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英國《大誌》攜手數位銀行助無家者開戶,更首創雜誌「重複銷售模式」、讓販售員收入成長 15%

社企流/文:蘇郁晴

販售一本雜誌可以創造不只一份利潤,讓販售員能以相同的勞力,換取更高的收入,《大誌》雜誌是如何運用創意訂定計畫,達成重複銷售的運作模式呢?

《大誌》於 1991 年創辦於英國,而後在韓國、澳洲、日本等逾 10 個國家以不同版本販售。雜誌內容多以時事、社會議題與藝文資訊為主。與其他雜誌不同之處在於,《大誌》是由無家者擔任販售員,一本雜誌以約新台幣 100 元的價格販售,其中一半為販售員所有。

由於《大誌》多在街頭販售,僅能提供現金交易,對於日益習慣於使用行動支付或信用卡消費的現代人而言則多有不便,此情形儼然侷限了《大誌》的銷售機會。

英國數位銀行 Monzo 與《大誌》合作,設立「Pay It Forward」計畫締造銷售奇蹟

在一次欲以非現金支付方式購買《大誌》未果後,在英國數位銀行「Monzo」 負責弱勢服務的專員 Lew Isaacs 便發現,沒有身份辨識碼(ID)與居住地址的無家者,無法申辦銀行帳號、更無法使用行動支付等金融數位服務。

於是,Isaacs 便聯絡《大誌》執行長討論改善方案,於 2018 年 8 月開始擬定「Pay It Forward」(讓愛傳出去)計畫—此計畫預計為《大誌》銷售員製作專屬的 QR Code 貼紙貼在雜誌上,民眾只要掃描條碼即可支付雜誌費用;不僅如此,當民眾讀完雜誌後,還可以將雜誌轉售給下一個人,購買者同樣只需掃描條碼,便可將費用轉入該名銷售員的 Monzo 金融帳戶中。此舉將能助販售員創造更多收入、有助其自立生活。

而 Isaacs 與《大誌》如何實踐這項計畫?首先,Isaacs 透過與團隊成員、政府機關、《大誌》和所有合作夥伴討論可行的實施方案,同時也不忘聆聽無家者的心聲,統整出符合各界需求的完善計畫。最後以「鼓勵無家者擴展交際圈,並透過行動支付等便捷的金融服務,將交際圈轉換為幫助無家者重新融入社會的網絡」為計畫目標。

接著,此計畫最大的挑戰,便是讓無家者也能享有金融數位服務。一般而言,欲在銀行申辦金融帳號,須提供身分證名與居住地址等資料,然而,對無家者來說,提供居住地址便是一大問題。在投入許多時間鑽研相關法律規範後,Isaacs 和團隊成員確認法條並未明文規定居住地址為申請金融帳號之必要,於是,Monzo 便讓無家者以《大誌》辦公室作為地址申請金融帳號。

當無家者取得金融帳號後,Isaacs 和團隊成員便為每位販售員製作專屬的帳號 QR Code 貼紙,連同販售員的姓名及相片貼在每本《大誌》雜誌中。如此一來,消費者便可透過掃描 QR Code,於街頭以行動支付的方式購買雜誌。而 QR Code 旁的販售員資訊,則能讓消費者確認付出的金錢是由誰獲取,建立消費者的信任。

有了這樣便捷的 QR Code 付費模式,也讓消費者能將看完的雜誌轉賣給身邊的親友、擴大支持網絡,只要購買者掃描雜誌上的 QR Code 便可完成付款,為無家者創造第二次的收入。

2019 年 4 月至 7 月間招募 20 位無家者進行此計畫試驗,據天下 CSR 報導,Pay It Forward 計畫使無家者的收入提高 15%、4 個月內創造 1100 英鎊(約 4 萬 4 千元台幣)的額外收入。

Pay It Forward 計畫不但解決民眾閱讀完雜誌後棄之可惜、堆在家中又覺得佔據空間的問題外,更讓《大誌》的販售員能透過雜誌的重複銷售,享受數位金融帶來的效益。

此計畫的參與者之一,於英國 Covent Garden 販賣《大誌》雜誌的無家者 Aaron Dunn 說:「一本雜誌就能獲得不只一份銷售是一件很棒的事!我所販售的其中一本雜誌甚至被傳遞超過 20 次。」

3 步驟打造輕鬆上手的 Pay It Forward 計畫 

從 Pay It Forward 計畫的雛形設定至實際試驗不過半年的時間,Monzo 就能建立完善的系統環境,回顧整個制定流程, Isaacs 將成功要訣歸類為以下 3 點:

  1. 跨界溝通、聆聽各方需求以確認產品方向

  2. 放棄複雜技術,打造易於民眾與無家者使用的產品服務

  3. 正視各界回饋,持續優化產品服務

Isaacs 和《大誌》準確掌握英國《大誌》販售員的不便,對症下藥,制定掃描 QR Code 即可付款的重複銷售雜誌模式,解決當地行動支付普及率高,雜誌銷售受限的問題。這項計畫看似複雜,但就如 Isaacs 因一次購買雜誌經驗時的發現,只要細心觀察、用心感受周遭事物,找到痛點,發揮創意施以對應的措施,即能解決社會諸多問題。

回望台灣《大誌》販售員的處境,據中央社等多家媒體報導,台灣《大誌》販售員常會面臨雜誌購買者過少、貨量供過於求,以至虧損的窘境,至今仍在尋求對應的解方。或許能借鏡 Isaacs 和英國《大誌》重複銷售雜誌的模式、發揮創意解決社會問題,必能將光照亮每個需要幫助的角落。

核稿編輯:李沂霖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專訪李取中:「不要太早定義自己的人生」保持飢餓、保持未知,我們不應停止探索
>> 新創界都在談的成長策略,社會創業家該如何應用?認識社企擴張規模的兩個方式
>> 英國《大誌》創辦人開啟閱讀革命!《Chapter Catcher》新雜誌發行,致力提升民眾識讀能力

改造組織、改變世界!這 4 種共好的商業模式,你知道幾種?

2020.01.27
合作轉載

共益(兼益)公司立法大哉問/文:楊智銓

世界經濟論壇評論近日整理 4 種目前使命型企業或組織所採取的自律性模式推動商業向善的力量,也讓大家一次了解不同名稱所代表的意義。

B 型企業認證(B Corp)

「B型企業/B Corp」認證是由非營利民間組織(B Lab)所推動的認證機制,成功取得的 B 型企業認證表示該企業或組織「在平衡財務回報與企業使命的過程,達到高標準的社會與環境表現評比、資訊透明度,以及法律責任。」

只有部分的申請單位可以達到標準,同時已取得認證的企業或組織須定期依照自身規模繳交年費並維持高評比,才能持續地對外使用 B 型企業認證標章。

截至今年底,已有 2500 家來自全球超過 50 個國家及地區的企業或組織取得 B 型企業認證。然而 B 型企業認證是企業透過治理與自律並且有著相似的文化或價值才有機會繼續維持,近年亦有公司因為接替的執行長理念不同,選擇不繼續維持 B 型企業認證。

線上平台合作社(Platform Cooperative)

有別於公司,所有人(股東或投資人)不一定會直接參與公司經營;合作社事由個別的社群所組成,因此直接參與合作社的創立、營運到成長。組織化的合作社發展雖然已超過200年,但因為合作社的目標多貼近在地社群,多數仍未規模化。

合作社的組成模式主要有兩種,分別是員工制(worker-owned)及會員制(member-owned)。員工制顧名思義即所有員工擁有合作社組織;會員制合作社則是入會(可能需付費)會員擁有合作社。兩者比較之下,會員制合作社的會員參與不若員工制合作社直接且有利益關係。

平台合作社擁有合作社的經營架構與文化精神,再搭配技術與數據分析加強合作社組織的效率。以租賃車平台為例,租賃車平台(合作社)的駕駛可能均為社員,當組織發展日漸規模化,最後成功吸引大筆資金投入時,所有的駕駛過能分享利益;然而一般租賃平台因為是公司組織,由股東擁有,經營的利潤通常也是股東才有機會參與分配。

然而,合作社的目標也是其進入資本市場的障礙,一般合作社強調永續經營,所有權不像公司一般可以輕易轉換(如股東出清特定公司股票),也因此合作社不受到一般投資人的青睞。

斑馬企業(Zebra Companies)

過去幾年常在各大新聞媒體平台看過「獨角獸企業」,那接下來可能會越來越常看到「斑馬企業/組織」。斑馬企業並沒有特定的組織型態或架構,也不像 B 型企業需要透過認證給予對外使用名稱的權利,可能是營利或非營利組織。

推動斑馬企業文化的 Zebra Unite 創辦人 Mara Zepeda 表示:「經營方式才是真正的訊息,透過經營模式傳遞價值,而且斑馬企業是打從心底這樣做。」

不同於獨角獸企業,沒有創投巨獸的投資,也不追求指數型一般的成長力道以及天文數字般的溢價,斑馬企業重在穩定永續的成長,並且對於企業所在地社群或目標族群投入更豐富的資源與長期的承諾。

共益公司(Benefit Corporation)

共益公司與 B 型企業認證時常一起出現在報章媒體,但兩者其實是不同概念的東西。共益公司也要符合一定的準則,但更重要的是,共益公司是一種組織架構,依法規定要將公司使命,如對於社會、環境或社群的正向影響力定入公司章程內以及其他相關的治理準則。

據此,公司負責人執行業務時,即需依照公司章程行事,主動將商業模式的決策考量納入社會或環境影響評比,在獲利與正向影響莉之間取得平衡。即使公司負責人或經理人更替,接續的負責人也需要對章程負責。

這 4 種企業、組織樣態雖然定義、架構都不同,但存在目的都是希望可以透過商業達到向善的力量,同時也更能反映自己公司的使命還有對利益團體的承諾。

參考資料
4 ways to build businesses that work for good, right now(World Economic Forum)

全文轉載自共/兼益公司立法大哉問,原文標題:四種共好的商業模式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從《大誌》事件看「共/兼益公司法」在台灣的適用與必要性
>> 讓社會企業成為普世價值的最後一哩路:社企與立法間的距離,究竟還有多遙遠?
>> 林以涵 X 陳一強對談(上):台灣社企的下一個十年——從倡議走向結構變革,公私部門如何因應?


作者簡介:楊智銓,律師高考及格,畢業於台大外文系及政大法科所,於法科所修課期間開始關注責任投資、共益公司相關議題,以及我國公司法修正動態。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