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日本推動「災區教育旅行」讓學生親訪浩劫重生後的福島

2016.03.2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GRi草根影響力新視野/記者梁瓈月

教育除了在教室裡進行,有些學校偶爾也會安排校外教學,以日本的福島為例,根據2009年尚未發生核電廠事故時的統計,每年約共有55萬人次的國小至大學的學生訪問福島。事故發生後的2011年實則驟減至7萬人次,2014年度時則回升至將近一半的25萬人次。

福島縣表示,目前選擇前來福島實施滑雪旅行跟震災教育的學校正逐漸增加。例如2014年度訪問磐城市的學校數,相較於2009年度,增加7成以上,達161所學校。全福島縣的統計部分,來自關東地區的學校數約回復到一半,但是中國及四國、九州等地方的學校卻比震災前還多。許多學生在問卷中皆表示,訪問福島後的印象有所改變。

從數據資料可以得知,在事故發生後許多學校減少到福島進行教育旅行,因此福島的高中生在參與討論有關福島教育旅行行程方案的集會時,曾提出,「今後福島將會逐漸改變,希望來訪學生能夠看看現在的情況」等意見,再加上實際訪視現場後,出現想法的改變。

世界上最嚴重的三場核災依其嚴重度分別是車諾比核災、福島核災與三哩島核災。2011年3月11日,日本東北地方太平洋近海發生規模9.0強震,隨後而來的海嘯卻造成了史上第二嚴重的核災,為了避免福島地區民眾受到輻射污染,因此日本的輻射安全委員會建議福島電廠20公里內年齡在40歲以下的人撤離,孩童必須要服用碘劑以避免攝取到放射性碘。

根據WHO事後的分析與評估。由於及早的撤離因此福島民眾的罹癌風險大為降低。在福島核災後,東京政府發佈了數次的撤離命令,其中最遠達30公里的自願性撤離。在2011年4月21日日本政府發佈了禁止20公里區內禁止進入的命令。總計有超過10萬人撤離原本的居住地。福島核災至2013年9月為止,並沒有任何一個人因為輻射災害死亡。

以參加訪問福島行程的大西同學為例,出發前他認為防災準備當然重要,但是,實際訪視福島後,發現重建的困難點,他覺得有所獲。大西同學的母親對於她前往福島感到十分擔心,也有朋友認為至少應該要過一陣子後才適合前往。不過,大西同學認為,與遊樂園相比,現在的福島,有許多地方是值得學習及體驗。

目前福島縣正檢討向學校或旅行社提案的方式,將前往受災地區學校的交流活動納入教育旅行行程。對福島縣而言,本次探勘團是可以直接獲得縣以外人士的意見,並可以得到寶貴的建議。

參考資料:日本福島縣推動學生探勘團回復教育旅行契機

全文轉載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原文標題:教育旅行有助了解福島在地文化

更多評論: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延伸閱讀
>> 聽見台灣 李百文用聲音記錄土地
>> 市場小學? 沒錯,到菜市場上課去
>> 當地震或海嘯襲擊,這個APP能讓你獲得逃生關鍵30秒 大幅提高生存率
>> 美國十大兒少行動家教會我們的事:「不管年紀多小,你都能為地球另一端人的生活帶來改變」

未來,是現在每個當下的總和,也許不是一帆風順,但透過想像、行動與堅持的累積,可以開創出我們期盼的模樣。

社企流四週年,帶你迎接三大未來趨勢:
探索食農心價值、城鄉共享微革命、銀髮創意新浪潮,
想像領路 勇氣為槳 堅毅續航。

4/17 擁抱未來 Let's get on board!

離開教室、走入鄉間,交大生用竹子打造農夫市集

2016.03.18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陳泓儒、郭卜瑄(2016年3月18日)

從教室出走鄉間,來自交大各科系的學生在短短一學期內,將峨眉鄉湖光村以竹材建物打造成智慧便利的社區空間。從設計到完工都由學生全程參與,他們並非紙上談兵,而是實際組裝、搭建出實用建築,甚至打造象徵稻穗的互動燈飾在橋上搖曳,兩排如飽滿稻穗的竹條交會成農夫市集的場地。

「智慧生活與場域義築」這門課是交大全校課程革新計畫之一,目的在推廣行動與問題導向的教學、整合通識與專業學程。開課老師許倍銜發現建築所的學生其實不熟悉建材特性,也缺乏實務經驗。與一般大學生相處過後,他認為這些學生也能夠勝任建築、互動科技的基礎學習和實作,便將醞釀兩年多的構想提出向教育部申請了這項計畫。

(圖:交大建築所的許倍銜老師說明學生設計的義築模型。圖片來源

多方面課程準備 吸引各科系學生

計畫過程中合適的場域並不好找,需要當地支持、協助以及空間地理配合。在一次契機下他參加峨眉鄉插秧的活動,發現當地居民的熱情,就決定將計畫實施的場域定在峨眉鄉湖光村。考量湖光村主要發展農業,許倍銜採用竹子做為主要的建材,一方面竹材是建築系學生不熟悉的材質,另一方面也希望盡量貼近自然。

第一堂課教室來的四、五十個學生包含電機、外文、會計科系的大學生,也有建築所的研究生。為了確保課程目標,許倍銜以問卷篩選學生,僅留下其中三十個名額,替教學品質把關。留下的同學不僅是相對積極度高的,也刻意將各科系分散,訓練他們互相合作。

培養團隊合作 各自為課程努力

許倍銜將居民邀請到學校開座談,和學生共同談論對於峨眉未來的想像和需求,根據當地產竹、種米等特色以及當地地形與空地,設計出涼亭、農民市集、峨眉入口互動路燈等企劃。

建築所許宏瑋說起自己第一次單獨到峨眉訪查,由於對路況不熟而迷路。不知所措時,對向騎機車來的居民對他問了聲:「同學你是交大的齁?」許宏瑋那時就知道自己得救了。

由於課程性質是通識也是服務學習,各科系的人之間協調相當不易,除了掌握的知識專業不同,共同的空堂時間也更少,同為交大建築所的陳奕至坦言,自己覺得最大的困難點在於共同時間的規劃運用。

期中前上課教授的基礎概念、電子軟體設計,同學除上課演練,課後尚得向助教討教。老師的角色不僅只是老師,更像專案的執行。許倍銜花在尋找資源、聯絡的時間明顯增加,上課內容不考試而以交作業替代,促使學生小組合作學習。


(圖:同學分工合作完成建築。圖片來源

與居民竹藝師互動 打造義築

期中後課程進入實作,除了模型實際測試外,小組成員也開始找校園內的空地進行初階的建材拼接。無論是竹建材或農村環境與生態,建築所學生與一般大學生都了解不多,然而在許倍銜穿針引線下,竹藝師與業界建築師、助教等人都投入教學,協助學生親手處理建材的拼接、裁切。

陳奕至回想當時偕同當地居民與竹藝師討論時,有許多專業用詞、行話都聽不懂,台語也一知半解,急著想加入討論幫忙,卻礙於對基礎技術的了解不深而難以即時上手。大學課程中的學術理論與基礎技術分離,確實讓現今的學生與技術層面的知識脫節,然而這樣的課程卻也提供他們機會進行實務的操作學習。


(圖:與在地居民合作完成建築。圖片來源

創新課程 培養學生實務經驗

對於許倍銜來說,能夠完整的參與企劃、跨出單純的企劃設計並全面瞭解建築從無到有的各步驟,對於學生來說是相當好且必要的鍛鍊,當大學的課程得以讓學用產生更緊密的連結,教育才算落實。然而他也承認,這樣的課程策劃並非適合任何科系,佔大學課程的比例也不可能太多。

「智慧生活與場域義築」雖然就結果來說是成功的,目前義築作品從完工到經過颱風過境修補後,也成為當地居民的休憩育樂與交流的重心,然而課程內容對於學生的負擔卻仍待調整,未來課程延續的方向將以此再檢討,也期待能將建築結合更多數位科技,將教學推展到其他領域。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交大創新課程 生態融入建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