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肯納症(自閉症)的就業救星

2014.01.23
瀏覽次數:

編譯:林子豪

根據內政統計年報顯示,2012年全臺灣已有1.2萬肯納症者,即俗稱的自閉症(註一),只要經由特別訓練以及媒合配對,他們其實有機會擁有一份工作。位於加拿大卡加利(Calgary)的社會企業Meticulon,正是以此為目標,希望為加拿大的肯納症者開創另一片天。

加拿大現有超過40萬成年人罹患肯納症,其中85%尚未找到工作。但其實多數肯納症者都有一技之長,還有異於常人的專注力與探究細節的特質,然而這些特質未曾受重視,反而因此備受就業歧視,非常可惜。


(肯納症關懷絲帶/圖片來源

Meticulon創辦人Garth Johnson認為,許多肯納症者其實都有能力與天份勝任某些工作,但往往因著無法適應周圍的工作環境或人際互動,導致他們無法順利就業。身為一位肯納兒的父親,Garth與兩位同事、以及加拿大政府和肯納症協會的協助之下,於2013年7月創立Meticulon,以資訊科技顧問的模式為基礎,協助肯納症者謀求適合他們的特殊專業,例如軟體品質保證、軟體測試、資料管理等具有高度縝密性或重複性的工作。

Garth 表示:「我們的工作是尋找願意合作的僱主,再對求職的肯納症者加以配對,協助他們發揮既有的天分並適應工作環境。如有需要,我們也會與僱主們協調,幫助他們更有效地與肯納症者互動,讓肯納症求職者能順利適應工作環境。」

在配對的過程中,求職者須先經過長達三周的評估,如果符合某項職缺之需求,求職者也對工作有興趣和熱情,則會再進行為期數周的培訓,最後以約聘的方式為僱主工作。


(Meticulon創辦人兼執行長Garth Johnson/圖片來源

Meticulon的目標是在2014年1月配對出首批肯納症者,而在未來四年內,更希望能配對出一百多人、並在加拿大成立二個分部。目前,Meticulon的營收來自客戶所支付的顧問費,在發放他們所培訓的肯納症顧問薪水,並扣除人事、經營、及訓練等成本後,收入雖然微薄,Meticulon仍希望能在第五年達到收支平衡並開始獲利。身為一家社會企業,Garth表示所有收益都會重新投入公司,以用於公司的未來擴展。

Garth的終極目標是作為身心障礙人士的僱主,成為他們有力的推手,讓身障人士在主流產業中都能夠有生存與貢獻的空間。

註一:根據財團法人台灣肯納自閉症基金會,「肯納症」(Kanner's Syndrome)為俗稱的「自閉症」之正名。「肯納症」的稱呼起源於美國的肯納(Leo Kanner)醫師在1943年發現自閉症(Autism)這個族群。由於「自閉症」並不代表他們能「自行」打開心扉、走出封閉, 在醫學上 這是起因於不明原因的腦傷而導致的「廣泛性發展障礙」,造成患者在認知、語言、知覺等方面產生學習障礙,尤其在學習人際溝通技巧上更為困難。因此,台灣最近開始用肯納症代稱自閉症。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協助海地災後重建:社會企業如是說

2014.01.13

編譯:林子豪

海地在2010年遭受強震襲擊,近幾年來雖花費數十億美元投入救援及重建工作,但海地依舊滿目瘡痍。名為3 Cords的一家社會企業認為,災後雖有許多短期發放援助,但為海地創造穩定的就業機會仍是一項挑戰。

圖片來源

就在今年八月,海地財政部長Wilson Laleau向媒體指出:「我們需要非技術性的勞力工作。」一位著名的成衣製造業者Georges Sassine也表示促進非技術性勞工就業是重建海地必經的過程。

然而,一群社會企業家並不認同Laleau和Sassine的說法。他們質疑大量發展低階勞力工作,並不是復甦海地最有效的方法。發展社會企業才是開發當地經濟潛力的王道。

舉例來說,3 Cords的成立宗旨為提供就業機會給因地震而受重傷的身障人士。3 Cords訓練編織手工藝品所需的技能,並協助販賣成品。另外,同樣屬於成衣業的Industrial Revolution II(IRII),投資最新的縫紉機器、雇用海地人並教導他們生產各式高級時裝。與其他成衣業不同的是,IRII除了保證法定基本工資之外,每年固定拿出一半利潤回饋給員工、家屬、以及社區,投資於醫療、教育、培訓、公共建設等等。IRII希望以永續發展為目標,建立起當地的產業。

Peanuts4Peanuts(P4P)也是一家心繫海地的社會企業:以在美國販賣花生醬的利潤,資助海地居民生產和製造營養強化的花生醬,提供當地孩童所需的各種微量元素,解決營養不良的問題。

儘管如此,還是有反對人士質疑社會企業只是一種宣傳手段,而不是真正想要幫助海地。為此, P4P的兩位創辦人Kendra Wilkins和Lizzie Faust嚴正抗議,認為社會企業才是連結當地資源以及帶領海地走出陰霾的重要橋梁。Wilkins補充道:「國際媒體對於天災的報導往往短暫,當海地在新聞版面淡出時,人們救濟海地的熱情也會減弱。若能吸引消費者購買社會企業產品,既可同時迎合經濟和社會需求,又可為海地創造穩定的就業機會,使他們能夠自給自足。」

其實,還有社會企業不僅僅為海地增加工作機會,還想建立更好的教育環境,以提升海地人整體競爭力。譬如一家愛爾蘭社會企業Camara,最近募集到一整貨櫃的二手電腦運送至海地,還設計了一套以電腦為主的培訓計畫,旨在提高海地人的數位素養。Camara執行長John Fitzsimons說:「教育是戰勝貧窮最好的武器。數位知識在已開發國家被視為理所當然,但是,在落後國家仍是開發工作機會的一大瓶頸。」

總結來說,社會企業或許無法解決海地所有的問題,但是或許可提供一種透明且強而有力的企業模式,為海地打造以永續為基礎的穩定未來。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