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市場小學? 沒錯,到菜市場上課去

2016.01.2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陳宛茜(2016年1月14日)

這個菜市場很不一樣。走進新富與東三水街市場,你會發現鮮豔的生鮮蔬果旁掛上英文名牌,攤販桌前掛著解說牌,而老闆微笑看著你,等著為你「上課」。這是全台第一所「市場小學」,課程目標是「讓小學生愛上菜市場」。

新富與東三水街市場位於龍山寺旁,有八十年歷史,是日據時代台北最繁華的菜市場。水越設計創辦人周育如在萬華長大,對這座傳統市場擁有深刻感情。她在台北市都市更新處協助下,找來五組設計團隊,聯手將新富與東三水街改造成兼具設計美感和生活味的「親子市場」,邀周圍六所國小學生「來市場上課」,本周正式開課。

這間市場共一百卅五個攤子。周育如將各攤販的特色以紅藍綠等顏色分類標示,製成「市場分布地圖」立於門口,一目了然。

來到三代傳承的「石福菜鋪」,一盞盞藤編吊燈打亮宛如調色盤的蔬菜。不遠處的「馨都如您意花苑」招牌被拿下,多了素雅的收納盒,和一面讓客人「攬花自照」的小鏡,乍看宛如歐洲街角的花鋪。菜鋪和花苑都是「一日攤商大改造」計畫的參加者。設計團隊運用IKEA的燈具、收納盒,讓新富市場裡的四間老攤商「華麗變身」。石福老闆黃正發還收到團隊送的IKEA花椰菜娃娃當吉祥物。

菜市場就是最好的生活學習教室。周育如找來教育機構「大衛美語」,在市場販售的食材和器材旁標示英文,讓顧客買菜邊學新單字。攤商是現成的生活導師,鮮魚攤的阿美阿嬤唱作俱佳開心講解她賣的魚。「永恆製麵」鄭姓老闆娘,不但熱心教你分辨麵條,每天下午還為小學生開設免費製麵課,做完還可以帶著走。

「市場一百卅五攤,就有超過一百卅五個創業故事與專業。」周育如表示,這裡的「市場課」包括食材學、器皿學、色彩學、英語學、營養學、數學等,不分老幼可以一起上課。市場裡的小教室放各種「市場學習單」,老師可以帶學生「照表操課」,也可以發揮創意自由教學。

周育如表示,第一階段的「菜市場小學計畫」已完成,初步改造完成的新富市場,本周起歡迎小學生來上課。

(龍山寺旁的新富與東三水街市場變身「菜市場小學」,以攤商為師,小朋友認真聽課。 圖/水越設計)

劇場想像計畫:帶孩子進菜場演戲

傳統菜市場常予人髒亂的印象,但新世代眼中的菜市場不僅可變身教室,還能當劇場辦演出。劇場工作者劉宇宸,去年將花蓮四所國小學生帶進菜市場演戲。未來她打算運用群眾募資,讓全台菜市場都有機會變成兒童劇場。

劉宇宸是花蓮美崙人,當過國小英文代課老師,也在菜市場擺過攤。「我發現台灣孩子普遍不喜歡菜市場,嫌它又髒又亂。」於是決心用戲劇翻轉菜市場在孩子心中的地位。

去年她申請到法蘭瓷「想像計畫」基金,帶廿名小學生成立「菜市場戲劇工作坊」。她帶孩子進菜市場、採訪攤商、叫賣商品,再把孩子眼中的菜市場和攤商故事改編成戲碼,讓孩子在菜市場演出。

劉宇宸計畫透過群眾募資推廣「菜市場劇場計畫」,讓全台小學生都有機會在自家附近的菜市場演關於菜市場的戲。

台灣建築師闕河彬設計、由傳統市場改造的「台北花卉批發市場暨台灣國際花卉貿易中心」,去年入圍國際建築大獎「A+Awards」。闕河彬指出,盤根錯節的攤商勢力,造成台灣傳統市場改造困難。建築師光要跟攤商達成設計共識,要耗費數年心力。

而攤商習慣違建「爭空間」,即使建築師設計根據需求、設計比舊攤位更大的空間,攤商依然習慣在法定空間之外加私人棚架等「違建」。傳統市場即使改造完成,可惜的是,也常被攤商的「違建」壞習慣打回原形。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父親留下來的地,不應該荒廢」他棄高薪返鄉 和崎頂農民一起守護家園

2016.01.17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黃巧汶、何佩霓

一個沒有售票口,只有月台,且每天平均進站旅客僅一百二十人左右的火車站,這裡是苗栗竹南崎頂。住民只有四千多人的社區,農村人口外流、老化現象嚴重,幾乎面臨荒廢,然而五年前,謝文崇決定棄高薪,回故鄉定居,並推廣有機農作,希望能幫助崎頂農村再生。

棄高薪返鄉 守護家園

「算是在尋找小時候的記憶,也認為父親留下來的地,不應該荒廢」,商科畢業的謝文崇,做了十幾年調查局的工作,輾轉到科技公司上班後,從到大陸設廠,到回台灣開公司;最後,他覺得年紀到了,返鄉種田比較自在,於是在五十四歲那年回到崎頂,經營父親留下的荒廢土地。為了將農田經營得更好,他還去台大科技農企業經營管理菁英班上課。

在謝文崇返鄉的那幾年,正值苗栗大埔徵收案事件時期,崎頂也被政府規劃作產業園區,引進污染性工業,使謝文崇有了種植之外的其他想法。第一個,要讓土地創造價值,才不會讓政府有理由徵收;第二個,必須要凝聚一些外部力量如學生、教授和內部農民的共識,這樣才有一致性的力量去抗爭。這成為謝文崇給自己的使命,以便和農民共同守護家園。

改作有機農 提升價值也保護土地

「希望農村有所發展,讓年輕人有一條回鄉之路,在這樣的狀況下,我們要思考,為什麼農村會衰敗的問題,如果希望年輕人返鄉務農,或者農村能夠互耕,就必須引進有價值的經濟作物。」這也是謝文崇慣行轉作有機農業的原因。

謝文崇指出,崎頂傳統農田種西瓜產值很低,為此,他到農改場上有機農業課程,看到沙地可以種出高品質的草莓,於是嘗試在二O一O年種植,由於結果很成功,使村莊的農民成立了草莓班,開始種草莓,另外還有小番茄試種,這幾年在推廣下,崎頂農田朝精緻農業發展,已經慢慢增加產值。


謝文崇堅持有機農法不撒農藥,因此園內的番茄都可以現摘現吃。


謝文崇在路旁的溫室,種植西瓜、草莓,辦觀光採果活動。


即將種植的草莓苗。

雖然還有很多未申請有機農的農民,但大家漸漸都知道不要使用農藥、化肥,農民接受度也越來越高。謝文崇認為,隨著科技的發達,現在有更多的資材可以提供農民,所以種植有機作物已經是一件越來越容易的事情。

只要有心 崎頂沙地媲美黃金

「傳統上,台灣歷史背景以稻米為主,早期為確保糧食供給充足,對稻米有諸多限制跟保護,所以種稻很珍貴。隨著時代變遷,稻米過剩,我們這種沙地,除了稻米之外,蔬果也都種植得很好。」崎頂蘿蔔吃起來像水梨,風味不輸美濃白玉蘿蔔。

崎頂也是西瓜的故鄉,每年還舉辦西瓜節,而小番茄也可種出甜度高且帶有木瓜香的風味,謝文崇說,其實只要有心,崎頂沙地可以種出很多東西,堪稱為黃金田地,現在這種沙地絕對可以種出很多高品質的農作物。


溫室裡的小西瓜,再不用一個月就可以收成。

透過行銷和觀光 發展崎頂

崎頂地利人傑,通路很廣,鄰近竹南科學園區,還有竹南、頭份加起來二十萬的人口,而且附近又有一些觀光景點,像是東南亞最大的觀光啤酒廠、火車站旁的觀景台、子母隧道、村莊內的百年老古厝、四方牧場等。這也是為何謝文崇會選擇在這種草莓的其中一個原因,因為觀光採果是通路之一,讓客人除了採果外,也可以觀光一日遊。再來也會到農夫市集或有機認證的商店販售,而沒有認證的小農,則會到傳統市場,或者賣給盤商、小販,由於品質不錯,所以價格也都很好。

謝文崇積極舉辦各種體驗活動,像是「大家來手牽手採玉米做愛心」,將多餘的收益貢獻給相關慈善機構,還有透過契作模式認養西瓜的「全民種西瓜」活動,以及可呈現當地食材的「稻田的餐桌計畫」,皆可為農民創造商機,另外「打工換宿」能讓學生體驗農務,也順便了解崎頂。一位畢業於聯合大學的學生林哲甫,便打算長期跟在謝文崇身邊學習,他說:「大哥對農業要求高,且堅持有機栽種,為了吸收一些知識,下山的時候,還會去參加市集、參加講座,一個人獨自負責三分地,覺得大哥很不簡單。」

如何將產值創造價值,這是農村必須思考的問題。因此謝文崇也做農產加工,例如做番茄果醬、草莓果醬、蕃茄醋等等,或者舉辦體驗活動,以提高附加價值。「我們現在希望可以朝休閒觀光農業來整合,結合附近景點,辦農村旅遊體驗行程。」謝文崇說,他希望藉此創造價值,讓更多人看見崎頂。


謝文崇太太幫忙研發的草莓果醬,以提升附加價值。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棄高薪承父業 慣行轉作有機農業

延伸閱讀:
>> 朝全素蔬菜發展 降低有機肥使用
>> 社會企業分析報告:臺灣農業篇
>> 「有機3.0」用創新與人本提升共善的價值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