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閱讀公平貿易2.0之不可錯過的公平貿易好書

2013.08.24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累積了多年,市面上多了許多有關公平貿易的好書,因此除了在2008年世界公平貿易日前夕發佈了一篇閱讀公平貿易的推薦文外,今年也想把這幾年發行的公平貿易專書,一次介紹給各位好友,如果你想深入瞭解公平貿易,更是不可以錯過啊~

「用消費改變世界:公平貿易@新社會經濟運動」

「公平貿易並不反對市場或貿易本身,它只反對毫無節制的自由市場貪婪地吞噬一切社會領域和人際關係,並試圖展示出另類全球化的想像和可能性。」
十二場讀書會,引起一群研究生對公平貿易的討論,與跨界的思想交流與碰撞,於是形成了這本書的雛形。這是第一本以中文寫成、以社會學角度出發,有關公平貿易的專著,對於推動公平貿易運動,是極重要的一步。作者在市場的夾縫中看到願景,呼籲弱勢與優勢羣體走在一起,從消費開始,合力啟動不一樣的社會變革。

線上訂購:http://www.pcstore.com.tw/okogreen/M13670796.htm

「良心消費與在地自主經濟:《墟.冚城市:在地自主經濟與良心消費》」

從愛心消費、良心消費,個人層面的經濟實踐,到責任採購、公平貿易城市、公共空間運用等宏觀想像,一些個人的消費行為,最終卻會放大到制度層面的反思。本書探討自主經濟在香港的土壤裡是否能夠、如何能夠挑戰主流體制從愛心消費、良心消費,個人層面的經濟實踐,到責任採購、公平貿易城市、公共空間運用等宏觀想像,一些個人的消費行為,最終卻會放大到制度層面的反思。本書探討自主經濟在香港的土壤裡是否能夠、如何能夠挑戰主流體制。

「來自咖啡產地的急件」

◎ 全球最昂貴的咖啡產自最貧窮的人們手中

全世界99%參與咖啡產業的人不曾親身拜訪過咖啡產地。許多人說得一口好咖啡經,隨手一煮便是號稱極品的耶加雪菲,然而他們可能沒想過,這杯最頂級且昂貴的咖啡,竟是出自全世界最貧窮的農夫手裡。我們為了這杯「黑金」,掏出了白花花的銀子,但是為我們生產豆子的人,可能工作一季還賺不到買這杯「黑金」的錢。在市場最糟糕的時候,咖啡生豆的價格甚至跌破農夫的生產成本,使得他們每多生產一磅的豆子,反而增加更多負債。為什麼會發生這種矛盾現象?我們又能如何伸出援手?這麼殘酷又真實的故事需要有人去發掘、去書寫、去擴散,讓人人都能從一杯咖啡開始,去體認到更多全球貿易背後的問題;而這種人,就是Javatrekker──咖啡旅人。

◎ 被世界遺忘的角落,期待被看見的故事

本書作者狄恩正是一位咖啡旅人,也是一位咖啡豆進口商。多年來他走訪了全球無數個咖啡產地,親自去瞭解自己購入的咖啡豆來源,在生產的第一現場目擊各地農夫們的困境,最終寫下書中九個產地的故事,彷彿在向全球消費者寄出一封封求救的急件,希望大家正視這個長久存在,但卻不公不義的貿易體系。狄恩在各地推動的公平貿易運動,不只從進口商的角度,給農夫提供更優渥的保證收購價格,也希望能透過一些回饋機制,幫助這些落後地區建立起發展必需的公共建設和社會互助功能。

在伊索匹亞,狄恩掏錢出來幫助該國許多村落興建水利系統;在秘魯,他幫助一個合作社找到買家,讓他們得以賺到第一筆公平貿易生意;在蘇門答臘,他支持一項水牛計畫,當地農夫因此可依保護生態的方式從事生產;在墨西哥,他出手援救因咖啡價格大跌而逃離家園的非法移民;在尼加拉瓜,他指導咖啡生意以幫助被該國隨處可見的地雷炸傷的殘障人士。這些不為人知的小人物故事,一則則都在撼動我們長久以來的理所當然。

「價格戰爭:評估地球價值的新方式」

《糧食戰爭》作者帕特爾,全面檢視價格機制的虛妄與危險。

長久以來,我們透過「市場」這道扭曲的三稜鏡來觀照世界與衡量價值,繪製出萬事萬物的價格地圖。然而價格是一個靠不住的嚮導,它的運作機制導致了金融危機、糧食危機,以及氣候與生態危機。
一份售價四美元的漢堡,背後的生態成本與社會成本可能高達二百美元。因此價格的功用與其說是傳達事實,不如說是隱瞞藏匿;我們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卻毫不自知,甚至滿心歡喜。即使在危機當頭的此刻,我們竟然想倚靠導致危機的市場與價格機制,來解決臨頭大難。碳交易和各種排汙權交易就是一例。

要免於大崩壞,地球需要民主與資源共有的經濟學

作者認為,正確的方嚮應該是重新調整市場社會的平衡,改變價值的衡量方式。他從世界各地爭取糧食主權的民眾組織身上看到,爭取糧食主權,就是要收回民主政治與經濟的主權,伸張人民界定價值的能力。他們的目標不是完全廢除市場或貿易,而是消除其中的宰制關係,使價格機制擁有民主與資源共有,以及正義的精神。

「香蕉戰爭與公平貿易」

這件事起因甚小卻背負著一群人的希望。因為他們勇敢的戰役,使得公平貿易的產品在超市陳列上佔有一席之地。從香蕉、咖啡豆到棉花甚至巧克力,公平貿易已然成為全球最重要的運動之一,也大大影響了現代人的消費模式。

當公平貿易基金會的執行長哈里特.蘭姆娓娓道來,用這個故事讓我們理解公平貿易是一項能讓農民和勞工都能獲得更多其所應得的模式。公平貿易能夠確保我們盤中的食物或者身上穿的衣物不是從那些盆窮的勞工身上搶劫獲利而來的,特別是那些僅求溫飽穿暖的人。她在這趟旅程中,透過這一個常態卻不公平的系統,探索公平貿易產品從農地到消費者手上的過程。而她也揭露了我們對於更便宜食物的需求所導致的驚人代價。

現在仍有許多階段尚待完成,但透過辛勤的工作和崇高的理想,公平貿易正在改變超過七百萬農民、勞工以及他們家人的生活。同時也是一項有力的象徵:只要我們一起努力,就能產生不平凡的改變。

全文原刊登於生態綠部落格

高級時尚圈的社企潮流

編譯:繆葶

編按:本篇刊登於英國衛報(The Guardian),透過三篇不同案例讓讀者能對時尚界中的社會企業一窺究竟。


圖片來源

改變世界的力量

「我想要發揮天馬行空的創意改變世界。倘若你仔細觀察週遭,正是創造力十足的商業活動在改變這個世界。」

Cameron Saul是一位走在流行尖端的社會企業家,2002年他在烏干達之旅中,看見一個運用回收瓶蓋製成的手工線袋,由此開啟他的創業路。回到英國之後,他的父親身為世界知名品牌Mulberry創辦人,給了他許多商業智慧與建議。

結合了異國風情與時尚產業,意味著這項與眾不同的商品穩當的成功之路。Saul也運用分配所得利潤,成立了Bottletop基金會,10年之後,此基金會每年平均降低三萬五千多位年輕人得到愛滋病的機會。

Saul下一階段的創新是製造易開罐拉環的編織提袋。這個想法來自於Saul的夥伴-Wayman的母親在巴西北部薩爾瓦多旅遊時,不期而遇的新點子。

Wayman隨即前往當地取經,發現這種易開罐拉環的提包在當地相當普遍,而且生產高級手提包的原料都能就地取材,只是貧困的薩爾瓦多迫切需要進行革新。換句話說,這些精巧手藝的提包已經具備上市的條件,只是在出口銷售之前,Wayman必須先搞定產品的生產流程,以及隱含其中的倫理議題。

「製造提包的合作社似乎不太願意合作。為了進一步瞭解原因,我們設法拿到了兩位員工的電話號碼,發現他們只獲得少許工資。」

於是他們重新聘僱了一位當地員工,透過更有倫理意涵的方式重新設計生產流程,迄今已聘僱40位當地女性從事生產工作。目前這些提包在HarrodsLiberty London都擁有不錯的銷量,亦可透過他們的網路平台進行購買。Bottletop將產品定位於頂級市場,有些商品甚至高達600英鎊。對於社會企業而言,掌握金字塔頂端市場會是成功的關鍵所在,Bottletop藉由與巴黎設計師的合作及傳授新技術,再以英法時尚品牌的高規格要求,每一針一線都要符合最高標準,即便是內袋的標籤縫都能感受出商品的高級質感。

良心時尚正在流行

「商品的外觀與內在的道德性同等重要」,Rewardrobe的創辦人Veronica Crespi這麼說。Rewardrobe為倫敦首家「慢時尚(Slow Fashion)」的顧問公司,強調時尚與環境永續性的連結。

慢時尚是現下良心時尚界的流行用語,期許能夠取代過去廠商「每季新品都是必備單品」的話術,變相鼓勵消費者清空過季品換上下季新品的浪費陋習。所謂「慢(Slow)」時尚追求的就是購買符合道德生產過程的衣物,並且持續穿上好幾年。

要成就永續時尚的關鍵在於如何扭轉人們對於流行時尚的看法。Crespi強調「很多人都認為,走在時尚尖端有如追尋一種像吸大麻般的刺激感。要改變這種觀感,就必須讓消費者覺得你的商品漂亮極了而購買,而非出自於某種信念。」

Crespi指出時尚產業導致的環境污染,其中有一半是在購買之後產生的,高溫洗滌、乾洗以及保存衣物的方式,都可能對環境造成傷害。Crespi則教導其顧客如何永續消費與保存衣物以穿出永續品味的時尚。

她對於環保時尚的前景也充滿期待。2009年Crespi創業時,市場上幾乎沒有其他類似的品牌;如今,全球已有6、700家良心時尚品牌,就連知名品牌H&M也正在著手生產自家的道德商品,即便有人說這只是另類宣傳手法,然而至少讓更多人注意到良心時尚。

「道德羊毛」製造

英國羊毛品牌Izzy Lane的創辦人Isobel Davies,始終記得當旗下針織商品出現在牛津街上時尚品牌Topshop裡的興奮,這是他們長期以來一直追求與期盼的目標。

英國的羊毛紡織業自1950年代開始,長期為由牧場經營者組成的英國羊毛銷售協會(British Wool Marketing Board,簡稱BWMB)所掌控,牧場主人只能將羊毛賣給協會,所有需要羊毛原料的廠商都要向協會購買,甚至要外銷到亞洲地區都必須經由協會,且收購羊毛的價錢每年也由協會制定。也因此協會成為羊毛市場的壟斷者。在2007年Davies剛成立公司之際,那些被收購羊毛的牧人們僅能獲得微薄收入抵銷租金,雖然近年收購價格有些微漲幅,但也只能勉強貼補運輸成本。

除此之外,Davies也投入於保障動物福利。由於從羊毛產品的標籤上無法判別在剪毛的過程是否讓綿羊遭受不人道的對待,羊毛銷售協會也沒有紀錄可供查詢,而Davies為了確保其商品的羊毛來源是屬於以道德方式生產而來,她將近600只瀕臨宰殺的綿羊安置在位於北約克郡的牧場,自行生產道德羊毛。為此,英國皇家防止虐待動物協會(The Royal Society for the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Animals,RSPCA)已經二度頒給她「優良企業獎」(Good Business Award)表揚她改善動物福利的行動;羊毛銷售協會也授予Davies特別執照,讓她能夠用自行生產的羊毛,直接製成衣物販賣。

羊毛銷售協會壟斷市場讓牧人無法得到合理的價錢,這對已步入夕陽產業的英國紡織業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如何讓羊毛紡織業開放市場,社會企業家還有漫長的一段路要走。


資料來源

How social enterprise can succeed in the world of high fashion

延伸閱讀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