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讓年輕人也愛上布袋戲!「北少流映畫」用創新方式延續台灣文化的珍貴價值

2019.05.2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王翔弘、林品辰 

「我們的布袋戲作品特別點在於單元劇模式,加上國語配音及鄉民梗。」北少流映畫公司創辦人林子揚面對變化快速的觀眾喜好,堅持以動漫形式加上國語配音製作布袋戲,抓住年輕世代的口味,也讓觀眾能無壓力地收看布袋戲作品。

對布袋戲的興趣,源自於小時學習台語

「當初會接觸布袋戲的原因很單純,父親認為在台北長大的孩子不會講台語真可憐!」林子揚笑著說,從小在台北長大,大概幼稚園時,父親希望他能多少學點台語,於是打開電視機,而電視上剛好在播放布袋戲,於是就很單純地跟著看起來。林子揚提到,當時對布袋戲劇情其實不太理解,只記得某些人物相當帥氣、特效多,就是從那時開始接觸布袋戲,開啟了日後對布袋戲產業的影像拍攝工作。

因為從小培養的興趣,林子揚高中時成立了布袋戲社團,同樣對影像工作富有興趣的好友林佳昌也是社團成員之一,兩人對布袋戲及影像產業的熱情也造就了長久的友情,在大學畢業一段時間後決定共同創業。林子揚提到與林佳昌合作的原因,是因為長年的交情,以及當時林佳昌已在影視業界打滾一段時間,參與國產電影的拍攝工作,可以補足林子揚在業界上的經驗不足。

與傳統布袋戲不同的創新手法,走出自己的一條路

「我們會融入一些真人趣事的元素在裡面,因為那是我們製作的習慣。」林子揚說,傳統布袋戲通常以帶狀 DVD 方式來呈現作品,因為要固定時間發內容,加上長篇的影劇集數,不容易讓從中切入的觀眾了解劇情。北少流映畫選擇以「單元劇」手法在 Youtube 、Bilibili 等網路平台播出,搭配網路的真人實事梗、鄉民梗,比如作品角色「修鞋克曼」(影星休傑克曼諧音),以每集 25 分鐘左右的長度,降低收視門檻,一集一個單元、事件,用比較偏向動漫的方式,將完整人物關係建立好之後,夥伴一起遇到不同小事件,拼湊在一起最後組成每季故事的主線,以此種方式接近年輕族群。

「其實我們想要證明的是 ,布袋戲本身是個載具,這個載具要配合它的戲劇類型才可以做 ,為了要搭配不同類型 ,必須要在語言上做調整。」林子揚提到另外在配音方面,也以創新的「國語配音」,突破傳統布袋戲台語配音的主流模式。他認為現今網路用語多為國語,同為七、八年級生,國語最能抓住年輕族群的心,而且有些名詞是不能用台語來表達的,比如「珍珠奶茶」,在台語中並沒有這個詞,若為了配合台語配音而轉換觀眾本來就知道的原意,反而是本末倒置。

「台灣配音員很少有機會配原創作品,終於有一個屬於自己的角色是很令人開心的事。」台灣配音員連思宇說,當初很高興能接到北少流映畫的配音工作邀約。曾經為多部日本動漫做配音,如〈哆啦A夢〉、〈我的英雄學院〉、〈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等日本知名動畫作品,在北少流映畫 2017 年布袋戲作品《江湖救援團》中配音角色是「夏彩」,角色設定上是日本人,所以基本上她跟夥伴們在溝通上是用日語。林子揚說因為《江湖救援團》呈現方式偏向日本動漫,所以讓唯一的女性角色以日語配音,創新手法希望能讓觀眾耳目一新。

北少流映畫 2017 年推出原創網路單元劇作品《江湖救援團》,故事以江湖上一小廟「安哥寺」為開端,只要向寺中大聖像祈願便會有義士相助。安哥寺中有三名義士慕容捷、夏彩、洺泣,劇中角色夏彩由於「翻譯蒟蒻」的原因,所以講日語也與夥伴無溝通困難。因為鞋匠方錦山祈求取回祖傳寶物「嘉九木棒」而加入義士行列,一路上四人捲入許多事件,並努力一一克服,劇情緊湊但事件脈絡簡單明瞭又不失精彩。

《江湖救援團》共分為 4 集,4 名主要角色每集遇到不同挑戰以及新角色的出現。擔任編劇導演的林子揚在劇中以「一人一配音」方式為每位角色增添色彩,以觀眾在其他動畫作品中熟悉的聲音來吸引年輕族群。劇中不斷加入網路諧音梗,如「大邪僧了沒」、「幫保寺」、「山下製酒」,或是劇中台詞如「捷哥不要」等經典網路名句,甚至邀請知名 Youtuber 「How How」擔任客串角色昊哥的配音,吸引並增加觀眾的好奇心。

自己的人生路自己走,堅持產業定位

「反正路就自己走,人生就一次。」林子揚的父親得知兒子決定創業後並沒有任何同意與反對,選擇默默地看著兒子自己闖。林子揚笑說創業路很艱辛,每月都有很大一筆隱性開銷在,但要維持公司生路就必須自己努力去找,多接案子拍攝、提高知名度曝光率,才有多的資金能籌備更多原創的布袋戲作品。

「鎖定一個市場後,不應該隨便地因為某些聲音而做變更。」林子揚堅持初衷的國語配音,有些人認為布袋戲做台語才是最正規的方式,但林子揚不認為必須迎合老一輩人的口味,畢竟作品是自己的創作,應該要有所堅持。況且觀眾群喜歡的事物可能會隨時代快速改變,永遠不會知道主流胃口是什麼,與其迎合,不如堅持。同時林子揚也提到,自己同為七、八年級生,也是他比較熟悉的生長環境、世代,也比較能好好做自己的作品,抓住他們的口味。

布袋戲的珍貴價值,一般影視所無法達成

「台語布袋戲是台灣的重要特色之一,相對來說它是珍貴的。」林子揚提到,布袋戲產業不像一般影視做法,它是自成一脈的影視製作模式,在正規影視製作流程中的一件工作,在布袋戲拍攝中的運作模式卻不同。比如林子揚提到有位同事之前在電影片場中擔任打燈工作,但是在布袋戲拍攝中卻不習慣它的打燈方式以及位置。林子揚笑稱從前在大學及影視公司學到的技術與布袋戲截然不同,對他來說是一項大衝擊。

布袋戲在台灣影視圈發展出一套獨特的系統,林子揚認為這項產業相當偉大,從前期企劃到後期配音、從製作到行銷都是一條龍包辦,也是因為布袋戲如此特別才讓他有許多創新手法,希望能讓年輕族群對布袋戲產生興趣,以年輕人喜愛的方式,延續台灣布袋戲的命脈。

採訪側記

從來沒有認真地看過任何一部布袋戲,採訪完林子揚先生後,深刻了解他創新的手法以及對影視產業的堅持,自己也去看了他的作品《江湖救援團》,短篇單元劇搭配令人驚喜的鄉民梗,新奇的國語配音加上對不同配音的期待讓我一集接一集,而實際聽到專業配音員的現場配音示範也讓人驚喜不已,很特別的採訪經驗。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抓住年輕族群 北少流映畫創新布袋戲產業

延伸閱讀
>> 將族群歷史「刻」在身上──排灣族青年從紋身尋根,找回失傳的部落文化
>> 他曾為李安打造青冥劍, 70 多歲老師傅自掏腰包創建博物館,傳承鑄鐵文化
>>「想復興原住民產業,就要用原住民的方法」泰雅女婿成立獵人學校,找回漸漸遺失的部落價值

社企流 iLab 提供創業家從 0 到 100 的無縫支持,助你用商業啟動社會影響力 !
>> 第三屆 iLab 育成計畫強力徵件中,更多資訊請上 iLab 官網

一場扭轉非洲貧窮的革命:史丹佛學生回國創業,為居民帶來便利易懂的數位金融服務

2019.05.16
合作轉載

身為全非洲最年輕的史丹佛 MBA 畢業生,26 歲的班傑明.費南迪斯(Benjamin Fernandes)捨棄在美國發展的大好機會,毅然決然返回位在東非的祖國坦尚尼亞,成立金融科技新創 Nala,要為非洲民眾創造更便利的行動支付方式。

數位時代/陳建鈞

坦尚尼亞擁有 6 千萬人口,超過 70% 國民年紀小於 24 歲,儼然已是「老一輩」的費南迪斯,將目光放在這些才剛破土而出的幼苗身上,「當我們國家經濟仰仗這些年輕人推動時,他們如何為自己籌集資金?瞭解自身的財務狀況?」

坦尚尼亞的行動支付技術、網路銀行發展仍十分落後,一次線上付款使用者需要輸入多達 46 位數,相當不便。費南迪斯著眼於讓家鄉民眾享有快速、簡單易懂的數位金融服務,與夥伴合力推出金融 app Nala,讓以往繁複的轉帳、支付過程,短短 10 秒內就能輕鬆完成。

行動支付在非洲相當盛行,超過 4.2 億人擁有行動支付帳戶,坦尚尼亞 47% 的 GDP,就是透過行動支付進行交易,費南迪斯認為,若是有辦法簡化交易流程,將創造非常龐大的價值。

捨棄高額潛在收入,返回家鄉貢獻所長

5 年前,費南迪斯被史丹佛商學院錄取,獲得 16 萬美元的非洲獎學金(Africa MBA Fellowship)遠赴美國就讀 MBA。這段期間裡,他不僅學習有關金融科技的一切知識,也開始在比爾與梅林達.蓋茲基金會工作,並結識未來的事業夥伴山姆.凱梭(Sam Castle)。

當年史丹佛商學院錄取的 8 位非洲獎學金學生中,他是唯一一位決定捨棄可觀潛在收入,回到祖國貢獻所學所長的。史丹佛 MBA 畢業 3 年後平均年薪約為 21.5 萬美元(約新台幣 664 萬),居全美 MBA 之冠,作為比較,坦尚尼亞的平均收入低於 2 千美元,甚至不到百分之一。

儘管有留學經驗,費南迪斯並非出身自富裕家庭。父親在當地公司擔任查帳員,領著微薄的收入,小時候全家每天只吃一餐,省吃儉用為他與妹妹積攢學費。

在坦尚尼亞成長的過程中,費南迪斯見識了這個國家最灰暗的一面:永遠擺脫不了的貧窮、恐懼,無數人死於飢餓與乾渴;引發一場搶劫的原因,可能只是微不足道的 2 美元。

但無論坦尚尼亞有多不堪,費南迪斯仍深愛著這片土地,以及生長其上的人們,希望能讓這個國家變得更好,「美國擁有一個人想追求的所有事物,但是我知道我的使命,是為家鄉引頸期盼的人們帶回新希望。」

於史丹佛就讀 MBA 的難得經驗更令他肩負使命感,「全國只有不到 1 萬人擁有碩士學位。我獲得了這一切,覺得自己有責任為數百萬有著同樣抱負的人們付出。」

人才、資金是創業最大阻礙

從史丹佛畢業後,費南迪斯返回位於坦尚尼亞的家中,開始獨自鑽研開發金融 app,試圖找出最適合非洲人民的支付選項。隨著工作有所進展,他成功說服事業夥伴凱梭加入 Nala,兩人一起踏上改變非洲的道路。

對家境並不寬裕的費南迪斯而言,「資金」是創辦公司後立刻面臨到的嚴峻問題,當時他僅有從米勒獎(Miller award)獲得的 1.4 萬美元。在有限的資金下,費南迪斯不拿半毛薪水、與家人同住節省開銷,即便如此,中途仍一度必須找朋友借錢讓公司存續。

後來,Nala 從比爾與梅林達.蓋茲基金會獲得 5 萬美元的援助資金;今年 1 月又獲創投公司 Y Combinator 投資 15 萬美元,才暫時告別資金短缺的窘況。

「人才」是費南迪斯面臨的第二大難題。擁有知識的人才,絕大多數會選擇留在他們接受教育的國度,或者進到大型企業任職。一間資金不寬裕的新創公司非常難以找到合適的人選。

即便阻礙重重,Nala 仍存在它的機會。坦尚尼亞為數眾多的年輕人口,反映在比鄰近國家更勝一籌的手機進口量上,這些擁有手機、年紀介於 23 至 26 歲之間的年輕人們,正是 Nala 的核心使用者。

在沒有任何宣傳活動的情況下,Nala 自 2018 年 4 月推出至今,已累積約 10 萬下載數,並計畫 2019 年內將業務拓展至其他非洲國家。在費南迪斯的終極目標中,不僅要將 Nala 打造成泛非洲地區的數位銀行,更期望成為首家在紐約證交所上市的非洲科技公司。

全文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文標題:非洲最年輕史丹佛 MBA 棄高薪,回祖國創業開啟行動支付革命

延伸閱讀
>> 點亮黑暗的非洲偏鄉——她打造太陽能「即用即付系統」,讓貧農每月付一美元即可取得照明
>> 為非洲女性解決「月經貧窮」的煩惱——「Go! Pad」使用香蕉纖維,製出物美價廉又環保的月事衞生巾 
>> 每天 15 元,一年後即可獲得全套太陽能設備——非洲新創 M-KOPA 以創新模式點亮 60 萬戶肯亞家庭 

社企流 iLab 提供創業家從 0 到 100 的無縫支持,助你用商業啟動社會影響力 !
>> 第三屆 iLab 育成計畫強力徵件中,更多資訊請上 iLab 官網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