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CSR 不只是捐錢做公益——中華電信企業社會責任科曾志明科長:要用公司資源、能力和特色協助解決社會問題

2018.05.25
瀏覽次數:

文:郭潔鈴

步入中華電信位於中正區的總部,隸屬於中華電信公共事務處企業社會責任科的曾志明科長笑容滿面地迎接。在 CSR 領域耕耘十多年的曾志明,在長達將近 4 小時的訪談中,暢談了企業如何有效發展企業社會責任的心法。

「中華電信發展 CSR,和民營化非常有關係,」曾志明指出,2005 年政府陸續釋股,當政府持中華電信股份低於50%、完成民營化作業後,公司高層為了體現從國營轉至民營的不同,苦思良久後,決定開始發展企業社會責任,「我們想要藉此脫胎換骨。」

召開第一次的 CSR 策略會議後,中華電信決議以環境、社會、經濟三大構面來發展企業社會責任,曾志明強調,「中華電信注重以公司的資源、能力、特色來協助解決社會問題」,舉例來說,身為一間通信公司,中華電信即能利用通訊技術來縮短城市與偏鄉之間的數位落差,創造數位機會。

舉凡為大型活動加強通訊、至偏鄉培訓銀髮族使用手機、或是利用智慧手機協助視障者讀書、生活與就業,都是曾志明曾經手過的合作案,不過他堅持不單純贊助現金,因為比起捐錢,他認為以科技協助需求者才是更有效且更負責任的做法。

他打趣表示,中華電信不是社會局,不會提供免費的午餐,「我們付出多少,一定會追蹤它的效益有沒有發生,因為免費就會浪費,所以我們非常在意這點。」

不僅如此,有時藉由推動 CSR 而帶動科技研發,或能為公司帶來意外的商機。曾志明舉例說明,每年4、5 月由科技部發起的「臺灣科普環島列車」,由高中生負責設計有趣的科學實驗,帶領當地學童與父母一同開心玩科學。而科技部希望車廂內的活動情況能透過現場直播傳送給地面上的人,因此需要在行進的列車上架設通訊設備,於是找上中華電信研發相關技術。

「這叫軌道運輸通訊技術,其實就是在行進的列車上提供 Wi-Fi 服務。」中華電信因科普列車的合作案而率先開發相關技術,因此後續參與機場捷運與高鐵的軌道運輸通訊案,順利地與政府開啟合作契機,與提供客戶貼心的通訊服務。

「先去做公益,由公「義」出發,才能帶來利益的「益」。」曾志明相信企業辦理 CSR,定會為公司帶來潛在營收效益。

伴你好讀——使大學生成為偏鄉孩童典範

目前中華電信 CSR 發展較悠久、影響力較大的兩個專案,分別為與輔仁大學合作的「伴你好讀」社區網路課輔服務,以及與淡江大學合作的「EYE 社會創新客服中心」專案。

曾志明回憶起當時開發「伴你好讀」服務的契機,須從 2009 年莫拉克風災談起。「颱風過後,中華電信捐了兩千多萬,同仁募款也募了兩千多萬。公司要求 CSR 科規劃對災區有意義的公益活動。」

左思右想後,曾志明秉著過往對偏鄉的觀察,決定從遠距課輔來著手。「偏鄉很貧困,大人需要經濟,小孩需要教育,經過莫拉克颱風的摧殘,偏鄉已成為弱勢中的弱勢。」曾志明解釋道,偏鄉社區沒有工作機會,父母必須離鄉背井至大都會打工賺錢,小孩往往獨自留在家鄉,家庭教育的功能失靈,因此需以社區教育來補強。

「偏鄉由於酗酒比例高,又有「毒」與「色」的潛在威脅,小孩子在社區裡缺乏學習良好的典範。」曾志明期待透過遠距課輔,讓大學生成為孩子的學習典範。(同場加映:偏鄉科技教育,不是有電腦設備就夠了——印度 Zaya Learning Labs 用雲端裝置,讓師生與全球教育資源接上線

在風災過後短短不到 3 個月,中華電信與輔仁大學合作試辦網路課輔,於屏東縣瑪家鄉正式啟動第一個伴你好讀計畫。為了使計畫有一定的品質,承辦的輔大呂慈涵老師對於大學生的一言一行要求十分嚴格,包括不能穿著過於暴露、不能遲到早退等等,就是為了讓偏鄉孩子能有良好的學習典範。

「陪伴跟典範,是這個計畫的核心,」曾志明強調,每周兩次的課輔服務,不一定能 100% 地提升孩童的課業表現,卻會在孩子心中默默播下潛移默化的影響力。

曾志明進一步說明,偏鄉孩童參加遠距課輔以前,幾乎所有國中畢業生都選擇以高職為升學目標,但透過每年第一個學期的聖誕節相見歡活動,邀請所有遠端小朋友集中到台北參訪各學系、與大學生會面,孩子們得以在活動中認識大學的各個學系。

「如果要去相見歡,最好的禮物就是衛生紙,」曾志明笑著說,已經在網路上認識 3 個月以上的大學伴與小學伴,離開之際都會很捨不得,而這樣的活動對孩子來說造成深遠影響,「這幾年下來,選填高中的學生越來越多了。」

目前開辦伴你好讀計畫的社區,總共有 10 個學習端點,每年依據學習端點的出席率與遲到率,來決定是否繼續合作下一學年度的伴讀計畫。而自 2009 年以來,擔任學伴的大學生超過 3 千人,接受課輔的學生則有 2800 人,總課輔時數為 7 萬 6 千個小時。

EYE 社會創新客服中心——替視障者著想的職務再設計

另一項中華電信 CSR 推動的服務,為「EYE 社會創新客服中心」,這項服務盼望幫助視障者從閱讀、生活到就業,都能利用科技服務取得更多便利。

曾志明說道,這項計畫的歷史非常悠久,從 1988 年就開始成形。當時電腦正要普及,教育部便委託中華電信和淡江大學的視障資源中心合作,試圖解決視障者閱讀的問題。

正巧當時語音合成技術趨於成熟,中華電信發展文字轉語音的技術,「有一位妹妹說希望能夠讀金庸小說,我們就去開發一種閱讀器,用一個三角形的板子,把書本放下去、按開始鍵後,那一頁的內容就能夠轉成語音。」

在協助視障者閱讀的技術深耕 20 年後,接著手機漸漸普及,中華電信便開始開辦生活輔導課程,教導視障者如何利用手機內建的語音功能,觸摸螢幕時即可自動聽到螢幕上的文字,與開發視障者專用APP。(同場加映:專給視障者的 Google Maps ——這款「智慧塗料」搭配智能手杖,為視障者打造友善街道

而 2008 年大法官釋憲,宣布非視障者也能從事按摩行業,成為 EYE 社會創新客服中心成立的契機。由於政府擔心視障者的工作機會被壓縮,因此希望中華電信能開發視障者的就業機會。

「要協助視障者就業,這叫職能再設計,我們去思考在這麼多職業裡面,哪些適合視障者做,」曾志明表示,「我們發現客服中心有一部分人在 call out 做抽樣調查,我想這部分是視障者可以做的。」

為了使視障者更好上手客服工作,中華電信開發了專門的電腦設備,並且分為弱視者用與全盲者用。弱視者使用的螢幕,字體特意放大,讓使用者毋須費力也能看見螢幕上的字;而全盲者則是使用點字器閱讀訊息,並用語音了解抽樣調查須獲得的資訊。

目前在 EYE 社會創新客服中心共有 10 位視障者輪班工作,而這套客服系統不僅於中華電信使用,台北市的 1999 熱線同樣採用這套技術,甚至菲律賓、馬來西亞、中國大陸等地,皆應用中華電信研發的這套技術,為視障者創造更多工作機會。

企業社會責任不等於做公益活動

「CSR 對企業是個不可違逆的趨勢,」推動 CSR 十分有經驗的曾志明觀察,隨著公司法修法,企業將不再只視營利為目的,兼顧社會責任也是同等重要的。

而推動 CSR 絕非僅止於公益活動,曾志明強調,「企業社會責任在台灣常常被誤解,把 CSR 等於公益活動,其實 CSR 如果把它畫成三角形,最基本的還是公司要有盈餘,而且是奠基在守法性上的盈餘;再往上談是倫理,要給員工優於法令的福利;最後才是公益活動。」

問及如何將 CSR 做得紮實,曾志明表示,慎選合作對象很重要,「我們深入地去了解合作對象的初心,如果是要求純金錢贊助都被我們直接拒絕。」中華電信重視投入成本所帶來的社會效益,因此更加謹慎地挑選合適的夥伴。

今年初中華電信呼應聯合國 17 項永續發展目標(SDGs),宣布將推動 CSR 的 10 年計畫,發起「5I SDG」倡議,以 5 大主軸為目標,包括「i 幫盲」、「i 學習」、「i 節能」、「i 程式」、「i 分享」,除了原本持續推行的伴你好讀與 EYE 社會創新客服中心計畫外,中華電信未來將成立節能服務隊,為大企業與社區的能源使用做健檢,並且開辦針對家長的程式教育課程,使新課綱著重的程式教育更加落實。

未來中華電信仍會持續利用自身的通訊科技專長,發起各式各樣的專案,以科技的力量協助整體社會利益的增長。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Dell 電腦將跨界賣珠寶,原料來自手機裡的秘密寶藏——電路板
>> 大企業不忽視小眾需求,Airbnb 併購身障人士旅遊租屋平台,欲提供無障礙租屋選擇
>> 當「花甲」企業踏入社會創新——聯合報系願景工程執行長羅國俊:願媒體與社企共創更好的台灣

「循環經濟不只是回收,更是創造價值」國內外企業從垃圾堆裡創造零廢棄商機

2018.05.23

過去傳統產業「從搖籃到墳墓」的商業模式,不斷消耗有限的地球資源進行生產製造,然而眾多商品從離開消費者手中那一刻起,便成為威脅環境的海量垃圾。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邀請到國內、外於不同領域實踐循環經濟,讓廢棄物重生的創業家,包含用廢棄咖啡殼製成豆殼杯,取代一次性外帶杯的澳洲新創「Huskee」創辦人 Saxon Wright、從半世紀前開始打造台灣回收玻璃王國的「春池玻璃」董事長特助吳庭安,以及將寶特瓶織成災民身上毛毯的「大愛感恩科技」虞珊明協理。

文:黃思敏

傳統供應鏈的模式終將隨著環境與資源耗竭,而與產品一同邁向墳墓,主持人經濟部中小企業處處長吳明機表示:「循環經濟是國家發展的重要項目,不管在農業、工業、服務業都要從源頭考慮綠色設計,讓材料不斷循環使用。台灣企業有許多創新的做法,打造從搖籃到搖籃的永續供應鏈。」

用咖啡殼外帶咖啡,好的杯具讓環境不悲劇

吳明機處長舉例,台灣業者成功用廢棄的咖啡渣再製成機能布料「咖啡紗」。近年來全球許多業者紛紛投入咖啡產業的循環經濟,澳洲新創「Huskee」將沒有食用價值的大量咖啡殼製成環保「豆殼杯」,不僅讓咖啡莊園的農業廢棄物成為副產品,更減少一次性外帶杯的使用。

「我今天不是希望大家多喝點咖啡,而是希望大家能多瞭解這個產業。咖啡產業是全世界最大的產業,而且每一個國家都有,產品於全球的銷量僅次於石油。」Huskee 的創辦人 Saxon Wright 分析咖啡產業供應鏈當中,不同環節所產生的廢棄物:將咖啡果實加工為咖啡豆的過程,會產生堆積如山的廢棄果皮及咖啡殼;而人們手中的咖啡外帶杯,更成為無法回收的廢棄物:全球全球每年有 5 千億個拋棄式咖啡杯被掩埋。

「人們對咖啡的經驗是從農場開始,到達杯子裡,再化為口中的滋味,而 Huskee 的故事就是把咖啡豆變成杯子(From crop to cup)。」Saxon 發現咖啡豆殼非常適合製成杯子,豆殼杯不論是材質或重量都優於傳統咖啡店常使用的瓷器,瓷器需要高溫、長時間的燒製,不僅耗能更易碎,而豆殼杯不只節能、耐用,更能 100% 回收。

Saxon 表示,Huskee 的豆殼杯不僅減少(Reduce)一次性外帶杯、再利用(Reuse)廢棄咖啡殼,未來更希望能創造封閉循環(Recycle)。「要創造系統性的改變,一個杯子是不夠的,我們必須要做更多的東西,創造一整個循環。」Saxon 表示,當消費者喝完咖啡,豆殼杯不僅能透過「Huskee Swap」(豆殼杯交換)於合作的咖啡廳間重複流動、使用,更可以回收做成咖啡廳的桌椅。

「我們從挑戰小的問題開始,結合農業、零售、服務餐飲等異業合作,才能解決產業背後的大問題。」Saxon 期許未來 Huskee 能達成零廢棄、碳中和,並讓全球各地的咖啡廳都使用豆殼杯。

Saxon Wright 用豆殼杯解決咖啡產業的廢棄物。

用傳統工藝與節能科技,讓廢棄玻璃再度發光

未來,人們的減廢生活能從晨間的第一杯咖啡開始,實踐到各個面向。然而在 50 年前,當人們還不注重資源回收,業界普遍仍未有循環經濟思維時,「春池玻璃」便已看見台灣廢棄玻璃的問題與商機,回收再製成環保建材以及價值連城的工藝精品,帶領台灣逐漸沒落的玻璃產業,看見不同的未來。

「台灣的回收為什麼做得好?因為小國家的空間有限,沒有地方做掩埋,被逼著要去做循環經濟。我們的玻璃回收率在世界名列前茅,僅次於瑞典高居全球第二名。」春池玻璃的董事長特助吳庭安表示,春池玻璃一年回收一億公斤的玻璃,佔了全台的 70%。

「如果回收後沒有處理,就會繼續變成堆積物。許多人會說,循環經濟就是回收,就是再利用,其實不是。回收只是一個過程,我們必須去創造價值,造就新的經濟體去驅動循環。」

吳庭安指出,玻璃是可以 100% 再利用,不用降級的材料,舉凡垃圾場裡發臭的羊奶瓶、玻璃窗及螢幕面板等,春池玻璃都能再製成迷人的產品。

以 iPhone、iPad 等 LCD 玻璃螢幕材質為例,「台灣出口全世界 25% 的 LCD 玻璃,然而裡頭的氧化鋁成分很難處理,我們利用材料科學的基礎進行研發,將廢棄螢幕變成了環保節能磚!」吳庭安分享,交大團隊用這款兼具防火、隔熱及隔音的節能磚打造節能屋,獲得國際「十項全能綠建築大賽」(Solar Decathlon)的最佳節能效率獎。

「當循環經濟做到一個極致時,別人不會覺得產品像是個回收物。」吳庭安表示,近年來春池玻璃透過「W春池計畫」,結合台灣傳統工藝與跨界設計,以回收玻璃為載體,把台灣的底蘊文化和循環經濟結合,成功打造出乘載日治時期啤酒文化的「143 一口啤酒杯」等特色產品。

「我們過去的需求都是消耗,但我們想塑造的未來是,把未來的需求都成為新的創造。」春池玻璃未來將繼續以廢玻璃為載體,影響更多產業走向循環經濟。

吳庭安相信循環經濟能將過去的消耗翻轉為未來的創造。

將寶特瓶製成紗線,化塑膠危機為災民身上衣

垃圾場中的玻璃廢棄物,能夠透過傳統工藝與科技的突破,以多元的姿態再度回到消費者的生活中。那麼比玻璃還要更廣泛地被使用,卻被拋棄在世界各個角落的塑膠垃圾呢?創辦台灣宗教慈善團體——慈濟的證嚴法師曾呼籲:「用鼓掌的雙手做環保」,並於 2008 年創辦「大愛感恩科技」,利用全國各地志工回收到的寶特瓶研發「環保紗」,製成救難現場不可或缺的毛毯與衣物,照顧災民需求的同時,也為環境減塑。

「2008 年我們從台中出發,在這裡招募了全台灣第一個環保志工、第一輛環保車、第一個環保站。至今大愛感恩科技在全台擁有 8626 個環保回收站。而今天我們又回到了起點,在這邊分享循環經濟。」大愛感恩科技的虞珊明協理,感性地分享參與明日亞洲的心情,同時也邀請聽眾了解「塑情真相」:

「全球塑膠回收率僅低於 15%,若聚焦在寶特瓶,目前全球每分鐘消耗 100 萬個寶特瓶。此外,塑膠幾乎無法分解,只能裂解成為塑膠微粒,而全球 83% 的飲用水具有塑膠微粒,就像是水中的 PM2.5。」

虞珊明指出,人們面臨著塑膠垃圾造成環境污染與原油的耗竭:「40 年內原油將開採殆盡,可不可以不要再從地底挖石油?」因此大愛感恩科技希望能打造讓塑膠製品循環再生的供應鏈,將寶特瓶製成帶給災民溫暖的毛毯,與保護救難人員的機能衣物、鞋子。「我身上穿的所有產品都是大愛感恩科技第一次循環的產品,而身上的衣物壞掉後,都可以進到二次循環,再製成眼鏡架、拉鍊、圍巾、口罩等」虞珊明表示。

「台灣的紡織產業鏈很完整,然而大家會問吃的東西是不是有機的,卻不會問衣服是不是回收的。」大愛感恩科技期盼以自身經驗拋磚引玉,邀請更多企業加入回收塑膠的行列。

虞珊明希望未來塑膠都能不斷循環再生,不必再從地底開採石油。

從循環經濟到循環設計,打造零廢棄的永續產業

論壇尾聲主持人吳明機開了個玩笑:「10 年後,若關燈請各位掉脫掉身上不是回收品的物件,也許在把燈打開時,你還會穿著一些東西。」循環經濟逐漸深入人們生活中食、衣、住、行等面向,從手中的一杯咖啡、身穿的衣物,到住宅的節能磚,都能有更永續的選擇。

主持人與三位講者共同討論循環經濟的未來趨勢。

然而由廢棄物再生而成的產品,如何在眾多產品的市場競爭中,獲得多數消費者的支持,仍是一大挑戰。Saxon 表示,大部分的環保產品,例如豆殼杯,一開始都只有小而熱衷環保的客群:「我們要使用很高的品質,讓豆殼杯可以跟所有產品媲美,消費者不需要犧牲產品長相等需求。我認爲環保的產品也需要採用非常高的標準,而環保是個附加價值。」

除了以高標準設計的環保產品之外,更要根據目標做出市場區隔,虞珊明表示:「我們必須考量如何達到規模經濟,否則製造這些環保衣物的成本提高,售價也將提高。企業應該要找到一個有需求的市場,因此我們不主打流行,而是回應救災救難的大量需求。」

增加環保產品的品質及實踐規模經濟,有助於消化供應鏈末端的現成廢棄物,然而要根本地達到零廢棄,仍仰賴企業從源頭進行「循環設計」(Circular Disign),吳庭安分析循環經濟的未來趨勢:「最重要的不是回收,而是循環設計。如果不只是用回收的材料來設計產品,而是在產品的設計就考量到循環經濟,便會減少很多問題。」

吳庭安以飛利浦「以租代買」的燈泡為例,全新的循環商業模式也改變了產品設計:「人們要的是光不是燈泡,租賃的商業模式將讓材料更耐久,因為利潤是在租賃身上。」未來,循環設計考慮的不僅是如何回收再利用,重新設計商業模式更是推動永續供應鏈的關鍵。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讓咖啡在你手中無限循環:咖啡殘渣再升級,變身環保「咖啡杯」
>> 當「酒矸倘賣無」不再悲情,他用回收廢玻璃做成台灣版的施華洛世奇,外銷全世界
>> 環保社企 把寶特瓶變衣服、變毛毯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