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提水ATM:印度最新的創業風潮

編譯:高克瑋

在梵文裡,Jal的字根意思是「水」,Sarva的意思是「每個人」,這兩字組合而成的字母Sarvajal的意思即為「每人皆有水可使用」,而這也是印度淨水供應公司Sarvajal創立的宗旨。

圖片來源

Sarvajal在2007年以非營利模式到市場上測試,以軸輻模式(Hub-and-spoke)開放加盟Water ATMs,由Sarvajal提供逆滲透過濾設備、營業執照、行銷資源以及設備維修保養,加盟商只要負責經營管理。在這麼「好康」的條件下,Sarvajal很快地在印度西北部的省分吸引超過150個加盟商。這個將創業精神、常識與新科技結合在一起的社會創新,有效的改善印度數以萬計村民的生活品質。「過去60年來,取得乾淨的水一直都是印度必做事項的首選。」Sarvajal執行長Anand Shah說道。

Shah是個聰明的印度裔美國人,畢業於哈佛大學。在911恐怖攻擊事件後,讓他萌生幫助社會的念頭。他曾在波士頓協助設立一所特許學校(註一)並在此任教,搬到印度後又推動了IndiCorps計畫Piramal Foundation,致力於培訓新一代領袖並解決印度的社會問題。過去他們曾與慈善基金合作在各地設立淨水設備,但因為一切機器設備都是贊助的,反而欠缺動力去努力降低成本或提升效能,最終導致計畫失敗。

因此,Sarvajal致力於自己生產更低成本、高效能的濾水設備。一般美國製造的供水設備通常要價4萬多美元,但Sarvajal選擇專注在水質相似的地區,並採用簡易安裝的設計,使得Sarvajal過濾設備的成本只需3,000美元。此外,以往維修人員往往需跋涉上百英里去查看機器,最後卻發現只是忘了插上插頭這種簡單的問題;現在Sarvajal生產的每台機器都裝有監控設備運作的遠端系統,透過在印度相當普及的手機設備就能察看回傳的資料並判斷運作情形,提早預防可能發生的問題。

Sarvajal的創新中,最具義意的就是「Water ATM」的發明,讓淨水可以分布到更多村莊。「光是Sarvajal最小的濾水設備,就需要設置在三千至四千人的大村莊才有辦法分攤成本。因此我們決定打造利用太陽能即可自行運作,使用智慧卡付費的分散式Water ATM,每50戶居民的村莊就可以設置一個提水機,一天供水一次。」Shah繼續補充:「過去若要在印度販售『瓶裝水』,就一定要透過政府許可的供應商,但提水機(Water ATM)的發明卻讓我們可以合法賣水—因為它並非裝在瓶子裡—使用者只需走到機器前,按下按鈕即就可取得乾淨飲水,我們認為這是破壞式的創新!」。

圖片來源

傳統印度人認為水是由上天賜予他們的資源,無法利用購買得到。為了減少恐懼,Sarvajal讓供水系統「透明化」—人們可以親眼看到設備如何運作,使他們認知到自己購買的是一種「服務」;而Sarvajal的加盟模式也讓這項生意變得更有人情味,人們就像在跟自己的鄰居買水一般,「因為這些加盟商可能就是你的兒女或親戚」Shah解釋。

對Sarvajal的加盟商而言,這個事業是個特別的機會。這些加盟商過去多為藍領階級,需要長途跋涉到手機基地台或建築工地工作;透過Sarvajal提供的加盟機會,這些人就可以待在自家附近創業,服務社區裡的居民。

「若在十五年前,你問我是否願意花十年的時間在印度從事草根工作,我一定會說我瘋了。」原本只想在印度待6個月的Shah,卻因為水資源的議題讓他再也離不開。對他而言,水資源明明是個可以被解決的問題,既然如此,就沒有理由讓它繼續存在!

註一:特許學校(Charter School),為美國眾多公辦民營學校類型之一,校方與政府為一種契約關係,校方必須在契約規定期間保證達成雙方認可的經營目標,大部分特許學校與公立學校並無太大差別,其宗旨是希望增加貧困學生的就學機會。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誰說贏家才能擁有影響力?改變社會不是人生勝利組的專利,
只要找到對的資源,每個人都能改變世界!

快來參加社企流年會,看八位 「創革者」如何突破條件限制,
從自己能做的事開始,創造寧靜、深遠的影響力!

按此進活動網頁

有一種志業,讓你用「天職」改變世界

2014.03.11

文:金靖恩

「天職(Calling)」是一個讓許多人趨之若鶩的字眼,尤其是懷抱夢想的年輕人,無不希望能早日實踐夢想,投入一個此生無憾的志業。不過年輕人要如何找到自己的天職?有的人從小就熟悉自己的興趣和特長,但也有一些人是在偶然的際遇中讓人生轉了彎,從此打造出兼顧興趣、獲利、與社會影響力的新形態「志業」。

(圖片來源:CC BY-SA 2.0 mrhayata

遇見黃麻,串聯起兩個世界

在日本,有個年輕女生從小就喜歡畫畫和寫日記,用文字和插圖在素描本上記錄自己的想法。當時只是隨手塗鴉的她,可能從來沒有想過多年以後,自己不只成為一位設計師,同時也是一間擁有上百名員工的國際品牌老闆。

這個女生是現年才30初頭的山口繪理子,她在孟加拉就讀研究所的兩年中,一直思索著要如何在這個貪腐不斷、政治動盪的國家找到突破的可能性。有一天,在達卡街頭一間不起眼的小店裡,一個黃麻製的手提袋吸引了山口繪理子的注意。

「就是這個!我想用黃麻做出最棒的包包,在日本販售!」

一個嶄新的商業模式突然從她腦中蹦出來—運用孟加拉的天然資源(黃麻與牛皮)、培訓當地的人才,藉由原創設計與高品質的商品,讓世界看見孟加拉的可能性。

於是,年僅24歲的山口開始在素描本畫下一個又一個手提包設計圖,並於2006年創辦了名為Motherhouse的時尚品牌,在孟加拉設立自營工廠,為員工打造安心的工作環境,不僅支付合理薪資(約為當地平均薪資的兩倍至三倍),更提供勞健保、健康檢查、與無息員工貸款等多項福利措施。

目前Motherhouse靠著山口繪理子的原創設計,以及孟加拉員工們手工製作的高品質包包,已成功打入日本與台灣各大百貨公司市場,在全球擁有十幾間分店。她旗下的每個商品,都代表著世界另一個角落人們的美好手藝;每售出一件,都可以讓「來自發展中國家的可能性」被世界另一端的消費者看見。

偶然的際遇,開啟黑暗中的對話體驗

在世界另一端的德國,也有人因為一場偶然的際遇找到自己的天職,並影響了全球無數視障人士的生命。

海勒奇博士(Dr. Andreas Heincke) 年輕時曾在一間德國電台工作,有一天他受命為一個因意外而導致失明的同事準備復康計畫。在與該名同事互動的過程中,他發現這位視障者雖然眼睛不能看見,但各種能力卻與一般人無異,特別是聆聽與統籌能力,甚至比一般人還要強。於是,他轉到法蘭克福盲人協會工作,希望能為促進社會對視障人士的理解出一分力。在這段時期,海勒奇深刻體會到一般社會大眾對於視障人士的偏見,其實是源於人們對此議題欠缺交流和了解。此時他想起哲學家 Martin Buber 的話:「相知隨相遇。」 如果能為視障者與一般大眾創造一個「相遇相知」的機會,會不會就能打破人們對視障者的刻板印象呢?

1988年,「黑暗中對話」 的第一個體驗館在德國漢堡誕生,讓參與者在館中體驗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在一片漆黑之中,只能用視覺以外的感官去體驗館內精心設計的各種場景,並由最熟悉黑暗的「視障導遊」帶領參加者走完這段奇異的旅程。海勒奇創辦的體驗館不僅帶給社會大眾全新的視野,也讓視障導遊在過程中感受到價值、自信與成就感。體驗館後期更走入美國、香港、台灣等國家,香港的體驗館甚至獨立開發出「暗中生日會」、「黑色聖誕節」、「暗中作樂聲演會」等融入生活的趣味活動,成為香港超熱門旅遊景點。

做自己喜歡的事,並用你的天職改變世界。山口繪理子與海勒奇博士讓我們看見了人生的另一種可能—結合興趣、永續性(能營利謀生)、與社會影響力的新型態志業。這種新型態的商業模式,現在被廣稱為「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在全球引起一陣社會創業的浪潮。本專欄的一系列文章,將為你探討這種兼顧營利與公益的社會企業,如何在亞洲發展、成熟,成為改變世界的新動能。


(本專欄由星展銀行支持專案人事費用,但完全不干預文章選題與寫作方向,確保文章獨立性)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