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扶貧」欠缺的商業思維

2014.06.1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魏華星(Francis)

香港的貧窮問題嚴重嗎?香港特區政府公布首條官方貧窮線,推算香港貧困人口131.2萬人,佔整體人口19.6%,扣除福利補助後仍有101.8萬。國際上用以量度貧富差距的堅尼系數,香港是0.537,在已發展的經濟體系中,排名第一。還是沒有什麽感覺?(對,光靠數字的描述就是我們對貧窮問題的盲點所在)

(照片授權:Edwin Lee

不少貧窮家庭生活在少於7-10平米的板間房、劏房,部分廚厠合一,除去租金、水電,家裏只剩下一半的收入,基本的食物都成爲生活挑戰。單親的媽媽跟女兒每天活在惶恐之中,因爲鄰房有精神問題的男人半夜喝醉會敲她們的門大吵大鬧。而每個家庭都有一個不一樣的不幸故事。

「社會空轉」,上層的炒賣、商業遊戲已經完全跟下層的社會流動完全脫鈎,擁有資本的人就擁有社會絕對的「話事權」,基層市民喪失向上流動的機會。而社會在「扶貧」方面,爲什麽會嚴重脫離現實?

可持續性與全方位策略

政府的福利或慈善式的扶貧,都不是商界採用的可持續性思維;我們沒有放足夠的精力探索令草根階層能自立自強的方法。而在安全網的考量,也缺乏全面性、針對性的深度思考。到最後,對每個貧窮家庭,幫助都變得片斷性;對之社會,扶貧力量更是杯水車薪。

市場分析與優劣考量

假設「貧窮」是一個商業問題,我們自然需要做好「市場分析」,到底市場需求(Market Demand)是什麽?如何分割市場(Market Segmentation)?如獨居老人跟單親家庭的市場需要就非常不同。在SWOT分析中,要看清楚影響基層市民的宏觀與微觀因素;除了很明顯的弱勢外,也要認清他們各自擁有的脫貧優勢,然後找出社會存在的機會點。

創意思維與藍海戰略

貧窮一定是代表成本支出?或也可以變成社會的增長動力?猶如商業裏的創新思維,貧窮人的弱勢假如能變成強點,他們就真能在社會找到一個「定位」。「至諸死地而後生」的動力,不就是發展社區小型經濟最需要的元素嗎?多一點小生意(最好是小販),不也為民生生活成本減輕一些嗎?

基層市民雖然窮得什麽都沒有,但最基本的消費還是必須的,如果商業企業看準這些「另類市場」,推出「低價必需品」,弄不好更成爲一個新的「藍海戰略」。

貧窮並非只是物質的不足,而是一個人對生命失去意義。當一個城市可以讓一大部分人面對絕望而可以視而不見,整個地方亦將失去最重要的人民價值。若這城市是一家企業,當失去了公司存在的Core Values(核心價值),縱使今天還是業務表現強勁,它也將面對倒退、甚至結業的威脅。


作者簡介:「香港社會創投基金」創始人兼首席行政總裁 ,也是「三十會」的核心組織者。隨著在市場營銷,廣告和戰略行業積累的經驗,Francis在致力於「香港社會創投基金」前曾擔任電訊盈科策略性發展的助理副總裁,負責在中國的企業發展和戰略信息和通信技術業務。他現在還是香港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兼職委員和大學客席講師。他希望能通過「香港社會創投基金」的平台促進年輕專業人士的參與社會企業家精神和社會創新。

「行動」 的時代

2014.06.10
合作轉載

文:魏華星(Francis)

「行動」是始

數學題:夢想+行動=創新+改變,但假若方程式的左方減去了「行動」,那又如何?答案:夢想=空談。沒有行動的創意、夢想或策略,無論有多絕妙,都只是空談。那為甚麼大部分創新意念,只停留在空談(或稱「吹水」)狀態?

一、太多恐懼(Fear):

愈聰明的人愈懂得計算,他們也更知道離開羊群有多危險、離開「安全範圍」(Comfort Zone)要放棄多少,失敗事少、別人的批評與目光事大。

二、太少熱忱(Passion):

要是真心對某個夢想或社會議題有極大的感召(Calling),根本很難去迴避而不行動,問題只是你是否真正愛上你的夢想。

三、一貫惰性(Inertia):

離開慣性的軌跡不易,其實「吹水」也可能是個階段,每件事情都有一個醞釀期,「吹」多了也把自己一步一步推向行動。可能一百個人只有一個夢想,但一萬個夢想也不及一個實踐下來的行動。行動才是真正夢想的開始,行動才開始證實這不是空談。

「行動」是終

墨子是中國歷史裏的一個大行動家,他最討厭只說不做的人,而他自己一生都在行動、奉獻給他的偉大理想。墨家能在戰國時期與儒家一爭長短,相信和他表裏一致的高尚品格有絕大關係。活在戰爭連年的亂世時代,最安全的選擇是附強、避世,但是他,堅定不移地以行動回應殘酷的現實。

近年的社會創新風潮,創造了一批不可多得的社會企業家,他們當中有學者、醫生、記者、政治人才或商界精英,縱使有不同背景,但他們都有一顆對社會、環境的熱切的心。他們在當前的亂世有恐懼嗎?離開安全範圍容易嗎?可是,他們選擇行動,就基於一個最簡單的終點---改變。

《鑽的》(Diamond Cab)的梁淑儀,因爲媽媽要坐輪椅而創造無障礙的士;《綠色星期一》(Green Monday)的楊大偉,因爲自己的信仰和信念,投身推廣綠色生活;《仁人學社》(Education For Good)的謝家駒,以自己對教育的熱誠,創立針對社企的教育學院。還有更多更多,他們都是社會的英雄,為歷史留下光輝的一頁。

「行動」是道

把夢想付諸行動,其實永遠都不會失敗。除了能享受豐富的過程和真正學習人生之外,行動令人著魔、上癮的原因,是它能轉化一個人的思維。大部分人看到問題,只會想到挑戰,但行動者卻能看出行動的機會,他們有一種來自内心的正向思維。

今天的社會環境真教人聯想起過去歷史上的亂世,富者貪婪無道、政者持權橫行;貧者出頭無日、義者志不能伸。社會需要更多的先行者、行動者,他們看似過分理想的「阿甘」,但假以時日,他們會感染更多的人。

行動者萬歲!


作者簡介:「香港社會創投基金」創始人兼首席行政總裁 ,也是「三十會」的核心組織者。隨著在市場營銷,廣告和戰略行業積累的經驗,Francis在致力於「香港社會創投基金」前曾擔任電訊盈科策略性發展的助理副總裁,負責在中國的企業發展和戰略信息和通信技術業務。他現在還是香港特區政府中央政策組兼職委員和大學客席講師。他希望能通過「香港社會創投基金」的平台促進年輕專業人士的參與社會企業家精神和社會創新。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