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不再因身高而求職碰壁!「小聚人火鍋」讓罕病職人發揮所長,做自己生命中的巨人

2021.02.2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文:萬蓉、郭立翔

侏儒症患者及身心障礙者在就業上常常受到歧視,導致工作過程不順利。在軟骨發育不全症協會榮譽理事長葉文龍的幫助下,成立了公益型火鍋店,讓「小小人兒」的身高限制、行動緩慢等問題能夠解決,打破大眾的刻板印象。

友善溫暖的火鍋店,解決身障者的就業問題

葉文龍會出資成立小聚人火鍋店,是罹患侏儒症的員工承圃媽媽的提議,但受限於資金不足的問題,計畫到去年才真正開始施行。開火鍋店之前是成立簡餐店,葉文龍表示,由於員工全是侏儒症患者,各自的缺點無法互補,像是身高讓他們無法從高處拿取東西、出餐速度較為緩慢、無法搬重物等,成為營運上的一大阻礙,最終也導致簡餐店以失敗收場。

簡餐店失敗的另外原因是來客數。葉文龍說:「客人再怎麼多,單價很低還是很難生存。」例如一天兩百個客人消費了一百塊,一天的總營業額就是兩萬塊,但小聚人員工都是身心障礙者,沒有辦法去負荷店裡所需的來客數,因為速度不夠快,會影響翻桌率,但如果賣高價位的東西,食材自然要好,也就能去平衡來客數,不至於造成虧損。

小聚人火鍋店的特色是多元化的身心障礙者員工,除了侏儒症之外,也包含智能障礙、發展遲緩、口說能力較低等症狀。對這些員工來說,送出去的不只是餐點,而是一份溫暖及感動。葉文龍說:「各種身心障礙者有不同的缺點,但是他們互補的話就能變成一個完整的個體,就能夠達到彼此幫忙的目的。」

面對無數的挑戰,身障者不向命運低頭

因為身高限制,承圃表示自己在找工作常常碰壁,履歷書審過程都很順利,但在實際面對面面試時,常常收到僱主等候通知的回覆。這句話對承圃來說,就是沒有後續的象徵。承圃認為之所以無法順利找到工作,除了身高造成搬運重物必須請另一名員工幫忙,變相的形成累贅外;在做事效率上也比不上一般大眾,其他員工只需要做一遍就好,但他可能需要做很多遍,至於拿東西,因為步伐距離較一般人來說短了幾倍,就會浪費許多時間;抑或是身形矮小,拿東西無法一次拿完,必須分次來回等問題。

在生活面上,嘲笑在承圃身上從沒停過。承圃表示小朋友看到他的時候,因為無知的關係,就會對著他嘲笑。承圃說:「當然父母給我的觀念很正確,嘲笑又怎麼樣,生活還是要過啊。總不能他們嘲笑,我去逃避。因為一個嘲笑,後面也會有很多嘲笑,克服一個之後,後面很多都能克服。」

一道好吃的火鍋,接收滿滿許多客人的愛

店長大頭表示很多客人有時候並不知道這家火鍋店的員工都是身障者,進到門口通常都會先驚訝個幾秒,甚至有些客人會配合他們的身高,蹲下來與他們互動,或是餐點送錯和出餐速度慢的情況下,都能夠展現出高度的包容度。對於員工來說,能夠將專業的服務帶給客人,讓他們發自內心的微笑,就是對這些身障員工最大的支持和讚美。承圃也表示在路上遇到曾經用過餐的客人時,客人也會對著他說:「你上次做的很棒。」

大頭也表示,因為外場空間不夠,所以在外場服務的員工,大多都是比較矮小的,才能夠節省空間,讓客人進出方便,至於身材比較高和較為細心的員工則在內場服務。此外,外場也考驗臨場反應,大頭說:「只要敢跟客人互動聊天,就會讓他們在外場服務;個性害羞,做事細膩、刀法厲害的就放在後場。」

剛開始這些員工都沒有經驗,因為害怕出錯,又不想被同事們比較,所以在工作學習上就比較不積極。大頭希望員工們能夠多主動學習,提升一些服務業的經驗,在面對客人上也不要怕生,向前邁進,不要害怕,理事長在後面當靠山。

克服重重歧視,找到身障者的生命價值

很多客人也會專門到這裡用餐,除了想了解身障者工作的狀況外,也會想要了解他們的面對生活的態度。葉文龍說:「很多的客人說,身障者都能夠為了生活勇敢克服障礙,努力生活,自己的小孩很健康,卻沒辦法像這些員工一樣,他們要看一看他們的教育要怎麼樣改變。」

大頭過去曾經賣過鹹酥雞,在賣鹹酥雞的過程已經累積一些餐飲經驗的他,就會主動帶領店內員工。也因為店裡會新聘請許多的身心障礙者,擁有餐飲經驗的大頭自然就得當起領頭羊的腳色。大頭表示,客人看到他們這群身心障礙者的工作情況多少還是會有歧視,但在職場外歧視還是存在,改變自己的心境才是最重要的。

身為軟骨發育不全協會和小聚火鍋店的大家長葉文龍,希望員工能夠秉持著將愛傳遞的理念,將軟骨協會致力於提升對身障者各方面的關懷,讓身障者在就學、就業、就醫等方面獲得應有的尊重以及權益。葉文龍也表示,各地仍然有許多需要伸出援手的人,讓其他的弱勢族群也能享受到這份愛,而不單只是侏儒症患者。

採訪側記

經過這次的採訪,也讓我們了解到,世界上仍舊有許多需要伸出援手的人,這些身障者不向命運低頭,勇敢找出自己價值的過程,這種精神是我們必須學習的,透過這次報導,也能看見歧視無所不在,但只要給予包容,世界會更加美好。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小聚人打造友善工作環境 克服就業歧視」

延伸閱讀
>> 新加坡第一間為弱勢者開設的小販培訓學校:「廚尊」培訓逾 700 名弱勢者就業,助其找回尊嚴、重返社會
>> 開創 14 萬名身障者居家就業契機:若水首創「數據標註師」職務,打造 AI 應用背後的數據大軍
>> 亞太區得分最高的 B 型企業:食藝餐飲 6 成員工為弱勢,端上最暖心的美食

「用對方法,讓貴人投資你」19 歲澳洲女孩如何打造價值 60 億美元的公司?

2021.02.24
合作轉載

在職場中,我們都知道有「貴人相助」勝過「自己過勞」!當 19 歲的 Melanie Perkins 發現設計軟體太難用,想要將它變簡單讓「大家都能設計」,他開始尋求身邊「貴人」的協助。今天,這家公司成為了澳洲罕見,價值 60 億美元的「獨角獸」新創!

創新拿鐵/文:戴羽

Melanie Perkins 1988 年出生於澳洲伯斯 (Perth) 。Melanie 從小就對「經營」非常有興趣,14 歲那年,他織了一些圍巾,然後拿到店鋪寄賣。這段經歷,讓他感受到建立自己事業是多麼的自由與興奮,也讓他之後敢做更大的嘗試。

19 歲那年,Melanie Perkins 進入西澳大學 (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 修讀大眾傳播。在上設計課時,發現使用的軟體都非常複雜,很多同學花了一個學期,才搞懂每一個按鈕的位置與功能。

於是,他就在想:「如果能夠打造一個簡單又好用的軟體,人們的創業就不會被限制住,而且還可以顛覆傳統的出版業!」於是,他踏出正式創業的第一步。

將夢想拆小,先挑戰自己能夠處理的事。

「讓人人都能設計,顛覆出版業」,對 19 歲的少女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夢想。Melanie 在和他男朋友(也是之後創業的共同創辦人)Cliff Obrecht 商量後,決定將夢想拆小,先挑戰能夠應付的問題。

Melanie 的母親是一名老師,每年都因為出版校刊而頭痛。因為他和大部份老師一樣對設計沒有研究,但是卻被要求做出一本看來非常專業的刊物。除了不懂設計,老師們也沒有合適的工具,因此,只能使用自己最熟悉的軟體:微軟的 Word 去設計校刊。

除此之外,校刊的市場雖然小,但是,每間學校都需要它。另外,校刊是一年一期的,所以,工作量也不會太大,適合還是學生的 Melanie(Cliff 比 Melanie 大一歲,也是西澳大學學生)。基於這些原因,Melanie 認為,這是一個有機會的市場。

Melanie 想要解決的問題,是提供一個容易使用、而且能夠讓多人快速討論設計的工具。所以,他和 Cliff 打算打造一個在網路上的平台。這樣,老師們就不需要安裝任何軟體,減少麻煩。另外,一起合作的老師,也可以輕易的透過網路,快速的為設計提供回饋,而不是依靠 Email 將設計寄給大家,然後等大家分別回饋後,再整合。

當然,對於老師們來說,最關心的除了好不好用,就是費用要多少。由於校刊一定要實際列印出來,所以,Melanie 可以免費的讓老師們使用這個平台,並透過列印校刊來賺錢,這就可以讓最難處理的「錢」問題,迎刃而解。也就是說,使用這個軟體的老師們,只能夠設計,但無法將設計列印出來。在設計完成後,他們就讓 Melanie 知道需要多少本實體校刊,Melanie 將它列印出來後,再按數量收費。

有了想法,Melanie 和 Cliff 向親友們借錢作為他們的創業基金,接著就開始找人撰寫程式。由於 Melanie 和 Cliff 都不懂寫程式,因此,他們將需求,一頁一頁的仔細寫下,Melanie 還將畫面畫出來,然後就帶著這份 80 頁厚的需求,去拜訪珀斯的軟體公司。大部份的公司在看了他們的設計後,都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但最後總算找到一家願意承接這個專案的公司。

6 個月後(2008 年),這個名為 Fusion Book 的平台總算上線,因為當時市場上並沒有太多的工具,所以,很快的就有一家學校訂了 200 本校刊。在第一年,他們得到了 16 家學校的生意,接著,這個數字就開始滾雪球似的變成 50 家、100 家、300 家。Fusion Book 也快速的變成了一家穩定獲利的公司。

不要一個蘿蔔一個坑,要堅持找到對的人

當 Fusion Book 的應用上了軌道後,Melanie 開始思考他的初衷:「讓人人都能設計,顛覆出版業」。透過 Fusion Book,他知道想要達到目的的技術是有的,但是,他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前進。

2009 年的一場研討會中,Melanie 認識了他最重要的貴人:創投大師 Bill Tai。在聽了 Bill 的演講後,Melanie 總算對下一步有更多的想法,那就是:「找個投資人!」而在和 Bill 短暫的自我介紹後,Bill 告訴他:「你下次到舊金山的時候,我們好好的聊一下吧!」。就因為這句話,Melanie 馬上買了機票,一個人飛到舊金山去拜訪 Bill。

在舊金山和 Bill 的午餐會並沒有很順利。Melanie 因為沒有任何見投資者的經驗,他選擇將簡報都列印出來。當他和 Bill 在一面吃午餐、一面討論構思時,一大疊的紙讓場面變得很混亂。而且,在 Melanie 拼命講解的時候,他發現 Bill 不斷的在發訊息,沒有專注的聽他的解釋。在會議結束後,Melanie 覺得這次沒有希望了。

殊不知在當天晚上,Melanie 收到了 Bill 的 Email。在 Email 中,Bill 說如果 Melanie 能夠建立起自己的技術團隊,那他就願意投資。另外,Bill 也請 Melanie 去拜訪另一位貴人 Lars Rasmussen,Where 2 Technologies 的共同創辦人(後來被 Google 收購,成為了我們熟悉的 Google Maps)。原來,Bill 在一邊聽 Melanie 介紹時,就一邊想誰可以協助 Melanie,並馬上發訊息和他認為合適的人聯絡,將 Melanie 介紹給他們。

由於 Bill 相信 Lars 對技術的判斷,因此,他也要求 Melanie 在招募技術團隊成員時,一定要得到 Lars 的批准。Melanie 和 Lars 一見如故,他們對認為未來所有出版與設計的需求,都會被整合成一個工具。因此,Lars 也同意擔任 Melanie 的顧問。但是,Melanie 沒有料到的是,Lars 對技術團隊要求之高,讓他在接著的一年中,都沒有找到任何 Lars 滿意的人。

Lars 覺得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就主動的介紹了兩位之前在 Google 的前同事 Cameron Adams 和 Dave Hearnden 給 Melanie。而這兩位貴人,Cameron 後來成為 Melanie 的另一位共同創辦人,Dave 則是成為了公司的技術長。


 

有了兩位前 Google 的高手加入,Melanie 總算有了自己的技術團隊,而他們也成立了新公司 Canva,開始「讓人人都能設計」!

改變問問題的方法,讓投資者漸漸增加信心

在成立技術團隊的同時,Melanie 也在努力的尋求更多資金。Bill 知道後就問他:「你會風箏衝浪嗎?」。

原來,Bill 非常喜歡風箏衝浪(Kitesurfing)而且,每年還會在夏威夷舉辦一個研討會,讓創投者和新創公司互相認識。所有參與者早上參加講座、下午一起風箏衝浪。Melanie 聽到這個難得的好機會,馬上拉了男朋友 Cliff 一起去學風箏衝浪,還要趕在研討會前將它學會。

在研討會中,Bill 給了 Melanie 一個對所有參與者講話的時段,而 Melanie 也成功的吸引了一些創投的興趣。但是,這些創投都期望看到更多的人有興趣,他們才願意投資。因此,Melanie 接著就要開始說服更多的人。

在離開夏威夷後,Melanie 和 Cliff 一起回到舊金山,開始拜訪不同的創投者。但是,他們的運氣並不好,在花了一年時間,見了超過 100 位創投後,依然找不到人願意投資。於是,他們決定調整簡報策略。

首先,他們將每一次的簡報中,創投者最關心的問題,做成新的投影片,然後放在簡報的最前面,務必要在下一場簡報一開始,就先說明這些問題。例如:有創投因為完全不懂設計,對這個市場不熟悉,所以選擇不投資。 Melanie 就做了一張投影片,快速的介紹了這個市場,以及目前市場上缺乏了什麼服務。

另外,Melanie 也改變了他問創投者的問題。Melanie 不問他們是否願意投資,而是問他們是否可以針對他的簡報,提供一些意見。會議結束後,Melanie 就會開始針對創投提出的意見做出修改。一個月後,Melanie 會再約同一位創投見面,讓他看到提出意見有被處理。這樣來回幾次後,創投就會感受到 Melanie 的誠意,進而更願意投資。

Melanie 的兩個策略,讓願意相信他們的創投越來越多。最後,他們的種子輪募資,竟然超過了原定的 150 萬美元!

堅持免費的產品,靠著販賣額外的圖片與服務賺錢

有了人才,也有了錢,Melanie 馬上將精力都投注在打造出他心目中理想的產品。結果,他們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才完成了 Canva 平台的開發。

由於 Melanie 希望這個平台真的能讓每個人都能夠設計,因此, Canva 和 Fusion Book 一樣,在使用上是完全免費的。不但如此,平台也不會在用戶的設計上加浮水印,或者是在平台插入廣告,為的就是要讓每一個用戶都能夠完整的使用 Canva。既然 Canva 的使用是免費,Melanie 就決定要透過販售額外的圖片、字型等來賺錢。

2013 年 8 月,Canva 正式上線。由於在種子輪募資時,有不少的知名人士投資他們,例如:美國演員伍迪哈里遜(Woody Harrelson,飢餓遊戲)以及 歐文威爾森(Owen Wilson,博物館驚魂夜),而且,團隊中有非常多出名的技術人才(Cameron 和 Dave 都是從 Google 出來的),因此,Canva 得到非常多的報導。這些報導也成功讓 Canva 在正式上線前,就有 5 萬人排隊等著成為用戶(Canva 剛上線時,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用戶,是需要申請的)。

上線後,Canva 也推出了許多不一樣的服務,例如,用戶可以選擇要 Canva 協助列印,然後將成品寄到用戶家中。而企業用戶也可以選擇每月繳費,升級成企業版,就可以得到更多讓團隊共同創作的功能。

因為 Melanie 堅持讓免費用戶也能夠使用完整的功能,約 25,000 家非營利組織因此受惠。它們能夠透過 Canva 設計出更專業的文宣,讓更多的人能夠投身公益。這對 Melanie 來說,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事。

疫情的爆發,導致許多商業活動改在線上進行。這不但沒有影響 Canva 的成長,反而讓它的用戶大幅增加。

因此 Melanie 在 2020 年 6 月取得新一輪價值  6000 萬美元的融資,Canva 的估值也暴漲至 60 億美元,成為澳洲最大的獨角獸之一。3000 萬名分佈在 190 個國家的 Canva 用戶已經產出了超過十億份設計,並以每秒 33 份的速度增加著。

而 Melanie 下一個目標:如何讓網路所有的人都使用  Canva,完成他「讓人人都能設計」的初衷。

參考資料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如何讓貴人願意幫助、甚至投資你?19 歲的澳洲女孩,用這些方法,打造了價值 60 億美元的公司

延伸閱讀
>>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選擇合適自己的導師,帶你走向隻身不可及的新高度!
>> 新創界都在談的成長策略,社會創業家該如何應用?認識社企擴張規模的兩個方式
>> 當社會企業遇上影響力投資:懷抱使命、長期獲利,才能創造改變世界的永續影響力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