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311 重災區正全面廢核:福島欲從核災廢墟中重生,目標 2040 年 100% 使用再生能源

2018.03.2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311 喚起全球對核能安全的省思,也加速了再生能源的發展。在福島,這塊受創最深的地區,已鐵了心要全面廢核,22 年後,將以再生能源 100% 替代核能。這項艱鉅的任務,他們打算如何完成?

文:姚巧梅

進入福島市車站,會發現裡面的陳設和日本其他車站頗有不同。佔據車站空間最顯眼的區塊,不是擺放周邊商品或燈籠等傳統裝飾,而是福島市未來要如何成為再生能源模範區的模型與計畫說明。

福島災後,廢核與否掀起了全球論戰,但吃盡苦頭的福島無視外界擾攘,鐵了心不再回頭。福島再生能源研究所所長中岩勝公開表示,到 2040 年,福島的再生能源要百分百覆蓋全縣所需。

挑戰轉型,農業縣變身科技城

為挽回因核災帶來的重創,日本政府在福島的花費已達 25 兆日圓。最為人知的是國家級計畫「技術創新海岸構想」(Innovation Coast)。在這個架構下,福島將從農業大縣轉型為高科技城,其中推動再生能源快速發展,將是重建主軸。

隨著日本政府在 2011 年通過「再生能源收購法案」,賦予再生能源一定的市場保護,當地也在 2014 年設立了「福島可再生能源發展研究所」,結合產官學資源,使福島成為推動再生能源的先鋒基地。

而後,首座浮體式海上風力發電設備「福島未來」、福島機場內設置的太陽能發電光伏電站也都在 2014 年陸續啟用;南相馬市則設置了 1.2 公頃的「藻類生質能養殖場」,專門收集微藻生物質進行生質能發電。

全民發電,奪回能源主導權

除了這些來自中央與地方政府的積極舉措,再生能源在福島最轟轟烈烈的傳奇,其實出自於地方居民們的手筆。

位於福島縣會津的大和川酒造(即日文中的酒莊),第九代社長佐藤彌右衛門與其他 10 位志同道合的夥伴,為了促進災後地方上的自主復興,合資成立會津電力公司,目前已在會津地區設置了 57 座太陽能發電廠,總發電量可以提供 1370 戶一年的家庭用電。

富岡町的居民則在日本環境能源政策研究所(ISEP)和金融機構的融資協助下,成立富岡復興太陽能公司,2016 年 11 月啟動太陽能發電廠建設工程,這項耗資 92 億日圓的計畫,預計 2018 年竣工營運。

還有,福島縣相馬郡的飯館村,30 位村民募資成立飯館電力株式會社,為當地鋪設太陽能發電板;位於福島北方的土湯溫泉旅館業者,則利用現成的自然資源,發展了東鴉川水力發電所,推動地熱發電及水力發電。

一個又一個由民眾自發組成的地區電力公司,前仆後繼獻身這場能源革命。這些地方參與者,原本的職業從農夫、商人到製酒師傅、旅館老闆,全都是能源科技的門外漢,卻義無反顧地投身其中,以聚沙成塔的力量,撼動了既有的能源結構,一點一滴地,從政府及大企業手中奪回能源主導權。

突破環境困局,技術才是王道

「大家都認為,再生能源的獲取不易,成本高,而且穩定性不足,經常談虎色變,」福島可再生能源研究所副所長安川香澄博士接受《CSR@天下》記者採訪指出,「但是,廢棄核能發電已是時勢所趨。」

以目前最為普遍的太陽能發電來說,發電強度極容易受外力左右。即使在一點雲都沒有的大晴天,也會因上午、傍晚或夜間的太陽光源量不同,使供電強度發生變化。大自然對穩定性的挑戰,導致目前日本使用再生能源的發電量僅達 5%。

同時,日本國內的相關技術也還不夠先進,連研究所使用的太陽能板,也都還是韓國公司收購德國技術後製成的。想突破困局,研發尖端技術才是王道。

太陽能板有很多種類,大致分多結晶和單結晶太陽能板。多結晶太陽能板的製作和安裝成本雖然比較便宜,但是發電的效能不佳;單結晶的發電效能佳,但成本比昂貴,而且需要高度的技術。

目前研究所的火力集中在開發發電效率高的單結晶太陽能板。一般太陽能板的電力只能吸收 20% 的太陽能能量,但研究所開發的太陽能板,則能吸收原本的 1.5~2 倍。

事實上,日本的太陽能技術已開始輸出中國和台灣等國家。在再生能源的路上,他們正急起直追。

把握機會,在血淚中重生

可再生能源研究所有一個名叫「發現區」的展覽館,位於「能源管理棟」裡。展覽館裡展示了全球和日本再生能源發展的說明和器具。從展覽室的介紹可以看出研究所目前有6個重點研究:太陽能發電研究、地熱發電研究、省能源研究(節能、地中熱)、風力發電研究和氫發電研究。

「自然環境和土產已經不是觀光福島的唯一選項。我們也歡迎民眾來參觀再生能源研究所,吸收些關於太陽能發電之類的知識。」福島再生能源研究員渡邊純一充滿自豪地對《CSR@天下》記者說。

禍兮,福之所倚。核災為福島帶來的不僅是傷痕,更是以血淚澆鑄的機會。隨著再生能源的快速推展,科技轉型的逐步落實,福島,就像經烈焰洗禮的火鳥,正展翅迎向未來。

全文轉載自天下雜誌CSR@天下,原文標題:【福島系列三】鐵血廢核 福島要靠再生能源翻身

延伸閱讀
>> 台灣再生能源有賺頭 金融業準備好了嗎?
>>【福島系列四】AI當道!福島催生新原子小金剛
>> 全球第一個「漂浮」離岸風力發電廠成功營運,電力可供 2 萬戶家庭使用
>> 沒有煙囪的天堂之島:拒絕核電的夏威夷,目標邁向 100% 以再生能源供電
>>「要讓台西重生,應該先推綠能」與六輕僅一水之隔的小村落,欲打造全台首座「綠能村」


工業化時代後,大量的碳排放和垃圾,讓人類所處的環境和生態岌岌可危。透過「永續能源」、「循環經濟」、「減塑消費」,我們尋找與地球永續共存的創新模式。

環保綠能議題的最佳解方,都在【明日亞洲 -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點此了解更多高峰會資訊

這座墨西哥釀酒廠,每個細節都是為了「循環經濟」而設計——要為一切廢棄物找到新用途

編譯:李沂霖

在墨西哥北部一座巨大的海尼根釀酒廠中,每個細節都是為了「循環經濟」模式而設計,讓資源的運用盡可能地在一個封閉的循環之中。(同場加映:日本「零廢棄」小鎮新行動:建造 100% 以回收材料蓋成的釀酒廠

工廠內的鍋爐運行能源,來自鄰近玻璃工廠產生的廢熱能。此外,一座預計今年要營運的水處理廠將淨化啤酒生產的用水,並將其中 30% 用於其他用途;其運作過程中產生的沼氣也將用於啤酒釀造過程。

至於工廠所排放出來的淤泥,則將進入鄰近的農場以改善土壤;使用過的穀物則成為牛的飼料;若有破掉的啤酒瓶即可由隔壁的玻璃工廠回收;酒瓶上的紙製標籤撕下來後還可回收製成衛生紙。

上述的應用,有些其實已非新鮮事了——負責海尼根全球永續策略領導者 Blanca Juti 表示:「多年來,我們將使用過的穀物視為啤酒的副產品,它能製成牛飼料,提供相當豐富的營養。」而在一些市場中,可回收的玻璃瓶早已相當常見,在回收清潔後,就可以重複使用超過 20 次。海尼根的其他啤酒廠也持續嘗試新的做法,像是奧地利的酒廠開始利用餘熱為附近 800 個住宅提供熱能及熱水。

而這座新的墨西哥釀造廠正努力地將永續性發揮得淋漓盡致——停車場上的太陽能板以及建築上的光伏玻璃(photovoltaic glass)將為工廠提供電力,其他電力來源則為工廠外的風能及太陽能。(同場加映:全球第一個完全透明的太陽能發電「窗」,沒有大屋頂也能收集太陽能

預計 10 年內,釀造廠內所有的熱能皆會使用再生能源;自工廠收集而來的雨水將能由運河流入農場,作為農業用水;每年所產生的 900 噸垃圾也將不會被掩埋,而是都有了新用途。

一間啤酒公司所面臨最主要的挑戰是「水」,因為啤酒含有 95% 的水,而在許多生產地區,水是稀缺的資源,包含墨西哥。自 2008 年開始,海尼根將全球用水量消減了 29%,並持續降低位於水資源缺乏地區釀造廠的用水。

2014 年,製作一公升的啤酒需要 3.8 公升的水;而到 2017 年,釀製一公升的啤酒所需水量已降為 3.2 公升。預計在 2020 年,隨著水處理廠全面投入營運,墨西哥釀酒廠預計能將每公升啤酒的用水量降至 2 公升。

「永續發展對我們這一代而言,是一個巨大的挑戰與機會。」Blanca Juti 說:「氣候變遷已是事實,因此我們必須採取行動;隨著科技快速的革新,我們會持續尋找解方。」她希望這座新的墨西哥釀酒廠能夠啟發這個國家對於循環生態系統的發展,「讓運用再生能源成為常態,使廢棄物轉變為『食物』,人人都能從中受益。」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This Brewery Is Designed As A Model For The Circular Economy

延伸閱讀
>> 農業廢棄物升級回收成環保建材,打造全球第一棟「生物屋」
>> 太陽能與智慧電網全都有,這座「從零打造」的永續城市,給都市人不妥協的環保住屋新選擇
>>「在達到真正的封閉循環前,別說自己是循環經濟」這間荷蘭公司霸氣宣告:我們的衣服100%來自回收布料!


工業化時代後,大量的碳排放和垃圾,讓人類所處的環境和生態岌岌可危。透過「永續能源」、「循環經濟」、「減塑消費」,我們尋找與地球永續共存的創新模式。

環保綠能議題的最佳解方,都在【明日亞洲 -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
點此了解更多高峰會資訊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