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戰爭與氣候變遷雙重夾擊,各國如何實踐能源轉型?Photo Credit:Nuno Marques

vMaker/文:王姵文
今年 3 月中,一場由經濟學者參與的永續高峰會上,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表示,如果各國因應俄羅斯原油供應缺乏的方式,只是轉而提升自家的油氣產量,那麼烏俄戰爭恐怕會導致全球的抗暖進程開倒車。
另一方面,國際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IEA)則樂觀表示,烏俄戰爭引發的國際原油飆漲,有機會加速世界各國轉型放棄化石能源。

全球能源危機的轉型和陣痛

國際能源署在今年 3 月份的石油市場報告指出,隨著油價飆升,烏俄戰爭將能源安全(energy security)帶回到政治議程討論的最前線。西方政府、企業紛紛祭出經濟制裁,停止進口俄羅斯原油。聯合國日前表示這場戰爭恐導致全球減碳進度延宕。對任何一個國家來說,從化石能源向綠色能源轉型已經不是「要不要實現」,而是「什麼時候實現」的問題。

烏俄戰爭首當其衝影響的歐洲,能源轉型的急先鋒

去年凜冬再度來襲,隨著天然氣價格飆升、歐洲大陸電價暴漲,近期刷新歷史新高的能源價格正在持續衝擊歐洲經濟。歐洲一直走在能源轉型和應對氣候變化的前列,對可再生能源發展前景最為看好。由於化石能源資源相對匱乏且能源轉型意願最強烈,歐洲國家採取了大力削減化石能源消費、廢棄核電、率先推進可再生能源規模化應用等措施,發展新能源的能源安全策略。
2020 年 7 月,歐盟釋出《歐洲氫能計劃》,計劃未來 10 年向氫能產業投入 5750 億歐元。其中,1450 億歐元以稅收優惠及財政補貼形式惠及相關企業,4300 億歐元用於直接投資。同時,計劃投入 240-420 億歐元建設綠氫電解設施,2200-3400 億歐元用於發展 80-120GW 風力和光伏發電。
(積極進行能源轉型的歐洲,離岸風電為綠電能源之一。來源:Nicholas Doherty

實現能源獨立的美國

與歐洲的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略顯激進的碳減排目標政策不同,美國能源轉型主要為了改善能源安全,降低對進口能源的依賴,因此轉型是在實現「能源獨立」的前提下,增加綠色能源(包括核電、可再生能源、天然氣和清潔煤等)應用比例,注重儲能和提高能源使用效率。
美國政府通過推行碳捕集和封存稅收減免政策促進能源技術進步,僅 2020 年 4 月,美國能源部就提供了 1.31 億美元資助碳捕集、利用與封存專案。此外,美國通過頁岩氣革命推動天然氣大規模發展,實現了「能源獨立」,並將「減少煤炭、穩定石油、加快天然氣、做大新能源」作為美國中長期能源戰略。
(美國預計推動大規模天然氣,實現能源獨立。來源:Max Bender

資源匱乏促使發展再生能源卓越成效的日本

日本能源消費高度依賴進口,能源自給率低於 10%,是發達國家中能源自給率最低的國家之一。日本能源轉型戰略不拘泥於能源自給率,主要通過能源技術優勢彌補資源稟賦的劣勢,將能源技術能力作為保障能源安全、穩定能源供給、優化能源結構和提高產業競爭力的戰略性手段。
日本的《能源基本計劃》將太陽能和風力等可再生能源定位為主力電源,計劃到 2030 年可再生能源和核電的佔比分別升至 22%-24% 和 20%-22%,化石能源佔比降至 56%。同時,日本釋出了「氫能基本戰略」,提出了「氫能社會」的概念,制訂了氫能發展路徑:從海外進口化石燃料,利用 CCUS 技術制氫,或採用可再生能源電解技術實現低成本、零排放制氫;加強進口和國內氫能的運輸、分配基礎設施建設;促進氫能在汽車、家庭熱電聯供和發電等各個部門的大量應用。

小結

化石能源是不可再生的資源,轉為發展綠色能源早已是各國高度重視議題裡的重中之重,各國對於低碳、綠色、可持續發展的目標雖然一致,但由於各自資源稟賦、能源戰略、技術水平等存在差異,也走上了不同的轉型道路。
全文轉載自 vMaker,原文標題:【能源專題】能源轉型的國際實踐

身為地球村公民,我們都該具備相應的「永續力」以回應當代問題!立即參與永續素養大調查,掌握年度最熱門永續話題、還能獲得多項永續好禮! >>即刻填答

文章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