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回收率高達 82%、回收再製率也領先全球!看瑞士怎麼戰勝可觀垃圾量

2020.06.0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低碳生活部落格/文:戴雅婷

台灣外食普遍,便當、咖啡、手搖飲料是多數人生活的一部分,而超市的食品也多以塑膠包裝為主。雖然我們從小被教育應為環境盡一份心力,把用過的餐盒、飲料杯清洗做回收。但清潔隊人力有限,難以仔細把民眾混成一包的回收物細項都分出來,因此最後有許多回收垃圾仍進了焚化爐。

有大量塑膠垃圾的不只台灣,瑞士土地面積只大台灣約 5 千平方公里(約花蓮縣大小),民眾生活富裕卻也製造了大量的垃圾。數數這垃圾製造量,平均每年每人產生 703 公斤,讓瑞士在歐洲竟排名第三!另外前兩名則分別是丹麥(766 公斤)和挪威(739 公斤)。

不過有趣的是,瑞士垃圾量雖大,但環境卻仍如此優美,這個國家怎麼做的?

垃圾隨袋徵收 創立誘因

談到瑞士的垃圾處理,必須先來看看「隨袋徵收付費」。這個制度顧名思義就是垃圾有幾包、需要多少垃圾袋,就徵收多少費用。也因此,大家會想盡辦法壓縮自己的垃圾量,以減少支出。

而恰好,民眾在丟棄可資源回收的種類時,是不需要付費的。而且超市裡都設有回收站,由銷售該商品的店家,負起處理責任,民眾也習慣於下次購物時,將可回收的塑膠物、電池、燈管、濾心等順便帶去回收。

如此誘使大眾透過回收減少垃圾量的省錢制度,以及超商的便民服務,造就了瑞士的高回收率。目前全國約 5 萬 3 千個保特瓶回收站,回收率高達 82%!政府和民間還計劃再繼續擴增回收點,提高回收率。而在回收筒的設計上,只分保特瓶和其他塑膠類,並且都蓋上蓋子,嚴格管控環境品質。

另外,2019 年瑞士生產了第一批完全由回收塑膠製成的保特瓶(R-PET)。截至去年底,累計約有 40% 的塑膠瓶是由回收保特瓶製成,這麼高的回收再製率讓瑞士在全球擁有領先地位。

大企業出手 環保新包裝指日可待

不過,要控制塑膠垃圾的量體,最好的方法還是從源頭做起,企業端在包裝物品的同時,便須朝向「少塑」、「可分解」方向努力。

瑞士食品龍頭雀巢公司就預計投入約 21 億美金,在研發食品包裝上,更承諾在 2025 年讓產品的所有包裝都能回收或再利用。同時,企業也研發可完全生物分解,以及材質為紙類的礦泉水瓶,或可再重新補充內容物的容器。

另外一間知名大企業聯合利華,則是立下要減少使用 50% 新塑膠的目標,並設置可以自備空瓶購買洗衣精跟洗髮精的補充站。其他競爭對手如百事(PepsiCo Inc.)及達能(Danone),也都正在實驗如何不使用一次性、用過即丟的容器來銷售飲料。

顯然,當民間企業和政府制度一起動員起來,也無怪乎瑞士能夠戰勝可觀的垃圾量。

讀到這裡,也許有人會好奇,那些無法回收的一般的家用垃圾(隨袋徵收)都跑去哪裡了?在瑞士,其實大多的垃圾也是被送至焚化爐燃燒,而燃燒所產生的熱能則供暖給鄰近住家。

而話說回來,筆者在台灣時,常看到車站、機場的清潔人員一天彎腰無數次把資源回收筒的保特瓶翻找出來,除了效率問題,對基層工作人員也是體力上的負荷。使用者若能在丟棄時就分類好,不和其他資源垃圾混在一起,回收率和再製率都能提高。當然,制度的設立會是其中最重要的關鍵。

參考資料

全文轉載自低碳生活部落格,原文標題:垃圾生產大國卻也風光明媚!看看瑞士如何處理塑膠垃圾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手上的垃圾不知可否回收?英國設計公司研發「辨識裝置」,輕輕感應即可正確做分類
>>  一半以上的瓶蓋都沒有回收!全球倡導「瓶子與瓶蓋不分離」,從源頭設計提升回收率
>> 台灣首座智慧回收站:每天回收逾 3000 個寶特瓶,讓你把瓶瓶罐罐變成購物金!

循環方法不斷升級!從原料選擇到品牌策略,看各企業如何發揮創意延長產品生命週期

2020.05.28
合作轉載

倡議家/文:歐陽藹寧

台灣人都有這個記憶:尤其在過去,人們會把啤酒、米酒瓶收集在家中的一個角落,去雜貨店時順便換一個瓶子 3 塊錢的押瓶費(現在是 2 元)。臺灣菸酒公賣局透過押瓶費制度及逆向回收系統,將收回的玻璃酒瓶清洗、消毒後,再次作為酒瓶使用;嚴重磨損的瓶支,才會被打碎為瓶屑後再製成新的瓶支。

這種兼具環境、經濟效益的做法行之有年,「循環經濟」、「循環設計」這些字眼對許多環境專業者來說已是舊知識,然而這些舊知識逐漸成為新常識,並且發展出多元路徑。

循環設計具體來說,產出什麼?

在食物議題上,荷蘭阿姆斯特丹有剩食餐廳 Instock,不只供餐還用賣剩的馬鈴薯釀啤酒;台灣有華美社區剩食廚房、明日餐桌(原七喜廚房)和在許多創意市集現身的扌合生態廚房(讀音「手合」)。加上社群的力量,便有家樂福文教基金會的食物銀行計畫,而與科技結合後則有 Too Good To Go、Karma 這樣的手機應用程式,都使食物供需分配更有效率。

提及紡織材料,受到普遍喜愛的潮牌 Timberland 在 75% 的鞋款中使用回收再生 PET,台灣則有著名的大愛感恩科技將回收再生 PET 材料用於生產外套,並帶到塞爾維亞援助難民。紡織布料的運用加乘資料庫概念,則有紡織產業綜合研究所的紡織品資源循環服務平台,蒐集整理紡織品製造商的下腳料以利擴大使用。

如果提到品牌策略,(快)時尚龍頭 H&M、鞋業指標性品牌 Nike 等不斷釋出訂閱制實驗計畫,家具業則有 IKEA 已在全球各地展開以租代買的服務體驗;這類跨國企業設定高規格的永續目標,加上嚴謹的供應鏈管理,能形成極大影響力。雖然管不著供應鏈,小型企業發展出自己的獨特路徑:童裝品牌 Petit Pli 產品外觀有點像兒童版的三宅一生,其結構設計能讓衣物伸縮,隨著孩子一起長大;台灣的走走家具也推出了走走成長桌,整套桌椅有 3 種高度可以隨兒童身高而調整。

循環模式於是能在製造端、也能在消費端,能在跨國企業也能在小型新創,多元路徑逐漸成形。2017 年由提出「設計思考」的公司 IDEO 與國際循環經濟推廣組織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 EMF)共同推出「循環設計指南」(Circular Design Guide),嘗試以更有系統性的方法拆解這個任務。

「循環設計」一詞背後的關鍵思維,在於「生命週期」(Life Cycle)。以 IKEA 的一張桌子來說,一般認知範圍是它從材料、零件到工廠再到銷售通路這段路程;有些專業者能追溯到材料、零件供應來源及製作過程的水、能源、勞工權益等(#供應鏈管理,#綠色採購),極少的人會看到它被廢棄後的命運(#回收、#逆物流、#再利用、#廢棄物處理)。

在嚴謹做法下,會採行「生命週期評估」(Life Cycle Assessment, LCA),這是個量化基礎的詞彙(「感覺」不適用);如果要精準,有好幾種軟體有公式、參數、資料庫可以算環境衝擊,譬如 SimaPro。不需事必躬親,付費委託特定單位就能得到報告。

基於生命週期概念,就會有一些違反常識的知識:像是因為要在特定條件才能達成,生物可分解材料不見得比較環保,譬如玉米澱粉塑膠(PLA)要在溫度 50 至 60、相對濕度 95 以上的環境才會分解(家裡的花圃不可能);另外人們也爭執玉米可以吃為什麼要用來做塑膠。

至此,著眼點不再只是材料、設計、維修、回收等單一環節,而是在量化基礎上,客觀、全面地判斷在何種條件下採行何種作法。至於專門制定高標的跨國龍頭(譬如 IKEA)怎麼做?環境效益,他們嘗試用商業模式達成:發展訂閱制,用完還回去,翻新後再租給下一個顧客。這已跳脫一般定義的設計,清晰、明確地跨進循環設計之中了。

無論出發點是環境或經濟,總之兩者此消彼長、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思考模式已被打破。循環設計跨越了地理、規模、產業界線,持續地擴散、演化、變形、升級。套句查理蒙格(Charlie Munger)曾引用於「窮查理的普通常識」一書中的諺語,「在手裡拿著鐵錘的人眼中,世界就像一根釘子。」(“To the man with only a hammer, every problem looks like a nail.”)

面對這個變動中的世界,如果鐵鎚不再合用,何必堅持?不如準備好工具包往未來走去,而循環設計會是其中最有力的工具之一。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世界在變,循環方法也在變「不再合用,何必堅持」

覺得這篇文章不錯嗎?社企流希望帶給你更好的內容,打造更美好的社會!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廚餘上桌變花盆:Bionicraft 新作「發發盆」,為都市人找回綠意生機
>>  用製鞋廢料玩出新設計!從源頭減少浪費,Nike 以循環精神推出新鞋款
>>「循環經濟不只是回收,更是創造價值」國內外企業從垃圾堆裡創造零廢棄商機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