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瑞士藝術家徒步旅行、沿途創作,作品卻從不帶走?

2022.07.2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瑞士藝術家 Ivo Moosberger 靠著徒步健行的方式旅行,並在大自然選擇石頭、花朵、樹葉、積雪創作,帶回家的「作品」只有照片。他認為美麗的事物、風景就在腳邊,只要用心觀察,不需飛到很遠的國外才找得到。

低碳生活部落格/文:戴雅婷

把作品留在「原地」才能保有最美的光彩

在這一場 10 個月的旅程當中,Moosberger 沒有設定路線、也不計畫目的地,到了要轉彎的地方就依照當下的心情決定左轉或是右轉。一開始抓不到健行的節奏,有時體力消耗太多,到了晚上甚至連搭帳篷的體力也沒有。不過,他說像這樣的體力消耗可以讓自己完全歸零、讓大腦放空。待在完全寂靜的大自然空間裡,他感受到的不再是害怕,而是解放。

許多人一定不陌生,小時候或學生時期到郊外出遊時,都有撿石頭、貝殼、木頭等「紀念品」回家的經驗。瑞士的大自然藝術家 Ivo Moosberger 說自己年輕時也一樣;但他發現,當這些石頭離開河床或山上,被帶回家、放在房間之後,便失去了發現當時的美麗光澤。

20 歲之後,他不再帶紀念品回家,而選擇開始在大自然裡,用石頭、落在地上的花朵、樹葉、積雪創作,讓美麗留在原地,帶回家的「作品」只有照片。然而,完成藝術作品並非是他最初的目的。

對 Moosberger 來說,出門、身處在大自然裡、用心體會大自然的節奏與語言,才是他主要的追求。步行讓 Moosberger 成為大自然的觀察者,進而在大自然中創作。他很享受在四十幾歲的年紀,還能做著這種孩子氣、不講求理智的活動,可以花上一整天,待在一個地方觀察自然,依自己的感覺去發展作品——比方說找到 180 顆合適的石頭,然後造一座小石橋。

為這些作品拍照就像是寫日記一樣,讓他能在日後和其他人分享。後來他獨立出版攝影集,意外地大受歡迎,剛開始銷售的幾個月就有兩百家經銷通路販售他的攝影集,總共賣出 1 萬 8 千本以上。這項收入足以支持他在沒有上班的期間,能夠持續徒步旅行與創作。

另一種壯遊:Moosberger 在母國瑞士完成 6 千公里徒步旅行

1974 年出生的 Moosberger,本業是印刷排版人員。他在國中畢業後接受了學徒制的訓練,就在同一個單位工作超過 25 年。Moosberge 在媒體訪問中提到,印刷排版工作大多都待在電腦前,儘管自己喜愛這份工作,但能運用創意的空間有限,也需要其他的活動來補足對創意的需求。幸運的是,Moosberger 的主管很理解、也同意他每隔幾年就需要請無薪長假去健行。

Moosberger 曾騎腳踏車到中東及西藏,再騎回瑞士。身在海拔 5500 公尺以上的高山,有時只能推著腳踏車在石子路上前進,當時的他告訴自己:未來要輕裝上路,或許在住家附近探索也不錯。

和台灣一樣,瑞士也是小國,只比台灣多出大約一個花蓮縣的面積。有一次 Moosberger 在瑞士獨自健行 10 個月,步行距離長達 6 千公里。他買了一張紙製地圖,整理好背包就出發,背包裡只有衣物、帳篷、睡袋、必要的煮食工具;他說明,選擇露營就可以用很低的預算在瑞士旅行。

他在某次訪問中曾提到,健行與在自然中創作改變了他對食物的看法,一整天在寒冷的戶外創作後,只要煮上一把簡單的麵條,就會感到無比美味。

在這一場 10 個月的旅程當中,Moosberger 沒有設定路線、也不計畫目的地,到了要轉彎的地方就依照當下的心情決定左轉或是右轉。一開始抓不到健行的節奏,有時體力消耗太多,到了晚上甚至連搭帳篷的體力也沒有。不過,他說像這樣的體力消耗可以讓自己完全歸零、讓大腦放空。待在完全寂靜的大自然空間裡,他感受到的不再是害怕,而是解放。

步行是無與倫比的快樂 最美的風景就在自己腳邊

Moosberger 說,照片中看起來美麗的作品,是來自數不清的多方嘗試、凍僵的雙手、數小時在雨中及雪中的創作,「總是會有一個部分,是自己完全無力掌握與控制的。有時做了一整天,在快要完成時卻來了場暴風雨,所有的成果在片刻間就毀壞了。」大自然是老師,Moosberger 學習到:幸運就像潮汐一樣,會來也會走;耐心與堅持也會時有所獲,出現沒有預期的驚喜。

在大自然中完成的作品短暫地停留在現場,颳一陣風或下一場雨,就會破壞自己好幾個小時的創作,但這是 Moosberger 認為很美的地方——作品成為了大自然循環的一部分。而且美麗的事物不需坐飛機到另一個國家,在自己家門前,用開放的眼光與觀察就能找到。

參考資料

全文轉載自低碳生活部落格,原文標題:在自然裡創作 卻把作品留在原地——瑞士藝術家 Moosberger 攝影集受熱烈迴響

延伸閱讀
>> 在回收場中創作——他將廢鐵化為藝術,讓環保意識於日常萌芽
>> 用跳舞發電的少女——盧子涵結合綠能與藝術,力推環境教育
>> 廢棄花材、回收布料製花圈,PauroraPin 花店:這世上沒有廢物,只有不知道怎麼被使用的寶物

荷蘭新創以「未來食物」製食品,蛋白質含量比蛋多 5 倍!

2022.07.20
合作轉載

螺旋藻中的營養物質豐富,又具有環境永續的特性,許多食品品牌發現他的潛力,爭相推出以螺旋藻作為原料的產品,希望能以創新開發又兼具永續的產品吸引消費者目光,也為全球減碳盡一份心力。

食力/文:Kelly Wang

地球生命起源於海洋,原始的單細胞海藻便是眾生的第一口「糧食」。原始藻類透過光合作用吸收二氧化碳產生氧氣,為生命進化的起源。

億萬年過去了,這個永續的「微型營養庫」依舊在崗位上發光發熱。活性成分繁多、營養均衡全面、保健功能強勁⋯⋯如今,海藻對於人類的重要價值透過科學被一一揭曉。在功能性食品、食品添加劑、美妝護膚、農業養殖,甚至環保領域都隨處可見這位「生物界活化石」的身影。

當前,世界各國都在致力於減少碳排放。作為人類重要食物和天然材料來源的海藻,又能夠為減碳貢獻什麼力量呢?

2020 年 2 月,荷蘭誕生了一家食品科技新創公司——Ful。他們採用永續生產工藝種植廣為人知的超級食物螺旋藻,並在資本加持下成為全球屈指可數的「負碳型」植物蛋白工廠。鑑於在減碳實踐上的前瞻性貢獻,2021 年 Ful 獲得荷蘭政府「循環技術計劃(TTT-CT)」項目的資助。

在世界各地,致力於海藻產品開發的科技公司不在少數,Ful 的「負碳型」植物蛋白工廠究竟有何神奇之處?在將海藻轉化為美味食物和高經濟價值產品的同時,我們該如何釋放出它對於全球減碳的巨大潛能呢?從 Ful 的身上,我們能找到藻類食物開發的新方式嗎?

素昧平生卻共同擁有「淨零」理想的 3 個女孩,攜手創立食品科技新創公司 Ful

去讀 MBA,又參加了個比賽,拿了個冠軍,又順便開了家公司。Ful 公司 3 位創始人的經歷,有點觸動人心。

2020 年初,Julia Streuli 與 Sara Guaglio 和 Cristina Prat Taranilla 進入新加坡 INSEAD 商學院攻讀 MBA。在此之前,Ful 首席執行官 Julia 於布朗大學獲得國際發展/性別研究學士學位後,又在美國的一家 VC 支持的技術新創公司負責行銷業務,並在此期間創立了一個公益教育計劃項目。

開學前幾週,命運讓 3 個女孩在學校食堂偶遇了。一頓飯的功夫,她們迅速了解彼此並一拍即合:Julia 來自社會影響和技術領域,Guaglio 參與家族企業製造,Prat 來自石油和天然氣企業。3 人對氣候、食品和創新抱有同樣的興趣和熱情。最重要的一點是,她們天生的專長及面對機遇和挑戰的方式是完全互補的。

​看似迥異的經歷,卻實現了 1 加 1 加 1 大於 3 的效果。

於是,3 人聯手開展了一項永續的商業項目——如何在「淨零」背景下找到歐洲食品市場的新機會?這對於沒有食品開發背景的 3 人而言無疑是充滿挑戰的。3 人此後歷經多國企業家、投資者和政策制定者的近百次拒絕,但靠著不滅的創業熱情支撐,繼續在尋找機會。

隨著對食品原料和加工過程認知的不斷加深,她們愈加確信在新的永續營養來源中存在巨大的 3 重發展機會(人、地球和利潤),特別是微藻,具有促進健康和永續發展的雙重開發潛力。另外,在對線上行銷方式(數位廣告、搜索引擎優化、社交媒體)和線下消費管道(運動場景、辦公室活動及酒吧)進行仔細調查、研究後,3 人也發現了蘊藏的追求健康生活方式的消費者。

一不做二不休,3 人迅速制定了商業計劃,旨在開發一款具有「climate active」特質的螺旋藻食品。這款食品將要肩負「面向未來」營養來源的使命。「面向未來」意味著對消費者有吸引力(美味、方便、經濟實惠)、高度發展、營養豐富且對氣候沒有負面影響。

她們拿著這項計劃參加了學校舉辦的創業大賽,最終在畢業前奪得冠軍,豐厚的獎金也使 3 個人搬到素有歐洲「食物矽谷」之稱的荷蘭,並在 2020 年 2 月創辦了 Ful 公司。她們聘請歐洲工商管理學院技術與運營管理助理教授 Andre Calmon 擔任公司的分析與運營管理諮詢顧問。專業人士的加入帶給團隊更多的思考。很快,產品開發從實驗室擴展到商業規模,3 人也在探索淨零碳平衡的食品設計之路上越走越遠。

目前,Ful 公司已在英國和歐洲推出旗艦產品「Revive」:一種用負碳足跡海藻製成的帶有藍色氣泡的滋補型蘇打水。Julia 表示,在積極爭取大型客戶之前,Ful 將專注於通過 Revive 系列宣傳品牌,並將產品系列逐步擴展到零食棒、能量凝膠和粉末等其他品項。

克服腥味困境並打造閉環系統養殖螺旋藻,Ful 成功善用螺旋藻營養價值

Ful 的成功,與創始團隊的背景、努力密切相關,但另一關鍵因素也同等重要:將目標鎖定在螺旋藻上。

螺旋藻是一種營養成分多且含量均衡的食品,也是生產高品質食品的天然配料。螺旋藻的蛋白質含量可達 70%,相當於雞蛋的 5 倍,魚肉的 3 倍,其胺基酸組成幾乎涵蓋人體所需,消化吸收率高達 95% 以上,是迄今為止植物界最富有的蛋白來源。除了優秀的蛋白質,螺旋藻還富含維生素、礦物質和微量元素,兼具抗癌、抗病毒、抗氧化、免疫增強及其他生物活性,是名副其實的「超級食物」。

從生物學分類上看,螺旋藻屬於藍藻的一種。不同於其他類型的真核微藻(DNA 存在在細胞核內,如小球藻、黑藻) ,螺旋藻由沒有細胞核的單膜組成,缺乏細胞壁,其營養物質在人體內更易於消化,加工過程中不需要更穩定的破壁技術。

螺旋藻特殊的生長環境使其具有不同程度的腥味,複雜的成份影響了螺旋藻食品的口感、風味表現,在溶解度、色澤、生物活性成份穩定性等方面對研發者而言都十分具有挑戰。此外,受品種、溫度、光照等因素的影響,市場上的大多數螺旋藻並非像公眾想像的那樣具有永續的性質,而 Ful 初創團隊面臨的最大難題也正是如此,如何有效去除腥味直接關係著開發項目的成敗。

​皇天不負苦心人,Ful 團隊中的食品和風味科學家最終克服了去腥難題,同時申請了相關專利。所獲得的新成份有些許鹹味,但沒有螺旋藻常見的魚腥味。

在 Ful 的官網中雖然未見其對去腥技術的詳細說明,但在中國,早在 2000 年開始,就陸續有實驗室進行了螺旋藻去腥研究,並生產啤酒、酸奶等產品。根據 2017 年湖南農業大學黃傳強對去腥方法所做的綜述來看,目前去腥方法主要包括物理法(包埋法、吸附法、掩閉法)、化學法(酸鹼法、抗氧化劑法、臭氧處理法)、生物法(有益微生物發酵)和復合法(前 3 者或兩兩組合)。不過,這些方法的相關文獻和商業案例尚屈指可數。

鑑於螺旋藻特性,Ful 公司設計出一套閉環系統來實施規模化生產。傳統的微藻大多採用藻池和生物質生產系統的水生碳(碳酸鹽)捕獲技術進行培養,但該系統卻實現了直接捕獲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同時由於極高的固定效率和光合作用機制,螺旋藻會將水、太陽光能和二氧化碳一起作為碳源,產生氧氣和能量,並以澱粉和脂肪酸的形式儲存起來細胞內,最終成為脂質、蛋白質、糖和色素的組成部分。

另外,螺旋藻極強的耐受力和適應力也使得該系統無需耕地、肥料、殺蟲劑及大量淡水,從而避免了許多常見的生態損害,包含森林砍伐、生物多樣性喪失、荒漠化和淡水使用和污染。生產過程中使用的水也會在螺旋藻收成後再次收集和利用。據悉,Ful 團隊正在進行一個由荷蘭政府資助的建立完全循環系統的項目,對產品包裝的進一步可回收改造也同樣在進行中。

Ful 的整個生產線都致力於環境永續發展。

藻類美味、營養又兼具環境永續,全球食品業爭相推出藻類產品

藻類在世界各國的飲食文化中均佔有重要地位。無論是製作日式高湯的靈魂原料昆布,還是韓國食譜中隨處可見的紫菜,加勒比海地區生魚飯中的龍鬚菜,亦或是西式沙拉中的裙帶菜,海藻早已與人類飲食結下了深厚緣分。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養殖海藻生產國。根據中國漁業統計年鑑,2020 年中國海藻養殖產量已達 261.51 萬噸。龐大的原料數據背後,投入工業化生產的海藻即食食品卻寥寥無幾。

2000 年左右,綠之源曾在湖北推出過螺旋藻飲料。如現在的蘋果醋一般,那時候的螺旋藻飲料「味道神奇令人上癮」。但這款飲料卻如曇花一現,短暫出現後便成為了一代人的童年回憶。就當前國內和亞洲市場而言,微藻產品大多集中於單純的粉末補劑,一般與羹、湯、甜點、冷飲、麵條等食物搭配食用,以及保健食品。

但在全球市場,藻類近幾年的活躍度卻接連攀升。

2017 年,關注異國風味菜餚的英國 Thai Taste 食品公司就推出了一款名為 Vegan Fish Sauce 的以海藻製成的泰式魚露。該產品以海藻萃取物等天然原料製成,不僅可以代替鹽進行調味,還原正宗泰國風味,也不含麩質,人工色素和防腐劑,尤其適合素食者和純素食者使用。該產品最終獲得 2021 年世界植物基大獎「最佳植物基調味品」獎。

​奧地利公司 HELGA 也是一家專注於小球藻食品研發的新創公司。他們開發出兩種藻類飲料(DIE PRICKELNDE HELGA 和 DIE STILLE HELGA)、兩種藻類餅乾(HELGA BIO ALGENCRACKER)和 100% 純小球藻粉(HELGA CHLORELLA ALGENPULVER)。其中,以小球藻為主要原料的功能飲品 DIE PRICKELNDE HELGA,是一款低熱量(13kcal/100ml)的純素提神飲料。產品中含有豐富的維生素 B12(每瓶 250ml 含相當於 NRV 值的 80%),適合熱愛運動,需要及時補充能量的人們。有機海藻餅乾則由小球藻、全麥粉和亞麻籽等超級食物製成,同樣營養豐富。

與 Ful 公司所不同,HELGA 的創始人是一位食品專業博士,她在對微藻產能的研究中意識到其價值所在,從而與夥伴一起創立 HELGA 公司。憑藉對於海藻的創新性運用,HELGA 在 2015 年 Anuga 食品博覽會上榮獲「年度產品創新」獎。

正所謂水漲船高,微藻們憑藉一己之力推動著食品新創公司的蓬勃發展。

儘管中國藻類市場始終波瀾不興,但在全社會永續發展理念的不斷鼓舞和推動下,這片藍海中也開始出現一些嗅覺敏銳的競爭者。

洞察到年輕消費者對「健康、環保」的強烈訴求,2020 年底,專注於海藻的輕食品牌 POPOCEAN 海藻星球正式成立。該公司致力於挖掘海洋風味,通過開發海藻的健康食材,倡導並推廣環境友善生活方式。據悉,海藻星球的核心產品「深海零脂海藻麵」系列在天貓商城上線後,僅在首發 20 天內其銷售額就破 20 萬,同時入選天貓美食創造營 TOP100。

成為中國的 OATLY 是海藻星球的企業願景。而支撐公司實現目標的背後則是強勁的自有供應鏈。據官網介紹,該團隊不僅擁有專屬的兩萬畝國家級海洋牧場,產品的加工廠房佔地 700 多畝,還同時擁有初階、進階加工兩個生產基地,被山東省認定為海藻機能食品國際合作基地和國家海帶加工研發分中心,所生產的海藻原料通過中國有機食品認證及美國 USDA ORGANIC 認證。

植物基市場領頭羊 OATLY 始終將「可持續發展」作為品牌 3 大核心理念之一。在 2021 年 4 月 22 日世界地球日前夕,OATLY 與樂樂茶聯合推出「地球酪酪茶飲」,與中國品牌共同踐行低碳消費。

地球酪酪茶飲以藻藍蛋白、藍莓及酸奶為主要原料,輔以 OATLY 燕麥奶。包裝上的藍色基底象徵海洋,牛油果奶蓋象徵森林,透過顏色傳達地球日的概念。雙方還共同推出了口罩、餐具等環保聯名周邊,這些周邊均由 OATLY「盒瓶」永續發展回收計劃所收回的包裝盒加工製成。

被人類食用數千年的海藻,從未像現今這樣容光煥發,神采奕奕。歸根究底,全球「碳中和」計劃如火如荼展開,使得古老的「小綠粉們」重新回到舞台,並被委以「未來食物」的新歷史重任。

Ful 對於海藻的商業實踐,不僅是藻類產業創新的一個範本,也是所有食品品牌探索「永續美味」發展思維的新榜樣。從海底到陸地,從微藻到傳統穀物,尋找食材的新價值,挖掘飲食的新意義,也就是在探索食品產業的新未來。

全文轉載自食力,原文標題:蛋白質含量是雞蛋的 5 倍!食品界還看到「未來食物」海藻的哪些潛力?

延伸閱讀
>> 全素者別被騙!吃海藻無法攝取足夠的維他命 B12
>> 繽紛又天然!甜菜根、螺旋藻等天然色素市場持續發展
>> 替代蛋白持續創新!植物蛋白發展最強勢、昆蟲與海鮮蛋白興起
>> 浮游生物登上米其林餐桌?!主廚研發「未來的醬油」,不但友善環境、還能留住海洋風味
>> 昆蟲食代來臨?日本將蟲蟲「隱形」加入咖啡、甜點,打破消費者的恐懼心理
>> 亞洲第一個「植物性雞蛋」!這間新創在疫情下找到新商機,讓食品供應不斷鏈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