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英國養蜂博士將蜜蜂引進小學校園:孩子能從蜜蜂學到的事太多了!

2018.01.19
瀏覽次數:

編譯:郭潔鈴

過去 10 年內,蜜蜂正以需警覺的速度消失,在英國,由於害蟲、農藥以及棲息地的破壞,當地的蜜蜂數量已消失了 1/3。同時在 2016 年 9 月,美國首次將 7 種蜜蜂加入瀕危物種之中。(同場加映:川普於熊蜂保護法規上路前1天簽凍結命令 環團:恐斷熊蜂生路,推向滅絕

目前全世界的人正以各式各樣的方式提供協助,像是以歌曲為蜜蜂募款、發明試驗性質的授粉機器人,以及英國連鎖大型超市 Tesco 將剩餘的砂糖捐贈出來,以保障蜂巢內的蜜蜂可以度過冬天。(同場加映:【柏林現場】他做的盒子,讓你家陽台一次滿足三種願望:搶救蜜蜂、強化都市生態、還能自產蜂蜜15公斤!

然而若要於學校中進行拯救蜜蜂的行動,目前大多仍止於理論,尚無實際作為。學校的考量可想而知,如果將蜜蜂帶至教室中,很有可能會引起恐慌,但是現在英國有一批學校,願意讓學生起而行參與養蜂,而不是僅僅坐著學習。

有 30 年養蜂經驗的 Julia Hoggard 博士,在英國坎布里亞郡營運了 20 英畝(約 2.4 萬坪)的蜜蜂自然保護區。過去幾年,她與一間當地的小學合作,致力於讓小學生創造自己的蜂巢。「我記得在童年時期,有好多好多蜜蜂於草地上飛舞,」她回想道,「現在即使我們身在保護區內,也見不到那麼多的蜜蜂,這樣顯而易見的轉變令人痛心。」

「在學校養蜜蜂的好處,在於牠們是整潔且小巧的社群,而且你可以用不同的角度觀察牠們,並在不同的關鍵階段將蜜蜂帶到課堂中。」 Hoggard 博士表示。

能與養蜂連結的課程,最直觀的應是生物與環境科學等課程,但是蜂巢其實也能與歷史、藝術、數學及音樂中的元素結合;學生甚至還能藉此學會實用的技能,像是在木工課程中學習建造蜂巢、或用蜂蜜烹飪等知識。

Hoggard 也說明她如何應對大部分人對於在學校養蜂的隱憂。「最大的問題是蜜蜂有可能會叮人。」她表示,「對學校來說,這必須成為優先考量的事項,在現今講求孩童健康和安全的世界中,學校必須知道該如何在有保障的情況下養蜂。」

幸好,在與 Hoggard 合作的學校裡,有位具領導地位的人被蜜蜂叮,卻給予冷靜的回應,成為其他人的楷模。「事實上,那間學校中第一個被叮的人就是校長。」她笑說著,「學校的師生必須學會如何面對這種情況,保持冷靜是很重要的秘訣。」

在英國北邊另一處的諾森伯蘭郡,有位業餘的養蜂人 Jilly Halliday 已在 Broomley Bee 計畫擔任志工 5 年。該計畫旨在提供大眾可輕易接觸養蜂過程的機會,並與多間學校合作舉辦工作坊。

在親眼見證了孩子於計畫中獲得的益處後,Halliday 決心向自己兒子的校長建言,在小學中設置專屬的蜂巢,學校亦表達支持,並已建造了一個隸屬於學校的養蜂場。「將蜜蜂帶進學校,需要有勇氣的老師,也要嚴謹的規範,」她解釋道,「在操作工作坊時,我們通常會將一個班級分成 4 組,我們還會進行風險評估,並永遠有一位老師在旁觀察。」

「工作坊的時間約 15 分鐘長,進行速度很快,而且學生愛死它了。他們會穿上養蜂人的服裝,並透過顯微鏡看蜜蜂。我們也會幫助老師在 10 堂課之內成為養蜂人。」

Halliday 認為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因為孩子們深受啟發,他們可以親手打開蜂巢、嗅到蜂蠟的氣味,聽到蜜蜂嗡嗡作響的聲音。這令人感到既興奮又危險。」

關於學校考慮在校園內養蜂,英國養蜂協會的公關發言人 Martin Smith 認為有以下幾條守則必須謹記在心。

首先,養蜂場的選址至關重要,它必須在安全、易到達的地點,並提供適合蜜蜂飛行的空間。像是 Halliday 合作的學校之中,就有養著羊、鴨和母雞的飼育場,可供存放蜂巢。「讓小學生觀賞蜜蜂的合適方式為,在養蜂場旁建造溫室或小屋,使所有孩子不用穿著防護衣也能看見蜜蜂與養蜂人的行為。」Smith 表示。

再者,學校必須考量養蜂的成本,包括防護衣、蜂巢以及其他消耗品,像是蜜蜂本身。Hoggard 預估總共需一千英鎊(約 4 萬台幣),然而也有一些方法可以壓低成本,例如使用比木製蜂巢還便宜的保麗龍蜂巢,或著放置蜂巢,等待野外的蜜蜂自行飛過來。

「蜜蜂會傾巢而出找尋適合居住的地方,如果你的蜂巢是合適的尺寸,並放在對的地方,就有很大的可能可以獲得蜜蜂。」Hoggard 表示。

最後,Halliday 認為,養蜂能打開孩童的眼界,並讓他們對自己所身處的世界有不同的認識。「我熱愛蜜蜂,我認為每個人都該這麼做,在牠們身上有太多事情可以學習。這是一門古老的學問,而我們正在重新復興它。」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Creating a buzz: how UK schools are embracing beekeeping

延伸閱讀
>> 蜜蜂的幸福就是人類的幸福!學學蘇格蘭蜂農的「多贏」策略
>> 為了實現「救蜜蜂」夢想,4 歲女孩創立銷售全美的蜂蜜檸檬水品牌
>> 北半球四分之一的蜜蜂離奇消失,《沒有果實的秋天》為你解開蜜蜂集體失蹤之謎

這款桌遊讓爸爸和女兒聊天不再尷尬,因為多了一個新話題——女權

2017.12.08

上一個世紀,女性為自己爭取了投票權、工作權等權利,大幅改善了女性於社會中的地位;然而隨著數月前爆出的好萊塢製片性騷擾醜聞、美國總統川普屢次說出歧視女性言論等事件,可確信的是,性別平權仍需不斷被發聲,直到深植於每個人心中。

整理/郭潔鈴

來自紐約布魯克林區的 Sham Hinchey 和 Marzia Messina 不只是一起合作的攝影師,也是共享人生的伴侶,他們所養育的女兒今年 10 歲,名叫 Penelope。

與女兒相處的經驗,促使這對攝影師夫妻開展一個計畫,叫做「親愛的女兒」(Dear Daughters),這項計畫中他們邀請 22 位男士和他們介於 8 至 11歲的女兒藉由桌遊的輔助,坐下來敞開心胸談論女權,並為參與者拍攝影像。

(Dear Daughters 影像計畫展現父女談論女權的趣味過程。來源:Marshamstreet

「我們想要重新創造家庭成員間的親密時刻,讓父女自然地談論女權,並向彼此學習。」Hinchey 和 Messina 表示,

「當人們產生同理心,才會關注此議題。我們希望父女從互相對話開始,逐漸攜手合作,共同開創平等、正義的社會。我們想聽見男人談論女權,而他們的女兒是促使男人行動的契機。」

Hinchey 更進一步表示:「我們總是習慣由女人來討論女權,以及女性該在社會上扮演什麼角色,但是要贏得這場戰役,需要所有人都參與。」

關於特意挑選 8 至 11 歲的女孩, Messina 解釋其用意,「因為 Penelope ,我們看見這年紀的孩子開始對社會議題發問,並開始試著替不公義的行為找到合理的解釋。」

於是這對夫婦與他們的女兒,共同設計了一款桌遊來引導父女之間的討論。每一張卡牌上會以手繪圖片搭配可刺激思考的問題。

遊戲先從較易回答的題目開始,像是爸爸問女兒欣賞哪一位女性,或是女兒問爸爸養育女兒帶來什麼樣的學習;隨著遊戲進行,問題將越來越困難,例如「你認為『男兒有淚不輕彈』是什麼意思?」或是「想像你將在立法院通過一條關於女權的法律,你會怎麼做?」,甚至父親必須向女兒解釋,為何數十年前媽媽無權決定自己孩子的未來,以及什麼是沙文主義。

Messina 觀察數對父女的遊戲過程後,發現這是許多父親第一次與女兒談論這類型的議題。Hinchey 認為當爸爸與女兒花時間討論此事,能幫助他們察覺女權議題其實和男人非常相關,「男性沙文主義和女權並非抽象的概念,這些問題很有可能成為他們女兒未來生活的一部分。」

最後,攝影師為遊戲參加者拍攝一組人像照片,照片風格像是早期的家族照,但展現了女孩的自信和現代父女關係的親暱。Hinchey 和 Messina 希望能同樣於其他國家實踐此計畫,並將所有對話與相片集結成一本書;未來也希望可讓每一個家庭都能自行在家玩這款卡牌遊戲。

「關於平權的議題,一直是與大眾息息相關的主題,但是在現今的社會氛圍下,我們認為有責任為此發聲。」

核稿編輯:金靖恩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布」一樣的幫助 促進肯亞女權
>> 結合工藝與女權,南亞時尚業不膚淺
>> 盧安達的新少女雜誌用女性機師、水電工當封面故事 重塑當地女孩的性別角色

想要讓家鄉變得更好,卻不知道從何開始嗎?來看《社區自造家:第一次做社區營造就上手》專題,以移居者、返鄉者及師生團隊 3 種角色切入,帶你一探社造心法,齊心創造永續共好的生活環境!
>>>看專題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