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一半以上的瓶蓋都沒有回收!全球倡導「瓶子與瓶蓋不分離」,從源頭設計提升回收率

2019.06.1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即使全球減塑風潮越來越盛行,但方便好用、製造成本低的塑膠仍是現代經濟社會的主力材料,在整體社會不可能完全棄用的前提下,如何讓塑膠不再只是一次性材料,以及如何能更便於完全回收,將是產業的重要課題。

文:食力

為了達到海洋塑膠垃圾減量目標,歐盟執行委員會(Euporean Commission)在 2019 年 3 月 27 日宣佈,已通過一次性塑料處理原則,其中包含 2029 年時塑料瓶必須達到 90% 獨立回收目標(到 2025 年為 77% ),且「瓶子與瓶蓋不可分離」的設計也必須落實,2025 年更必須達成有 30% 的 PET 瓶中都使用 25% 再生塑料製造,直至 2030 年則必須有 30% 再生塑料加入所有材質的塑料瓶製造成分中。

為什麼要規定瓶蓋和瓶身不能分離?

細看歐盟規定中有一條「瓶子與瓶蓋不可分離」的規定,或許你會疑惑,不是全面禁用塑膠就好嗎?為什麼要規定那麼細?

事實上,即使全球減塑風潮越來越盛行,但方便好用、製造成本低的塑膠仍是現代經濟社會的主力材料,在整體社會不可能完全棄用的前提下,如何讓塑膠不再只是一次性材料,以及如何能更便於完全回收,將是產業的重要課題。

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2016 年發布的報告指出,全球過去 50 年的塑膠產量從 1,500 萬噸成長了 20 倍,已高達 3 億 1,100 萬噸,預測 2050 年塑膠用量將達到 11 億 2,400 萬噸,更直指「 2050 年,全球海洋中的塑膠重量將比魚多!」而每年的包裝材料,卻只有 14% 回收、40% 進入掩埋場、32% 進入環境。

這些進入環境的塑膠包裝,包括瓶蓋、塑膠袋、塑料瓶等,多數最終流入海洋,海洋生物與鳥類即成為受害者。其中,因為瓶蓋與瓶身分離的關係,瓶蓋更容易漂浮進入海洋,而鳥類對於這些漂浮在海上的小塊塑膠垃圾無法辨別,叼食回去餵食幼鳥,結果讓幼鳥胃裡統統塞滿了塑膠垃圾而死去。

服務客戶遍及聯合利華、P&G、雀巢、可口可樂、百事、亨氏等全球重要食品飲料及生活用品品牌,身為美國上市公司、全球塑料包裝行業龍頭企業的「阿普塔集團(Aptar Group)」,在此全球環保趨勢中,早知自己已不能置身事外。

瓶蓋不與瓶身分離,更利於回收!

阿普塔大中華區食品飲料事業部銷售總監郭海寧在「FBIF 2019 食品飲料創新論壇(簡稱 FBIF2019 )」上表示,目前多數飲料或者飲用水上的瓶蓋和瓶子都是分開的,以旋轉的方式蓋上與取下,但卻也容易因為瓶蓋太小而跑到回收流程之外,甚至進到海鳥、海洋生物的肚子裡面。

「從環保、保護生物面向來說,阿普塔希望能在飲料包裝方面作出變革創新,因此致力於研發專利,把瓶蓋和瓶子連接在一起就是其中一種創新設計!」

目前阿普塔已經研發出一款專利瓶蓋,開蓋與瓶身連結、不會產生讓鳥類卡喙的塑膠圈,不會產生額外的廢棄物,且瓶蓋鉸鏈的開合度可以固定開合 270 度,因此開蓋使用時不會讓瓶蓋刮到鼻子,除了可以讓消費者達到單手開蓋的便利性外,也讓瓶蓋不會因為隨手放而受到污染,最終也方便與瓶子統一回收。該款瓶蓋設計也獲得 2019 年全球食品飲料包裝設計大賽(Marking Awards)的「標誌功能獎」。

(Aptar 研發的專利瓶蓋,兼顧消費者使用的易用性,及和瓶子統一回收的便利性。來源:Aptar YouTube
 

二次拉環革命,小小瓶蓋也能帶來改變!

阿普塔這樣的瓶蓋設計案例,類似早期易開罐的拉環革命,以前的易開罐拉環在拉開後是可以被取下的,連續劇還有會把拉環當作戒指來求婚的橋段!不過現實生活中可沒這麼浪漫,有時候操作不當還可能會把手割傷,拉環亂丟也造成環境污染。而現在,市面上已有 90% 以上的易開罐是把拉環和罐身連在一起的。

郭海寧即認為,從阿普塔開始,瓶蓋產業應該也要起了改變,「因應環保法規,歐洲和北美已經有很多的品牌商都在考慮如何適應立法的變化,改變產品包裝的形式,這股風潮也會吹向亞洲,只是早晚的問題!」

推動塑膠循環經濟 才能治本!

據統計,台灣一年回收的寶特瓶近 10 噸、也就是超過 45 億支寶特瓶,但卻有約一半的回收寶特瓶都少了瓶蓋!目前環保署已呼籲民眾回收寶特瓶時務必要記得把瓶蓋栓回去,但若能從源頭製造端做起,相信能讓塑料瓶回收鏈更完整。

面對全球巨量的塑料包材需求,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提出「循環經濟」的概念,亦即透過設計將原料能再生利用,讓產品、原料等能持續發揮最高的使用率和價値。

簡單來說,其中一種解決方法就是製造商必須重新思考產品包裝的方式,除了產品製作的原料可以考慮塑膠以外的選擇,就算使用塑膠,也建議廠商必須讓這些產品可以更有效地被重複使用,並重新考慮生產方式,塑膠應做為有價値的工業或生物養分,而非成為廢棄物,讓循環再利用變得更加容易,是整個產業必須努力解決的問題!

全文轉載自食力,原文標題:微小但重要的包材革命!塑料包裝龍頭 Aptar 怎麼用瓶蓋翻出環保新價值?

延伸閱讀
>> 未來塑膠分解新救星:蠟蟲不僅能當魚餌,還能分解塑膠
>> 塑膠回收等於做白工?!這間義大利公司讓塑料「各就各位」,創造真正的永續循環
>> 農用塑膠布污染問題有解!「生質農地膜」入土一年全分解,土地無污染、回收無負擔

保德信人壽與社企流攜手合作,透過專題、論壇與工作坊,線上線下帶領大家一同認識何謂「財務健全」,更盼望助大家一起當自己人生的財務長,掌握人生大小事!
如何做你人生的財務長?>>>專題文章這邊請
如何編織財務安全網?>>>趨勢論壇開放免費報名中
如何在生活與職場中落實財務健全?>>>工作坊免費報名中

咬下每一口都是在「把碳吃掉」!瑞典漢堡連鎖店推出全球第一個「氣候正效益」漢堡

2019.06.10
合作轉載

賣牛肉堡卻希望消費者改吃素,還狂種樹,這是什麼道理?瑞典最老牌的速食連鎖品牌 Max Burger,推出全球第一個「氣候正效益」漢堡,號稱每一口都在「吃碳」,這是什麼樣的漢堡?

文:王茜穎

喜歡牛肉堡的請舉手!

有個壞消息:一個 113 克的牛肉堡,得消耗 7 倍的穀物、1695 公升的水,用地是養豬或雞的 28 倍,米、麥或馬鈴薯的 160 倍,產生 11 倍的溫室氣體。消失的亞馬遜森林,有 80% 是為了養牛。

身為消費者,我們可選擇不吃,但若牛肉堡是你最熱銷的明星商品,你會怎麼做?

「我們的招牌商品經典牛肉堡是一個氣候大反派,」瑞典最老牌的漢堡連鎖店 Max Burger 的永續長德樂克(Kaj Török)在「2018 永續品牌大會」上直言不諱,讓全場鴉雀無聲,「我們能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承認它。Max 是氣候變遷問題的元兇之一。我沒記錯的話,若你是造成問題的一部份,你就必須成為解決方案的一部份。」

為此,創辦於 1968 年的 Max,做了全球餐飲業最完整的氣候總體檢:從農地到消費者手上,計算每個漢堡所產生的碳足跡。目前,Max 每年產生 2 萬 9 千公噸的二氧化碳,光是牛肉就占 53%,其餘 10% 來自運輸、旅行和外送,10% 來自包裝和消耗品,5% 來自用電、加熱、冷媒及廢棄物,11% 來自素食,11% 來自其他肉類。他們錙銖必較,連消費者往返 Max 的交通、員工通勤、以及外賣外送所衍生的廢棄物,都逃不過。

「把店全部收起來,當然能把我們的碳排放降到零,」Max 的報告語不驚人死不休,「但接著其他人就會取代我們的位置,而我們懷疑他們在經營上是否會追求社會與環境永續。」

店面用風力發電,全面停用保麗龍

Max 是認真的。2008 年起,Max 瑞典所有的店,全部改用風力發電。同年,他們成為全球第一個在菜單上標示各餐點碳排量的餐廳,以幫助消費者做出明智決定。店內不提供吸管和杯蓋,20 年多前就停用保麗龍,10 年前兒童餐停用餐盒。他們回收廚房裡的炸油,轉成生質柴油。實驗將剩食轉為生物碳,灑在斯堪尼亞省的農場上,滋養土地,因為「當我們浪費食物時,也平白浪費了碳,」報告說。

要賣牛肉堡可以,但他們堅持只用成本貴 3 成的瑞典牛肉,因為瑞典牛的碳足跡和抗生素使用全歐盟最低,還有全世界最嚴格的動物福利保障。2016 年,他們推出一系列的素漢堡,名為「綠色家族」,準備拿石頭砸自己的腳,鼓勵大家少買牛肉堡,並雄心勃勃地要在 2020 年將非紅肉食品的銷售量衝高到營收的 1/3,結果當年底就達標。

「假如我們能消除所有的碳排放後,會怎麼樣呢?難道我們不會因達到碳中和,就自覺做得很好嗎?是的,我們做得很好,但仍然不夠。你知道嗎?現在只是減排,已經太遲了,」德樂克一字一句艱難地吐出,台下頓時靜默,「因為我們已經排放太多的二氧化碳,若要達到巴黎協議的 2 度 C 目標,我們必須開始捕捉大氣中的碳。」

減碳目標不是100%,而是110%

Max的減碳目標不是設在 100%,而是超額的 110%。2018 年 6 月 14 日,Max 的 50 歲生日,他們推出全球第一個「氣候正效益」(climate positive)漢堡,號稱每一口,都在「吃碳」。怎麼做到的?

「其實不難……我們種樹,主要在烏干達。隨著樹木長大,它們吸收二氧化碳,形成前所未有的森林,」德樂克說。

為了補償 110% 的碳足跡,Max 至今透過「生存計劃」(Plan Vivo)在非洲種植了 150 萬棵樹,相當於用樹木覆蓋 4700 個足球場,或從路上移除 18 萬輛車一整年的碳排量。「生存計劃」出資給鄉村地區的村民植樹,經查核後,將樹木所捕捉的碳額度轉給原始出資者。不僅如此,樹根能吸收養分、保水、改善土壤;植樹的村民能改善生計,脫離貧窮。

對自己開徵碳稅

Max 執行長拜里佛許(Richard Bergfors)告訴美國知名雜誌《快速企業》(Fast Company),這相當於「我們對自己徵(碳)稅」。

「我們做碳補償,並非為了買個心安。相反地,向自己課徵碳稅給了我們繼續減排的動力。藉由碳抵銷,我們直接對我們的碳排放負責,並盡力減輕我們的影響,」德樂克進一步解釋。

這,恐怕很花錢吧?不然早就一堆人做了,是吧?恰好相反,這一切只花 Max 每年營收的 0.25%。「那不算太多,對吧?真的很便宜。這對我們的獲利有何幫助?若我們多賣出 1% 的漢堡,那這就是一筆非常好的生意,」德樂克說。

Max 不斷加入新的素漢堡選項,消費者顯然十分買單。過去兩年,素漢堡的銷售成長了 900%,減少了 13% 的碳排放,而且獲利率更高。

Max 希望在 2020年,每兩個賣出的漢堡,就有一個是非紅肉漢堡。一旦成功,7 年內將減少 30% 的碳排放。根據 2018 年的報導,非紅肉堡的銷售已逼近 40%,達標指日可待。

德樂克要眾人使用想像力:「想像你早上在氣候正效益的床上醒來,穿上你具有氣候正效益的浴袍,用具氣候正效益的梳子輕輕梳理著頭髮。想像有氣候正效益的房子、車子和股票市場。再想像一下,你告訴雇主或商品製造商,你希望在全世界看到更多具氣候正效益的產品,並想像有成千上萬的人,正跟你做著同樣的事。 透過攜手,我們將能改寫氣候變遷的結局。」

「誰能抗衡氣候變遷?我相信消費者可以,只要我們給他們相應的武器。若我們給予他們氣候正效益的產品,即可助他們屠這頭氣候變遷的惡龍,」德樂克說,「因為,如果一家創立於遙遠極圈裡國家的一家漢堡連鎖店都能做到,你也可以。」

全文轉載自 CSR@天下,原文標題:吃漢堡救地球?瑞典漢堡連鎖店推出全球第一個「氣候正效益」漢堡

延伸閱讀
>> 減少碳足跡,從少吃肉開始:這間公司推蔬食主義,預計 5 年內減少逾兩萬噸碳排
>> 想對環境友善,卻無法割捨大口咬下漢堡的美好?這款多汁的「素漢堡肉」,讓你不再左右為難
>> 光顧「零碳餐廳」,將能減少數百萬噸碳排放!加州人用消費改變氣候變遷,促當地農場改用「碳耕農法」

保德信人壽與社企流攜手合作,透過專題、論壇與工作坊,線上線下帶領大家一同認識何謂「財務健全」,更盼望助大家一起當自己人生的財務長,掌握人生大小事!
如何做你人生的財務長?>>>專題文章這邊請
如何編織財務安全網?>>>趨勢論壇開放免費報名中
如何在生活與職場中落實財務健全?>>>工作坊免費報名中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