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自己動手蓋綠建築!台灣夫婦創建築實驗教育機構,帶領孩子造起一個永續世界

2019.12.1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實在的過生活」說來容易,但對胡湘玲與韋仁正來說,這樣踏實的經驗,是遠赴德國讀書後,才深刻感受到的經驗,生命大轉彎的兩人走進建築工事領域,現在還辦起了以培育「永續建築設計、營造暨管理人才」為主要目標的實驗學校......

親子天下/文:盧諭緯

走進台北青年公園,在綠地之中,其中一棟兩層樓房特別顯眼,斜面屋頂下,是一座普通的圖書館,但其實這是一棟利用太陽能與綠建築工法,實踐和諧能源的太陽房子,「汗得建築工事實驗教育機構」的籌備處,就在這棟房子的二樓。在開始轉熱的四月天走進這棟房子,通透的展示空間,合宜的溫濕度,第一個感覺就是:「哇!好舒服。」

「住進 160 年名列古蹟的老屋,在獨立修繕的過程中,驚異復古工法與環境建築的關聯,在開門與關門間體驗能源與舒適的意義,」胡湘玲在《我家房子160歲》一書中寫著。

大學念中文系,碩博士念社會學的胡湘玲,因為這棟德國的老房子,不但跟念數學的老公韋仁正生命大轉彎的走進建築工事領域,現在還將辦起學校,「汗得建築工事實驗教育機構」,以培育「永續建築設計、營造暨管理人才」為主要目標,在 107 年 6 月開始招生,9 月開學。這是繼以培養影視音人才的「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TMS)、藝術美學「學學實驗教育機構」之後,第三個從專業領域切入的高中階段實驗教育單位。

「台灣的技職教育出現了很大問題,不是忙著升學,就是資源整個錯置,我們需要更多的實驗機構出現,來衝擊體制。」汗得建築工事實驗教育計畫主持人、政大教育系副教授鄭同僚指出。不同於台北市影視音的公辦型態準公立機構,學學的企業辦學形式,鄭同僚認為,汗得的非營利組織模式,加上綠建築概念是未來趨勢,可以帶領一種新的辦學典範。

學著實在過生活

如何思考能源、健康與共同記憶的議題,正是胡湘玲與韋仁正投入建築工事領域的關注焦點,雖然學校訴求從專業領域切入,但汗得並不想狹隘的只是培養所謂的「建築師」或「土木技師」人才,而是希望以建築為核心,透過德國工匠青年的養成教育模式,達到社會實踐的目的。「我是個實際的人,跳下來辦學,不是要『實驗』,而是透過辦學傳達怎麼樣『實在的』過生活,讓孩子有機會去思考,未來可以成為什麼樣的人。」胡湘玲說。

「實在的過生活」說來容易,但對五年級生的胡湘玲與韋仁正來說,這樣踏實的經驗,是遠赴德國讀書後,才深刻感受到的經驗。在台灣智育導向的環境下,成績優秀的兩人,算得上是所謂人生勝利組,胡湘玲是清大中文系,韋仁正是清大數學系,大學畢業後,一如當時多數大學畢業生一般,想著有機會要出國,一方面不想從眾去美國,另一方面出身普通公教家庭的兩人,考慮到學費問題,最終選擇了德國。

「現在想想,那時候的確比較沒有太多的『現實』考量。要讀書,就是要去把書讀成,拿到學位,完成任務。」胡湘玲說,但在課餘時間與德國人的互動中,發現「蓋自己的房子」是許多德國人的人生大夢,而且,德國人就真的自己動手蓋,需要人手的時候,就呼朋引伴幫忙。

後來夫妻兩人因緣際會買下了興建於 1843 年的古蹟架桁屋,也開始動手修繕,在這樣環境下,兩人享受著一群人一起協力工作的樂趣,深刻感受到透過手作,會得到很多超越閱讀與知識的啟發。「每挖一寸土,你的手會痛,你的身體會告訴你疲累,但你也知道,因為流汗投入,你可以看到目標成果在你手上實現。」

這樣透過身體學習的美好經驗,加上在修屋過程也觀察到,德國人最在意房子住得要舒服,其中的關鍵在於能源的使用,進而讓大學畢業那年就參與貢寮反核運動,後來一直研究科技社會學的胡湘玲,開始萌生推動公民能源概念。

2002 年,兩人在德國成立了汗得學社,希望在能源革命的時代,從經濟、社會、文化的面向,發展解決問題的策略與綠色能源的想像,提供適當的策略與正確的科技,以能源建築實踐永續的未來。

「我們面對氣候變遷的考驗,能源不再只是專家的事,而是要落實在日常生活中,成為每個人都可以參與的公民運動。」韋仁正強調,永續綠建築不是只有木造選擇,很多科技環保材料,都可以充分應用。

成爲探索未來的人

2003 年,兩人回到台灣,從 921 地震災區的南投潭南開始,在車諾比核災的白俄移民區,南亞海嘯的印尼亞齊,遭受風災的高雄那瑪夏等地,透過協力造屋,傳達境友善的行動,蓋出對生活以及未來的想像。除了協力造屋的專案,汗得針對一般民眾開設推廣課程,像是「協力造屋的 13 堂課」、「木造遊具學結構」,還有遠赴德國的小建築師夏令營等等。

雖然協力造屋獲得很大的迴響,但兩人發現,這樣不夠,許多的探索,或觀念的形成,到了成人階段要改變太難。「我們的教育往往只是把自己要成為什麼樣的人這個問題,一直往後推,所以才會很多人大學畢業了,還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能做什麼。」將擔任汗得校長的韋仁正觀察。

「我們必須向下紮根。」韋仁正感嘆,台灣對於房子的態度往往是投資角度,而非居住思考:建築不是蓋房子,而是關乎如何創造人與人,人與土地的生活互動關係,汗得辦學不只是想要傳遞知識技能,更重要的是,看到台灣社會的種種亂象,讓他深感「台灣不是一個互信的社會」,他說,蓋房子必須一群人才能完成,「蓋房子是一種方法,能夠重新凝聚人與人的情感、關係,找回友善互助的精神。」

在課程設計上,汗得講求場域式的學習,學生不會是整天待在教室上課,而是在汗得大溪工務所、青年公園太陽房子、新北市三重商工、以及專案文化工地進行,在課程執行上,採取 10 週為一周期的 4 學季制度,以 3 年半的時間進行規劃。

第一年重點在手思準備,學習目標是能夠具備建築工事基礎能力、學習方法、協力精神;第二年希望帶領開拓視野,開始進行建築工事設計與實作訓練、生涯規劃等,第三年則進入造屋實踐階段,導入建築工事設計與實作實習,並進行升學就業準備。

完成 3 年的課程後,另外還有半年的自由選擇,汗得會協助與德國相關學校或企業單位連結,幫助學生進行實習工作。除了專業建築課程,另外也規劃了文史哲學、科學、環境與社會、社群經濟、體適能的博雅教育,以及英語、德語的課程。

許多父母關心未來的出路,韋仁正強調,「重點不是你拿了什麼學歷,而是你想了什麼,你會了什麼,」他指出,建築能帶領出來的題目很多,小孩未來不必然要成為建築師、土木人員,而是帶著實作能力改變環境,「造房子不只是造房子,而是造起一個世界!」

汗得建築工事實驗教育機構│小檔案

教育創新特色:提供思考與手做能力並重的學習模式,學習建築工業,也融入環保、資產保存議題,培養永續建築設計人才。

教育創新不藏私:透過理論與實作並重的課程,使用階段性學習模式,讓學生能完整學會如何建造一棟房屋之餘,也透過認識環保、資產保存議題,讓學生思考人與土地的關係。

本文獲「親子天下」授權刊登,原文標題:汗得建築工事實驗教育機構,造房子不只是造房子,而是造起一個世界,了解更多教育創新故事請上親子天下2019教育創新100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全台第一棟「紙房子」!這對夫妻用回收廢紙蓋出整座農莊
>> 這位難民用寶特瓶蓋房子:在沙漠難民營中耐雨抗高溫,讓 15 萬個寶特瓶免於污染海洋
>> 海藻妙用多,好吃、環保還可以用來蓋房子——世界首棟「藻能建築」,台灣也適合建造!

CO2 竟能做成肉!美國新創 Air Protein 研發「空氣素肉」,營養媲美真實肉類

2019.12.11
合作轉載

新創 Air Protein 找出一種以空氣和水打造蛋白質的技術,在不失肉類營養成份的前提下,生產比農耕、畜牧更有效率。

數位時代/陳建鈞

世界上絕大多數人造肉皆是以黃豆等植物蛋白製成的「素肉」,不過目前有一項更新穎的替代肉類技術,能以二氧化碳作為原料,生產出營養滿分、美味的「空氣素肉」,同時為緩解氣候變遷盡一份力。

位於美國東岸的新創 Air Protein 近日發表了以二氧化碳製成的肉,且其蛋白質為完全蛋白質(complete protein),雖然很難以置信,這種「肉」擁有與雞、豬、牛、羊等同等的營養價值,更勝植物蛋白製成的人造肉。

用空氣為原料,營養媲美真實肉類

外觀上,空氣造肉看起來就像是全麥麵粉,與一般人所認識的肉一點也不相似,然而它可以再加工成漢堡排、雞肉或任何種類的肉製品。

空氣造肉的原料是二氧化碳、氮、氧等空氣中常見的成份,再與水和礦物質混合成「基底」。Air Protein 利用一種獨特的菌種(Hydrogenotrophs)發酵基底,就像製作優格、麵團般,將這些原料轉化為粉末狀的蛋白質。

除擁有一般肉類所具有的 9 種胺基酸外,這些粉末也富含維生素 B12;這是種主要存在於肉類、奶類的維生素,一般素食者不容易獲取的營養成份。提供動物營養之餘,也免去養殖過程中,可能被注射荷爾蒙或抗生素的疑慮。

技術源自 NASA,太空人的食物成減碳新契機

雖然看似神奇,空氣造肉其實起源於 1960 年代 NASA 發想的一項技術。當時 NASA 便發現了 Hydrogenotrophs 這種細菌,它們會吞食二氧化碳,並藉由水中的氫化合為食物。

這項技術最初的構想是為太空人開發便捷的太空食物,但從未商業化,太空競賽停歇後也一併被世人遺忘。

然而現代環保意識抬頭,「減碳」成為一項普世價值,共同創辦人麗莎.戴森(Lisa Dyson)在得知這些細菌偉大的能力後,便立刻成立了 Air Protein,期望藉此創造更友善環境的肉類。

土地利用效率達萬倍,空氣造肉盼成未來糧食缺乏解方

空氣造肉比黃豆的生產更有效率,戴森估計若採用此法生產肉類,同樣的土地面積,可以生產一萬倍糧食,用水量也能減少兩千倍。另外,Dyson 認為,製程中所需的二氧化碳,可以來自各種碳捕捉裝置,「我們相信當生產規模擴大、碳捕捉裝置越來越多,將是讓這些設施直接為食品供應的絕佳機會。」

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的資料,目前全球 26% 的土地用於飼養牲畜,並有 1/3 的農田為這些家畜耕種飼料。同時溫室氣體排放有 14.5 %至 18% 歸咎於畜牧業。

戴森表示,我們現在可以看見的一件事,就是亞馬遜叢林大火,「它發生火災的原因之一,就是為了生產糧食,不管是作為畜養的牧場,或者耕種農作物的田地。」

且有研究指出,2050 年時世界人口將達到近百億,人類必須增產逾 5 成糧食才能養活全體社會。因此無論從環境的角度,或者食物供給的面向來看,更有效率地利用土地生產糧食都勢在必行。

為減少地球的負荷,眾多企業都在積極開發替代肉類。新創 Beyond Meat 正積極打造更口感、味道更逼真的人造肉,並廣肆拓展與速食業者的合作。另一種細胞培養肉也有 Future Meat 等不少企業致力研發,雖然礙於成本至今尚無商業化的案例。

但這種以空氣為原料製成的蛋白質,具有另一項優勢,它不一定要作為肉類,也可以代替各種蛋白質製品,好比說奶昔,甚至取代部份穀物食用。目前 Air Protein 尚未公開製造肉類的成本,實際商業化前想必這會是最大的考驗。

戴森相信,這項技術不僅具有極大潛力,也是人類未來所必須的,「隨著人口增加,人類生產糧食的基礎必得從土地轉向空氣。」

全文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文標題:這塊肉是CO2做的!新創Air Protein開發憑「空」生肉技術減碳愛地球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未來漢堡排」台灣買得到!全家超商開賣 Beyond Meat,全台通路限量發售
>> 人造肉旋風席捲各地,你會愛上哪一種?台美技術比一比,外觀、口感各不同
>> 不必擔憂過度捕撈,也能繼續大啖生魚片!全球新創研發幾可亂真的「素魚肉」,為海洋永續盡一份心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