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綠雜誌4月Green Agency專題介紹:為什麼這個時代需要綠色仲介?

2012.09.16
瀏覽次數:

四月,綠雜誌提出了新的概念:綠色仲介!為了介紹這個概念,綠雜誌團隊費了半年的時間採訪與編輯,有別於其他商業雜誌介紹的綠領菁英、綠領經濟風潮,綠雜誌不談風潮、不談綠領也能成為菁英,卻最最在意這些努力為台灣永續環境找出路的人們,如何開出一條新的道路,為台灣帶來希望(以上摘自本期綠雜誌的編輯台)。因此,在綠雜誌的邀請下,我寫了一篇「為什麼這個時代需要綠色仲介?」文章,希望喚起大家對全球綠色議程在地化的重視。


          
 

文/出處:2012綠雜誌四月號

「我們只是一步一步地,想要把包包縫好,用愛心扶持這些來自各地的裁縫媽媽,讓她們的手工藝不會沒落,讓她們永遠都可以用一針一線,養大她們的孩子。」這是la yoo部落格上的文字,點出了台灣紡織業榮景衰退後的家庭困境。在台南成立的la yoo不只以台南文化符號做出創意感十足的包包,每一個產品都融入了額外的社會理念,牽起消費者與大環境變遷的歷史情感,快速引起消費者的共鳴與支持。像la yoo這樣的商業模式,近幾年在台灣紛紛出現、充滿活力,學者專家開始稱他們做社會企業,然而這個名詞或許過於沉重。

「企業」v.s「仲介」

不久前朋友提到MBA的出現讓原本式微、過於銅臭味的商業學科再度與商業合流,並取得龐大利益,然而MBA的教育卻欠缺商業倫理,釀成金融海嘯的源頭,華爾街變成眾矢之的。學界當然是有反省的,並希望找出具有倫理道德的商業模式,「社會企業」一詞應運而生。可惜一旦成為社會科學的研究項目,就有「獲利模式」、「營運模型」的分析出現,變成畫地自限,這是「社會企業」的沉重之處。事實上,社會企業所欲處理的社會問題各自不同,各自議題在市場上面對不同的關注,輕重的衡量本身就不一致。而開創社會企業者,往往特殊的是其人格特質,與獨特思維。形式不論大小,營運目地總有一份社會使命感而非利潤導向;在市場交易的同時,像仲介一般傳遞他所信仰的綠色價值,而非只是販售商品。

綠色的廣義性

過去,我們以為所謂的綠色,只是環境保護,像是一些企業為了形象帶員工去淨灘就是很表淺的綠色。然而,更廣義與深層的綠色,該談的是永續,這種永續包含人文關懷與環境保護,因為過去我們對待環境的態度,基本上是從我們的行為而來。例如為了經濟利益,我們可能毀滅自然環境、文化場域,犧牲人在場域內自由活動的權力,放任商業發展或是改建豪宅高樓,類似的師大夜市事件,不也是正在上演?像是公平貿易,雖然強調生產者的勞動條件與報酬,卻也與環境保護息息相關,因為如果連生產者都被剝削,生產過程中又怎會保護環境?經濟行動排除社會責任都是喪失了社會與商業倫理道德所致。因此,永續的思維裡,除了要內化經濟行為的外部成本,還要有關懷、分享、平等與正義的價值觀,才能在全球化與在地化的拉扯下,落實綠色的行動。

綠色仲介的價值

然而,永續思維的全球化與在地化卻是困難重重,因為每一個國家的文化與政治經濟都不一樣,造就出不同的理解與執行程度。舉例來說,歐洲國家的網路上竄起了海盜黨,但是因為政治結構不同、選舉法制不同,台灣有出現海盜黨的可能,但除非修改選罷法,否則是不可能勝出的。所以身為綠色仲介,要扮演像是神經節點的角色,不僅要多元接觸吸收,還要多面向傳輸,把這樣的永續資訊流「轉譯」成在地的文化語言,去傳播、去引起共鳴。而實體世界對綠色仲介的考驗更嚴苛,綠色仲介們要時時保持一顆纖細、敏感的心與環境互動,去「發掘」綠色議題;這些綠色仲介還要有創意,去連結在地工藝、文化、環保、弱勢族群等,再「創造」出實體的商品。而這些商品,現在不能只有內涵的美,還要給與消費者感官上的美學經驗,透過綠色仲介的「加工」,才能在消費市場裡虜獲消費者的心。

如同社會學大師安東尼紀登斯(Anthony Giddens)所言:「全球化也是在地化。」全球化為永續議題帶來的既是危機也是轉機,現在正是我們開始覺醒,向在地智慧學習的關鍵時刻,綠色仲介們扮演了關鍵的角色,他們一邊吸收全球永續議程,一邊輸出在地產品,推動社會前進。像是「台灣好,店」用商品展現台灣工藝與文化,幫在地社區與部落發聲;「繭裹子」打造台灣設計師的公平貿易商品,擦亮無國界的人文關懷;「綠粉絲團隊」設計師們串聯起回收廢布邊的「鴻靄公司」與部落社區和庇護工廠。而石油耗竭、糧食危機、氣候變異、水資源衰竭、金融風暴等,都催促著更多台灣的綠色仲介出現!

全文原刊登於生態綠部落格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