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全球第一雙純素鞋款:加拿大鞋廠推出「植物鞋」,丟進堆肥桶後 45 天可生物分解

2019.08.1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你有幾雙鞋?捐不出去的舊鞋,都去了哪裡?它們在我們的垃圾場,一直都在,跟紙尿布一樣。為此,加拿大鞋廠 Native Shoes 決定做出一雙取之於地球、並完全回歸於地球的運動鞋。它們怎麼做到的呢?

文:王茜穎

想像一下鞋子的原料標籤寫著:鳳梨皮、橡膠樹汁、木漿、棉、麻、橄欖油。

這可不是好萊塢電影的道具鞋,而是加拿大鞋廠 Native Shoes 在今年 6 月推出全球第一雙 100% 植物製造、可丟進「噴桶」生物分解的運動鞋,命名為「植物鞋」(Plant Shoe)。

鞋如其名,以鳳梨皮做鞋頭,橡膠樹汁倒模製底,用泡橄欖油的黃麻纖維編織成線,再由匠人手工車縫,採封閉循環的製程,將尤加利樹木漿壓成鞋面基底,搭配有機亞麻的內裡,洋麻和玉米纖維氈混紡的柔軟鞋墊,最後以有機棉做鞋面。

用植物來當鞋子原料,不是為了噱頭,而是為了環保考量。因為舊鞋子比二手衣服更難轉手送人或賣掉,往往只能丟掉。

低頭看看你的腳,腳上的鞋子多麼舒適:塑膠或合成橡膠做成鞋底,有的還注入凝膠,提高避震效果;發泡泡棉形成中底;棉、鞋網、合成纖維或皮革製成的鞋面,溫柔地包覆著雙腳;再由黏著劑膠合各部分。可是,當鞋子壽終正寢時,多重材質頓時變成難以回收的「複合怪物」(hybrid monster),只能通通丟進垃圾桶。

鞋廠開始為鞋子設想「身後事」

據環保署估計,台灣人每兩年會丟一雙鞋,平均每年丟棄一千萬雙。在美國,每年丟進垃圾桶的鞋子更高達 3 億雙!

不少大廠開始為鞋子設想「身後事」。耐吉(NIKE)回收舊鞋,拿來鋪球場和跑道;愛迪達(ADIDAS)開發單一材質運動鞋,好回收絞爛,再做出好鞋一雙。

Native Shoes「變本加厲」,從源頭下手,推出材質屬於可生物分解的植物鞋——穿壞時不必丟進垃圾桶,只要丟進堆肥桶或交給堆肥公司,在細菌的作用下,45 天就會開始分解,歸於塵土。

「當我們籌備這項計劃時,我們不斷捫心自問:下一步是什麼?我們該如何做才能完全消除廢物,做到取之於地球,並完全回歸於地球呢?」Native Shoes 的創意總監貝爾克(Michael Belgue)接受美國網路媒體《Inhabitat》採訪時說。

「純素」且「生物可分解」的鞋子

2017 年,Native Shoes 展開設計「純素」且「生物可分解」的鞋子。「追求純素,代表不能抄任何捷徑。而抄捷徑正是當前製鞋和製料的現狀。」貝爾克進一步解釋,「例如,純天然的橡膠樹汁不含任何石化催化劑或添加物,因此,製作一雙鞋底就需要花上兩週的時間。相較之下,許多現代聚合物僅需要幾分鐘。」

Native Shoes 在法國阿爾卑斯山找到一家以天然橡膠製鞋底的小公司 Reltex,每雙鞋底都需要手工倒模,歷經 50 道工序,耗時兩週,才能成形。

「怎麼把鞋子組合起來才是棘手之處,」貝爾克說,「運動鞋大多是用黏膠或黏著劑,這是業界的標準作法。但因為我們追求每個細節都採 100% 的植物性材質,我們無法使用石化製的黏著劑(編按:不可生物分解)……多數的『天然』強力膠又含有馬的成分,我們只剩下水性的天然乳膠黏著劑這條路。」

古人智慧給現代製鞋解法

這,是一條死路,因為強度不夠。黏著劑走不通,Native Shoes 改走縫製一途,用機械性的方式縫合鞋子。誰知又碰到死胡同。棉線、麻線在測試時全斷光,業界標準的合成纖維又不能用。最後,他們看上了一種由黃麻編織而成的線,「但它太粗又結實,根本穿不過縫紉機!」貝爾克幾乎在哀嚎了。

出路,居然藏在古法裡。匠人運用了在地專有的古法,嘗試將麻線浸泡在橄欖油中使其柔軟,甚至開發了一種特殊的料斗,先在油中泡過,再將線餵入縫紉機,一雙雙巧手密縫。也因為十分「搞剛」,植物鞋一雙要價 200 美元(約台幣 6 千元)。

「有趣的是,我們沒有任何材料是特別具有突破性的,在包裝下(或許有些調整),這些材料存在已久。沒有前人從過去尋找未來的解答。我們運用了非常古老的技術,古老的材料(黃麻、洋麻、亞麻、三葉橡膠),想方設法,做出現代的運動鞋。」當追求新科技和新素材成為鞋廠間的軍備競賽時,貝爾克的話值得再三咀嚼。

活得輕盈,少留足跡

很難想像,做出全球第一款純素永續鞋的鞋廠,居然是靠像是布希鞋、用乙烯醋酸乙烯酯(EVA)材料製鞋而一炮而紅。不過,去年起,Native 推出「重新混合計劃」,仿耐吉將舊鞋再生成地板或隔熱材料,未來還計劃做成新鞋。

Native Shoes 承諾在 2023 年保證安排好所有旗下商品的「身後事」,而且最後一哩路絕對不會通往垃圾掩埋場或焚化爐,並打出 Live Lightly 做為下一階段的使命。

這句話按字面翻是「活得輕盈」,但做為鞋子品牌,或許「少留足跡」更加貼切吧!貝爾克說:「這個概念的最終表現,就是要藉由做出可以徹底生物分解的鞋子,來達到完全零廢物。植物鞋是這趟旅程的第一步。」

全文轉載自 CSR@天下,原文標題:一雙6千塊 加拿大公司推出全球第一雙純素、生物可分解的「植物鞋」

延伸閱讀
>> Lush推全球第一款「無塑負碳排」包裝 軟木肥皂盒每個可吸收1公斤碳排放
>> 愛迪達的真心話大冒險:全球首雙單一材質做成、100%可回收再製鞋怎麼賣?
>> 3 種材料製成永續鞋款:美國時尚品牌選用「負排放」甘蔗鞋底,要做出全世界最舒服的鞋
>> 讓口香糖不再把鞋弄髒,而是化為你的鞋底——英國設計師花費 10 年才成功的口香糖回收計畫
>>「鞋子壞了寄回來,我們用它重做一雙!」Adidas 計劃發展訂閱制服務,實踐不斷再生的循環經濟

天天抹在臉上的乳液,你對它有多了解?「純淨保養」風潮興起,給肌膚無毒、安全又天然的好選擇

洗完臉,拿起桌邊的乳液倒到掌心中,再均勻塗抹於臉周。對許多人來說,保養品是陪伴他們度過日常生活的朋友,更是切身影響膚況的重要因素。購買保養品時,你注重什麼呢?一夜間的美白、保濕功效,還是天然、健康與安全?

整理:梁元齡

8 年前食安風暴在台蒙上的陰影尚未退去,國家衛生研究院今年 3 月便指出,根據研究顯示,孕婦待產期間若使用添加人工香料的乳液、化妝水,恐增加尿液中的「塑化劑」代謝物,未來更可能提高新生兒體質過敏的機率。

人們對食品安全的重視不斷提升,如今講求天然、減少加工的訴求也蔓延至美妝產業,在近期掀起一波「純淨保養」(clean beauty)的風潮。到底「純淨保養」是什麼?這波趨勢又將如何為消費者的健康把關、成為美妝產業中的一顆新星?

吃進體內、擦在身上,都應講究健康安全

起初,純淨保養會引起討論,是出自某些消費者對健康、安全的需求日益高漲。純淨保養這個名詞出現之前,率先引起大家注意的是純淨飲食(clean eating),標榜無加工、無毒的飲食型態,以求達到體內環保。

在社群平台 Instagram 上,「#純淨飲食」的標籤就被提及過 4200 萬次,甚至催生出「健康食品癡迷症」(orthorexia)這種前所未聞的飲食失調疾病,足見純淨飲食的風靡程度,更因此喚醒不少人對健康飲食的覺知。

而擦在身上的美妝、保養品,就如吃進體內的食物一樣,與消費者的健康狀態息息相關。更因為保養品與我們「肌膚相親」,因此帶有自我照護、親密感等象徵意味,講究健康安全的純淨保養會成為美容市場新寵兒,似乎是意料之中。

我的乳液裡加了什麼?消費者對透明度要求提高

長年來,美妝產業資訊的透明度都有待加強,尤其是關於成分、製造過程這些訊息的複雜程度,都令消費者霧裡看花、衍生疑慮。

對於數位時代的消費者而言,學習閱讀產品標示、弄清楚眼前的保養品裡究竟含有什麼成分,便成了首要任務。

根據美國調研機構「Label Insight」的報告,46% 的消費者坦言,自己曾用智慧型手機搜尋實體店舖的產品資訊;在千禧世代的受訪者中,曾經這樣做的人則多達 56%。隨著 Z 世代逐漸成為消費市場的核心,我們可以預期,在未來,消費者對純淨保養的接受度更高、也更可能採取純淨保養的方法來呵護肌膚。

此外,拜數位工具和四通八達的資訊管道所賜,這群新世代消費者面對企業的「洗綠」(greenwashing)更不容易輕易相信。所謂「洗綠」亦稱「漂綠」,指的是企業投注資源營造永續形象,但實際上卻沒有投入相對的資源,實踐永續的作為。洗綠現象使消費者面對產品時較以往更謹慎、期待更透明的產品資訊,在美妝保養產業中尤其如此。

對資訊透明度的需求增加,加上科技應用日益普及,使這波純淨保養風潮催生不少「標籤解讀程式」。例如:「Clean Beauty」、「Yuka」、「화해」(Hwahae)、「INCI Beauty」、「Pharmapocket」、「CosmEthics」、「Healthy Living」或是「Beat the Microbead」等 app,都能讓用戶下載到手機裡,隨時為他們分析手邊產品的成分。

何謂「純淨」?各方說詞大不同

那麼,究竟該用什麼標準來判定「純淨」?各家品牌的定義包羅萬象,但經過大致整合,我們似乎可以得到一個簡易答案:那就是比起產品中「含有」什麼,純淨保養更注重產品裡「沒有」添加哪些物質。

法國新保養品牌「Seasonly」座右銘:「減去不理想添加物,給你理想肌膚」,堪稱是純淨保養集大成的定義。許多人將化學物、人工化合物視為美容保養的天敵,純淨保養主要就是想杜絕有害成分、提倡「少即是多」的保養思維。

再來看看法規定義。關於保養品內添加物的合法性,各國法規莫衷一是,但大致而言,「純淨」常指產品製程處於安全的實驗環境、使用無毒成分、且未添加合成物質。不過某些時候,各品牌仍會少許添加自家特製的天然或無毒成分,以強化產品的效能或特色。

「透明化」是與市場溝通關鍵

在純淨保養尚未有明確、單一的定義前,對於身體護理品牌來說,為自家公司認定的「純淨保養」下個明確註解,且透明地貫徹於生產流程中,便成了與顧客溝通的關鍵。

提倡純淨運動的龍頭之一「Goop」,曾在公開資訊中揭示:「Goop 正在創造關於保養的全新標準。『純淨』對我們來說相當嚴格,意味著產品需無毒、沒有長長的成分清單;既不會對健康造成有害的影響,也不會干擾賀爾蒙、不會致癌、一般膚況下使用更不會產生刺激。」

Goop 更明列公司承諾絕不添加的成分為:羥基苯甲酸酯、鄰苯二甲酸鹽、聚乙烯醇、乙醇胺、化學防曬劑、合成香料、BHT 及 BHA 等。

除了 Goop,回到 2010 年純淨保養潮剛起步的年代,純淨保養的首批倡議者之一「Tata Harper」,一直都很在乎「無毒」和「溯源」這兩項要素。

「我們盡可能在一滴人工化學物都不添加之下,濃縮出品質最好的成分,以求達到最高品質的保養。」因此,Tata Harper 同名品牌對外宣稱:他們的產品完全無毒,且不含基改物質、添加物、人工色素、人工香料和合成化學物。

如今時隔 9 年,Tata Harper 被視為倡議純淨保養品牌中最成功的企業之一,銷售進帳近逼 680 萬美元。

由新創起步,帶動主流美妝的「純淨革命」

近幾年來,主打純淨保養的護理品牌、銷售平台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如美國的 Detox Market 選物,承諾只挑選安全、純淨的護理產品上架,他們也透過育成護理品牌、倡議無毒保養等方式,推動純淨保養運動。

還有一家搭上純淨保養潮的品牌「Credo」,在網站中放上一紙長長的「有害物清單」,明列鋁粉、礦物脂(petrolatum)、顯色劑等有毒成分,並在生產端落實純淨保養理念。成立不到 4 年,Credo 已在全美拓店 8 處。

上述兩家公司皆以創新創業之姿,投入了純淨保養市場;同時,美國也有眾多大型企業,紛紛加入純淨保養運動行列。

舉例來說,通路平台「Sephora」發起「Clean at Sephora」標章行動,承諾會跟隨 Seasonly「減去不理想添加物,給你理想肌膚」的座右銘,只提供乾淨的產品給客戶。除了確保產品中不含有毒物質,他們也對外保證:上架產品中的合成香料,比例都會維持在 1% 以下。

在台灣,B 型企業「綠藤生機」也率先從生產端貫徹純淨保養的理念。長年來,綠藤生機便不斷與消費者溝通「少即是多」的保養觀念,他們曾經發起「無乳液實驗」,呼籲民眾減少非必要的保養流程,甚至在推出首瓶潤髮乳時,勸消費者「不需要就別買」。如今,綠藤生機建置了多達 2400 項的「非必要成分清單」,承諾添加成分全透明、且避開不永續的製程,並以此鼓勵顧客回歸簡單、純粹的護膚習慣。

小眾變大眾,純淨保養潮襲捲全球

純淨保養在美國漸成主流,世界各地也出現了不少符合其精神的品牌和產品。這個由小眾客群逐步朝大眾市場進攻的產品訴求,更逐漸扭轉消費者對純淨保養的觀感,甚至有時會被視為高檔、精緻的護理用品。

當永續價值襲捲全球,講求天然的護理哲學已然成為焦點;市場對資訊透明度、公開揭露的要求也出現新標準。未來,美容市場將會如何迎戰純淨保養時代?且讓我們持續觀察。

核稿編輯:李沂霖

此文章由綠藤生機支持、社企流獨立製作,不影響報導之真實性與準確性。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無所不在的食品添加物,揭開色、香、味飲食背後的真相
>> 天然食材也能很美味:勝利廚房推網路訂購服務,讓消費者「安心好食」
>> 美國正颳起植物奶風潮——紐約百年乳品推出首瓶「無添加」堅果奶,成份只有兩種:堅果和水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