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活動報導:【勤業眾信企業社會責任論壇】CSR不只是捐款和公關,更是社會企業的最佳夥伴

2015.04.28
瀏覽次數:

(上圖由左至右:活水社企投資開發公司陳一強總經理,富奇想股份有限公司楊家彥策略長,勤業眾信集團陳清祥總裁,金管會黃天牧副主委,勤業眾信企業風險服務部吳佳翰執行副總經理,社企流陳玟成營運長)

文:陳玟成 圖: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

由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主辦,社企流協辦的【勤業眾信企業社會責任論壇】,於4月23日下午隆重展開。本次主題定為「攜手社企,共創CSR新價值」,介紹企業和社會企業的合作模式如何創造企業社會責任(CSR)的創新價值。

金管會於去年底宣布上市櫃食品、金融、化工業及實收資本額新臺幣100億元以上之公司,將強制編製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這項規定突顯企業社會責任對於企業重要性日益增加。

在論壇一開場,勤業眾信集團陳清祥總裁和金管會黃天牧副主委不約而同提到CSR不只是捐錢,也不只是公關,而是長遠能夠為組織帶來利潤的一種策略。勤業眾信企業風險服務部吳佳翰執行副總經理更進一步舉例,有中國企業提供員工孩童的照顧計劃,讓員工無後顧之憂地工作。其作法不但降低員工流動率並且培養孩童成為未來的勞動力,解決目前中國沿海缺工問題。

活水社企投資開發公司陳一強總經理向台下聽眾闡述社會企業的概念:透過商業模式解決社會或環境問題,追求社會影響力最大化的組織。他舉出幾種社會企業的商業模式和案例如採購邊緣族群產品服務、提供弱勢族群工作機會、提供滿足社會環境需要的產品服務,並且強調未來企業可以主動和社會企業進行合作,共同解決社會問題。

在下半場的合作案例分享座談中,各組與談人介紹企業和社會企業合作的經驗。從2012年開始,鄰鄉良食提供部落農民生產的天然蔬果給中華汽車二千多名同仁購買,而中華汽車也提供小農購車補助基金。中華汽車林玲君經理分享自身員工在合作之後,突破過去捐贈的單一思維,積極參與小農採購,甚至在車展時擺放小農產品作為推廣;另外中華汽車也展開員工提案的圓夢計劃,提供資金和人力給員工解決家鄉問題。

勤業眾信集團內部2014年的合夥人選拔計劃項目,選擇透過參與以立國際服務,強化未來接班人的團隊領導力和國際視野。勤業眾信杜啟堯會計師分享參與後的最大心得,是藉由走出台灣讓別的國家知道台灣可以做什麼。因此他在參加之後不但鼓勵女兒也去實際參加,同時鼓吹勤業眾信集團成立志工社,讓更多同仁也能夠一起參與志工體驗和學習。

聯華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是台灣規模最大的麵粉廠,有鑒於台灣糧食自給率的問題(台灣小麥佔不到萬分之一),從2011年開始與喜願小麥合作,提供加工、儲存、運輸等技術。喜願共合國施明煌總兼提到如果沒有聯華實業大力的支持,喜願小麥沒有辦法在這兩年大幅成長,不斷推出新產品。他也強調企業與社會企業合作必須不斷溝通達成共識,而且企業需要真誠地參與陪伴,並透過時間和事件累積信任。

(從左自右:鄰鄉良食譚景文創辦人,中華汽車林玲君經理,聯華實業景虎士總經理,喜願共合國施明煌總兼,勤業眾信稅務部杜啟堯會計師,以立國際服務陳聖凱創辦人,主持人富奇想股份有限公司楊家彥策略長)

社企趨勢/慈善方程式 找出輸入輸出最大槓桿

2015.04.18
合作轉載

經濟日報/楊珮玲(2015年4月9日)

營利事業做公益,是行有餘力時的附屬活動,還是不管景氣好壞都要有的長久承諾?

「慈善」,有沒有方程式可循?又要如何決定這些公司珍貴資源的分配原則?

如果做出的成果,是自我感覺良好卻無法具體評估的模糊影響,又該如何說服企業的權益相關人(stakeholders),將公司的寶貴資源持續投入?

慈善資源 具體管理

社會企業興起後,提倡的主要概念之一就是如何將投入公益的資源和產生的成果「數字化」和「可視化(visualization)」,以創新角度來尋找每個「輸入」 和「輸出」值的具體價值,並儘可能地嘗試量化評估。

這個趨勢不只擴及非營利組織,也促成許多營利事業中的「慈善方程式」更加具體成形。

從「輸入」(input)到「輸出」(output),從「結果」(outcome)到「影響力」(impact),這個慈善方程式的左右兩方公式和係數該如何考量?該不該隨著景氣循環機動調整?

但調整變動彈性過大是否又失去長期承諾的意義?公益的影響力該如何量化?這些都是營利事業面臨的實際難題,但近年來也有許多先驅者開路。

在「輸入值」上,許多美國矽谷的高科技企業向來對投入公益活動不遺餘力,每年從其營業利益中、收入或公司資產估價中,提撥一定比率或彈性百分比,定期捐出做公益或提供長期員工志工計畫等。

他們認為,企業長期且明確的承諾,不僅具體體現企業價值觀,也創造快樂的員工和顧客。

發明光學滑鼠的著名矽谷創投企業家史提夫.克許(Steve Kirsch)就是一例。

他先後創立許多公司,也因應不同公司特質設定不同慈善方程式,例如用其創立公司的被評定價值(valuation)的1%做公益。

他已經陸續創立過多家著名公司例如Infoseek,多年累積的基金已確實貢獻在美國的許多公益事業上。

但企業營收本會有起伏,也有些公司採取彈性調整但明確範圍的作法。例如營業利潤超過多少比率時就提撥4%捐出,如低於指定比率時就捐2%等,依企業獲利情形來貢獻。

長期捐贈 彈性調整

這些比率都是公開宣布且長期執行,也穩定公司內公益相關預算,以便於做長期執行規畫。

不只是輸入值,輸出值也同樣重要。該如何衡量投資是否值得?預期效果又該如何衡量?

在社企間普遍被使用的「社會投資報酬(SROI)」,近年來也普遍被用在營利企業的公益活動評估上。雖聽來客觀,但實際上要選擇評估項目和數值化時卻又不是一個簡單的過程。

以日本損保興亞公司為例,它舉辦「拯救日本」的中長期計畫,積極將保險契約網路化,省下來的紙張經費就用於社會貢獻,三年下來約有兩億日圓經費。

它在計畫中的每一個步驟都選定相關數值做為成效評估的標準,選擇長期投資報酬率的客觀依據。

它與各地超過200個相關環保非營利組織合作,加上其各地服務中心的協助宣導,公司網頁的瀏覽數增加,透過電視報紙也有近4,000萬日圓的廣告效果。

實際上保存了近90種瀕臨絕種的動植物,環境保護效果達1億5,000多萬日圓。

社會投報率 可評估

計算下來,損保興亞公司社會投資報酬率年年進步,第三年達到1.12。

計畫社會投資報酬率時,基本原則與一般計算投資報酬率相似,考慮未來成長潛力、用折現率來計算現值、做敏感度分析、預期回收期間等。

但較困難的就是,如何就公益影響力找到具體可量化的項目。

此時與相關非營利團體合作,商討選定量化項目和重點是關鍵。雖然不是所有的公益行為都容易量化,但最重要的是時刻保持高度意識,積極找尋可視化和量化的項目,並在過程中時時考慮未來評估時的客觀基準為何。

如果冷冰冰的數字之下都蘊藏著一個個看得到的受益者;如果每一個幫助的行為,都能具體算出對社會的貢獻度,企業的股東和客戶們更能大力支持企業投入公益。

(作者是專欄作家,曾任美日國際金融機構專事行銷與國際事業企畫。長期旅日,現居美國。)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