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2020 年全球唯二的 Open House 實體展!這群年輕人「打開台北」,讓 3 萬人探索城市美學

2021.01.0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除了去 101 拍照跟逛夜市,還有什麼向外國友人介紹台灣城市的方法?2020 年首屆剛落幕、將持續舉辦的「Open House Taipei」(打開台北),是你可以運用的城市美學大補帖。連台北市大家長柯文哲也深入平時難以窺見的捷運萬大線「植物園站」。「這次,我們帶大家深入地底 25 公尺,打開隧道、潛盾機、遺址,Open House Taipei,讓你看到不一樣的臺北。」他在臉書上寫道。

城市學/文:高宜凡

受疫情影響,過去一年來,全球各地重大慶典幾乎都無法如期舉辦,從東京奧運、杜拜世博會、到聯合國多場會議,皆是如此。1992 年從倫敦發起、被譽為當代城市美學代表活動的「Open House」也不例外。

不過,第一次拿到官方授權的 Open House Taipei,不但成為 2020 年唯二舉行 Open House 實體活動的城市(另一為蘇黎世),還在台灣掀起一股城市美學的探索熱潮!

全球唯二實體展!讓 3 萬人重新認識台北

有多熱呢?第一屆 Open House Taipei 蒐集了遍佈全台北的 73 處創意空間。2020 年 10 月底,30 多處需事先報名的景點剛開放網路預約,8 千個名額在一小時內就被秒殺。

而短短只有兩天(11/28-29)的活動,最後合計吸引約 3 萬參訪人潮,不少難得開放的熱門景點,如捷運行控中心、司法院、兩廳院,現場都湧現排隊人龍。

忙得不亦樂乎的打開台北執行長吳卓昊分析,這屆參與者這屆參與面孔多是 18 至 34 歲的年輕世代,女性居多,更在網路社群引發連串話題。如開放預約那天,活動官網便因數萬人同時上線而當機,開沒多久的 Instagram 帳號,累積瀏覽量衝破 160 萬,僅開放 10 天的群眾募資活動,達標率也超過 100%!

活動結束後,不少網友留言:「開始期待 2021 的 Open House Taipei 了!」「感謝你們讓我感受台北」「可惜最想去的植物園站瞬間秒殺」「很棒的體驗, 導覽志工的解說非常精彩~」還有人送蛋塔犒賞辛苦的工作團隊。

事實上,策劃長達兩年,由一群年輕人主動發起的 Open House Taipei,背後並沒有財團或金主支持,網站製作預算更只有 6 千元,執行人力也仰賴無償協助的 500 多名志工,籌辦期間還遇到史無前例的疫情衝擊,最後卻變成 2020 年台灣最有意思的城市美學派對!

怎麼辦到的?其實一開始是「老外」的構想。

席捲 50 城的美學慶典,由素人團隊完成

Open House 可說是全球最重要的城市美學探索活動,1992 年由一群英國建築師發起,經過將近 30 年的發展和串連,如今有包括:紐約、墨爾本、米蘭、維也納、耶路撒冷等近 50 個國際城市加入。

以 2019 年 9 月的 Open House London 為例,便獲得逾 800 處城市空間響應,吸引約 80 萬名參訪人潮。除了主辦單位提供的導覽資訊,還有許多部落客和專業寫手提供私房路線和攻略密笈,成為當地最熱鬧的地方慶典之一,常吸引觀光客慕名而來。

這麼有來頭的活動,怎會由素人領軍?

最先「入坑」的是打開台北共同創辦人徐千捷,2018 年在宜蘭推動文創聚落時,他邀西班牙籍的 Andoni Munduate 來台演講,分享當地城市聖塞巴斯提安(San Sebastián)如何透過文化行銷及飲食行銷交流,從內戰頻繁之地蛻變為 2016 年「歐洲文化首都」,成為米其林餐廳最密集的歐洲城市。

在台期間,兩人認識了策展人吳卓昊。Andoni 發現,台灣其實有濃厚的美學底蘊和設計能量,卻不太知道如何跟外國人介紹,於是提議引進 Open House,讓民眾探訪平時看不見的城市空間,3 人便組成團隊,積極向英國爭取官方授權。

沒想到好不容易拿到授權,正要進入緊鑼密鼓的籌備期時,卻爆發了史無前例的新冠疫情,不僅共同發起人 Andoni 無法再來台灣,爭取空間加入和商業贊助也陷入停擺。吳卓昊苦笑,「我每次問他什麼時候可以來台,他都說大概兩週,結果一直不能來!」

公私協力+響應者眾,締造疫情下的熱潮

說服空間加入的過程,更是屢屢碰壁。

打開台北企劃統籌洪佳緯坦承,「一開始大家都滿頭問號?,打開、讓民眾進來?然後呢?」不少人還誤會以為這是政府單位辦的活動。更有人質疑,開放自家空間給人看,還要犧牲一個假日,到底有什麼好處?

烏雲罩頂的狀況下,又苦無資金,團隊一度陷入掙扎,是否直接放棄、或改成線上策展?經過幾個月的苦惱和辯論,最終拍板決定,即便規模再小、還是要辦出實體活動,並在 2020 年 9 月份召開記者會、宣告起跑!

天助自助者,後續迴響開始擴散。除了預約人數反應熱烈,來自公部門的協助也愈來愈多,靠著人脈和口耳相傳,更讓開放空間數量在短時間內,從 50 個增加到 73 個。若非文宣品印製期限,後續還有一堆想加入的候補名單。

這次透過 Open House 替台北打開 73 處創意空間,包括天王麥可傑克森及女神卡卡曾下塌的晶華酒店總統套房、藝術界最高殿堂兩廳院、剛成立的台灣設計研究院、還有松山文創園區首次露臉的醫護室及鍋爐房等,都在活動那兩天敞開大門,免費開放參觀。

不僅如此,主辦單位還設計 12 條探索路線,如:都市更新、建築癡漢、小孩放電、老派約會、閨蜜潮拍等不同主題的走訪行程。

重新感受台北,連英國原創城市都羨慕

從一開始的不被看好、中途受疫情重擊、最後峰迴路轉地引發熱潮,年輕團隊感觸良多。

徐千捷苦笑,展前兩週在金普頓大安酒店舉辦第二場記者會時,由於場地位於精華地帶、且極具時尚感、貴氣逼人,還有一堆長官和名人站台,不少人都以為打開台北的資源相當充沛,不知道成員如此操勞、且經濟拮据。

「只能先咬牙辦起來了!」他透露,不含專業人力成本,這次活動已砸下超過 200 萬元,多是團隊成員自掏腰包。

負責媒體公關的谷宛儒觀察,許多響應的公部門機關和創意單位,其實都有類似的空間開放念頭,只是忙於日常業務而作罷,這次都藉由 Open House 對外開放。「大家都很想讓民眾進來看看,只是以前總有更重要的事在忙,或覺得空間還有待整頓。」

從另一個角度看,Open House 對台灣民眾來說,也是全新的體驗。

由於景點多達 73 處,團隊起先很擔心發生意外或失序行為,不過即便人潮眾多,大部分人都很遵守秩序及社會禮儀。看到殷切的參訪需求,不少原先只接受預約的景點,後來都開放現場排隊和候補名單,讓大家看個過癮。

除了參訪者素質好,志工招募也出乎意料順利。負責行政統籌的楊淳淳回想,原本以為起碼要一個月才能找齊,沒想到不到一週就來了 500 多位,「而且年齡層分佈很廣,從 18 歲到 70 歲都有,」甚至有從中南部上來支援的。

如同 Open House London 策展人 Sian Milliner 所言:「台北是 Open House 國際網絡最新的一員,非常羨慕台北的朋友因疫情控制得宜,可以享受實際走入空間的自由。」

原來,打開台北不但讓自家民眾驚艷,還辦到連原創城市都挺羨慕的。

2020 打開台北 profile

  • 共同發起人:Andoni Munduate、徐千捷、吳卓昊(執行長)
  • 舉辦時間:2020/11/28-11/29
  • 開放空間:包括自來水博物館、北捷行控中心、基督長老教會濟南教會、國家兩廳院、晶華酒店總統套房等 73 處
  • 參訪人數:兩天內吸引逾 3 萬人次
  • 締造記錄:第三個引進 Open House 的亞洲城市(前為澳門、大阪), 2020 年唯二舉辦實體展的城市(另一為蘇黎世)
  • 未來兩年主題:2021 年 Re-Taipei、2022 年 Social Taipei

全文轉載自城市學,原文標題:這群年輕人「打開台北」,讓三萬人重新感受這座城市

延伸閱讀
>> 登日本最強永續城市!神奈川如何成為未來智慧社區典範?
>> 青年移居花蓮,打造「移創指導所」:不只是把居住地搬移到另一處,而是要真正融入當地
>> 別讓菸蒂淹沒台灣! 北一女學生號召 200 名高中生淨街,更設計可隨手回收菸蒂的大容量菸盒

金門除了戰地遺跡還有什麼?3 姐妹辦展覽、開音樂祭,從在地眼光細說家鄉事

2020.12.24
合作轉載

倡議家/文:王舜薇

對生活在台灣的人而言,離島金門既重要卻又陌生,許多人對它的印象始終停留在戰地前線、小三通和陸客。但近年來一群在地年輕人返鄉耕耘,試圖以文化行動,為這個交融不同政權與歷史的海島注入新活水。

13 萬人口的金門,距離中國大陸最近之處僅兩公里,與福建沿海地區的往來,向來比台灣本島更緊密,直至兩岸分治,意外為中華民國扮演「抵禦共匪」的最前線。1992 年 11 月 7 日解除戰地任務後,觀光變成轉型的跳板和重要產業;2008 年擴大開放小三通,更是兩岸往來的最前線,卻始終是功能性的角色。

長年軍管的嚴密與保守,造成地方文史敘事的定型,刺激新世代在地青年思考金門文化的其他可能性。7 年級生王苓在金門唸完高中後赴台北讀大學,心理系畢業的她參與社會議題、上街頭,也喜歡紀錄,曾嘗試拍紀錄片和做口述歷史。

浸淫台北都會養分多年後,反思對家鄉土地文化的陌生,於是在離鄉 10 年後返回金門,與留美多年、擁有博物館策展專業的姊姊王莛頎一同創辦「敬土豆文化工作室」,是金門近年行動力突出的青年組織。

策展對話老金門,從在地脈絡尋文化底蘊

取名「敬土豆」,與閩南語「種土豆」諧音,表達向土地致敬、在家鄉深耕文化的精神。2014 年藉金門縣文化局的全國古蹟日活動,敬土豆在金門著名的「陳景蘭洋樓」策劃「奇蹟的發生」展覽,以金門人從 19 世紀中期到 20 世紀初前往東南亞發展的歷程(金門稱「出洋」或「落番」)為題材,試圖讓歷史與當代對話。

1860 年代海禁解除,大量金門人前往南洋尋求發展,事業有成的人帶回豐富僑匯,是金門現代化的關鍵資本,並建起美侖美奐、建築語彙混搭的洋樓。然而,許多精美樓房在太平洋戰爭時遭日軍佔領,戰後又充公做軍事使用,缺乏「人」生活的痕跡。「金門現在很多頹屋,包括洋樓與閩式建築,就是跟出洋和戰爭有關,」王苓說。

歷史的起承轉合,賦予了建築意外的身世,但當代對其認識深度不足。「雖有豐富的文化底蘊,但訴說方式一直停留在頌揚過去的輝煌。這些歷史跟當代金門的關係是什麼?好像很斷裂。」

「敬土豆」發現,金門不乏為觀光目的佈置的展覽,卻與本地人的生活關聯薄弱。「我們的展覽鎖定的觀眾是金門人,不是觀光客,但從在地脈絡中找出有普世性的主題,觀光客看了也會有共鳴。」例如,在金門為人所知的出洋故事,多半屬於功成名就型,但事實上有更多「不太成功」的庶民軼事,少有人蒐集訴說。

「奇蹟的發生」展覽內容,就呈現了普通人出洋,即便沒賺什麼錢,也一定會找照相館「拍張體面照片寄回家」,或者男人異地經商組成多個家庭,滯留家鄉婦女的無奈。這些普通人的故事,往往能讓更多人有感。展覽之餘,敬土豆主動募集一般金門人家族的出洋故事,獲得不少回饋。

新觀點詮釋在地文化

「我們好像都在彌補在金門成長時沒有的東西,」王苓笑說。王家姊妹各有所長,把求學期間在台灣本島或者歐美吸收的經驗和想法,拿回來金門實踐。2014 年,學音樂的妹妹王維剛發起「土豆音樂祭」,以「宅配音樂到聚落」的概念,把簡易舞台帶進金門各主要傳統聚落和家廟,讓金門民眾在自家社區就可以看到優質表演。連辦 4 年,涵納電音、搖滾、實驗、古厝 party 等多元形式,也是金門近年讓人耳目一新的文化行動。

最初資源克難,妹妹還自掏腰包,後來號召姊姊們一起「撩下去」。熱情與創新捲動了設計、策展、音樂和文創各領域的朋友出手相挺,以及公部門、金門民眾、學生、企業的支持。

音樂祭迴響廣大,然而「敬土豆」成員反思,「活動辦得再好、也容易陷入一次性的熱鬧或者消遣」,因此在連續 4 年的音樂祭後,暫停兩年,把力氣移轉到更日常性的投入和耕耘。王維剛與朋友成立「自造音樂」,在金門推廣音樂創作和教育,王苓則專心以「後浦泡茶間」為據點,繼續基礎的社造、文史調查等工作。

座落在金城老街內武廟口的後浦泡茶間,房屋前身用途,為軍管時期建設的物資供應處,還設有神秘的防禦坑道,現今所有權歸金門城隍廟。因城隍廟在過去的展覽合作、地方請益給予敬土豆許多協助,在長期互動的信任基礎上,廟方將空間無償提供給王苓等人使用經營,期待能透過年輕人的投入活化街區。建物本身在美學上或許平凡,卻反映時代的特殊性。

賦予空間意義的同時,後浦泡茶間也代表對公共事務的理想。王苓說,「希望營造出廟口泡茶談天論事的氛圍,就像在台北有很多公共空間或者咖啡店,大家可以在此吸收新資訊、討論議題、認識志同道合的朋友。這樣的地方金門很缺乏。」除了延續與縣府建設處合作的街屋修繕計畫,泡茶間也舉辦各類型講座和活動,醞釀年輕人對金門發展的另類想像。

文化經營衍生另類發展想像,盼打造適合年輕人成長的金門

走過漫長的戰地管制歲月,今天的金門仍保守,也依存於變化詭譎的兩岸關係,充滿焦慮,既有的地方關係和傳統政治網絡對於「改變」的想像與包容仍然有限。王苓坦言,「實驗性高、不確定性大的社區工作『留不住人』,是最大難題。」

現實上考驗不少,回鄉的年輕人必須在追求穩定與創意實踐中找到平衡。後浦泡茶間目前雖是營利空間,但還未發展出有效的商業模式,然而困境也是嘗試的契機。王苓說,未來想開發金門街區深度導覽,說出年輕世代觀點的金門歷史與故事,希望在被龐大陸客群淹沒的現狀中,走出不一樣的廣度與深度。「例如金門很多旅外東南亞華僑,可以針對這些族群設計導覽內容,把金門從清領、下南洋、軍管時期和解禁後的歷史脈絡談清楚,突顯金門特殊的地理位置中,交錯層疊的歷史痕跡。」在國境邊陲探索家鄉價值的金門青年行動,值得期待。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金門青年用「生活」策展 細說普通人的家鄉事

延伸閱讀
>> 馬祖觀光不只有藍眼淚可看——造訪全台最北的書店、登上梅花鹿天堂、嚐嚐老酒巧克力,品味道地新風景
>> 從原本的生活中「離題」——人生偶爾需要不同的空氣,花 7 天到鄉下修業去
>> 復興記憶中的漁村樣貌——夫妻倆重建百年石頭厝,開創卯澳創生新契機

現在加入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即可免費參與「2021 電力小兵感恩小聚」,一起回顧今年的社會創新大小事,並開箱社企流明年新計畫!
>>>點此了解活動詳情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