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看見螢幕背後洩露隱私之惡——數位女力聯盟:暴力事件不應一再發生

2021.06.0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文:鄭亦庭、蔡昀真

「數位科技的發展這麼迅速,可是我們觀察到台灣的婦女團體,或是公部門、公家單位,都還沒有意識到這種數位傳播科技的影響到底範圍有多廣?危害有多深?」台灣數位女力聯盟秘書長,同時也是發起人的張凱強說明在 2019 年成立數位女力聯盟的想法。在 2021 年 2 月 Dcard(社群平台)的西斯版發生的散佈親密照事件,證明了數位女力聯盟當初創立原因:數位科技發達背後所產生的性別暴力問題。

想做有意義的事為契機,結合所學進入 NGO

畢業於世新大學公共關係暨廣告研究所的張凱強表示,自己並不喜歡廣告商業行為,且認為這是一種不斷包裝美化後,引誘大眾去消費的行為。張凱強說,他花了 8 年讀一個自己不喜歡的行業,因此當完兵後,只在廣告公關公司工作 3 個月就決定離開,之後茫然的他便開始漫無目的地亂投履歷。

「我希望我做的事情有一點意義。」張凱強說,因此他有投履歷到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或是其他的非政府組織。後來在因緣際會下,遇到時任婦女救援基金會執行長康淑華,張凱強表示,在聊天過程中,康淑華聽完他對於婦女救援基金會核心概念,以及針對婦女性剝削的論述跟想法後,覺得可以給他一個機會,因此讓他在婦女救援基金會試做一年。

曾經在廣告公關公司待過的張凱強說,先前磨練出寫採訪稿的技能,加上自己觀察議題的能力敏銳,因此在婦女救援基金會擔任倡議的工作,半年後他就提前升正職,從 2011 年在婦女救援基金會工作至今。他又說,在面臨家庭暴力防治法修法時,他在鑽研法條時,讀出興趣,因此考取政治大學法研所碩士在職專班。「所以我的領域是性別、傳播跟法律 3 塊的交接。」這也影響到了後來數位女力聯盟主要的切入方向。

成立數位女力聯盟,關注數位性別暴力議題

身為數位女力聯盟發起人之一的張凱強表示,2019 年時,他和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副教授方念萱在咖啡廳聊天時,談論到數位科技發展迅速,但是鮮少人注意到數位傳播科技的影響,因此他詢問對方是否能成立一個團體、組織,專攻數位性別暴力議題。隨後兩人創立 LINE 群組,由方念萱找傳播學者,他負責找法律界關注這議題的人士加入,隨著各方人士加入,一個團體逐漸形成。

張凱強說,正式成立數位女力聯盟前,從 2019 年就已經以「數位女力聯盟」的名義在蘋果日報投書,或是做其他倡議的工作,並在隔年 2 月成立粉絲專頁,後經過群組內多數人同意,向內政部申請立案,並於 7 月 4 號正式成立數位女力聯盟,開第一次會員大會及理監事大會,並由朱芳君擔任理事長,張凱強擔任秘書長,由他負責執行方面的事項,像是經營粉絲專頁等。

因為 Dcard 西斯版長期有「未得同意發布他人私密影像」的問題,張凱強說在 2021 年 1 月 29 日,參加 iWIN 網路內容防護機構舉辦的多方利害關係人會議時,他有跟 Dcard 的窗口提醒西斯版上違法張貼未得同意且散佈私密影像的問題,也希望 Dcard 能夠加強監督機制,並且增加檢舉事由「發佈兒少私密照」、「未得同意散佈性私密影像」的選項,讓管理員能夠快速因應處理。

沒想到 2 月,Dcard(社群平台)西斯版卻仍發生有使用者發文,散佈女友露臉的私密照片,更出現許多男性用戶留言「卡」、「求照片」、「沒跟到」等希望能看更多照片的留言。

張凱強表示得知西斯版仍舊發生散佈露臉私密照的情形後,他立刻在數位女力聯盟粉絲專頁發文,要求 Dcard 儘速改進後,Dcard 官方帳號在底下留言針對本次事件,公布西斯版新版規,以及新增「發佈兒少私密照」、「未得同意散佈性私密影像」兩項檢舉事由。

張凱強也說很感謝 Dcard,認為這是一個進步,至少之後的發文者會在放上私密照篇的文章當中,寫下「影像經本人同意發布」,代表掛了一個但書,如果被拍者發現發文者其實沒有經過他的同意,就有一個明確的證據,可以提告。

大眾應省思,避免科技造成的性別暴力問題

針對散佈私密照者,將會面臨的法律問題,輔仁大學法律學系教授吳志光表示,最常見的主要是《刑法》第 235 條散佈猥褻物品,以及牽涉到未成年者的《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治條例》,並強調這兩項罰則不重,處 2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 9 萬元以下罰金,但是這已經不是單純加害者跟被害者兩者的對立關係,知情和不知情的第三方,可能都會變成廣義上的加害人。

吳志光強調,在法律實務上,對於被害者來說,最痛苦的是私密影像的外流,司法單位無法封鎖國外 IP,有些人甚至會下載在自己的電腦,被害者無法得知何時會再被散佈出去,無法輕易剪斷散佈造成的二次傷害,以及永無止境的惡性循環,這是數位暴力最麻煩,也是最困擾的事情,而這也是法律上較難解決的問題。

張凱強表示數位女力聯盟對於受害者秉持著開放的態度,如果是為了自己的愉悅而拍、為了自己的身體自主權而拍,要露點、要露臉,並不是錯事,但是在拍之前,要先想好拍完後會有哪些風險。

他也提到數位女力聯盟標榜「24 小時 On Call」,提供初步法律諮詢、情緒安撫、轉介至其他單位等服務,因此許多被害者會透過私訊粉絲專頁求助,「我們希望就是讓被害人知道,當他們需要的時候,有一個單位他們的工作人員,當你傳訊息來時,他看到的時候,會立刻回覆你。」

張凱強也強調,要呼籲整體社會,對於類似的性暴力事件,不要再去卡位、求載點、或是譴責被害人,「我們應該要反思,為什麼這樣子的事件不斷不斷地發生,那這樣子事件發生後,平台業者有沒有責任?或者是這樣子的事件發生以後,我們的政策措施,或是我們整體的社會氛圍,到底出了什麼樣子的狀況?有什麼樣子的漏洞?」

數位性別暴力多元,社會攜手合作改變問題

關於數位性別暴力,Dcard 事件只是其中一項,張凱強表示數位科技是跳躍式發展的,大眾不可能倒退回沒有網路的時代,反而是科技不斷進步,要避免數位性別暴力的發展,必須要能夠不斷地跳脫框架,要站在更高的視野,才能預見既有技術發展可能造成的數位性別暴力問題。

張凱強最後強調社會大眾觀念要改變,不要再譴責被害者;業者端要盡到企業的社會責任;政府則要有長遠的規劃,像是短期需要檢查法律缺失、中期透過社會教育,或是和企業合作來避免性別暴力、長期則是需要完整的政策規劃;數位女力聯盟則是不斷地提出倡議、預見且防範現階段的數位性別暴力。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數位女力聯盟防範數位性別暴力

延伸閱讀
​>> 終結她們當女生的那些鳥事!6 大面向實踐 SDG 5 性別平等
>> 拉近與性別平等的距離!公私部門如何實踐 SDG 5?
>> 看見被遺忘的女性無家者——人生百味朱冠蓁:從共食到找回安全感,讓人不再從隙縫中掉出來

Google 聯手醫院開發決策演算法、Amazon 開線上藥局——科技巨頭們如何發展智慧醫療?

2021.06.03
合作轉載

數位時代/文:陳建鈞

Google 正利用在數據及 AI 上的技術優勢,一步步深入廣大的醫療市場。近期 Google 便宣佈與美國連鎖醫院 HCA Healthcare 達成合作,將利用病患的數據開發醫療演算法,協助醫生進行決策。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在全美 21 州擁有 186 間醫院、超過兩千個醫護據點的 HCA,正式與 Google Cloud 建立多年的合作關係,預計將分享診斷資料與醫療設備蒐集到資訊,目標開發演算法強化醫院的營運效率、協助監控病患情形,以及給予醫生建議。

Google 攜手連鎖醫院,開發演算法協助醫生做決策

Google Cloud 執行長湯瑪斯.庫里安(Thomas Kurian)在聲明中指出,「雲端可以促進醫療領域的創新,特別是在驅動資料的互操作性上,這對簡化營運及改善醫療品質相當關鍵,進而為病患帶來更好的醫療成果。」

Google 預計將提供多個醫療相關產品,包括 Google Cloud Healthcare API,以及符合美國健康保險法規 HIPAA 的企業資料儲存服務 BigQuery。

Google 計畫藉由雲端技術,協助 HCA 更有效率地運用數據、開發可以協助醫生進行決策的演算法。

對於敏感的病患隱私問題,HCA 強調,Google 不會取得可辨識病患身份的訊息,所有資料在與 Google 分享前,都會去除能夠識別身份的內容,且醫院的系統擁有掌控資料訪問權限的能力。

Google Cloud 醫療及生命科學總經理沙卡洛斯基(Chris Sakalosky)指出,在取得 HCA 同意為前提下,Google 會在必要時取用不包含患者個人病歷的資料,以及開發醫療分析工具,並會讓 HCA 獨立檢測演算法模型。

Google 也並非首度與醫院合作。2019 年時,Google 就曾披露正在與美國第二大醫院系統 Ascension 合作建立醫療查詢系統。這項名為「夜鶯」的計畫蒐集了上百萬名患者的資料,也引發外界疑慮。

雖然 Google 與 Ascension 的合作完全合法合規,且目的是讓醫護人員能更準確、便利地調閱資料庫的病患資料,進而幫助醫生做出決策,給予患者更有效的醫療照護,但依舊沒辦法令外界完全放心,這些患者的資料是否受到妥善運用。

看準搜尋熱度,Google Health 發表皮膚診斷 app

Google 於醫療領域的布局,除了在企業端有與各大醫院的合作,自 2018 年底成立、沉潛多時的 Google Health 團隊,便在稍早的 Google I/O 上,發表了他們第一款面向消費者的醫療 app。

這款 app 可以透過影像推斷皮膚、頭髮或指甲的狀況,能夠辨別 288 種可能的狀況,但 Google 也強調這並不是醫療診斷,只是幫助用戶快速了解可能的狀況,免去在網路上費時搜尋的麻煩。

Google 在稍早的 I/O 活動上,揭露了一款能夠協助判斷皮膚狀況的醫療 app,預計年底前推出。

Google Health 醫療長德薩沃(Karen DeSalvo)表示,非常多人會在 Google 上皮膚相關搜尋的問題,每年搜尋次數約有 100 億次,因此 Google 才決定推出一款能夠協助辨別皮膚狀況的 app。

app 的演算法經過上百萬張圖像訓練,能夠在考慮到種族、年齡、皮膚類型等因素。在對約一千張不同病患的皮膚圖像進行識別時,有 84%的情況能在前 3 項建議中就給出正確的答案。

Google 預計會在今年底前正式推出這項服務,可以想見以這款皮膚診斷 app 為起點,未來 Google 可能將推出更多面向一般民眾的醫療服務。

醫療商機潛力大,科技巨頭都想分一杯羹

儘管醫療領域進入門檻也相對來得高,但像 Google 這樣擁有豐厚資源的科技巨頭們,也紛紛盯上這塊市場,試圖從不同角度咬一口這塊大餅。2019 年全美花費在醫療照護領域的金額已高達 3.81 兆美元,預估 2028 年時將達到 6.19 兆美元,並佔據美國 GDP 近 20%,顯見醫療市場的驚人潛力。

亞馬遜就是其中最為積極者,去年 11 月便正式推出線上藥局服務,提供客戶線上訂藥、送貨到府的服務,以及 24 小時的線上專人諮詢,並給予沒有保險的民眾最高 80%的購藥折扣。

近期又傳出更進一步的消息,如同在電商領域的作法,亞馬遜正在討論將藥局服務從線上發展至線下,在美國開設實體的亞馬遜藥局,並考慮是在既有的全食超市門市增設窗口,又或者是單獨成立新的藥局門市。

只不過這仍是比較初步的討論,最終是否會付諸實行還有待觀察。且外界認為實體藥局需要多位藥劑師等專業人員,經營成本較高,投資回報還不是很明朗,除非有與線上服務更密切整合、串連的辦法。

亞馬遜在布局醫療領域相當積極,去年推出線上藥局服務後,今年又計畫將遠端問診服務 Amazon Care 拓展開來。

另外,目前主要為員工提供的遠端健康諮詢服務 Amazon Care,也計畫在今年內拓展至全美範疇,甚至為其他企業提供服務,協助照顧外部公司員工的身心健康。在疫情期間遠端醫療變得更為普及且需求熱烈,而亞馬遜計畫向其他公司提供服務,也是看準了這一點。

蘋果則藉由 Apple Watch 作為踏足醫療市場的橋樑,至今推出包括心電圖、血氧濃度等多種檢測功能,先前也傳出蘋果計畫在下一代 Apple Watch 中添加血糖檢測功能,並早在多年前就開發 healthKit、ResearchKit 等能夠儲存、蒐集醫療資訊的服務。

而身為雲端大廠的微軟,也在去年推出了醫療雲端服務 Microsoft Cloud for Healthcare,為醫療院所提供服務。今年 4 月更砸下近 200 億美元收購 AI 語音技術公司 Nuance,計畫整合進醫療領域的應用當中,並預估在醫療市場的潛在商機將達到 5 千億美元。甚至近日登場的 Microsoft Build 活動上,微軟也揭露了 Hololens 遠距看診的新應用可能性。

不過,由於醫療領域的難度及門檻,也並非所有踏入這塊市場的科技公司都能獲得回報,IBM 今年就傳出計畫出售虧損連年的智慧醫療部門 Watson Health 部門,從 AI 醫療市場脫身。

全文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文標題:Google 聯手醫院開發決策演算法!科技巨頭們搶攻智慧醫療,都出了哪些招拚市場?

延伸閱讀
>> 線上問診、避孕藥送到家!美國社企 Twentyeight Health 照顧弱勢女性健康
>> 台灣醫生設計微型貼片分析肺部異常音,掀 200 年老聽診器革命
>> 雲林虎尾的老藥局,化身銀髮族遊樂園:不只賣藥、賣口罩,更開設 AI 健身房!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