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頭家免驚!只要多一份理解,身障者會是公司最寶貴的資源

2014.10.22
瀏覽次數:

編譯:賴菘偉

編按:本文以UNlimiters創辦人Justin Farley第一人稱的口吻所撰寫。UNlimiters是由一群身障專業人士為身障者創立的網路社群,目的在於幫助它的客戶可以活出不受限的生活。


我出生時患有腦性麻痺,雖然走路的樣子有點奇怪,說話較為緩慢,但我的認知功能絲毫沒有受損。當然,身體的缺陷還是對我造成了一些限制,但我能找到解決方法來處理生活中的大小事。

我想,做為一個身障人士最困難之處應該在於,除了本身肢體的障礙之外,也同時要面對來自別人的刻板印象與臆測。

我從非常年輕時就想要自己創業當老闆,因為最能體諒與接納我身體缺陷的僱主,大概就只有我自己了。肢體障礙者求職時總是容易四處碰壁,有肢體障礙的大學畢業生,其失業率甚至是一般大學畢業生的2~3倍之多。

雇用身障者的組織應該以完整的個人來看待身障求職者,思考他能否融入公司,而非只以缺陷來評價他。每個身障者有不同的挑戰或需要,要接納有肢體障礙的員工,除了解其能力外,也需要考量他所需的空間。市面上有各式各樣的產品幫助身障者工作更容易、更有效率,例如,將辦公室改設適合輪椅的辦公桌,提供員工平價的辦公用品輔具,像是特殊的剪刀、書寫工具、打字輔具、放大鏡、有聲計算機等,讓你的員工可以更有效率地處理日常事務。

雇用身障人士不只是為了達成法定的配額或展現公司員工的多樣性。身障人士是克服困難的專家,在他們專注於工作時會表現出此特質。甚至因為他們的特殊生活經驗,往往能提供一個全新的觀點,這也是身障者比起其他員工所能展現出的優勢。

當你雇用身障者,就必須提供一個包容、友善的工作環境。既有的員工只要有機會了解身障員工的障別及適當的互動方式,通常可以完全地接納他們。就我自身的經驗,我可能只有在涉及精細的肢體動作時需要協助,對我講話時不需要特別大聲或刻意放慢,雖然某些人無法立即了解,藉由專家的協助則可以讓彼此的互動經驗舒服許多。最重要的是,你的新員工不會想要因為自己的殘疾而有差別待遇。

雇用身障者雖有諸多考量,但公司及求職者可以做好事前預備,讓雙方在互相適應上能夠更順暢。我希望藉此鼓勵身障朋友們追求自己夢寐以求的工作,也希望公司願意挺身支持、跨越疑慮,給與身障求職者一個工作機會。


資料來源:
Fastcompany:What people don?t understand about hiring someone with a physical disability

延伸閱讀:

社會企業首都是如何煉成的?首爾的案例(上篇)

2014.10.21

文:邱韻芹

社會企業世界論壇(Social Enterprise World Forum)剛於首爾落幕,本次的論壇主軸定為「社會企業帶來社會變革(Social Change Through Social Enterprise)」,可望展現南韓政府近年來持續推動社會企業的殷實成果。其中最出色的當屬東道主首爾市政府:市長朴元淳於2011年上任後,便大力支持以創新方案解決環境污染及住房不足等城市問題。

朴元淳在社會經濟(social economy)的脈絡下推動社會企業,並擬定多項發展策略,包括建立多層次的支援系統、推廣社企產品和深耕社區型企業等等。截至今年(2014)一月為止,首爾市政府已經協助市民創辦425家社會企業、近千家合作社和超過一百家的社區型企業。

首先,他提出「首爾式社會企業」的概念,意指那些以提供社會服務為目標、具成長潛能及獲利能力,但其雇用的弱勢員工比例或提供的社會服務尚未達到南韓官方社企標準的組織。相較於南韓官方對於社會企業的嚴格要求(註一),「首爾式社會企業」則讓有創意的中小型組織在成長期間也能享受政府提供的創業支援和優惠補助。

其次,朴元淳在2013年於史丹佛社會創新評論(Stanford Social Innovation Review)發表的文章中,提到了首爾市政府如何帶頭推動橫跨政府、公司及公民社會團體的合作計畫來「擁抱共享經濟(embracing the sharing economy)」,這項計畫同時也促進社會企業的發展,共同投入用創新解決社會問題的行列。

舉例來說,他將國家衛生研究院的舊大樓改造成社會創新園區(the Seoul Social Innovation Park),不僅提供共享工作空間給草創中的社會企業,也在園區中協助設立首爾社會經濟中心、首爾社區支援中心、首爾創意實驗室和青年中心(the Youth Hub)。此舉一方面讓社會企業家能夠就近尋求並使用政府提供的各項資源,另一方面也提高社會企業家彼此交流、激盪出合作綜效的可能性。

另外,朴元淳也在市府中設立創新規劃部門(Innovation Planning Division),派遣顧問至世界各國考察地區政府如何讓創新構想變成實際可操作的市政工程,再將之應用於首爾,同時也收集市民提出的各式社會創新方案。

例如英國的Nesta便是首爾學習的對象。Nesta致力於提高構想的可行性(feasibility),他們以大量研究和案例資料作後盾,協助發想者找到最適規模並籌措資金,讓好點子能被落實,有效解決社會問題。

首爾市政府不只希望擴大社會經濟的規模,也致力於打造適合社會企業成長的生態系統,目標是讓社會企業的產值佔區域GDP的2%,相關組織雇用的員工數達到整體就業人口的8%。

如同倫敦政經學院的資深訪問學人Robin Murray所述,朴元淳同時像個調停者、指揮官和都市心理分析師,首爾社會企業的蓬勃發展指日可待。

圖片來源

註一:南韓的社會企業促進法施行細則第九條(社會目的實現的評估基準)指出,社會企業根據其事業目的可以分成三種類型:弱勢就業、社會服務和混合型。在近千家社會企業中,弱勢就業型約佔65%。它規定組織的弱勢族群員工(包括身心障礙者、性交易受害者、低收入戶與高齡者)必須占全體員工的50%以上。家數次多的混合型則必須雇用全體員工數30%以上的弱勢族群員工,才能被稱作社會企業。


參考資料: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