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阻止總價 9 千萬新台幣的藥物被丟進垃圾桶!美國青年創辦藥物捐贈平台,將未開封的良藥送至兩萬人手中

2019.09.0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仁人學社

假如醫院裏向病人開好了處方藥物,但病人之後又不需要服用,藥物原好的未開封,又未過期,除了丟進馬桶或送進堆填之外,還可以如何處理?理論上,這些藥是安全的,可以轉發給其他有需要的病人。

但在世界各地,這些明明是安全可用的剩餘藥物,卻往往因法律或各種原因,找不到門路而被丟掉。

今年 29 歲的阿當(Adam Kircher)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開發了一個網上平台,重新把這些未用過的剩餘藥物分配給社會上有需要的人,為弱勢的病人帶來希望。

印尼海嘯驚醒有心人

在美國,每年有價值 50 億美元,沒有過期亦從沒開封過藥物被銷毀,這些處方藥一般是醫院或安老院病人的,卻因種種原因,例如逝世或痊癒了,而不再需要這些藥。另一邊,每 4 名處於工作年齡的美國人,就有一人負擔不起昂貴的處方藥,估計有 5 千萬人的健康因而受影響。

美國沒有全民醫療保障,很多生活在基層的人沒有辦法負擔醫療保險,因此連基本的藥物也買不起,有一半的破產個案就是因為高昴的醫療費用所致。

美國於 2000 年代中期通過「好撒馬利亞人法」(Good Samaritan Laws),醫療機構可合法地捐贈未用過的藥物,但卻沒有一個有效的平台,提供一條龍的流程和庫存管理服務,很多機構對捐贈藥物還是抱着有心無力的態度。

阿當畢業於美國史丹福大學,曾在麥肯錫公司任醫療保健顧問。他在 2004 年親眼目睹印尼海嘯的救援工作,在資源錯配的情況下,一大批足以填滿一個足球場的全新藥物,不但未用過,印尼政府還要花上千萬元來銷毀這些有害廢物,他覺得很荒謬和痛心,於是他在 2005 年發明了一套互聯網上點對點的捐贈服務系統,讓人可以在一個可信賴的平台上捐贈藥物,那時他還是史丹福大學工業工程的研究生。

阿當決意要成為未開封藥物的媒人,用科技連結盈餘和需求,把 50 億美元的藥重新分配給 5 千萬有需要的人。

救命同時救地球

2009 年,他和另外兩位史丹福大學的畢業生共同創辦了非營利社會企業 SIRUM(Supporting Initiatives to Redistribute Unused Medicine)。其中一位創辦人 28 歲的姬雅(Kiah Williams)更剛被美國 Forbes 雜誌選為 2015 年 30 位 30 歲以下的社會創業者之一。

SIRUM 至今已跟 12 間醫療機構合作,重新分配價值 300 萬美元(約 9 千 4 百萬新台幣)的藥物給兩萬個有需要的病人。

阿當用創新的科技,打破了傳統藥品分配需要透過中間人來進行的程序,提供簡易、安全、且免費的捐藥流程;點對點的聯繫,讓醫療機構、製造商、批發商、藥房等,能直接把沒用過的藥捐贈給低收入病人的診所,而不是銷毀它們,救了很多人的性命,同時,也為贈藥機構節省了銷毀藥品所需的時間和金錢。

醫療機構可以很簡單地在網站輸入捐贈藥物的資料,網站會馬上配對接收藥物的機構,讓捐贈機構可以跟據收藥機構的地理位址、所需藥物的配對等來自行選擇接收者。之後所有的物流步驟如打印收貨地址、預約物流公司收貨等都會自動化進行,把捐贈機構的成本減到最低,從而提高他們的捐贈動機。

除了救命外,回收藥物還對保護環境起了很大的作用。大部分的藥物都會透過水道或焚化爐棄置,產生大量的有毒物質,影響水源和空氣。在美國,1/3 的飲用水樣本都驗出含有藥物的荷爾蒙。醫學廢料焚化爐所釋出的戴奧辛,更是全國第三大源頭。SIRUM 的藥物回收,已經防止了 7200 萬磅因為重新製藥所製造出來的廢物。

SIRUM 讓有需要的人能接收藥物,減低他們病發要到急症室的機會,也為國家節省數以億計的醫療保健成本,這無疑對個人以至社會經濟都達到了移風易俗的影響。

SIRUM 現在主要是靠外來基金捐贈來維持營運,阿當希望未來接收藥物者可以付小額的費用,讓 SIRUM 能夠自負盈虧。同時,他也希望能把 SIRUM 擴展至全國,讓更多弱勢病人受惠。

全文轉載自仁人學社,原文標題:創意平台回收剩藥再分配

延伸閱讀
>> 爸媽不記得吃過藥了沒?新創結合「計時藥罐」與智慧醫療平台,把關長者服藥安全
>> 他曾目睹人們因等不到藥物而死亡,現在要創辦科技平台,讓每一位非洲人都有藥可用
>> 手機輕輕一掃,假藥立即現形!非洲青年研發藥物驗證系統「mPedigree」,挽救一億人的寶貴生命


社企流七週年論壇「社企十年:下一個十年,社會企業會消失嗎?」
早鳥優惠至 9/25 截止,隨票附贈社企流限量周邊!
>>> 馬上搶票

想集資拯救亞馬遜雨林,如何確定款項被好好利用?美國「GoFundMe」平台教你用 4 招當募資達人

2019.09.05
合作轉載

文:Wan

今( 2019 )年 8 月,巴西的亞馬遜雨林發生大火,火勢蔓延 3 週以上且久久未能撲滅。新聞一出,引發各界高度注目。事實上,根據巴西國家太空研究所( Brazil's National Institute for Space Research )的調查顯示,光是今年 8 個月的時間,巴西就發生了超過 7 萬 5 千次火災,雨林生態遭到嚴重的破壞。

亞馬遜大火的新聞一出,不少團體、個人都發起了募款活動,呼籲大家贊助雨林保護的公益團體。提案者以個人為主的群眾集資平台 GoFundMe 上,也出現許多以「拯救亞馬遜」為名的集資計畫。

現在,若是在 GoFundMe 上搜尋「亞馬遜 大火(Amazon Fire)」,你會看到超過一千個集資計畫。目標集資金額從 100 到 100 萬美金(約為新台幣 3 千到 3 千萬元)都有,有些提案者聲稱會將集資金額捐出給可信任的當地團體或第一線搶救雨林的志工,也不少提案者僅是呼籲贊助人關注這個議題。

「一個住在美國俄亥俄州的人,無法為發生在亞馬遜雨林的火災做出任何直接貢獻。但當你看到這種新聞時,你會想採取一些行動。」喬治華盛頓大學副教授、數位政治倡議行動研究者 David Karpf 指出。

辨別集資計畫虛實,你可以這樣做

問題在於,該如何確保你贊助的錢會被用在對的用途上?這麼多的集資計畫,怎麼分辨誰是真正關心雨林的人,誰又是想趁機斂財的騙子?在掏出信用卡贊助前,你可以先做幾項功課:

1. 查詢提案者的身份
先在集資頁面上查看提案者的個人檔案,接著在搜尋引擎或 Facebook 等社群媒體上搜尋提案者的名字。這個步驟可以讓我們知道提案者的過往經歷。他是否如自己所聲稱的關注環境議題?

美國《消費者報告》建議,可以查詢提案者是否在數個不同集資平台上都提出類似的集資計畫。如果是,這起集資計畫有很高的機率是詐騙。

2. 確認贊助金額的流向
一個負責任的集資者,必須說明集資金額將會用在哪些地方。若集資計畫中沒有寫出預計的集資金額用途,你也可以發問或查看其他贊助者的評論。

在 GoFundMe 這樣的平台上,集資計畫多為純公益性質的無償贊助。因此,很有可能你在贊助過後沒多久就忘了這件事。記得回到集資頁面上查看提案人是否有更新、確認集資金額確實被交到有需要的人手上。

3. 了解受捐贈的團體
如果受捐贈的團體是你所不熟悉的單位,可以先搜尋他們的名字,了解他們平時從事哪些活動、有無具體的成績。若受捐贈的團體願意為集資計畫背書,則該計畫的可信度更高。

4. 向平台申訴
GoFundMe 的使用者條款明文禁止刊登詐騙、誤導或不可能實現的集資計畫。如果你發現提案者沒有把你贊助的錢捐給他聲稱會捐贈的團體,你也可以向平台申訴要求退款。

不過要注意的是, GoFundMe 每個集資計畫最多只會退還一千美金(相當於新台幣 3 萬 1 千元),且贊助者必須在贊助過後 30 天內向平台申訴,並填寫表格、配合 GoFundMe 的調查。在那之前,你還必須先聯絡提案人,並給對方 72 小時的時間處理、回覆問題。

向平台申訴、要求退款的過程並不輕鬆,因此建議大家,還是在贊助集資前做足功課,考慮好再贊助。

不只贊助,關心雨林從生活開始落實

除了選擇值得信賴的集資計畫外,你也可以考慮直接捐款給長期投入雨林保護行動、具有一定聲望的公益組織。

例如,非營利組織 Amazon Watch 長期關注雨林環境與亞馬遜當地原住民的權利。跨國組織 Rainforest Alliance 則從商業、農業等不同利益團體著手,保護雨林生態。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也飛到亞馬遜雨林現場空拍火災實景蒐證,持續給予巴西政府壓力。

最重要的是,對環境議題的關注,不該在贊助或捐款完成後就消失。把看到新聞後擔憂的心情轉化為日常生活中的行動,像是少吃牛肉(養殖牛隻是雨林被砍伐的主要原因之一)、購買雨林聯盟(Rainforest Alliance)認證的產品等。守護雨林,不能少你一份力!

參考資料

全文轉載自群眾觀點,原文標題:亞馬遜雨林大火,我想贊助集資計畫:怎麼確定錢有被用在對的地方?

延伸閱讀
>> 你贊助的每一塊錢,保證都用在學童身上:大馬教育集資平台讓金流全面透明化
>>「我們需要重新定義何謂成功」Kickstarter 變更登記為共益公司,推廣更以人為本的商業模式
>> 讓捐款和樂透一樣好玩!美國募款平台 Omaze 結合公益與娛樂,捐 300 元台幣即有機會見到好萊塢明星


社企流七週年論壇「社企十年:下一個十年,社會企業會消失嗎?」
早鳥優惠至 9/25 截止,隨票附贈社企流限量周邊!
>>> 馬上搶票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