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垃圾進到回收廠然後呢?這款智慧好幫手能做精準分類,提升回收物再利用價值

社企流/編譯:陳芝余

全球正面臨著無法將垃圾正確分類回收的問題,幸好,有機器人可以幫助我們。在佛羅里達的資源回收中心中,有不少瓶瓶罐罐、紙箱等資源回收物,正在輸送帶上前進著,旁邊有 14 個機器人正利用人工智慧辨識各種材質,並做出正確分類,速度比進行同樣動作的人類還快上兩倍。

這間名為 Single Stream 的資源回收場是近期安裝「AMP Robotics」的使用者之一。AMP Robotics 是誕生於科羅拉多州的新創公司,致力改善回收基礎設施,導入人工智慧及機器人技術,協助資源回收業者面臨當前挑戰。

「我們認為這項科技可以改善回收業者的困境,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各種不同的消費包裝物能受到仔細檢視。如果我們能開始看見、察覺其中的不同,並且記錄發生了什麼事,這就是自動化的開始。」AMP Robotics 創辦人兼執行長 Matanya Horowitz 表示。這間公司已經在 Sequoia Capital 舉辦的第一回合融資中獲得 1 千 6 百萬美元,亦是該投資公司用於循環經濟的第一筆資金。

約莫兩年前,中國禁止進口美國低價值回收品後,美國回收業者就遭遇重大危機。中國頒布這項法令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許多貨櫃中的垃圾沒有妥善分類,大幅拉低回收資源的價值。事實上,美國回收機構的效能並不好,因為他們認為可以把這些垃圾輕鬆轉手給中國買家。既然美國回收業者無法尋找到中國以外的買主,有些城市已經把回收物品直接送到掩埋場或焚化爐,甚至完全取消擺放街道上的回收桶。

現在美國正建構嶄新的回收設備,但如何找出高價值回收物的挑戰依舊存在。第一個挑戰和回收瓶有關:消費者總是分不清哪些瓶子可被回收;第二個挑戰是:資源回收中心如何從好幾個城市收集的成堆垃圾中,迅速分撿出可被回收的物品。AMP Robotics 在一分鐘內可以分類 80 個品項,平均大約比人工撿選速度還快兩倍,並能夠更精準完成任務。這個軟體使用機器學習辨識每種物體。

「我們已經提報系統數以萬計不同的物品,他們根據大數據區別不同型態,也開始學習辨識物件的品牌商標、形狀和質地。」Horowitz 說道,例如一個特定的商標可能和編號 1 的塑膠有關;一個特別的形狀可以代表某種玉米片紙盒等等。

目前為止,大部分的資源回收設施是採用來自礦產業的設備,以密度或形狀辨識物品,但不夠精確,況且在一捆紙回收物當中可能包含塑膠瓶或鐵鋁罐等雜物,使用人工撿選雖然能挑出這些雜質,但大多數回收中心都面臨缺人危機,畢竟這項工作性質非常單一,工作環境又充滿令人不快的氣味。回收工作對機器人來說再合適也不過了,因為很少人想做、離職率也高。

如今,在資源回收廠中,人們和機器人一起工作,由人類幫助移除機器人還無法揀選的大型回收物,例如一塊大木頭、三輪車等。這項科技將會持續發展,AMP Robotics 也承諾,這款回收機器人的速度還可以變得更快,此外,該項設備也能安裝在資源回收中心現有的機台上。

藉由更精準地回收,回收廠能收集更多高價回收物換取合理利潤,例如使用高價紙料製作的咖啡杯先前無法被準確回收,因為太難被挑選出來。「我們已經找到方法教機器人找出咖啡杯,現在挑出的數量已經達到工業用再製規模。」Horowitz 說。「這些資源回收廠只要進行軟體更新,就能獲得全新的串流資訊,就能更有效率地從原本要被掩埋的垃圾中找到回收物品。」同樣的科技也可以用於分類廢棄電子用品和建築廢料。

當今只有約 5% 公立回收中心採用機器人協助分類物資。AMP Robotics 表示,這個技術的成本不是問題,因為他們提供出租服務給無法負擔支出的機構。購入 AMP Robotics 技術的回收中心,可以用相當快的速度打平成本,能多快達標則根據該中心的資源回收總量以及轉售收益而定。

Horowitz 說 AMP Robotics 的下一個挑戰是,如何被更多業主採用,他將以早期使用該項設備的成功案例,說服更多資源回收中使用機器人幫助提升回收效益,下一輪融資結果也將幫助 AMP Robotics 規模持續增長。

核稿編輯:李沂霖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回收率高達 82%、回收再製率也領先全球!看瑞士怎麼戰勝可觀垃圾量
>> 不必再追回收車了!把垃圾帶到這座都市中的回收站,勤回收就能兌換日用品
>> 如何正確回收讓機器人幫你!美新創打造「TrashBot」,提升垃圾分類正確率至 90%

零經驗踏入農業領域!他為果農覓得新商機,創造小農收益與醜果再利用雙贏

每逢農曆新年,大家會與親友團圓,享受豐盛的菜餚;但是與此同時,世界上仍有人處於飢餓狀態、難以溫飽。2021 年 2 月專題,社企流回應「SDG 2 消除飢餓」目標,盼能與讀者一同從認識議題到採取更好的飲食行動,讓人人都能吃一頓永續年夜飯。

致力改善水蜜桃果農低收入困境的社會企業「卡維蘭」,利用網路協助拉拉山水蜜桃果農自產自銷,使合作的果農收入比往年增加 2 到 3 倍;此外也收購次級水蜜桃製成高附加價值的副產品,一方面能增加農民收入、同時也減少作物浪費。

社企流獨家特派員/文:李雁文

2014 年,剛從政治大學國際貿易系畢業的洪毅宏,來到桃園復興鄉拉拉山高義國小擔任替代役。 當時的他,從未想過這裡將成為他的人生轉捩點、也沒想到,對農業領域不熟悉的他,將會投入其中創業。

彼時,他看到拉拉山卡維蘭部落的水蜜桃果農在產銷過程中,不得不倚賴盤商系統,導致果農的收入往往只有售價的 3 成左右,這其中還未扣除栽種成本。

發現這樣不均衡的利潤分配,洪毅宏便利用網路,協助果農自產自銷,結果銷售成績出乎預期的好,原先以 500 盒水蜜桃做為銷售目標,最後竟賣出超過 4 千盒,也使合作的果農收入比往年增加 2 到 3 倍。

退伍之後,洪毅宏找了一份顧問管理師的工作,但他心中總有種不滿足感。而先前在拉拉山的農產品銷售經驗,使他有機會了解台灣的農業環境,喚起了他對食農議題的關注,創業的想法油然而生。「我覺得創業是一股衝動,因為看到了一個浪漫的未來,想要親自實踐。」

於是,在 2015 年,他決定辭職創業,以復興鄉拉拉山卡維蘭部落為命名,協同大學同學一起成立「卡維蘭」,扮演中介角色,銜接農民和消費者,打造具公平交易精神的農產品銷售平台。

他表示,對農民而言,卡維蘭並非擔任另一個中盤商,而是希望以合理的利潤分配、成為農民值得信賴的夥伴。而對消費者而言,卡維蘭則透過紀錄農友的耕作方式,致力打造透明的銷售平台,讓民眾能夠安心購買。

缺乏市場經驗,在理想與挫敗中擺盪

洪毅宏坦言,創業初期其實遭遇不少打擊。第一個挫敗來自合作的果農,因為公司營運需要基本支出,也得有收益才能永續經營,不同於服兵役時無償幫果農銷售,洪毅宏向果農提議,將賣水蜜桃收益的 3 成給卡維蘭,但此舉卻遭到果農強力反彈,最後甚至暫時終止合作。

除了在與農友的合作模式上產生問題,看天吃飯也是卡維蘭所面臨的挑戰,諸如颱風、暖冬與降雨異常,導致鮮果的產量不穩等情形。

洪毅宏說道:「雖然我自己讀商學院的,但是關於農產品進銷存的管理,農友、客戶的管理等等,剛開始我都不知道。」

因為經驗不足,洪毅宏曾經做了很多錯誤的決策。他回憶,在 2018 年卡維蘭談下的關鍵訂單卻被合作的公司收割,那次的慘痛經驗,讓他消沉到想結束創業生涯。

從谷底振作,在眾多比賽中脫穎而出

然而,一切的轉機也從 2018 年的低潮開始。當公司的經營狀況跌到谷底,反而激起他做出改變的動力,他開始積極參加產官學界針對食農議題所舉辦的創新創業競賽、講座和活動,也加入社企流 iLab 孵化器,從中找尋資源,另闢出一條讓自己得以重新振作的新路。

「雖然創業的第三年才開始走一般新創公司在第一年就會走的路,但這一走,幾乎沒什麼失敗的經驗。」已經擁有 3 年市場歷練的洪毅宏,,提出許多務實又有新意的計畫方案,例如開發冷凍包與精釀啤酒,並於 2018 年底,在第三屆「尤努斯競賽」中擊敗 52 組競爭隊伍,奪下首獎與特別獎;又於 2019 年獲科技部「FITI 創新創業激勵計畫」競賽潛力獎,兩年內所獲獎項不計其數,佳評如潮。

翻轉鮮果次級品命運,在市場中開創啤酒商機

其中,又以「精釀啤酒」為卡維蘭的主打招牌。洪毅宏向果農購買無法販售的次級水蜜桃來釀造啤酒,將那些外型被市場淘汰的醜蔬果變成高附加價值的副產品,解決農民對於剩食問題的困擾、且能增加農民收入。

有鑑於人們對食安問題日趨重視,以及台灣消費者對水果酒、甜酒的選擇偏好,洪毅宏抓住精釀啤酒商機,建立完整的收購流程,並以獨門釀酒技術,製成天然無添加香料的水蜜桃精釀啤酒。

卡維蘭用來自拉拉山、梨山水蜜桃的濃郁果香,成功擄獲消費者的味蕾,也為消費者餐桌上的食物把關。除了精釀啤酒,卡維蘭後續還推出了水蜜桃氣泡飲,讓飲品有了不同層次的口感和風味。

時至 2020 年,卡維蘭持續有著亮眼表現,不但獲選為「Buying Power 社創良品」廠商,成為數家企業送禮首選,更二度獲駐日福岡辦事處選為送禮禮盒,名聲享譽國際。

創業雖難,打死不退

回顧創業歷程,2014 年與卡維蘭部落的邂逅,讓洪毅宏埋下創業的理想,「我就是打死不退,然後運氣很好。」洪毅宏語氣平常然而神色相當堅定,一路走來,他不斷回頭審視自己的腳步,每一次回顧,都讓他重新反思並調整前進的步伐。

洪毅宏進一步分享,若要活絡農業經濟,根本之道是要做農業轉型。與其一味讓農民自產自銷,增加其額外的人事開銷,不如嘗試將科技與農業結合,導入創新技術來調整栽種方式以降低生產成本,或是推廣創新的農產品來為農業加值,如卡維蘭的精釀啤酒,正可作為解方之一。

目前,卡維蘭積極與農業輔導機構合作,同時專注於群眾募資,洪毅宏神祕地透露,「在今年底或是 2021 年初,我們將會發起一項新計畫,和其他食農團隊合作,推出新的產品。」

透過與其他人合作,卡維蘭持續提出解決食農問題的方案。另一方面,為了使公司組織有效運轉,洪毅宏也著手改變組織內部的架構與流程,期望以良好的組織基因,提升面對農業環境的能力,並期望在農業轉型的路上,激盪出另一股洪流。

特派員心得

堅持的人都應該被鼓勵

社會企業這個名詞一開始對我來說很陌生,直到看到社企流對社會創新創業的相關報導才有進一步地認識。透過「獨家特派員」的採訪活動,讓我有機會與社會創新團隊交流互動,更加了解他們在社會中扮演的角色和。

社會企業藉由公司營運自給自足,不以接受政府補助或外界捐款為主要的財務來源,在獲利的同時解決社會問題。過程中,他們追求的不僅是數字上的利潤,更創造出一種改變社會的正向價值,並且可以永續的發展下去。

從卡維蘭創辦人洪毅宏身上,我深刻了解到,想要解決社會問題,除了擁有一分為他人付出奉獻的善良,如何培養壯大自己的實力更是重要且務實的。唯有如此,才得以將自己的所知所學真正實踐,創造更美好的未來。

「我認為堅持的人都應該被鼓勵」,洪毅宏這句話深深鼓舞著我。因為經歷了無數挫敗卻始終堅持下來,才能讓卡維蘭在消費市場中建立出品牌信任度,在食農領域中掀起風潮。

核稿編輯:李沂霖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亞洲第一個「植物性雞蛋」!這間新創在疫情下找到新商機,讓食品供應不斷鏈
>> 消除飢餓,從飯桌上開始——5 件實踐 SDG 2 的日常行動 ,讓全世界年年有飯吃
>> 讓醜蔬果在廚藝教室重生!「Food Shift」 走入貧窮社區,以烹飪課程培育居民一技之長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