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全台首款「透明口罩」問世!看得到唇語,讓溝通更容易

2021.02.0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倡議家/文:劉嫈楓

「去年 4 月,疫情爆發,為了防疫大家紛紛戴上口罩。有天,基金會裡有位聽損的孩子,看到桌上國外友人寄來的透明口罩,問我:『該上哪買?』起初我不太明白,一問之下,才知道疫情升溫後,許多課程改以線上教學,遠距聲音變得模糊不清;戴上口罩後,更是無法辨識嘴型,學習大受影響,這位孩子想買來送給上課的那些老師們。當下我聽完,一時難以回答,原本這該是大人們先想到的事,卻讓孩子們來操心······。」在兩廳院「共融,讓微笑零距離」集結政府民間力量所促成的透明口罩捐贈儀式上,一手促成蒲公英聽語協會理事長謝莉芳說起事情原委。

​在疫情爆發後,國內外專家學者皆曾多次提醒,當社會出現重大災難時,許多原本就居於弱勢的族群將可能再次遭受衝擊影響。所幸,台灣面對疫情緊急的時刻,並沒有忘記急需仰賴臉部表情、唇部嘴型,表達訊息的聽損族群。

收到蒲公英協會傳遞來訊息後,串連經濟部、紡織所、衛福部、口罩國家隊康匠等公私部門之力,經過 8 個月,終於超前進度,設計出這款有著 3D 結合不織布加上防霧設計的透明口罩,首批將捐贈兩萬個並率先用於兩廳院場館人員。

​擔綱設計研發重責的口罩國家隊康匠總經理陳勇志表示,去年接獲訊息後,就邀集多次會議,並實際與聽損朋友溝通需求,過程並不簡單。儘管是為了滿足聽損族群的需求,但真正的「解題人」卻是一般大眾,「美觀」、「價格」、「舒適」缺一不可。從最初發想、手工打樣、量產都充滿挑戰,都歷經多次調整,才得以促成。尤其防疫重責當前,量產壓力不減之下,接下任務的團隊也因此眼神「閃閃發亮」。

陳勇志表示,在首波率先解決聽損族群的需求後,沒想到,需要透過臉部表情傳遞友善也包括許多服務第一線人員,因此下一階段也將攜手更多企業,使用透明口罩。

近年兩廳院在場館設計、節目製作,均致力推動文化平權,此次率先使用透明口罩前,早已和蒲公英聽損協會合作,讓聽損族群接觸藝術。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表示,為了防疫,從入場觀眾到前台服務人員,都確實落實「戴好戴滿」,但難免溝通受限、產生距離。

得知台灣康匠研發透明口罩時,也透過兩廳院長期合作,推動身心障礙福利的蒲公英聽語協會介紹,促成友善口罩的合作機會。「集結大眾一起促成解決此事,我們相信能自由自在悠遊在這社會中,是人的基本權利。」劉怡汝說。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看得到唇語-口罩國家隊為聽損童誕生「透明口罩」

延伸閱讀
>> 不再被側目!妥瑞兒戴「減音口罩」,嗝嗝變小聲了
>> 幫助微聽損學生 透過app「讓聲音,直送耳朵」
>> 阿根廷「盲人劇團」暗中登場-沉境演出激發想像力
>> 每年多出上萬噸口罩垃圾怎麼辦?全台紡織業啟動口罩「減塑」大工程
>> 8 位婆婆媽媽,組成「口罩國家隊」!台北婦女新知工坊以女力助防疫
>> 讓每個人都能有同等溝通的機會——台灣企業從愛出發,用創新科技讓溝通無礙

歡迎光臨《明日戶政所》,透過讀懂議題資訊、搜尋政府資源、了解創新行動、參與投票 4 步驟,一同關注少子女化議題,促進友善兼容的生育環境!
>>>點此進入專題

不需開口,就能諮商!走進森林,預約一趟身心療癒之旅

2021.01.22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文:黃思敏

近年來,森林療癒活動逐漸盛行,成為修補人與自然關係的一帖良藥。但森林療癒所關照的,不應只有參與者的健康,更要容納在地社區與山林環境的永續發展。

森林療癒是一門囊括森林科學、醫學、心理學的跨領域專業,該如何將這套心法帶入社區?林業試驗所上月出版的新書《森林療癒了誰?里山社區的行動參與》,便嘗試將森林療癒紮根社區,完整紀錄林試所耗時 3 年,培力花蓮大農大富里山社區推動森林療癒的成果

《環境資訊中心》專訪本書總編輯——林業試驗所植物園組組長董景生,分享他眼中的森林療癒,以及在里山社區蹲點的理念與實務。

森林就像一位「無言的諮商師」,療癒了高壓上班族

根據聯合國報告,2050 年全球將有 2/3 的人口居住於都市。在高度都市化的生活中,人與自然的關係變得脆弱且斷裂,身心處於失衡狀態,彷彿患了「大自然缺失症」。

董景生表示,需要被森林療癒的對象,往往不是孩子,也不是有大把時間接觸自然的退休族群。「生活壓力很大的都會藍領或 CEO,自然缺失最嚴重。」

無止盡的工作與生活壓力,鈍化了人們的五感,也放大了焦慮與疏離。走進森林,除了能吸收芬多精,達到抗焦慮、減壓及安定放鬆的多重效用。

伸展感官體驗自然 ,療癒餐減去過度擺盤與調味

森林療癒有別於一般的休憩活動,需透過專業的「森林引導員」作為橋樑,帶領民眾與森林這位「無言的諮商師」產生連結與互動。董景生解釋,引導員並不會像解說員,告訴你植物的學名知識,「療癒是一種去知識化的自然體驗,要伸展你平常用不到的感官,那是引導員的工作。」

除了在林中漫遊,「療癒餐」亦常被融入森林療癒的一部分。有別於觀光區常見的「風味餐」,療癒餐結合里山概念與食農教育的精神,減去繁複擺盤與過度調味,原始地呈現來自在地風土的滋味。

董景生舉例:「一碗用在地食材做的野菜湯中,有你不太習慣的味道,這會誘使你放慢速度、重新體會吃這件事,進而感謝環境的贈與。」

歡迎來到療癒之森 「新公有物」概念:讓社區成為共同管理人

森林療癒了遠道而來、尋求放鬆的人們,那麼生活這片森林周邊的社區居民呢?森林療癒的場域多為公有地,而著名的「公有地悲劇」理論,就指出公有地和無主地常被劃上等號,個別使用者往往在未考量環境與其他使用者、短線私利操作下,導致破壞悲劇。

實踐「新公有物」的概念,也就是讓在地社區居民成為公有物的共同管理人,發展出共享、永續利用山林的精神,以及自發性管理的共識與機制。發展社區導向型的森林療癒,是本書提出的一種可能性。

董景生轉述社區理事長的觀點,不論是來自公部門或民間團體的森林管理者,都會來來去去,「但社區一直在。」林試所的團隊花了 3 年的時間,蹲點在花蓮大農大富平地森林周邊的里山社區,以在地居民的參與為主體,與社區合作發展出跟地方環境、歷史與文化緊密連結的森林療癒活動。

「讓森林療癒這件事,拓展成社區成員本來就在做的事。」董景生強調透過社區資源的盤點,讓社區長出自己獨特的觀點與活動。

聆聽環境的信號 ,善用自然所給予的

「社區每辦一場活動,都是在自我訓練成長。」即便大農大富平地森林的蹲點計畫已告一段落,董景生形容,共同參與此計畫的學者都已經被社區「黏住了」,仍常回到社區,與在地居民持續教學相長。

董景生表示,民眾報名參加森林療癒後,實測結果發現,活動內容少一點、越針對在地的森林資源條件,放鬆與療癒的效果就越好。「我們偶而會設計過多活動,但療癒效果要好,是要讓參與者真實體驗環境,而不是把所有活動排滿。」

談到森林療癒的終極目標,董景生認為是要讓人們接觸自然環境,並學會聆聽環境傳遞的信號,正面地改變環境。

以林試所蓮華池研究中心的故事為例,董景生表示,當時發展森林療癒的規畫時,認為通往集水區高低不平的碎石步道是劣勢,需要改善。後來透過活動引導感官體驗,那條碎石步道卻成為森林療癒引導員能善加利用的資源與條件。「如果這條路是平整的水泥地,你走過就忘了。」

透過森林引導員的帶領,學員閉上眼睛赤足探索步道,透過團隊信任並開啟感官,連結自身與自然,達到療癒的效果。

董景生表示,人們在面對自然時,若能放下既定的認知,透過感官重新與自然連結,將會發現,人其實不一定要改變環境。「開發是無止盡的,就像欲望一樣無法被滿足。」

森林療癒不只療癒人,也療癒土地,達到啟發參與者投入、修復人與自然關係、環境保護的行動中。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轉載:《森林療癒了誰?》 在社區敦親睦「林」 預約一趟身心療癒之旅

延伸閱讀
>> 做焦慮世代的暖心陪伴——「溫度日記」讓你記錄最真實的自己,為身心靈充電
>> 拋開公有物的傳統想像:當社區遇上人造林,「森林療癒」創造在地新經濟
>> 看 Netflix 影集學冥想!他曾當過 10 年和尚,現在要幫助全世界找回平靜心靈

歡迎光臨《明日戶政所》,透過讀懂議題資訊、搜尋政府資源、了解創新行動、參與投票 4 步驟,一同關注少子女化議題,促進友善兼容的生育環境!
>>>點此進入專題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