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品茶跟品酒一樣需認證!「講茶學院」建立科學化茶葉教學,要讓台灣成為全球品茶的認證國

2019.04.0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王穎芝

台灣是知名茶葉王國,但當咖啡廳開滿大街小巷,茶館還停留在「懷舊」的印象中。社會企業講茶學院一手創立的茶葉教育系統,能否帶動大眾對品茶的想像?

你是否曾疑惑,山上茶館老闆泡的茶總是特別甘醇,茶葉買回家卻泡不出同樣味道?「那可能是因為高山水質較好,還有山上沸點較低,咖啡因遇熱溶出比例少,喝起來自然比較甜!」講茶學院創辦人湯尹珊,邊喝一口茶,邊解釋。

「原來如此」的品茶知識,即便對愛喝茶的台灣人來說,都未必知道。繼承了家族茶園的湯尹珊與弟弟湯家鴻,創辦了講茶學院,不僅要賣茶,更要「講」給消費者聽,用科學方式剖析品茶藝術,連歐洲人都來「東方取經」,將講茶的課程帶回西方。

「台灣茶產量不大,不能無限輸出。但是茶教育可以,」個子小小、但企圖心很大的湯尹珊,要將台灣打造成全球品茶的認證國,就像品酒就會想到法國一樣。

科學講茶不藏私

有別於講究美學的茶藝課,自 2015 年開始開課的講茶學院,從基礎 6 大類茶為起點,一一解釋茶葉品種、發酵與烘焙形成不同香氣的原理,5 種認證課包辦數 10 種茶葉的沖泡與品評。就像品酒課程一樣,雪白瓷杯一字排開,學員輪流捧杯嗅聞,嘗試從四溢的香氣分辨杯中物。教室內還擺著溫度計、水質測量儀等工具,如科學般精準講究的茶葉教育,正是講茶學院得以躋身國際的競爭力。

「茶葉就是植物。發酵與烘培就是物理變化跟化學變化,掌握這些變數,每批茶的風味就能保持在如好球帶的固定區間裡,」她以科學原理,道破一包茶葉兩種味道的秘密,不但不藏私,還希望與所有業者與消費者分享這些知識。

茶藝難捉摸,人才進入受阻礙

湯家人與茶葉的淵源早已超過一甲子。湯尹珊的祖父 1950 年就開始在魚池鄉種植阿薩姆紅茶,後來隨著外銷萎縮才轉種其他作物。然而湯尹珊的父親湯文一忘卻不了對茶的熱愛,1983 年買下奇萊山茶園種茶供自家飲用。湯家鴻在 2006 年接手後,嘗試走向精製路線,四處求教「大師」製茶絕活,不料起初多次碰壁。「他曾經花 20 幾萬去學,有天問大師當初跟誰學藝,大師竟回答:『神明教我的!』」回憶弟弟受挫過程,湯尹珊無奈苦笑。

這反映出茶產業難以吸引年輕人投入的原因之一。種茶本身就十分辛苦,泡茶又經常被視為藝術來傳承,甚至結合宗教、氣功等等,講究美感卻無法成為產業需要的實用知識,人才即使有心嘗試,也很難花上數 10 年時間複製前人經驗。

嚴重的世代斷層,在湯尹珊眼裡是足以撼動產業的社會問題。台灣除了茶農,還有無數與茶相關的工作,包括製茶機械、茶葉包裝、茶具、甚至手搖茶等等。當茶農老去,年輕一輩又無力接棒,台灣茶產業可能就此瓦解,連帶影響上千億產值。

姊弟因為在學習製茶的路上跌跌撞撞,乾脆自己從零打造嚴謹課程,以系統化分級傳授茶葉知識,填補台灣茶產業的人才斷層。湯家鴻不再追求出神入化的茶藝,反過來以工程背景出身的實驗精神,為製茶每一個環節找出標準,使講茶的茶葉品質終年穩定。姊弟倆更開始思考如何傳承這些寶貴知識,為後進之人打好路基。湯尹珊說,「想讓新世代進入茶產業,需要更有效率地傳授知識。」

先懂茶,才會愛茶

講茶不僅對專業人士講,也對消費者講。因為湯家姊弟察覺,知識斷層不僅意味人才流失,也阻絕了消費者靠近。習慣喝茶的台灣人很多,但茶葉知識門檻太高,一般資訊來源難免錯漏,以至於消費者常常連自己喜歡什麼都難以分辨。

湯尹珊舉例:「曾有客人說他不喝『金萱茶』,結果盲測試喝時,他挑的都是金萱。因為金萱其實是一個品種,可以有很多種味道。」

一般大眾缺乏辨別茶葉的能力,正是茶推廣一直以來的難題。湯尹珊認為,從茶農跨足教育不僅提升品牌高度,也獲得了其他茶農的支持,因為消費者教育是產業一大缺口,了解茶的消費者才能接受較高價的好茶。另一方面,這也是攸關食安的食物教育。「消費者懂得辨別口感和品質,判斷和選擇能力都會增加,劣質產品的銷量不好,自然會被淘汰,」湯尹珊說,

傳承百年的厚度

為了保護茶產業,也能與消費者分享茶文化的深度與廣度,湯家姊弟希望講茶成為傳承百年的企業,而食農教育就是厚植實力的關鍵。他倆四處進修,拿遍中台兩地的茶葉相關證照,還積極考取葡萄酒、咖啡師等證照,並研發適合多人用的茶具組,都是為了設計出最適合面向大眾的課程。

姊弟倆也牢記當初摸著石頭過河的無助,「剛開始那 10 年,我們真的很辛苦啊!」現在,講茶學院接受許多茶廠、企業的委託,專門開課培訓茶業工作者,讓他們以最高效率獲得茶葉知識;另外也協助輔導坪林的青年茶農創業,還擔任農委會亮點茶莊的計劃導師,積極負起提攜後進的責任。

除了授課,講茶學院也踏上茶的歷史探索之旅。兩年前一位日本學者須賀奴來台,調查台灣茶產業 150 多年的發展脈絡。湯家鴻與種子教師陪著他,追溯每一個茶改場、公所甚至茶鄉耆老的記憶資料,包括一手培育出日月潭阿薩姆紅茶的日本技師新井耕吉郎,講茶團隊也曾與茶業伙伴赴日拜訪新井的外孫,把他對台灣茶的貢獻事蹟傳回日本。

雖然投入歷史考察至今已經超過兩年,湯家姊弟一點都不覺得曠日費時,因為歷史將是企業最珍貴的資產。「當你的目標是要傳承百年,花費幾年做這些事也不會覺得太久,」湯尹珊說。

驚艷課程吸引歐亞茶商跨海取經

教育是百年樹人的事業,不過講茶短短幾年的努力已經獲得不錯的迴響。

湯尹珊表示,一開始推動學院時,還有許多人認為每小時一千元的茶葉課程太高價,2015 至 2017 年都只有一堂課程,2018 年才一口氣增加為 5 堂,學員人次將近 2500 人。近年也有愈來愈多茶產業以外的專業人士參加課程,主要來自餐飲與咖啡業,甚至有米其林二星餐廳主廚要求服務人員都來受訓。湯尹珊十分高興,代表講茶學院的專業茶教育得到肯定。

講茶學院也與國際精品茶協會共同發放茶葉證照,獲得中台兩地上百家企業認可,包含春水堂在內,將優先雇用通過講茶課程的應徵者。還因教育帶來的提升產業價值等社會貢獻,成為經濟部認可之社會企業,以及世界第一個通過 B 型企業認證的烏龍茶公司。

B 型企業協會秘書長黃惠敏也贊同,講茶教育幫助產業建立產品差異化,透過分級品茶課程,教大家如何體會辨識茶的各種香氣和口感。「人們愈有辦法品嚐出不同層次的茶,茶文化也愈細緻,年輕世代更容易受到吸引,」黃惠敏觀察。

講茶學院師法酒類與咖啡的認證課程,也受到眾多海外市場歡迎。湯尹珊表示,許多學員來自韓國、香港與新加坡,而且是專程搭機飛來台灣上課,他們都對講茶課程的收費所驚訝,認為物超所值。

講茶認證課程也開始輸出海外,2018 年輸出至西班牙跟智利,2019 年中則將登陸比利時與荷蘭。由於愈來愈多西方人愛上茶飲,但海外茶商以往苦於沒有易懂的介紹方式,因此主動找上講茶課程,期望將茶葉知識傳布更遠。

最重要的3%

湯尹珊指著講茶認證書上的「3%」標誌解釋,原來茶的平均濃度是 3%,其餘都只是水分,所有香氣與價值的差別,都蘊藏在那 3% 當中,「我們就是想成為茶產業裡面,最重要的3%!」講茶的教育成果才剛開始發芽,但湯家姊弟的眼光已經望向更遠。

全文轉載自 CSR@天下,原文標題:品茶跟品酒一樣也要認證 「講茶」要讓台灣茶成為全球「最重要3%」

延伸閱讀
>> 把台灣茶當紅酒賣 為烏龍茶定居台灣的美國人
>> 自己的牛奶自己救 鮮乳坊帶學生「牧牛」解獸醫人才荒
>> 康普茶副產品化身新興環保材料:可取代皮革製衣服、還能變成食物包裝一起吃下肚
>> 英國茶商以香蕉為材製作「無塑茶包」:無塑料、非基改、未漂白,可直接丟進廚餘桶分解
>>「泡茶不會有這麼多糖分,為什麼瓶裝茶卻有?」他創立全美最「誠實」茶飲,以有機無糖茶席捲市場


「社企流」和「信義房屋全民社造行動計畫」共同製作的《社區自造家》專題登場!一起來看看英雄們如何翻轉社區、打造理想中的生活。
>> 通報!英雄大量出沒!
>>《社區自造家》完整專題
>> 社區自造地圖募集中!

用英語帶偏鄉學生接軌世界——「因為所以」協助校內教師設計課程,盼能撼動體制高牆

2019.04.08
合作轉載

倡議家/文:游昊耘

你心中好的領導人是什麼模樣?一個人衝鋒陷陣?帶領著一群人往前跑?還是團隊溝通時,願意妥協尋找共識?

有幾位希望體制內英語教育為孩子做更多的年輕人,創辦了「因為所以教育協會」,用各自不同的專業,協助學校內的英語教師設計課程,希望跨領域整合、結合在地文化、具創意思維的課程,可以幫助不同的孩子學習英語。

發起人葉祐嘉與共同創辦人巫家蕙及其他成員,來自行銷、法律與社會學等不同領域,卻抱持著同樣理念,創業一年多,他們從坦誠面對自己、理解彼此的不同,到信任成為夥伴,在荊棘中,步步摸索出一條組織經營的道路,對領導力也有了不同認識。

年輕人創 NGO,改變英文教育現場

發起人葉祐嘉擔任英語專長教育替代役時,在教育現場看見英語教師教學時面臨學生程度差異大,難以顧及個別學生程度,同時,他也看見家庭資源的差異影響學習起跑點,種種因素導致孩子限縮英語學習的想像,這個國際慣用語言似乎僅是教室內一門棘手困難的科目,而忽略了學習它的關鍵原因——勇於向世界表達自身想法。

因此,葉祐嘉辭去在英國留學時的行銷工作,與法律系畢業、曾任 TFT(Teach For Taiwan,為台灣而教)第一屆教師的巫家蕙創辦非營利組織「因為所以教育協會」,發想出更具創意的課程設計,從偏鄉英文教育出發,試圖擴大英語學習的可能性。

「因為所以」目前與台中及新北各一所國小合作,藉課後輔導與課中協同上課的合作模式,在英語教學融入地方文化、自然生態與社會議題等,並嘗試與其他科目跨領域合作,一方面學生從中習得超越知識、技巧面的英語運用,拉近與英語的距離,也培養與世界交流的自信心;另一方面則藉由與老師共備,試圖引導老師,甚至影響學校在設計課程時,融入跨領域的思維與視野。

建立共同語言,走入體制的關鍵

然而,非營利組織該如何走入學校,撼動體制高牆?「一開始想得太簡單。」巫家蕙無奈笑說。起初,巫家蕙與葉祐嘉認為,只要課程設計好、跟合作老師談妥、行政從旁輔助,最後再經過校長同意,即可水到渠成。但等到開學前一天,他們突然接獲合作老師的職位調動,課程規劃臨時需做大幅調動的情況下,才了解與學校的共同規劃與全盤溝通,不是各部門談好就算結束。

「只有在全部的人都覺得這件事很重要的時候,『打破學科界線』才可能發生。」巫家蕙語重心長地說。

由於學校早已擁有固定教學模式,該如何將跨領域思維從課後班,導入正式課程,便是一件需要長時間溝通的任務。了解到環環相扣的生產鏈只要一處稍微調動,影響的卻是整條鏈的運行,這次,因為所以嘗試在溝通前先釐清彼此需求,再針對需求進行無數來回溝通,直到有了共同語言的雛形,2018 年,「因為所以」才真正跨入體制,協助合作國小的英文教師完成課程設計。

領導力是什麼?先從相信夥伴開始

與學校溝通要建立共同語言,團隊內部溝通亦然。

成立一年多的「因為所以」,從葉祐嘉與巫家蕙兩人依循各自專業的分工模式,如今已擁有 5 位正職夥伴。葉祐嘉與巫家蕙在團隊變化中體悟到,作為領導者,「先認識自己,再嘗試溝通」的重要性。葉祐嘉說,過去兩個人一起經營時,幾乎是各自埋頭做好自己專業的事情後,再約出來跟對方報告結論,「做事的時間很多,討論的時間很少。」他如是說。

當團隊成員開始變多、職務分工變得精細,葉祐嘉與巫家蕙作為共同創辦人的團隊領導者,勢必得開始思考,該如何調整分工模式,進行更有效率地合作。

領導者在一般人印象中,似乎擁有一個堅強、背負更多責任、帶領整個團隊前進的形象。葉祐嘉起初也如此期許自己。為了讓大家愉快工作,他一開始把主觀認為繁雜細碎的工作項目全都攬下,與成員的溝通也不多,直到無法兼顧各項工作,肩負的責任與壓力,更重得看不清身旁並肩前行的成員,「我過去太英雄主義了,以為一肩扛起所有就是負責任」葉祐嘉自省,靦腆笑了「後來才知道,『領導』先從懂得如何相信夥伴開始。」

經驗堆疊出體悟,葉祐嘉開始認識自己,他坦然面對過去對領導力的誤解,一方面與巫家蕙摸索如何引導組織有效溝通,另一方面也慢慢理解相信夥伴的真諦,共同分擔責任,一起面對工作的收穫與痛苦,一起從中學習,才是引領組織內部不停進步的根源。

非暴力溝通:觀察、表達感受、需求、提出請求

從兩人各自「分工」走向團隊成員彼此「合作」的陣痛期,法律系畢業,凡事講求邏輯的巫家蕙在每次的溝通挫折中不斷思考:如何將大家的能力作更好發揮?如何在會議裡做到真正有效的溝通?

巫家蕙分享了她嘗試過許多方式後,最終採用的溝通方法——非暴力溝通,分為 4 步驟:觀察、呈述事實、表達感受與提出請求。透過此,建立組織內的共同思維與合作模式。分享

巫家蕙舉例,開會時,若觀察到雙方衝突,其中一方可以試著呈述「剛剛講話音量逐漸變大」的事實,表達「我感到些微害怕」的感受,最後提出「希望可以恢復原來音量,讓對話持續進行」的請求。

「很多時候我們只停留在『感受』層次,這會引發更多情緒。」巫家蕙認為,非暴力溝通的精華就在於提出者還要進一步思考自己的需求,讓對方知道如何配合與改善,才能解決根本的感受與情緒。

每個人的個性與思維都不盡相同,就像一片片凹凸不一的拼圖,巫家蕙與葉祐嘉嘗試化成員差異為成長動力,藉著建立共同語言,創造更有效率的對話方式,他們拾起一片片拼圖,拼湊而完整了一個有磨合、也有成長的團隊,更在過程中體現了「領導」的真正意義,是坦承認識自己後,建立與夥伴共識,一起攜手完成一個人做不到的事情。

組織一起解決的大小難題、對齊好的成員共識,都將化為最精華的原動力,推著團隊向前。「因為所以」知道,改變英文教育的路途並不容易,但從葉祐嘉與巫家蕙談論夥伴、望向彼此時顯露的信任與坦承中,似乎離共同追尋的願景,又更近了點。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領導不是獨自走在前頭 「因為所以」從信任做起,了解更多請上倡議家

延伸閱讀
>> 專訪葉丙成:讓學生有動力學習,是身為老師一輩子的追求
>> 國文課本想把學生教成什麼?作家與學者共創「奇異果版國文課本」,盼孩子學會思辨而非背誦
>>「教師存在的本質,不是為孩子設定學習的優先順序」TFT 第一屆教師巫家蕙,為偏鄉學生打開學習的大門


「社企流」和「信義房屋全民社造行動計畫」共同製作的《社區自造家》專題登場!一起來看看英雄們如何翻轉社區、打造理想中的生活。
>> 通報!英雄大量出沒!
>>《社區自造家》完整專題
>> 社區自造地圖募集中!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