了…。

相信這些想像,很快都會實現。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 註一:國家發展委員會,106年11月,《106年個人家戶數位機會調查》。
  • 註二:資策會數位服務創新研究所,「銀髮族的購物行為調查報告出爐 資策會FIND:逾6成持有智慧型手機 近2成有網購及電視購物經驗
  • 註三: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105年度電視使用行為及滿意度調查》。
  • 註四: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2016年通訊傳播市場消費者使用概況》。
  • 註五: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105年度電視使用行為及滿意度調查》。
  • 註六: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民國一百年台灣地區中老年身心社會生活狀況長期追蹤(第七次)調查成果報告》。
  • 註七: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105年度電視使用行為及滿意度調查》。
  • 註八: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2016年通訊傳播市場消費者使用概況》。

延伸閱讀
>> 日本打造指甲大小QR Code貼紙,貼在手上 掃描即能幫助失智長者回家
>> 老人家不是總看肥皂劇!調查顯示:掌握時事、學習新知才是銀髮族兩大收看動機
>>「見一面,比任何禮物都來得珍貴」瑪帛科技用長輩最熟悉的電視 讓阿公阿嬤的心願成真了


作者簡介:
顧偉揚,瑪帛科技執行長暨共同創辦人,台大生物產業機電工程所畢,多年的銀髮服務經驗讓他看見長輩使用科技的門檻,希望透過有溫度的產品及服務,讓長輩輕鬆與子女保持聯繫,獲得更多樣的陪伴與照顧。


主題演講、平行論壇、社會創業大師工作坊、社企電影欣賞以及夏日社會企業市集,5/5 & 5/6 邀請你一同為明日亞洲提出解方! 點此了解更多高峰會資訊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