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如果在冬季,一個漁工

2013.12.1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四十七萬的東南亞移工之中,一般人平常最少接觸到的,莫過於漁工。他們在異鄉的船上漂呀漂,勞動強度高,活動空間狹隘,家鄉遙遠。

曾經有一則新聞,說海巡署救起一位落海的印尼漁工,問他為什麼掉到海裡。印尼漁工說,因為太想家,想要游回去。

海巡隊員又好氣又好笑,說:「你以為你是海豚呀!」

是怎麼樣的想念,會誤把自己當成海豚,以為朝著家鄉的方向一直游一直游,就會到家?我無法想像。

台東成功漁港

第一次近距離接觸東南亞漁工,在兩年前的台東成功漁港。

《四方報》菲律賓版主編Asuka,先前在台東成功漁港的海巡哨所當兵,整天穿著橘色的制服。我們出差到台東,Asuka算準時間,興致勃勃地領著大家到港邊看漁船卸貨。碼頭上一堆又一堆各式各樣的魚,甚是壯觀,賣魚的人和買魚的人穿梭其間,亂中有序。

名符其實踮著腳走路,我們小心翼翼不要踩到魚堆,湊近一艘正在卸貨的漁船。甲板上,有個約略一公尺見方的方形的口,通往儲魚船艙,一位膚色黝黑的外籍漁工站在船艙裡。彎下腰,看不見人,站起身,他舉起一尾一尾凍僵的魚,遞給甲板上的外籍漁工。甲板上的外籍漁工接過魚來,或輕放、或甩拋在碼頭上。碼頭上另有一位外籍漁工,把不同的魚或雙手捧著、或拖著拉著,堆成不同的魚堆。

哪些魚可以像丟垃圾一樣用拋的甩的,哪些魚必須像捧著嬰兒一般輕放,我分不出來,應該是依據市場價格吧。外籍漁工有時也會搞錯,把高價魚使勁拋上碼頭,站在一旁監督的台灣船主立即大聲斥罵:「摔壞了你賠不起!」

卸漁結束,我們拿著印尼文版和菲律賓文版的《四方報》,問漁工是哪一國人,報紙送你。他們好奇地接過報紙,發現印的是他看的懂得母國文字,幾個人圍著在報紙指指點點。

繞到海巡署位在港邊的哨所,發現還有Asuka當年的同袍。我們把剩下的《四方報》交給海巡弟兄,請他們轉送其他漁工。「沒問題,為民服務!」海巡弟兄爽快答應。回到台北之後,我請Asuka寫了一個計畫,希望海巡署大量購報,分送各港口海巡哨所,再轉交分佈台灣各港口的九千多名外籍漁工。不過這份計畫書石沈大海,沒有回應。

 

瑞芳深澳漁港

這個秋天,我再次與外籍漁工近身接觸。

我和妻子雲章,以及岳父岳母小姨子一行五人,趁著假日到東北海岸遊玩。傍晚時分,到了瑞芳的深澳漁港,準備吃秋天的螃蟹。

秋高氣爽,港邊的風很溫柔,漁船靜靜地停泊在港內,一群外籍漁工在船邊的堤防上嬉鬧。這次,我身上沒帶《四方報》,不過我有「新玩具」:每週在電視上播出的東南亞語歌唱節目「唱四方」。而且,我一直很想錄一集外籍漁工的「唱四方」。

走上前去,先問問是哪一國的漁工。印尼的。我想要接著解釋,才警覺,學了兩個月的印尼文,現在只記得「你好Apa Kabar」、「不客氣Sama-sama」、「謝謝Terima Kasih」,該怎麼說明「唱四方」呢!

只好比手劃腳了!我掏出智慧型手機,播放You tube上的「唱四方」,一手握起拳頭假裝是麥克風,一手指著他們:「你們唱歌,我錄影,在電視上。」

七、八位印尼漁工好奇地圍上來,看到手機裡播放著先前的印尼歌錄影,開心地笑了:「喔,OK!OK!唱歌。」

「沒錯沒錯!那,你們每天什麼時候休息?都是這個時間休息嗎?」

「『明天』什麼時候休息?」一位漁工歪著頭重複我的話。

「不是,是『每天』什麼時候休息?我們要來錄影,錄你們唱歌。」

漁工還是聽不懂。連「每天」這個詞都聽不懂,遑論「錄影」。我有點氣餒。

「你們的台灣老闆在嗎?」

「老闆不在~~」

語言不通,溝通卡住了。我得確定他們什麼時候休息,才能通知攝影團隊出機錄影。

不甘心。不然,現在就先錄吧!

我拿起手機,示意他們唱歌,當場錄影。印尼漁工懂了我的意思,一群大男生害羞起來,彼此推託。終於,一位眼神裡透著聰明的小個子男生勇敢站上前,對著我的手機開始唱。

小個子手舞足蹈、唱作俱佳,其他人在旁邊笑得彎了腰。唱完,他指揮其他人圍成合唱隊形,自己站到前面當指揮,大夥兒搭著肩,一起合唱印尼國歌。我和雲章動員「雙機」錄影。

 

 

很好!用手機播放剛才的錄影給他們看,大夥兒聚上來。看到自己的聲音和影像出現在螢幕上,有點靦腆,又忍不住不看,然後笑自己或笑別人。

我總算想到辦法。請小個子給我手機號碼,再馬上打電話給「唱四方」的印尼主持人安妮,請安妮打電話給小個子,用印尼語溝通,約正式錄影的日子。

(深澳漁港,廖雲章拍攝:漁工可能是全台灣的外籍移工中最辛苦的一群,吃住工作全在船上,一天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難以想像,這樣不上岸的生活,要靠甚麼力量支撐下去?)

(深澳漁港,廖雲章拍攝:Acu非常陶醉地獨唱了一首歌,問我們甚麼時候還要再來?)

(深澳漁港,廖雲章拍攝:張正秀出手機的印尼移工唱歌的影片,大家看得很有興致。)

(深澳漁港,廖雲章拍攝:這首歌旋律昂揚振奮,不時出現印度尼西亞的字句,推測可能是國歌。)

台東富岡漁港

不過,還沒約好去深澳漁港錄影,卻先去了台東富岡漁港。

透過熟識的台東移民署服務站Peter兄,「唱四方」團隊到了台東錄影。Peter的同事Gordon,剛好認識富岡漁港的船東。透過這位船東的介紹,我們一行六人:Gordon,負責主持與企畫的我和雅婷,辣四喜影像工作室的小剛、振宇、和芷稜,興沖沖地到了港邊。

中午剛過,漁港懶洋洋的,沒什麼人。碼頭上,兩三位外籍漁工正在整理漁網。「唱歌嗎?電視台來錄影唷!」Gordon中文英文夾雜地幫我們拉客,但是,不知是不是因為他穿著移民署的制服,或者是我們扛著攝影機太嚇人,漁工們避之唯恐不及,不肯就是不肯。

不過,因為有移民署的「長官」帶隊,我的膽子也比較大。瞄到一位落單的漁工正蹲在船上煮飯,我決定登船勸說。

那艘船和碼頭之間,還併排著另一艘船,受到颱風外圍環流影響,港內有些風浪。船隻雖然併排綁著,仍起起伏伏,船和船之間的間隔忽遠忽近。我低頭看了看海水,盤算著腳要踩哪裡、手要抓哪裡,鼓起勇氣,一躍登船。

幸虧這位漁工來自菲律賓,可以用簡單的英文交談。我說明來意,然後拿出手機,播放You tube上的「唱四方」。

「Sing in Tagalog? OK!」雖然菲律賓人的英文都很不錯,但是Tagalog語是菲律賓本土語言,真的要表達情感,Tagalog比英文好。

談定之後,我趕緊向岸上的攝影團隊招手,大夥兒扛著機器,戰戰兢兢地魚貫上船,接好麥克風,確定好背景,漁工開唱。唱完之後,再請他介紹一下這艘船的前前後後,何時出海何時休息,最後對著鏡頭,跟家鄉的人說幾句話。

有了第一個人唱,接下來就順利了。從狹小的船艙裡,鑽出另一位剛剛起床的菲律賓漁工(原來他們是晚上出海,白天睡覺),也半推半就地高歌一曲。

另一艘船的船長是阿美族原住民,手下有兩位印尼漁工:「唱啊唱啊!上電視交女朋友唷!」阿美族船長慫恿坐在甲板上補網的印尼漁工,原本害羞的印尼漁工唱完,Gordon貼心地買來一手啤酒。

更多外籍漁工陸續午睡起床,一旁的台灣人也很捧場,鼓勵每個人都高歌一曲。於是一邊喝著啤酒,一邊鼓掌打拍子,印尼漁工唱,唱完菲律賓漁工唱,偶爾穿插一兩首國台語歌。

這天的富岡漁港午後,很歡樂。唯一的困擾是,上岸之後,我覺得碼頭一直晃。

海上寒冬,需要你的冬衣

天陰陰的,冬日迫近,你是不是也開始翻出厚重的衣物,或者添購簇新的冬裝,等著第一波寒流來襲。萬一寒流來襲,其實也沒在怕,躲在屋子裡就好了。

不過有人運氣沒這麼好,即使寒流來襲,也得出外工作。例如指揮交通的警察與義交,例如騎車穿梭大街小巷的快遞,例如舉牌賣屋的時薪工人,例如天黑風大也得出海的討海人。其中,覺得最冷的,肯定是來自東南亞的外籍漁工。

他們來自四季如夏的家鄉,頂得住台灣的冬天嗎?尤其在海上。

我雖然一直想接觸東南亞漁工,但是真慚愧,始終沒想到這麼切身的問題。幸好今年有一群好心人,正在替外籍漁工募集冬天衣物。你手邊如果有完好的冬天衣物,可以寄到以下地點:

  • 旺來春秋鳳梨酥專賣店。地址:台北市信義區松德路259號1樓。電話:02-2346-3718
  • 宜蘭縣漁工職業工會。地址:宜蘭縣蘇澳鎮南安路75號2樓。電話:03-9954767
  • 屏東縣好好婦女權益發展協會。地址:屏東市德豐街106號。電話08-7371382
  • 台東移民署服務站。地址:台東市長沙街59號。電話:089-361631

(原文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2013/11/10)

母語卡卡的…後悔沒早點跟媽學

2013.11.15
合作轉載

記者何定照╱專題報導

四方報將推廣親子共讀專刊,並計畫前進校園,長年推動新移民權益的國際家庭互助協會北部辦公室主任李丹鳳肯定其理念。「社會對新移民媽媽的態度氛圍,會影響新移民之子對媽媽的態度;母語進入學校,孩子對媽媽產生認同,也會認同自己身分。」

李丹鳳舉例,她曾幫忙照顧的一位小朋友,媽媽來自泰國,三歲時問他是哪裡人,他大方說是泰國人;但上小學後再問,他因受同儕氣氛影響,改口說是台灣人。

同儕影響表現在各個場合。李丹鳳說,每次針對新移民之子辦兒童營或母語班,都會發現本來宣稱不會講母語的,忽然都講得很流利;本來對媽媽身分支支吾吾的,都大方談外婆家。有位媽媽來自越南的學童,小學前段因學校尚未鼓勵講母語,不肯學母語;等到四、五年級碰上學校推動,才後悔「沒早點跟媽媽學」。

來自泰國的吳巧儂,從兒女對母語的態度差異,最能感受制度面推廣的重要。

讀高一的兒子小時候,學校還未正視新移民之子,以致他回外婆家時明明會講泰語,一回台連在家都不願講泰語,「我覺得會被隔開」;讀小三的女兒,則因學校已推廣母語,老師還請她教同學幾句泰語,面對血統與母語落落大方。

「四方報有兒童版後,我小孩也好愛讀;以後有親子共讀專刊,更有現成教材可以DIY學母語。」吳巧儂期待,未來各個新移民家庭,都能創造自己的共讀時光。

【2013/10/21 聯合報】原文連結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