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來杯馬拉威咖啡 種下希望種子

2015.05.1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鍾佾錚、陳俊元(2015年5月5日)

咖啡是世界第八窮國馬拉威重要的經濟收入,然而當地的咖啡小農卻往往因為中間收購商的剝削,與國際市場價格的波動影響,導致家中經濟陷入危機。畢嘉士基金會於二O一四年開始引進馬拉威咖啡,以合理的價格向當地小農收購咖啡豆,透過協助包裝設計與行銷,將咖啡販賣的利潤投入馬拉威當地的教育設備、醫療系統與社區開發。畢嘉士基金會更預計於二O一五年販售通過國際公平貿易認證的馬拉威咖啡豆,邀請大家一起喝咖啡、做好事。

牽手馬拉威

畢嘉士基金會由屏東基督教醫院於二O一三年支持成立,基金會名稱取自於屏東基督教醫院其中一位創辦人、曾經到台灣行醫的挪威籍醫師畢嘉士。談起畢嘉士基金會與馬拉威的連結,畢嘉士基金會專員林茵慈說,屏東基金會於二OO二年接受外交部委託辦理駐馬拉威醫療團的業務,除了在馬拉威北部當地的姆祖祖(Mzuzu)醫院執行一般門診以及定期赴偏遠地區之巡迴診療工作之外,更致力於訓練當地醫療人員及推動提升醫療水準等各項計畫,包括開辦助產士訓練、成立居家關懷巡迴小組計劃、婦女保健診療計劃、流動手術小組遠距服務計劃等。

然而,不幸的是,二OO八年馬拉威宣布與中華民國斷交,屏東基督教醫院駐馬拉威醫療團的相關服務被迫中斷,緊急撤回台灣。時任醫療團長、屏東基督教醫院長余廣亮卻認為在當地建立醫療系統已逐漸嶄露成果,不該放棄,便另尋求了來自挪威的資源,以國際非營利組織的身分,與當地的路加國際服務團(Luke Service International)合作,帶著團隊返回馬拉威。自此開始,便替屏東基督教醫院在馬拉威的長期服務,紮下了深根。

購買咖啡 愛不設限

由於花費在馬拉威當地醫療服務的資金龐大,再加上屏東基督教醫院本身所得獲利無法支持馬拉威醫療團的全數支出,畢嘉士基金會便於屏東基督教醫院成立六十周年(二O一三年)誕生,負責接手屏東基督教醫院在海外服務相關業務。在畢嘉士基金會與路加服務團密切的聯繫之下,得知當地眾多的咖啡小農在市集賣咖啡豆,卻鮮少人會主動購買,因為當地並沒有喝咖啡的習慣。林茵慈說,咖啡飲料主要的消費客群集中在已開發國家內,若沒有國際收購商作為中間買賣仲介,咖啡小農很難透過自行種植與買賣生存下去。

為了不讓眾多的咖啡小農因為相同的困境,導致一整年的成本投入,換來得卻是血本無歸,「那就聚集起來吧!」林茵慈笑著說。就在思考基金會下一步該如何前進之時,當地原有的咖啡合作社,以當地地名為名的姆祖祖咖啡(Mzuzu Coffee)便成了合作的最佳候選對象。Mzuzu Coffee是由一群咖啡小農所組成的互助社團,成員皆對咖啡的種植擁有一定程度的知識和技術。畢嘉士基金會在與Mzuzu Coffee多次溝通後,便於二O一四年開始在台灣販賣由馬拉威北部當地小農種植的咖啡豆。

以合理穩定的價格,向咖啡小農收購咖啡豆,不僅可以解決沒有賣家的問題,更可以迴避國際咖啡價格的波動間接地影響咖啡小農的收入。以協助包裝設計和販賣的方式,畢嘉士基金會如今已累積了一年的成果,二O一四年的所有利潤全數回歸當地,投入於當地教育設備,協助建蓋學校。

公益永續 資源持續挹注

「我們希望一切的流程都能步上軌道。」林茵慈開心地分享喜悅。目前,不僅能在畢嘉士基金會官網上購入咖啡豆和濾掛式咖啡,更可以在全家便利商店的Famiport預購(三月份)、奇摩超級商城與在博客來書局書店等網路商場線上購買。值得高興的是,二O一五年Mzuzu Coffee獲得國際公平貿易咖啡的認證,這項認證代表著Mzuzu Coffee所販售的咖啡豆符合:保障咖啡小農的「保證收購價格」,且這些咖啡豆有百分之八十五是有機咖啡豆,公平貿易透明的管理模式更讓消費者明瞭清楚的產品來源。

咖啡豆的販賣成果成功地回饋當地,為當地注入了教育資源。林茵慈說,接下來的盈餘仍會回到當地,提供合作社一筆社區發展金,讓當地居民以民主的方式參與討論,決定這筆資金的用途。畢嘉士基金會亦會持續將咖啡豆獲得的收入,協助當地醫療團隊與教育基金的小額貸款之上,除了穩定他們的現金收入,更延續屏東基督教醫院深耕當地的精神,改善當地農民的生活環境。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英國與台灣經驗:三個方法,社企家找到堅持的力量

2015.05.11

當全世界三分之一的食物下場是被丟棄,社企流三周年論壇「你的剩食,他的盛食」,邀集了來自英國Rubies in the Rubble創辦人道森(Jenny Dawson)

以及台灣的春一枝,他們的雙手,從浪費之中創造商機,讓生產者有了合理的收入,讓失衡的農業生產,有了新的出路。


文:劉致昕/圖:社企流

「It’s good to be back!」首先上台分享的道森對著現場一千五人熱情的道了早安,六年前的她,還是個在香港、英國兩地奔波的私募基金經理人,如今重回亞洲,帶來的不是國際投資報告,而是她如何從蔬果市場的「剩食」中打造新品牌的故事。

同樣將過熟水果直接加工成自然成分為主的冰棒,年銷量超過百萬枝的春一枝創辦人李銘煌一上台,看見全場一千五百人的觀眾就笑稱「站在這裡,比作冰棒還難啊!」塑膠大廠出身的李銘煌,在創立春一枝之前,其實就是個台灣經濟發展下成功的中小企業主,同樣帶著產業背景跨入新的領域,同樣用開發產品、建立品牌為生產者解決問題,兩位分別來自英國、台灣的創業家,超過五年的創業過程竟都有相似的成功之道。

從內心出發

啟發道森創業靈感的,是一天凌晨,她在忙碌的倫敦果菜場中看見長得不夠好看的蔬果淪落棄置的下場,「我一定能夠為它們做些什麼,」金融背景的她看見全球被棄置的蔬果量,同時想起小時候媽媽為家裡做的各種醬料罐頭,兩年的時間她一次又一次的實驗,為棄置蔬果找到出路。

李銘煌的出發,則來自住在台東鹿野時鄰居一次又一次放在門口的水果,因為吃了太多免費的水果,他急著想付錢,但鄰居卻說這些本來就會放在田裡爛掉,吃掉,還是幫助他們。

看著失業的鄰居,以及農田裡因為過熟來不及運至市場的農民心血,「那就來把它做成冰棒吧,這樣你有工作、水果也運的出去了!」

都是簡單的念頭,但也都來自內心深處,社企流三週年論壇主題是堅持的力量,而出發點的單純,已給了他們堅持的理由。

耳朵永遠留給消費者

另一個共同點,本來都是中產階級的他們,都經歷了兩年在市場擺攤的生活。「你要知道產品才是一切的根本,而產品該是怎麼樣,多聽消費者的聲音、看誰一直回來買,就會找到答案,」道森說。蔬果只是原料,最後他們選擇以醬料、冰棒的方式進入市場,都是經過兩年的市場調查,一路微調包裝、口味、價格。

直到現在,李銘煌經營的最大享受以及最大靈感來源,就是春一枝店鋪中消費者留下來的留言本,洋洋灑灑十幾本的留言,全都是消費者的顧客體驗回饋,「光看這個,我可以跟你們聊上幾個小時!」李銘煌笑說,不只是讓自己與消費零距離,也因為有這些直接的回饋,例如春一枝的新產品迷你冰棒,就來自女性消費者想要一次多吃幾種口味開發而成的。

「要開心」

「一定要開心,這是我一直在守住的原則,要讓跟你合作的所有人都開心,」李銘煌在社企流年會的演講中,開門見山的說。將剩食開發成食品品牌的道森及李銘煌,打造的是全新的生產鏈,壓力不僅是來自兩端都要負責,更因為要處理的是過去無人面對的剩食,從原物料的採收、處理、運送等,都是難題。

例如,道森為了處理大量在市場中被棄置的蔬果,爭取將工廠設立在市場中,李銘煌更是因為要處理的是所有農產平均三%在田中熟成無法送至市場的水果,必須將工廠以幾倍的成本設立在台東。

建立全新的生產模式跟品牌,要克服得困難不只是自己必須創新,更要靠生產鏈的齊心齊力,「開心」,成為他們確保產品品質、品牌價值、商業永續經營的最核心關鍵。「我用每天的市場價格跟他們買這些運不走的水果,讓我成本不穩定但他們會開心,於是他們不會給我不好的東西,消費者也不會吃到有問題的產品,春一枝做起來了,失業農民也有穩定的工作了,哎,台東那邊以量計酬,有時候都比台北薪水高哎!」李銘煌笑說。

堅持,換來大公司也跨不過的競爭門檻

社會企業家往往打造的是全新的概念、生產鏈,過程中許多障礙需要一一克服,這兩位創業超過五年、七年的講者,從內心出發,靠著消費者的聲音一步一步慢慢前進,同時,每一天都確保自己及夥伴是否開心,是否因為看見了自己創造的社會價值而發自內心的迎接挑戰,雖然可能慢、可能獲利無法如火箭般飆高,但換來的卻是無價的品牌價值以及消費者信任,而這,不正是食安問題頻傳的時代,連大廠都無法跨過的障礙嗎?

 

同場加映:
>>李開復:社會企業不能「社會很多,企業不足」﹔讓網路、志工與名人代言,成為社企的三大奧援
>>2個大男生和一位身障發明家 創造出74座森林和200多項發明
>>社會企業不是慈善事業—而是帶著使命和專業,拚命解決社會問題
>>來自果醬與App的創業智慧:使命一句話就夠,商業模式一周就知生死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