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3 種材料製成永續鞋款:美國時尚品牌選用「負排放」甘蔗鞋底,要做出全世界最舒服的鞋

2019.02.1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新年快到了,大家除了添購新衣之外,有沒有打算買雙新鞋拜年時候穿?但現在買鞋真不容易。踏進鞋店,看見琳瑯滿目的鞋子,每個品牌又依功能、型號、顏色等一層層的細分,導致我們常常不知如何選擇。

美國一家新創公司,想要將買鞋變得更簡單,因此,只推出非常少的款式。讓我們一起看看它如何運用這些有限的選擇,挑戰國際大廠,並在創辦兩年後,就成為了估計市值 14 億美元的公司。

文:戴羽

這家新創公司名為 Allbirds,是由 Tim Brown 和 Joey Zwillinger 一同創辦。Zwillinger 在創業之前,在一家生物科技公司上班,領著優渥的薪資。他的妻子和 Brown 的妻子是大學室友。在 Brown 開始創業後,Zwillinger 的妻子就建議他找 Brown 聊聊。在 Zwillinger 了解 Brown 的理念後,就決定放棄令人羨慕的工作,和 Brown 一起創業。

不用太多顏色,沒有大大的商標,鞋的設計「簡單」就好

Tim Brown 出生於紐西蘭,在創辦 Allbirds 之前,是一名職業足球選手,並曾代表紐西蘭參與多次的國際賽事,包括在 2010 世足賽中擔任副隊長。在他的足球生涯中,Brown 一直都不需要為了穿什麼球鞋而心煩,因為,他的鞋子都是由知名品牌贊助。雖然不需要花錢買鞋,但是 Brown 一直覺得球鞋的設計都太花俏。特別是球鞋上的配色和大大的贊助商標,都讓他覺得太「超過」了。

2012 年,Brown 正式從球場退役,但是他一直對球鞋的問題念念不忘。他想要找一些比較「簡單」的球鞋,再加上「運動時尚」(Athleisure:由兩個英文單字,Athletic(運動)與 Leisure(休閒)結合而成的時裝風格)的盛行,Brown 因此決定要設計出自己想要的鞋。

Zwillinger 加入後,Allbirds 在 2016 年正式成立。他們就開始找尋心目中「簡單」的鞋。

市場上許多的鞋子都是用多塊布料結合而成的,這樣的好處是能夠為鞋子提供不同的花紋與顏色。但是 Brown 認為這是不必要的,因此,為了追求他想要的簡單,所有 Allbirds 都只用一塊布料,加上鞋底製作而成。這讓 Allbirds 的鞋子都是單色的,而且也沒有任何花紋。

除了顏色之外,Brown 也要讓 Allbirds 的品項變得簡單。所有,他們也只推出 4、5 個款式的鞋子讓客戶選擇。這些款式包括低筒步行鞋 (Runners)、高筒步行鞋 (Toppers)、沒有鞋帶的休閒鞋 (Loungers)、有鞋帶的休閒鞋 (Skippers)、以及拖鞋 (Zeffers)。

而 Allbirds 能夠這樣做,也是因為他們的目標市場是「運動時尚」。因此,他們可以透過減少不需要的「專業運動功能」(例如:氣墊、更強的腳踝保護),讓設計更「簡單」。

除了款式少,Allbirds 也沒有為這些款式推出不同的系列。所以,所有的鞋款都只有一個版型。Brown 形容,Allbirds 在產品的開發上,不像其他的品牌,不停的設計新的款式,導致各款的鞋子會有很多「版本」。在 Allbirds,他們的作法更像是只推出一個「版本」,然後不斷的讓它變得更好。

這些「簡單」的設計,雖然限制了客戶的選擇,但是同時也讓客戶更容易找到真正想要的鞋。但是 Brown 的「簡單」並不侷限於設計,他連商業模式也想簡化。

Brown 發現長久以來鞋子都是透過零售商,才能夠到達客戶的腳上。而零售商由於銷售多個品牌的鞋子,所以,還是會讓客戶有太多選擇。除此之外,客戶也無法直接將他們的想法回饋給鞋子的製造商。因此,Brown 決定跳過零售商,透過網路直接面對客戶。

2018 年,Allbirds 設立了第一間實體店,進一步加強和客戶的互動。目前,Allbirds 共有 3 間店面,分別在紐約、舊金山、以及倫敦。而這些實體店內的設計也是以簡單及提升客戶體驗為主。例如,店內的椅子被設計成往前傾,讓客戶更容易試穿不同的鞋子。另外,椅子的底部都有足夠的空間容納 Allbirds 的鞋盒。在試穿時,客戶可以將鞋盒塞到那裡,避免阻擋到他們。

不惜工本,使用上好的原物料,讓客戶能夠有更「舒適」的鞋子

Allbirds 會選擇完全繞過零售商不但是因為要簡化商業模式,也因為他們想要提供客戶更「舒適」的鞋子。

Brown 在創辦 Allbirds 之前,曾經花了很多時間研究這個產業的利潤結構。他發現一雙一千元的鞋,生產的成本 220 元、其他成本 230 元(包含行銷、運輸等費用)、製造商可以賺 50 元,而剩下的 500 元,都歸零售商。

為了確保獲利,鞋廠都會盡量壓低生產成本。所以,它們會選擇採用便宜的原物料。Brown 認為這需要被改變,因為便宜的原物料會導致最後的成品並不舒適。因此,Allbirds 在排出了零售商後,就可以將省下多的錢,投資在使用更好的物料上。

由於 Brown 在紐西蘭長大,因此,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那裡有名的「美麗諾羊毛」。Brown 喜歡稱呼紐西蘭為「擁有 2700 萬隻羊的土地」,在那裡羊數目比人還要多(羊與人的比例大約是 6:1)。因此,紐西蘭也是世界第二大的羊毛出口國。

在 Brown 的成長過程中,他常常穿著羊毛織成的外套與襪子,所以,他馬上想到可以用羊毛來製做鞋子。但是,事情並不如他想像的那麼容易,一直以來沒有廠商嘗試使用羊毛做鞋,不但因為它比較貴,也因為它不夠堅韌,而且上羊毛製品是會讓一些人皮膚發癢。

Brown 沒有放棄,他和隸屬於紐西蘭政府的農業科學家合作,最後研究出一款能夠承受鞋子磨損、非常舒適、並且不會令人發癢的羊毛。最後他選擇採用和 Giorgio Armani 以及 Gucci 西裝同等級的羊毛,來生產出「最舒適的鞋」。

在 Allbirds 推出「羊毛」系列產品後,他們得到一些客戶的建議,說這款鞋子在夏天會有點熱。於是,Brown 開始尋找另外一種原料。這次,他又在成長的環境中找到靈感。在紐西蘭,桉樹是常見的樹木,而 Brown 發現,桉樹的纖維也可以用來製作鞋子。經過多次實驗,Allbirds 研究出名為 TENCEL Lyocell ,取自於南非樹木的纖維。這種纖維不但舒適,而且也克服了羊毛悶熱的問題。

有了羊毛和樹纖維做鞋面,Brown 就開始研究鞋底的原料。一般鞋底都是用石油為基底的 EVA(聚乙烯醋酸乙烯酯)塑料製成的。Brown 和巴西塑料製造商合作研發了兩年,開發出了一款採用甘蔗製造的鞋底,SweetFoam。這款鞋底不但更輕、更舒適,而且也非常環保(因為沒有採用石油為基底)。

 Allbirds 在選用原物料時,不但講究舒適,而且,也持續的維持「簡單」的原則。因此,一直到今天,它們所有鞋子,都只採用這 3 種物料製成。

將「永續」視為「不能被妥協」的一環,令消費者對品牌產生更多的認同

Brown 在選擇原物料時非常用心,因為他非常在意「永續」。他認為,雖然客戶不會單憑「永續」就購買他們的產品,但是,當他們的產品和競爭者都達到同樣的水準時,「永續」就能夠影響客戶決定。

於是,Brown 將「永續」視為 Allbirds 產品中「不能被妥協」的一環。這也是他不斷尋找天然原物料,而不是如其它鞋子品牌大量使用的合成物料的原因。

上面提到 Allbirds 所用的物料,都是天然的,特別是它們的鞋底 SweetFoam。它是世界上唯一「負排放」(在物料成長和製作過程,不但沒有增加二氧化碳,而且還會吸收)的鞋底。SweetFoam 採用的甘蔗是源自於巴西,而且是依賴天然雨水,沒有採用任何人工灌溉,因此不會對環境造成任何影響。

另外,它們採用的羊毛也讓 Allbirds 在製作過程中,比使用合成物料節省 60% 的能源。而採用的纖維,也是來自依賴天然雨水,而製作過程,也比其他品牌少排放 50% 的二氧化碳。

而更令人佩服的是,在 Allbirds 投資了那麼多資源研發了這些物料後,Brown 沒有將這些「秘方」鎖入保險箱。相反的,他選擇公開這些原物料的配方,讓有需要的人可以免費使用。

很多人會質疑他這樣做是不是會導致 Allbirds 失去了優勢。但是,Brown 認為現在的消費者非常看重「真誠」,而公開這些配方,就能夠讓大家知道他真的關注環境議題,而不只當它是宣傳工具。如果能夠吸引更多的人使用這些配方,就能夠對環境產生更多正面影響。而且,他也期望,更多的需求會讓這些原物料的價格下降,那對 Allbirds 也有好處。

Allbirds 在 2016 年開始營業後,很快的就得到了客戶的喜愛。很多人在網路上稱它們為「最舒服的鞋」,而 Allbirds 在開業前兩年內的總收入達高達一億美元。這個輝煌的成績,也讓它們在 2018 年 10 月,成功募集到 5 千萬美元,將公司的市值提升到 14 億美元。

雖然這些數字都非常理想,但是,相比起同行的巨頭,Nike(市值 223 億美元)和 Adidas(市值 11 億美元),Allbirds 還相差非常遙遠的距離。在 2017 年 Nike 花在廣告的錢,就比 Allbirds 的市值多 3 倍!

但是,Brown 並不擔心,因為他們未來除了繼續在服飾業中成長,任何能夠為客戶提供「簡單」、「舒適」、「永續」產品的行業,Brown 也不想錯過。因此,這家剛晉升成「獨角獸」的公司,會像它的名字一樣,展翅飛往另更光明的未來!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找雙合腳的鞋,就像找好男人一樣難!這個品牌用甘蔗和樹木纖維,打造出全世界最舒服的鞋

延伸閱讀
>> 這款小白鞋以植物材質取代石油製品,成為第一雙獲美國有機認證鞋款
>> 這款「公平貿易球鞋」不以永續為行銷手段,只仰賴口耳相傳,連法國影后也愛穿
>> 讓口香糖不再把鞋弄髒,而是化為你的鞋底——英國設計師花費 10 年才成功的口香糖回收計畫

真假新聞一把抓!培養媒體識讀技巧,這款桌遊帶你找出新聞裡的「4 大毒物」

2019.02.19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蔣昕蒨、鄭芊芷、劉俐君

近年來,媒體的亂象不斷影響著閱聽人的認知與生活,許多人卻沒有能力辨別具有瑕疵的新聞資訊,只能被動接收。阿普蛙工作室開發出一款桌遊 —— 《抓誑新聞》,透過遊戲的方式,帶領大家找出新聞潛藏的問題,學習識讀媒體的能力,並達到推動公民教育的目的。

透過桌遊 培養閱聽人的媒體素養

「秀才不出門,能知天下事」過去形容人知識廣博,即使不出門,也能遍知天下事,如今也能用來形容這個資訊發達的社會。人們每天藉由報紙、電視、網路等媒體,獲取新聞資訊、得知時事,但有時卻無法辨別內容是否屬實或有所缺漏。

阿普蛙工作室一開始只是一個桌遊社團,由當時擔任社工師、用桌遊與孩子互動的林侃眉,找來心理系畢業,曾是行政助理與編劇的國中同學吳健毅,在工作之餘一起研究桌遊。在滿足了娛樂的需求後,他們開始想尋找更有意義的事情來做,讓遊戲也能發揮其價值。

於是,在發現了如今的媒體亂象之後,各種不實、容易誤導民眾的報導內容充斥著日常生活,「如果首先媒體本身傳遞的資訊是有瑕疵的,而公民也沒有能力辨識的話,那這個影響就一直無限的擴散下去。」執行長吳健毅說。

他們認為閱聽人需要擁有良好的媒體識讀能力,便推出《抓誑新聞》,讓人們在遊戲過程中學會分辨出隱藏在新聞內容中有問題的部分。

找出 4 大「毒物」 讓新聞恢復正常

《抓誑新聞》由 2 到 6 位玩家組成「媒體巨獸」與「識讀者同盟」,「識讀者同盟」必須打敗「媒體巨獸」以取得勝利。擔任媒體的玩家會隨機抽取一則新聞,並播送新聞內容給識讀者,識讀者要從聽到的報導中,依序分辨出 3 段內容分別含有哪些毒物,並正確配對。

遊戲中包含的「4 大毒物」是「刺激」、「標籤」、「誤導」、「置入」,刺激指的是含有辛辣聳動或訴諸感官刺激的內容,如詳盡描述殺人細節等;標籤是指將某些人或族群跟特定的行為、議題連結,形成標籤;誤導是將錯誤的資訊傳遞給大眾;置入則是於報導內容中提及某些商品、思維或政令。這 4 項都是新聞裡常見的問題。

吳健毅說:「《抓誑新聞》的重點就在於讓玩家去體驗說,我們把由公民課本講的媒體犯的一些錯誤,整理成 4 種概念,那你如何去揪出這 4 種概念。」從一次又一次的遊戲中來訓練玩家挑出毒物、找出問題的能力,並應用在生活中所看見的新聞報導中。

非專業背景 自我摸索學習

由於吳健毅、林侃眉與後來透過教師研習加入的李庭欣,都不是擁有專業新聞背景的工作者,在有了《抓誑新聞》的想法之後,積極做了許多準備,「首先我先去把國高中的公民課本全部找出來,然後把跟媒體有關的章節也全部翻出來,之後全部看一遍。」

吳健毅說他將課本中覺得特別有意義,並且有潛力發展成為遊戲、讓人體驗的資訊,如「置入性行銷」、「刻板印象的形成」、「暴力行為的複製」等可能影響閱聽人認知的現象,進一步整理,同時遇到不熟悉的名詞時,也會上網搜尋,最後才篩選出能融入遊戲環節的資料。

而桌遊中新聞素材的來源,一部分是由自己發想,一部分則是來自現實生活的新聞改編。目前 3 人除了這份工作,有的還身兼講師,到學校及社福團體帶領學生跟老師體驗遊戲,甚至負責其他專案的管理,時間的分配上比較不容易,所以在面對遊戲所需的大量新聞文本,也會參考真實的新聞,再詢問一些做新聞工作的朋友,得到建議。

吳健毅認為有時參照真實新聞反而會顯得更有趣,如之前的南港小模命案,就有將它寫進遊戲,「其實不會缺乏素材,像我現在每天打開新聞,就會發現,哇,完美素材,直接加進去。」

獲得回饋 與各方合作推廣

阿普蛙在各個學校舉辦活動與研習,帶領老師與學生們一起體驗遊戲,遊戲後從玩家得到的回饋與支持,是他們繼續下去的動力。

「我覺得他們可以把這些遊戲效果延伸到生活當中,這是我們所期待的,因為覺得透過這種方式,才有可能真正去改變閱聽人的媒體素質。」他們希望透過體驗式的教學,讓學生不再只是吸收知識的容器或工具,而是在經歷了某些有意義的事,從中產生感受,並往自己想要的方向前進。

《抓誑新聞》也與不同單位進行合作,包括各級學校、基金會、社區單位與兒少代表等,也特別邀請知名插畫師——nagee 來繪製遊戲卡片的圖案,目前已經舉辦 300 多場工作坊,累積時數突破一千個小時,他們發現不只學校,有越來越多人願意用遊戲去認識社會議題。

《抓誑新聞》預計會在今年上市,除此之外,他們也持續設計其他不同且具教育意義的桌遊,明年會與另外兩位設計師合作,推出關於性別平權及推廣台南陣頭文化的兩款遊戲。

「桌遊不只老師他們可以帶回去使用,也可以幫我們帶來穩定的獲利,也代表著大家對我們的支持,讓我們可以有能力去開發下一款遊戲。」李庭欣這麼說。

持續舉辦活動及創新 加深公民教育

未來,阿普蛙工作室也希望繼續與學校合作,透過辦理營隊,讓學生體驗到桌遊不一樣的玩法,「想在營隊操作的比較不只是視覺上的,聲光、物理上的效果,而是包含你跟其他角色、人物建立的人際關係,是在那個背景底下有更好的詮釋的。」吳健毅認為不斷學習新的東西與方法,並將所學結合起來,就能從當中發現可以利用的事物。

他們也一直在為公民教育付出努力,計畫明年舉辦遊戲教育者的論壇,讓教育工作者和桌遊設計師有一個平台溝通、交流,提供一個管道去討論遊戲、桌遊在教育圈能如何運用。

阿普蛙工作室利用各式各樣的議題桌遊,將公民教育融入遊戲中,在玩遊戲的過程中對社會議題有更深入的了解及關心,提升大家的公民素養之外,也希望幫助學生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擁有自己的想法。

採訪側記

採訪當天基隆下著雨,花了不少時間尋找地點,受訪者還特地出來接我們,雖然 3 個人同時接受訪問一開始要進行調整,不過整個過程都還算順利,從受訪者的談話中能聽出他們對桌遊與推動公民教育的熱情,即使工作繁忙也盡力將心力付諸在上面。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抓誑新聞》帶你戰勝媒體巨獸 聰明看新聞

延伸閱讀
>> 無痛學寫程式!大學生開發「程式語言」桌遊,讓孩子從玩樂中認識 Coding
>> 假新聞「麥擱騙」!台灣工程師創網站「MyGoPen」,打擊網路謠言與詐騙
>> 整座城市都是我的遊樂場!「聚樂邦」實境遊戲,讓玩家從探險中了解社會議題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