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讓障友自食其力的「亮羽洗衣廠」:就業輔導員親自創業,陪伴折翼天使逾 20 年

2019.04.3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張璦、陳葳倫

位在桃園龜山區頂湖二街,一排排掠著西裝褲、襯衫、棉被的曬衣桿高掛在開放工廠的門口,掀開後彷彿來到另一個世界;一群害羞、露出靦腆笑容的身心障礙者,正認真地整理剛送到的待清洗衣物;儘管手腳有些不靈活,一雙雙專注的眼神,熟練的掌握工作流程,熨斗散出的蒸汽冉冉升起,推車忙進忙出,歡迎光臨亮羽洗衣技能工場。

別人不用 「那為什麼不自己用?」

創辦人劉月廷在擔任身障者就業輔導員時,發現身心障礙者是有工作潛力的,且接觸過的數百家企業時常「退貨」劉月廷引薦的身障者,加上本身曾兼職洗衣業,決定創立亮羽。劉月廷說:「身心障礙者在經濟上、精神上需要工作的支持;其實那些人真的還是能工作,只要你用對方法、教對,就沒問題!」劉月廷感慨於引薦給企業的身障朋友屢遭「退貨」,不如自己創業,給身障者學習一技之長的機會,幫助他們洗去自卑、洗出自信。

亮羽員工訓練課程第一課是先學會區分顏色、再來就是學簡單的平包包裝、寢具包裝、第三則是學習衣物材質與分類,最後照障別、專長、興趣去分配崗位並進行教學培訓。通常都是由一位身障員工搭配數名智能障礙者組織成工作單位,相互補強,以達到最高工作效益。

除了友善「用人」,亮羽堅持採用環境友善的洗衣業務,不使用會破壞生態的化學洗衣劑;不使用強酸及強鹼性的除漬劑和造成衣物不透氣的漂白漿粉,採用 pH7 的中性洗衣劑及酵素洗衣粉並以陽光日曬代替耗電量大的烘衣機。

亮羽最初位在新莊,後來因為政府要在門口前設腳踏車道,導致身心障礙者就難以出入,才搬至林口,以租地方式營運。成立至今 20 多個年頭,亮羽已有超過 30 位的身心障礙員工,目前包含聽語障、智能障礙、自閉症、精神障礙及肢體障礙,主要承接國家機關及企業業務,例如警察局及高鐵公司的制服清洗。針對部分需要的員工,亮羽在工廠樓上設置一間間單人房,希望透過完整教育和生活訓練,讓身障者自食其力,從資源接受者,變成資源提供者。

亮羽用人不限障別、不限能力、不限有無身障手冊且事業營收直接回饋給工作者,並特別依照不同障別設計洗衣工具,劉月廷說明道,「一般熨斗很重,拿起放下,光燙平一件衣服要 23 次。熨斗 4.5 公斤,一天要幾次 ?一般壯漢都很難負荷,更何況是我們這些孩子?」

「職能再設計」的無重力熨斗能減輕亮羽員工的手部承重量;櫃檯的桌子為活動式,以方便坐輪椅的員工進出;針對聽語障的員工,亮羽設有手寫板以利溝通互動,另外,每台洗衣機上方都設有 LED 燈警示器連線到辦公室,若機器出現故障,三樓的辦公室人員則會到一樓查看洗衣機狀況。

亮羽亮翌雙管齊下 訓用合一解決問題

2018 年,勞動局中華身心障礙公益技能協會設立「亮翌洗衣」,成為全台第一間獨資的身心障礙庇護工場。亮翌洗衣庇護工場適用優先採購法,各大義務機關例如學校及公部門應優先向亮翌採購洗衣服務,身障者在亮翌受訓後,經表現評估,就可到亮羽工作或是被引薦到其他洗衣業服務。亮翌與亮羽相輔相成,成為身障者訓用合一的職能培育場所。

在台灣,目前許多庇護工場虧損比例高,障礙者在家安置情況日增,一般庇護工廠的作法並不是從長計議,無法解決根本問題。亮羽的營運經理——劉月廷的小兒子江明仁說:「如果把身障者請回家,他們 3 個月不工作,很快就會忘記(工作技能)。」劉月廷也表示,不希望自己親手訓練、教導的孩子再出去流落街頭,所以堅持讓在亮翌庇護工場受訓合格的身障者到亮羽或洗衣同行成為正式員工,踏入職場。

「這裡沒有老闆」 劉月廷與她的亮羽孩子

劉月廷表示,自己與亮羽員工的關係更像是「母子、母女的關係」。負責掛、分類衣物的員工王瑜惠患有極重度肢體障礙、水腦症及侏儒症且一眼失明,已在亮羽工作 14 年的王愉惠笑著說:「她(劉月廷)是我乾媽餒!」劉月廷也提到,當王愉惠眼部手術失敗時,真的非常心疼,儘管身體受限,王愉惠仍認真的做好工作,正是亮羽精神的最佳代表。

笑臉迎人的黃奕達是中度智能障礙者,才來到亮翌受訓 3 個月的他負責操作洗衣機。他開朗的談及在亮翌受訓的日子:「剛來的時候學燙衣服,但是燙不好就來這裡(洗衣服)。」

劉月廷表示:「我們針對每一個孩子需要,最弱的地方幫他補強,這樣才做得起來!」在亮羽,每個「孩子」都極為重要;在這 300 坪的洗衣工場,每個人都堅守自己的崗位,做好自己的職務,這群折翼天使不僅洗去衣物上的污漬,也擦亮了自己的翅膀。

「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故事,都是一本教科書」,劉月廷邊說邊翻開一本厚重的檔案夾,裡頭夾著一張張看診證明及診斷書,還有些法院傳票及催款單。「每個孩子都有一本,裡面放的就是一些我要替他們處理的事。」

原來,許多在亮羽工作的智能障礙者會被當成人頭,「還有人用孩子的名義辦十幾隻手機!」劉月廷憤慨地說。時常帶著身心障礙孩子在林口、桃園長庚醫院之間奔波,每次看診費動輒千元,劉月廷曾被人懷疑是不是要「利用」這些身心障礙者,其實劉月廷是在想辦法透過身障診斷證明,告訴討債者及法庭,亮羽的孩子被當成人頭利用。每當一個員工的加入亮羽,劉月廷便一手包辦了他的食衣住行;許多人不敢相信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人、這麼好的事,亮羽和劉月廷的存在,讓職場無礙而有愛,讓身心障礙朋友在「愛心媽媽」的庇護下,找到歸屬。

逆轉刻板印象 盼政府落實優先採購法

「哎呦!那個阻礙……三天三夜也講不完!」,回憶起剛成立時所遇到的困境,劉月廷說:「人家會覺得我們帶的(員工)是不是有攻擊性,會不會去亂敲門。其實他們對身心障礙者是真的不了解 ,他們沒有看到身心障礙者正面的東西。」劉月廷成立亮羽也是盼望能破除社會大眾對身心障礙者的歧視,讓大家能夠真正看見身障者在職場上,為克服困難所付出的努力與毅力。

就目前而言,亮羽的財物週轉狀況並不是很樂觀,劉月廷說:「現階段最大的困境是優先採購法沒有落實。」優先採購法在 1986 年時頒佈,卻沒有人專門研究;劉月廷表示,有些人認為亮羽有收錢就是盈利組織而刻意壓低價格,並非所有機關都會實踐優先採購法,不少單位的會計人員會將洗衣業務承包給開價最低者,劉月廷說,有時候公家機關開的洗衣價格連運送衣服的油錢都不夠。

劉月廷解釋道:「外面洗一件襯衫,大宗一件 40 元(洗衣價格)能有一些利潤;有些機關訂 12 塊的價格。」若不接大宗洗衣案件,單純靠零星散客,亮羽很難得到利潤。「我們每一個(員工)都要領薪水,包含食衣住行!這樣做就是變向壓榨身心障礙者的勞力。」

最讓劉月廷痛心的是,曾有市議員當著她的面說:「身心障礙沒選票啊!」劉月廷說:「不應該有這麼多身心障礙者還在流浪,我們不是這樣的社會 。」如果一般企業不願意聘雇身心障礙者,如果政府無所作為,亮羽更應該堅持下去。

因為目前收益狀況不佳,亮羽想出「洗衣技能與經營實務養成班」的妙計;亮羽持續招募人才,訓練完成後,推薦給同行,劉月廷堅定的說:「一定要幫我們的孩子爭取最好的福利、最好的薪資!」

10 年計畫 望亮羽不再漂泊

「他們是我最大的安慰!」劉月廷的兩個兒子江明忠及江明仁從小耳濡目染,看著母親不遺餘力為身心障礙員工付出,也決定投身亮羽行列。劉月廷感動的說:「他們是我最大的安慰,後繼有人!我也不會白辛苦一輩子!」

儘管辦公室牆上掛滿獎狀及受獎合影,江明仁提到,由於亮羽不主動向企業、民眾募資,不主動行銷,雖是幫助弱勢的機構,亮羽的名號卻不響亮。不同於以往透過捐款協助弱勢團體的做法,亮羽的運作模式,創造出工廠營運與身心障礙就業相互依存與共榮的環境;亮羽計劃在 2024 年購地自建,2028 年正式遷廠營運,劉月廷希望亮羽擁有自己的廠房,她說:「不要跟著我漂泊,這些孩子也會老,沒有體力了也可以指導其他人,把這個精神傳下去。」

亮羽洗衣廠 擦亮折翼天使的翅膀

從 20 多年前,員工僅 10 人的小規模營運,到如今 300 坪大的洗衣技能工場,劉月廷期盼盡快擁有專屬亮羽的廠房,繼續用愛的教育及訓練,教導員工如何找回衣物的純淨亮麗,翻轉社會對身心障礙者的負面印象,讓身心障礙員工達成自我實現。

亮羽認為身心障礙者缺乏的不是擁有特殊待遇,而是要培養他們擁有自信,從工作中開發潛能。給他魚不如給他一根釣竿,儘管收益入不敷出,劉月廷甘之如飴,堅持給予身障者進入職場的機會,讓折翼天使在有愛的亮羽洗衣工場中,展翅翱翔。

採訪側記

這次造訪亮羽洗衣事業,真的看見了社企為社會付出、解決問題的精神,儘管入不敷出,劉月廷女士還是堅持要照顧這些特別的小朋友,除了教導他們一技之長,還提供他們經濟等等各方面的支持,將他們視如己出,令人動容。採訪中也理解到了亮羽現在面臨的各種困境,期許我們這次的報導可以替他們發一點聲,讓更多人了解並正視身心障礙者的社會問題和此類企業所需的支持。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無礙有愛 亮羽洗衣廠助身障員工洗出自信

延伸閱讀
>> 會使你跟著微笑的二手店:「快樂小舖」讓障礙者工作開心、消費者購物安心
>>「不讓世界改變你們,而是為你們改變世界」她為唐氏症孩子開咖啡廳,提供身障者就業機會
>> 開創 14 萬名身障者居家就業契機:若水首創「數據標註師」職務,打造 AI 應用背後的數據大軍

社企流 iLab 提供創業家從 0 到 100 的無縫支持,助你用商業啟動社會影響力 !
>> 第三屆 iLab 育成計畫強力徵件中,更多資訊請上 iLab 官網

「合作是社會創新的一切」加拿大 CSI 以兼容精神,打造屬於社創者的共享平台

2019.04.22

文:社企流

在加拿大多倫多市區、人來人往的士巴丹拿大道(Spandina Avenue)上,陽光射進一幢磚紅色建築 3 樓的辦公空間,放眼望去沒有辦公隔板,只有大片的圖騰地毯、窗邊充滿綠意的植物,以及創業家們談笑風生的場景。

這裡是加拿大社會創新中心(Centre for Social Innovation,以下簡稱 CSI),乍看之下,CSI 與一般共享空間似無不同,但許多人並不知道,他們不僅已有 15 年歷史,更是一個遍布全球的社會創新聚落。單是在多倫多地區,CSI 就扶植過逾千個社創組織,這些組織除了逐步擴大其社會影響力,也持續發展永續的商業模式,目前合計每年進帳達 2 億 5 千萬美元。

700 多個組織的社群,從共用一台影印機開始

在「共享空間」一詞尚未誕生的時期,CSI 就已開始實踐共享空間的精神。那個連筆記型電腦都還沒有普及的年代裡,租用電子設備、辦公室的成本高昂,小型非營利組織(NPO)根本負擔不起。

2004 年,時任安大略省非營利網絡(Ontario Nonprofit Network)共同主席的 Tonya Surman 與另 4 名好友發現,行政成本、日常開銷,為 NPO 帶來莫大壓力,甚至阻撓組織的成長。Tonya 等人於是成立 CSI,在多倫多租下一個約 140 坪的空間,提供 14 個小組織共用影印機、傳真機和辦公桌等設備。

CSI 的共享空間大受歡迎,想加入的組織排成人龍。CSI 因此正式推出「CSIx」空間共享專案,擴大空間駐點及組織招募作業,出租辦公空間給更多社會創新人士。參與 CSIx 的人不僅能以便宜的月租費使用設備資源,也能接觸到不同領域的人們,打開交流、甚至合作的機會。(同場加映:「朝九晚五」也能改變社會!他創立媒合平台,助上班族用業餘時間組織創業團隊

不只共享硬體,CSI 的社群也發展出緊密活絡的夥伴關係。在 CSI 裡,新創組織們不但共聘行政人員,甚至會媒合彼此的人力資源,如促進同理心的玩具社企「Twenty One Toys」,便曾將旗下實習生介紹給同在 CSI 的創新團隊「Tool Library」,該實習生後更進入 Tool Library 成為正職。不同組織內的設計、行銷、資工專業人士,也經常提供彼此技術支援、相互激盪出更多想法,充分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

「簡而言之,CSI 的創立初衷就是分享,我們至今也還秉持著這件事!」Tonya 說。

而今,CSI 已在多倫多買下兩幢大樓,還進一步拓點到紐約、倫敦,提供 700 多個組織作為營運基地,更是全球逾千個社創團隊的「娘家」,知名的「國際永續發展研究會」(IISD)、「碳中和計畫」(Project Neutral)、弱勢就業媒合組織 Building Up 等團體,都曾是 CSI 社群的一員。直到現在,CSI 仍在引領社會創新前行,不定期推出工作坊、創業諮詢,以及主打社會議題的育成計畫給社創者。

「開源共享」讓影響力最大化

2008 年時,共享空間蔚成趨勢,躍升為當紅話題。這時,Tonya 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她與 CSI 的夥伴合作,將數年來經營共享空間的訣竅和經驗,寫進了《縝密》(Rigour)這本書裡,並免費上傳到官網供人參考,讓全世界都能學習 CSI 的經營之道。

Tonya 指出,以共享出發、不計回報,一直都是 CSI 的作風。「要讓成功模式不斷擴大,最快的方法,就是開源(Open Source),」她說:「我們將點子開放給大眾,供人效法、實踐。如果所有人都能獲取這些知識,我們就能號召更多人,一起來促成更多改變。」

2014 年,CSI 完成一項壯舉,大大拓展影響力版圖,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作為一個小小的社會企業,他們沒有豐沛的財源,於是發行社區債券(Community Bond),向當地民眾募資。

所謂的社區債券是一種由籌資人向出資人貸款,並計息還款的債券形式,通常透過非營利組織發行。其優勢為投資金額相對較低、一般民眾也能夠參與,且投資人無須經過證券交易主管機關認證,沒有資產所得等限制;然而,也由於門檻相對低,雙方都承受著較高的財務風險,借貸兩方必須十足地信任彼此才行,若想募得大筆金額,所需的信任程度也更強。

雖然沒有雄厚資金,但 CSI 與民眾卻有著穩固的信任基礎,因而成為發行社區債券的優勢。最終,CSI 成功募得高達 200 萬美元的資金,買下了一整幢大樓,為更多社創者提供共享空間。「養小孩需要一個村子的力量,籌資金則需要一個社區的力量。」

Tonya 說,社群意識是社區債券成功的關鍵,「當人們明白,很多事需要社群才能實現,他們就會樂意成為其中的一份子。」

CSI 不只創造了奇蹟,買下大樓之後,他們再度發揮兼善天下的精神,把社區債券的各項運用技巧全面公開上網。不管是社區債券使用指南、管道、步驟或注意事項,CSI 都毫不藏私地對外開放。最後,Tonya 甚至將 CSI 的社區債券論述、連同網站及書本等出版物的智財權,以出人意料的一美元價格,賣給了「Tapestry Capital」這個組織。

面對旁人的不解,Tonya 表示,CSI 的終極目標從來不只是獲利,他們更在乎解方能否擴大、持續帶來影響。她說,自己擅於經營非營利社群,卻不太懂得如何兜售財務商品,而社區債券又是個龐大的事業,需要費心維運,「既然有人願意做,那就交給他們,讓社區債券的效益最大化、協助更多組織,何樂而不為呢?」

Tonya 也說:「這麼多年來,我學到了一件事,就是有些事物應該把握,有些則應該放手。」對 Tonya 而言,適度攤開手掌、貢獻自己所有,是 CSI 長年秉持的無私精神,也是創造影響力的關鍵。

關注人道與自然,獲利不擺第一順位

藉由充分的合作共享,CSI 成功塑造出創造力豐沛的社群,但他們還不滿意。作為社會企業,CSI 在乎的不只是如何增加空間營收,更是人們能否在此無虞工作、融入當地。

2015 年,CSI 推出了「交換辦公桌」(Desk Exchange Community Animator,DECA)專案,讓參加者「以時間換取空間」,只要每週擔任一日志工,就能使用 CSI「搶手辦公桌」及各式資源,還能獲得經營人脈的機會。

「身為一個社會企業,我們不能只是賺錢,CSI 希望營造一個多元、兼容的空間,為社會創新提供能量。」Tonya 說。

「我們至今都還在嘗試,希望找到能充分發揮人性的做法,DECA 就是其中一項。加入 DECA,你不會因為付不起共享空間的月租費,就無法享用 CSI 的資源。」目前,在全球 3 處 CSI 據點,每年都各有 120 人參加 DECA 專案,使更多人被帶進 CSI 這個大家庭。 (延伸閱讀:本月社企:紐約 CSI 現場直擊──社會創業家的城市綠洲

如今,全球各地的共享模式百家爭鳴,Tonya 無奈笑說,當年積極開放手中資源、從不私藏商業秘訣的 CSI,漸漸難敵 WeWork 共享空間等後起之秀,營運績效僅算得上差強人意。

對此,Tonya 豁達以對,她表示,面對未來,CSI 最關注的始終不是獲利,而是如何找到新的經濟模式,讓人類永續生活、讓地球生生不息,「我們得先思考,如何讓人和自然回歸經濟運作的核心,再來思考怎麼賺錢,而不是把獲利擺在首位。」

2018 年,CSI 發起「氣候創投計畫」(Climate Ventures), 鼓勵組織們針對氣候變遷提出的創新解方,從剩食、減塑、廢棄物再生、能源需求等面向,打造一個循環與低碳經濟的世界。

社創無關政治,合作才能帶來改變

一路走來,CSI 從一個小小的辦公空間,成為布局全球的社創網路,更成功促成加國政策轉彎、帶動世界各地對社創的關注。2018 年,Tonya 受邀至加拿大國會演說,針對官方政策的公益影響提出建言,並敦促政府在社創領域投注更多心力。加拿大政府而後宣布,將投入 8 億美元(約新台幣 24.6 億元)作為推動社創發展的資金。

被問及推動社創的訣竅,Tonya 說,CSI 秉持「不懈」與「合作」的精神,才能有今天的成績。「要做出不同以往、具有開創性的事,沒有『合作共享』是不可能辦到的。」她說:「因為合作是社會創新的一切,能夠強而有力地誘發系統性的改變。」

而今亞洲的社創網絡正要茁壯成長,針對生態系建立者,Tonya 叮嚀:「社會創新無關政治,社創是解方、而非意識形態。凡事應以解方為優先,才能帶來強大的力量。」

她也勉勵創業家,實踐社會創新,一定會碰到許多社會上的難題,但面對同一件事情,可以抱著怒氣去做,也可以帶著歡喜心,「永遠都要記得,實踐社會創新同時,也得好好享受當下的樂趣。因為你的態度,將決定你是否能夠啟發他人、帶領眾人們合作。」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年輕人憑什麼做育成?」 1個用Lean Startup精神砌出的社會創業育成計畫
>>「讓社會企業像病毒一樣感染所有人」跨域合作打造生態圈,讓社企發展到東南亞的每個角落
>> 願做第三部門的商業頭腦——英國東北社企培育單位,助逾百個初創社企建置能力、發揮影響力

本文為啟動亞洲高峰會合作專欄,如欲轉載全文至其他介面,請來信洽詢社企流。


加拿大社會創新中心創辦人 Tonya Surman 將於 5/11 來到「啟動亞洲—2019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分享擴大影響力、打造社創網絡的相關經驗!點此了解更多高峰會資訊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