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種好米,也種農民的好生活

2016.04.23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信息時報訊(記者 何蕊)

 一方面,偏遠地區農民所種的安全糧食找不到銷路;另一方面,是城市居民很難找到安全高質的糧食。怪相存在已久,卻始終難徹底解決。

2012年,廣州人劉尚文與幾位夥伴,在廣州創辦了一家名叫「天地人禾」的社會企業,以商業手段綜合解決食品安全、農村發展和環境保護問題,讓城市人和農村人共同參與社區的建設,並開展食農教育公益項目。短短3年,劉尚文在偏僻的清遠連山縣向陽村,拓展了300畝稻田,開展生態農業;與此同時,506戶城市家庭,吃上了向陽村產的稻鴨米。

從公益到社企

對於自己的工作經歷,劉尚文調侃說,與同學相比,有些「非主流」。

2002年,畢業於中山大學經濟學專業的劉尚文進入外企;5年後,因熱衷自然、環保,他辭職進入公益組織。多年從事環保公益工作,劉尚文對食品安全和農業污染有了深刻的瞭解認識。在農業研究以及做最終端的超市、市場食品污染調查中,觸目驚心之感至今仍在,

「在銷售末端監督並沒有太大作用,如果鎘污染的土地得不到解決,明年還是會有鎘米產生。但食品安全問題只是現象,要想吃到安全的食物,還是應該回到農業,回到食物源頭。」

2011年,劉尚文讀到台灣人賴青松的《走在阿公的田埂上》。他覺得自己和賴青松的經歷十分相似,「我隱約覺得,他做的就是我想做的——做城鄉連接,引導城市人們重新理解食物和農業,告訴大家好的米是怎樣的。用實實在在的東西,引起人們對食物安全、生態農業的共鳴。」

2012年,劉尚文與幾位夥伴,在廣州創辦社會企業「天地人禾」,以商業手段綜合解決食品安全、農村發展和環境保護問題,連結城市與農村,共同參與社區的建設。

生態農業 種出好米

近5個月時間裡,劉尚文和夥伴以廣州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散開,尋找適合開展生態農業的村子。在跑了50多個村子後,清遠市連山縣永和鎮向陽村進入視線。向陽村,是廣東省「扶貧雙到」重點扶持貧困村之一,這裡的農民世代種植水稻,人均年收入不到2500元,「經濟相對貧窮,環境特別好,周邊沒有廠區、礦區,土壤和水質經檢查全部達標。」

第一年,劉尚文找到7戶合作農戶,共50畝生態稻田。這些生態稻田全部使用傳統的生態種植方式——稻鴨共生。在田間養鴨,鴨子吃掉蟲子和雜草,鴨糞用於肥田,形成良性生態循環,有效避免使用化肥、農藥和除草劑。向陽村村民、曾擔任村委會副主任多年的唐振清,是首批合作農戶之一。58歲的他有近40年經驗,是真正的田間地頭的專家。

「上世紀70年代以前,種植水稻以牛糞、豬糞、冬種紫雲英、稻草回田,自製土雜肥為主要肥料。上世紀80年代後,各農戶自定施肥、除蟲方法,使用化學肥料和農藥,耕作雖然簡單了,但土質一年比一年瘦,施肥量一年比一年大。」通過與天地人禾合作,經過3年生態種植,唐振清發現,稻田的土質在不斷變好,「現在繼續每年播種紫雲英、回田、加強肥水管理,保護益蟲,稻田養魚、養鴨,估計兩三年后土地就可以回到原來的肥力了。」如今,向陽村有50個農戶,共300畝稻田開展了生態農業,506戶城市家庭正在吃著向陽村產的稻鴨米。

食農教育 培養下一代

食物選擇,等於環境保護。劉尚文希望,在做放心又優質的大米的同時,為城市孩子們提供食農教育,讓每位父母和孩子在選擇食物時,多考慮一點環境與農村、農民。

去年8月起,天地人禾啟動了國內首個系統的具有國際視野的食農教育公益業務——種土,該項目以向陽村為農村遊學教育根據地,針對4~14歲城市兒童和家長的義工系統。截至目前,已有160個家庭參與。

從事快消行業的莫先生從一年前起向天地人禾預定稻鴨米,他曾兩次帶著女兒參加種土項目。莫先生表示,向陽村與中國的其他農村一樣,因經濟欠發達,鄉村建設無法開展,各種問題遲遲無法得到解決。「支持天地人禾,主要是因為認同他們的理念,成為鄉村建設和環境保育的一份子。其次,是為了讓女兒通過活動能夠知道,米並不是超市生產的,而是農民辛勤耕作得來的,最後,則是讓家人吃到安全的米。」去年3月,莫先生帶著女兒第一次前往向陽村下田插秧時,女兒因為害怕不願意下田,「回家後我和她聊天,約定第二次去一定會下田。上個月再次前往時,女兒表現很好,非常積極地插秧。後來和我說,感覺到農民伯伯的不易,此後吃飯也十分珍惜糧食。」

對於天地人禾今後的發展,劉尚文說,未來,天地人禾的目標是能讓3000戶家庭都吃上來自廣東本地的安心健康米,「這很漫長,我們知道。但不急,慢慢來。」

全文轉載自信息時報訊

延伸閱讀
>> 鄭涵睿—「這個社會必須給誠實的人多一點支持」綠藤生機用有機芽菜 讓食物回歸真實
>> 「有機3.0」用創新與人本提升共善的價值
>> 「我希望將來繼承農企業的孩子,未來的收入比公務員更好!」讓台灣農業拋開悲情 成為永續富饒的產業

回收廢水釀啤酒 美製酒業盼擺脫高耗水惡名

2016.04.20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范震華編譯;賴慧玲審校(2016年4月15日)

2014年的秋天,美國加州迎向第三年的嚴重乾旱。同時,環保建築師丁克爾(Russ Drinker)開始著迷於以洗手檯、淋浴間、和洗衣機的回收水釀造啤酒。

懷抱著孵了一年的省水構想,丁克爾與半月灣釀酒廠(Half Moon Bay Brewing Company)洽談,老闆曼東卡(Lenny Mendonca)絲毫沒有猶豫就採用了。該酒廠隨即於2015年10月在加州灣區一場城市永續研討會上,發表了用回收水釀造的半月灣經典印度淡啤酒,並成功通過品酒師的矇眼測試,就連專業品酒師也無法分辨哪一款啤酒是用清水製成,哪一款又是以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太空科技回收水釀造。(同場加映:啤酒新工藝,廢水乎乾啦!

不只是澆花  回收水再利用潛力高

傳統釀酒業需要消耗大量水資源,雖然一些釀酒廠已在努力省水——有些已經省到用三加侖的水來做出一加侖的啤酒——仍然無法改變高耗水的事實。

「媒體比較關注保育議題。但如果真要改善加州水資源的問題,我們必須思考回收利用僅有的淡水資源,並且克服使用廢水的心理障礙。」丁克爾說。

「人們一向認為水是啤酒最關鍵的原料。」曼東卡說:「如果回收水釀的啤酒不只是好,還跟傳統啤酒一樣棒,那我們還有什麼理由不在生活中多應用回收水呢?」

目前加州政府禁止將回收水直接泵進飲用水供應系統中,因此很難用回收水大量釀酒,且不合乎成本效益。曼東卡自己也只用過再生水釀造啤酒樣本兩次,他表示將產品商業化並非初衷,他期待的是透過這樣的經驗,提醒大眾重視回收水的可能性,甚至促使政府立法,讓回收水進入飲用水系統。若成功立法,將可以做為廣泛應用回收水的第一步,就像缺水的新加坡推動再生水廠一樣。

釀酒工藝變綠了

雖然用回收水釀造啤酒仍不那麼可行,但在美國,已有越來越多的獨立釀酒廠正在尋覓新的方法來降低環境足跡。

以波士頓為基地的綠能科技公司「寒武紀創新」(Cambrian Innovation),研發了一款就地污水處理系統「生態電能」(EcoVolt),只需一個貨櫃就能將污水處理系統帶著走。寒武紀創新的行銷主任葛伯利(Baji Gobburi)表示,該公司用厭氧菌來淨化啤酒廠產生的有機廢水,能消除90%的污染物。

「生態電能」專為酒品和乳製品等精緻食品的釀造廠而設計,這些飲料和食品每日產生的廢水可達30萬加侖之多。該系統不僅可以將淨化過的水回收給釀造廠作為清洗用水,還能把廢水產生的甲烷轉換成熱能和電能。位於加州索諾瑪(Sonoma)的拉根尼特斯釀酒公司(Lagunitas Brewing Company)就為自家釀酒廠添購了貨櫃型污水處理系統。

「當拉根尼特斯酒廠安裝完第2個系統後,他們的水足跡立即少了40%。」葛伯利補充,「生態電能更可以供應酒廠20%的耗能。」而拉根尼特斯酒廠原本每天必須用卡車運送5萬加侖的濃縮廢水到40英哩外的奧克蘭處理廠,現在這筆費用、時間和碳足跡都省下來了。

而在密西根州德克斯特鎮(Dexter)的北盟釀酒廠(Northern United Brewing Company),也用密西根州政府提供的20萬美元創新科技補助金,購置了小型的生態電能來處理廢水。該鎮社區發展經理阿尼歐(Michelle Aniol)表示,有了這項科技,就不須為當地廢水處理廠提升處理酵母和糖的設備,幫德克斯特鎮省下了數百萬美元的花費。

「北盟釀酒廠案件的成功,代表這項科技能廣泛推廣於以家庭工廠為主的密西根州。」阿尼歐說,「而且成本並非天價,這些工廠將有機會發展得更好,同時讓廢水量控制在規範之內。」

另外,科羅拉多州一家釀酒廠嘗試將沖洗麥渣殘糖的廢水——淡麥汁(weak wort),送給圓石市內的污水處理場來取代分解氮廢物的醋酸,替市政府每天省下500元美金的花費。

「我們一直在尋找在地碳源來處理氮的問題,而碳通常是別人眼中的污染物。」污水處理場經理杜維爾(Chris Douville)表示:「這樣的安排對酒廠和污水處理廠來說是一種雙贏的互利關係。」該市目前正在強化利用淡麥汁來處理氮的淨水廠設備,可望於2016年底正式上線運轉。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