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廚餘變身永續染料!英設計師讓色彩循環,盼改善衣物製程

 編譯:陳芝余

由於快時尚趨勢的風行,光在美國境內一年就能產生超過 1500 萬磅重的廢棄織物。這種迅速又便宜的成衣方式取代服裝該有的耐久性,也剝削勞工應得的權益,讓一些品牌與設計師想要用更有道德方式選擇製衣原料,並且將製作流程納入確保服裝品質的重要因素之一。

來自倫敦的設計科學家 Nicole Stjernsward 設計出一套全新的織物染色系統——「Kaiku」,這是一款藉由汽化科技把蔬果表皮變成強力顏料的機器,Kaiku 可以將尋常的廚餘轉變為色彩鮮豔、濃烈的粉末,適合作為纖維染色用途,預計將能幫助許多想要擺脫有害製程的成衣公司。

 

Stjernsward 表示:「以前的人會就地取材製作顏料,配方只需幾個素材,大部分都是廚房中可以輕易找到的東西,比如說酪蛋白與奶渣。」歷史也有記載,想要製作礦物類的顏料可以利用土壤、黏土等自然物質製成。「富有異國情調的色彩則從當地植物或野生環境中取得。」Stjernsward 補充。

然而現代顏料公司更重視染劑的持久性與鮮豔度,其成分通常充滿出自廉價石化原料,主要幫助顏色分子更容易被提煉出來。

「現代染色方式的缺點在於顏料的產製過程,以及服裝產品臨屆最終生命週期時,對環境造成的影響。舉例來說,顏料廢棄物會滲透到工廠週遭的土地裡,毒害人類與動物賴以為生的水源與土壤。」除了化工顏料對環境會帶來影響,人工合成色彩也被廣泛認為對人類與動物的健康有害。

粉紅色漸層T恤

以廚餘作為永續染料的素材,Kaiku 成為取代這些化學染料必要的替代方案。起初,Stjernsward 從探索油畫顏料開始,她採訪幾位畫家探討作畫用的顏料。當她了解這些顏料的毒性有多強時,便著手研究由植物、花朵與樹皮製作的「生物色彩」。

Stjernsward 能夠把碳元素組成的物質提煉成顏料,都靠汽化科技的幫助,雖然這方式在大企業間相當風行,但是她把 Kaiku 的規模縮小到每個人在家就可以執行。然而,為了延長顏料保存期限,Stjernsward 不得不讓 Kaiku 只能製做出粉狀顏料。

「我發現天然染劑必須立刻使用,不然很容易發霉,這對許多藝術家與織品設計師來說相當令人沮喪,這項使用者經驗促成我想到製作乾燥染劑。」Stjernsward 說:「一旦找到如何移除造成染料發霉的水分,就能產出非常實用的乾燥粉末,使用時只要加水就能變成染劑。」

汽化科技的美妙之處,在於能移除水果與蔬菜外皮經煮過後的豐富液體,這樣製作出的顏料可放置數月之久。這些粉末顏料和蛋清之類的顏料素材混合後將會再度液化,就能被塗在畫布上,或是為服裝染色。

「幾乎所有蔬果都能做成顏料,但只有部分的發色效果比較好。」Stjernsward 說。「多汁以及表皮太薄的蔬果不適合做顏料,因為它們本身顏色就很淡,色彩表現力很弱,有時甚至無法顯色,例如小黃瓜。」

靛藍色繡球花

槐藍與菘藍等傳統作物因為有濃烈的色彩,時常被用做染料,而天然素材如樹皮也能使用於 Kaiku 中,但是在正式製作顏料前必須先泡在水中幾週,因為它的質地比較堅硬。Stjernsward 表示說:「任何厚皮或是有大顆種子的原料都能提煉出可用的顏料成分,除此之外,我也發現富含單寧酸的果物發色效果相當好(這種成分常被用來製作紅酒),例如酪梨或葡萄柚可以染出漂亮的紅橘色調。」

在建立 Kaiku 這套廚餘製色系統時,Stjernsward 說她遇上最大的困境是,調整正確的水壓。當她持續改良產品,好染出亮麗的蔬果色彩時,不少服裝品牌與織品設計師紛紛表達興趣,希望將 Kaiku 用於製衣流程中。

「如果我們朝向循環經濟走去,應該要考慮如何讓色彩也可以循環,而使用天然染劑正是未來的趨勢。」Stjernsward 說道。

核稿編輯:李沂霖

參考資料
Fabric dyes are a toxic problem. These beautiful alternative colors are made out of food waste

延伸閱讀
>> 印度青年回收河中的廢棄鮮花,拯救恆河與 4 億人健康
>> 台南虱目魚鱗製成時尚單品——漁業、紡織、服裝業共生結合,創造台灣循環魚經濟
>> 果實、樹葉和蠶寶寶糞便都能為衣服上色!美國戶外品牌Patagonia推出「天然染料」新系列


社企流七週年論壇「社企十年:下一個十年,社會企業會消失嗎?」
早鳥隨票附贈社企流限量周邊,優惠倒數中!
>>> 馬上搶票

包裝越環保、顧客越忠誠!歐美研究:餐廳與消費者漸形成「永續規範」

2019.10.16
合作轉載

文:Ina Yang

現代的飲食消費者比起過往更在乎各類議題,他們不只注重食物的品質,也很在乎餐廳是否和自己的理念相同,而其中環境永續就是消費者們十分重視的全球性議題。受到永續發展概念的影響,消費者們願意付出行動支持該理念。

愛爾蘭網路顧問策略公司 Accenture 的調查指出:超過 7 成的受訪民眾願意花更多錢購買更「環保」的產品,不論這些產品是由回收物製成,或是可回收再使用,都是消費者的首選。

因此,在餐廳選擇上,顧客也傾向光顧實踐環保永續概念的店家,而且這樣的喜好選擇在不知不覺間演變成餐廳與顧客之間的規範。

「餐廳是否環境友善?」在消費者和業者間的雙向規範之下變得更加重要,美國綠色商業公司 GreenBiz 的研究顯示出多數品牌選擇以實踐「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的方式來達到更環保的目標。

循環經濟是一種再生系統,將傳統製造業轉變為盡可能重複利用自然資源的生產模式,同時試著解決源頭最核心的問題——浪費、環境破壞等,盡力減少對地球的影響。

北美的永續製造及綠色商業公司 Sustana Fiber 致力於生產 FSC(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永續林業)認證的食品包裝產品,其北美業務副總 Jay Hunsberger 表示:「眾所周知效率最高的公司幾乎不製造任何浪費,然而更重要的是當企業在自己的供應鏈中實踐環境永續時,就可以向消費者推廣這個理念。」

若消費者對環境議題有更多體悟,但商家提供的產品還只停留在「可回收的」階段將遠遠不能滿足他們的需求,只有當產品能夠回收再循環並轉化為市場上販售的新產品,且此產品使用過後又可以再次回收時,才能真正實現「循環經濟」所追求的效能。

Sustana Fiber 致力於幫助餐廳實踐環境永續生產,並集結企業們共同建立可持續性的供應鏈以支持該理念,此舉可以創造出一個永續的物質能量循環,以達到循環經濟的精髓。Sustana Fiber 也注意到消費者希望餐廳對永續發展的努力是顯而易見的,且消費者也希望能有參與感,也就是說餐廳除了投資節能的綠色設備外,更要肩負起指導顧客如何回收的責任。

環保組織 Two Sides 的研究表示紙張是世界上回收率最高的產品之一,而說到紙製的食品包裝,許多人自然會聯想到日常使用的一次性紙咖啡杯。然而根據英國 BBC 的報導,高於 99% 的紙杯並未被使用者回收,且紙咖啡杯的內膜通常有一層塑膠膜,用以防燙和防紙杯破碎,這層塗料導致紙杯無法按照一般紙類的回收方式,必須使用化學方法處理,因此嚴格來說紙杯並非 100% 環保且易於回收。

不過,英國的環保紙杯公司 Frugalpac 研發出以再生紙製成的外帶紙杯,其塑料塗層輕薄且容易撕除,回收人員只需手工撕除薄膜後,紙杯就可依一般紙類回收程序處理,過程中不需耗費任何化學原料和能源。Frugalpac 紙杯研發成功後,英國媒體 The Guardian 報導星巴克是第一個試用其紙杯的連鎖咖啡店。永續性包裝是品牌最能向顧客展示自己對環保承諾的方法,透過提供再生紙產品包裝給顧客,且簡化回收步驟,便能證明餐飲業者對環保不遺餘力。

不止紙杯要升級,根據 BBC 的報導,目前麥當勞 50% 的顧客食品包裝(包含吸管、漢堡包裝紙、紙盒及飲料杯等)均由再生、回收或認證來源的材料所製成,且麥當勞希望於 2025 年顧客食品包裝 100% 符合循環經濟,並優先選用 FSC 認證的原料。

除此之外,麥當勞也和環境保護基金會(Environmental Defense Fund,EDF)合作以減少固體廢棄物,加速包裝創新。對麥當勞而言,品牌可以利用自身的規模做出改變並影響世界;而對消費者而言,當他們購買麥當勞的產品時,便知道自己也成為包裝永續性的其中一環。

消費者和餐廳藉由永續包裝互相激勵,前者欣賞後者的環保承諾;而後者則激勵前者繼續回收相關產品,甚至鼓勵顧客在餐廳外回收更多可回收垃圾。

當企業採用這種強而有力的環保策略時,消費者和媒體也不會吝嗇與他人分享這些環保事蹟,例如當 Sustana Fiber 與美國丹佛簽署了回收咖啡杯的協議時,當地的新聞媒體 The Denver Post 便報導了此事,呼籲民眾積極做好回收工作,並配合當地回收政策。

餐廳應該了解自己所做的改變能帶來多大的影響,且一旦業者向顧客宣傳自己的環保理念,顧客將願意支持並投身其中,因為這些改變能帶來更好的世界。

參考資料

全文轉載自 NOM Magazine,原文標題:永續性食物包裝將影響顧客忠誠度

延伸閱讀
>> 永續商品創造新商機——大數據調查顯示,B 型企業銷售額高於平均 3 倍
>> 不賣華麗包裝、只賣樸實產品——蒐羅台灣 6 處「裸裝商店」,邀你一同加入零廢棄浪潮
>> 賣二手衣越來越賺錢!研究指出:舊衣市場總值突破兩百億美元,有望步步併吞快時尚產業


社企流七週年論壇「社企十年:下一個十年,社會企業會消失嗎?」
早鳥隨票附贈社企流限量周邊,優惠倒數中!
>>> 馬上搶票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