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相約台北火車站

2013.10.0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你第一次來台北,我來火車站接你吧!」

「好呀!謝謝學長!」

「火車站很大,我們就約在『台北火車站』的『火』字下面囉!」

「喔,好!『火』字下面!謝謝學長~~」

在電話中,學長與大一新鮮人相約見面。「學長人真好!」新鮮人心裡想。

新鮮人背著大包提著小包,又焦慮又興奮地搭火車來到台北,出了火車站,抬頭一看,臉上三條線,嘴裡三字經:根本沒有「火」字!

這是大學時的笑話,學長吹噓著怎麼整學弟妹,但願沒有哪個學弟妹真的被整到。

不論是火車站、公車站、捷運站、高鐵站,交通最便利的車站,永遠是兩地相約見面的第一站。在第一站見面之後,口袋有錢,或者真有必要,才會去第二站、第三站,去開會、去抗議、去遊山玩水,或者去喝咖啡去看電影去開房間。

如果要省錢,或者沒有必要,最乾脆的方式,則是雙方在車站碰頭,結束之後就地解散。例如現在流行的網路購物,買家賣家約在捷運站裡,在低低的隔牆兩側「面交」,其中一方還不用出站,省錢。

許多在台灣的外籍勞工相約見面,也是約在車站。相對於台灣本地人,他們比較沒錢(例如外籍看護工,一個月的薪水是低於基本工資的15840元)。再者,也相對沒那麼必要。他們渴望的只是暫時脫離工作場域,見到熟悉的面孔,吃熟悉的食物,以熟悉的語言交談,尤其,時間有限(早上放假,么八洞洞收假),沒空離開車站去第二站、第三站。車站不但是他/她們相聚的第一站,也可能是唯一的一站。

前幾天是一年一度的伊斯蘭教開齋節,作為全台最大交通樞紐的台北車站,照例人山人海。許多「經過」此處的台灣旅客乍見如此陣仗,恍若置身異國,難免吃驚。萬一這位台灣旅客趕時間,被席地而坐的移工擋住去路,不免就更生氣了:「這些人沒事聚在這裡幹嘛!」

不過,這些人當然不是「沒事」聚在這裡,只是「我們」沒注意到他們的事。

開齋節是伊斯蘭教最重要的節日,重要性好比華人的農曆新年,基督徒的耶誕節,絕大多數信奉伊斯蘭教的20萬在台印尼移工,經歷了日間不可進食飲水的30天齋戒之後,這個星期天放假相聚。不是飢餓30「小時」唷!是30天呢!這種苦盡甘來的聚會,興奮可想而知。

無奈的是,印尼移工在車站的人潮與興奮,必定會影響其他人、尤其是不明所以的台灣旅客的權益。

雖然重要地景、交通要道被挪作他用不乏先例(例如中正紀念堂被用來養鴿子、台北101被用來拍照、立法院被用來分贓、科學園區被用來炒地皮、凱達格蘭大道被用來抗議、捷運站被用來面交、人行道被用來騎腳踏車、學校旁的街道被用來當夜市、高速公路被用來停車或者慢跑),但是,台北車站以及任何車站,都是為了交通目的而設立,被挪作他用,無論如何難以義正辭嚴。只是,只是,這是一年一度的開齋節呀!就像一年一度的媽祖繞境、一年一度的跨年煙火,不是突發事件,都早就清楚寫在日曆上了!標榜追求多元文化的台灣,一定有能力好好處理的。

其實也不必談到「多元文化」,不必抬出「人權」、「兩公約」、「將心比心」等等高標準,只要想,當台灣子弟去海外留學打工時,我們希望其他國家怎麼對待我們的子弟,就足夠了。你希望國外雇主在台灣節慶時,同意台灣子弟聚會慶祝嗎?如果是,就請擔待一下自己的不方便,同意讓照顧台灣老人病人、替台灣做3K工作的移工們聚會一下吧!(同樣的句型還可以衍伸:你希望國外雇主不准台灣子弟用手機嗎?你希望國外雇主扣留台灣子弟的護照證件嗎?你希望國外雇主不准台灣子弟每週放一次假,到處看看玩玩交朋友增廣見聞嗎?)

最後,建議各大車站,以正面的心態處理明年的開齋節:對其他旅客,事前多加宣導,當天多加疏導(就像每年的春節交通輸運措施),針對參與開齋節的「消費者」(他們有很大比例是旅客呢!),舉辦活動,大賺一筆,賓主盡歡,皆大歡喜。

(原文刊載於天下雜誌2013/9月529期)

越南河粉,獨「素」一幟

2013.08.14
合作轉載

越南河粉店,是台灣大城小鎮少不了的街景。先前多半開在路邊街角,小本經營,掌廚的是越南新移民,或者早期來台的越南華僑。現在,則出現不少時髦光鮮的河粉店,甚至在百貨公司美食街佔有一席之地,經營者包括因為愛上這一味、特別去越南拜師學藝的台灣老闆,或者在美國吃慣越南菜、專程回台投資的華人。

我吃過不少越南河粉,不過,當學弟洪銘謙說要帶我去吃「素」越南河粉時,還是吃了一驚。素的?牛肉河粉也是素的嗎?

這間位在埔里、可能是全台灣唯一的「素」越南河粉店,乾淨整齊,幾位戴著白色帽子與口罩的女性服務人員,個頭兒嬌小但手腳俐落。「素牛肉」河粉上桌,我夾起肉片仔細端詳,大小、厚薄、紋理,都維妙維肖呢!一口咬下去,當然還是破功,肯定是豆類製品做的。

素河粉店的生意很好,客人來來去去。日頭過午,忙碌告一段落,我用我的破越語開場搭訕:「Ai là bà chủ?(誰是老闆娘?)」台灣人說越語,嚇了她們一跳,服務人員齊指老闆娘。老闆娘黎氏深拿下口罩,臉龐清秀甜美,不說不知道,她已經從越南胡志明市來台灣15年,40一枝花了!

其實我和學弟的運氣很好,老闆娘前幾個禮拜回越南,我們去的這天,她剛好回台灣重新開張。我問她,怎麼想到要開「素」的河粉店?老闆娘說,原本她開的是一般河粉店,因為幾年前加入一貫道,所以才把河粉店改成素食。學弟一聽很高興,因為他就是一貫道的道親,正在做「一貫道在東南亞」的研究。

聊著聊著,來了一對帶著可愛小孩的夫妻。我正想說,越南菜少油、輕量,挺符合台灣當前流行的健康飲食。但是仔細一聽,這位剛走進來的媽媽,看似台灣人,說話卻不是台灣口音,而她也不是用越南話點菜。

一問才知,竟然是泰國媽媽!而且,這對台灣老公、泰國老婆,又是一貫道親!他們來埔里玩,剛好經過這家「素」越南河粉,便入內用餐。略通泰語的學弟喜出望外,上前攀談,因為一貫道在泰國頗為流行,也是他碩士論文的主要研究對象。

於是,一個平凡的午後,一間素食越南河粉店,中文、越文、泰文、笑聲,交雜著。

(原文刊登於2013/6/18聯合報青春名人堂)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