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本月社企:World Bicycle Relief─兩個輪子改善世代貧窮

文:張簡如閔/圖:World Bicycle Relief網站

「本月社企」為社企流編輯室其中一個撰寫主題,每個月會介紹一個具有社會創新性、獲利能力、與永續經營潛力的社會企業,除了分析該企業的社會創新模式外,也會較為深入地報導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面臨挑戰,希望讓讀者全方位認識一個社會企業。

距離,經常是許多發展中國家人民無法在傷病時即刻就醫、得到教育資源,或提升生產效率的一大阻礙。自行車的出現,能為人們的生活發揮多大改變?

World Bicycle Relief(以下簡稱WBR)致力透過自行車來改變非洲各地貧困人們的生活,協助在地居民突破距離障礙,讓偏遠地區的醫療、教育、經濟得到適切發展,進而改善當地的生活品質與經濟水平。

海嘯過後  自行車帶來的距離革命

WBR的成立契機可追溯自2005年南亞大海嘯後的國際賑災行動,當時,世界知名自行車零件大廠速聯(SRAM)的共同創辦人F. K. Day創辦WBR,籲請自行車業界為大海嘯盡一份心力,捐贈近兩萬五千輛自行車到斯里蘭卡,作為救援人員視察時代步與居民災後自立更生的交通工具,發揮相當大的社會效益。救災行動結束後,F. K. Day透過世界展望會牽線,將更多的自行車送到幅員遼闊的非洲大陸,盼能藉此改善更多窮人的生活。

WBR亞洲區經理鄭永權在接受社企流專訪時表示,WBR在經營上是採取「布局全球」的策略,找出全球各地資源的特性後,發展不同項目。目前組織可分為三部分:美國負責資源整合、建立各地連結;以自行車產業興盛的亞洲負責供應鏈與研發;最前線的協助工作者、銷售人員、銷售店面、組裝廠等散布各國,肯亞、南非、尚比亞、辛巴威等地皆設有在地分部。

營運創新  探索永續商業模式

草創之初,WBR屬於純慈善型的非營利組織,主要仰賴外部捐贈。2008年適逢金融海嘯,經營團隊開始思索如何讓WBR發展得更好,最後結論是:唯有建立一套穩定的商業模式,才能使WBR達到規模化與永續發展。

「社會企業本身就是一個企業 。」鄭永權表示,過去速聯出產的高價自行車零件訴求的是金字塔頂端的高消費族群,現在需要思考「金字塔底層」的創新,從營運模式創新開始改變。因此,WBR在原先的非營利組織之下,成立一間控股公司「Buffalo Bicycle Limited」,同時也將「Buffalo(水牛)」作為打入非洲市場的品牌名稱。WBR在非洲當地進行市調與行銷後,以高價、耐用、質佳的方式,尋求穩定的獲利模式,至2013年底,合併捐助及銷售數量,已有十六萬輛WBR自行車在南非、尚比亞、辛巴威等非洲國家的土地上奔馳著。

藉由向當地銀行貸款買下WBR自行車,一位本來一天只能步行、牽著一兩頭牲畜至市集販賣的農夫,便可在自行車上組裝貨架、承載更多牲畜到市集交易,增加的交易所得;一方面償還貸款、雇用員工進行買賣,擴大營業規模。另一個例子是WBR提供肯亞一個玫瑰農場的老闆300輛自行車,老闆挑出表現好的員工,為他們支付百分之七十的價錢來購買腳踏車,其餘百分之三十由員工每個月分期付款。對員工而言,這是農場給予他們的肯定,而他們也會因為騎自行車而更加準時上班,進而提升農場整體生產效率,也能逐漸改變當地經濟體質。

而自行車銷售所得的收益會回饋到WBR,透過投資教育訓練,培養一千多名非洲當地的自行車組裝、維修技工,在當地創造工作機會,也形成自行車產業鏈。WBR也以小額分期貸款方式讓窮人買到可供代步的自行車,讓中小企業與微型創業者可「借力使力」,透過交通工具改善生產力,以及家庭成員看醫生、受教育等活動的效率。「我們不只是給他魚吃,也不只是給他釣竿、教釣魚,而是嘗試做到『讓池塘裡有魚』,」鄭永權說道。

走進現場  看見實際需要

鄭永權認為,即便他有多年在自行車產業工作的經驗,在運作WBR時仍遇到許多困難。「它是非常真實的戰場。要做社會企業,一定要讓你的產品跟其他產品有競爭。」他指出,高檔的自行車進入到非洲,定價較中國、印度品牌高昂,但要保證絕對比其他產品有更好品質,因此能克服非洲惡劣地形、又堅固荷重的自行車,便是WBR產品的競爭優勢。

他也提到,投身社會企業或是志工時,應該拋開想要「豐富我們自己(enrich ourselves)」的浪漫心理;即便意識到當地人的需求,能夠同理他們的感受更為重要。「常聽人講說『The answer is in the field』,走入現場,真正了解在地需要之後,才能提出相應的對策。」也因此,他每年都要到非洲待上一段時間,實地了解他口中所謂「艱困的最前線」的變化與挑戰。

跨世代布局 金字塔底層的翻轉

「窮人的發展比你想像中的慢,必須要有很長的耐心,終其一生都必須想:還有多少必須改善。」鄭永權表示,金字塔底層人口是全世界人口的八成,這群人在生活上有相當大的「需求」,但需求卻不會自動變成「市場」,WBR希望建立一個跨世代平台,將非洲龐大的人口轉化為一個需求能夠被滿足的市場。

「量化數據可以告訴我們已經幫助多少人,但這不是我們的目標,」鄭永權表示,提升當地的經濟環境是WBR持續努力的目標,「我們希望看到金字塔底層的翻轉。」


延伸閱讀

創愛的業/鄰鄉良食 擦出小農與企業的火花

2013.12.24
合作轉載

2013-12-3.經濟日報.B7.經營管理.朱永光

地處偏鄉部落的小農,除了面對天災蟲害還有中間商人的層層剝削,反而陷入愈勞動愈貧窮的窘境,永遠處於相對經濟弱勢的一方。「鄰鄉良食」便是以產地直銷的概念出發,連結偏鄉小農與國內企業,創造兩者間共享價值。

「鄰鄉良食」創辦人譚景文過去擔任企業社會責任(CSR)顧問,發現擁有資源、也有意願承擔企業社會責任、關心台灣農業的各大企業,卻苦無適合的管道或平台從中協助完成採購作業,不是農產品來源資訊不足,就是與農民的溝通協調有困難,導致企業的良善美意滯礙難行。

「企業不了解農村,而農民也沒有銷售能力。」生產端與消費端之間的供需斷層,讓「鄰鄉良食」有了切入市場的著力點。

2011年成立「鄰鄉良食」,譚景文與夥伴一方面積極下鄉,深入探訪使用有機及友善環境栽種的小農,依耕作規模、目前仍無穩定銷售通路、農產品品質優良及年收入仍低於平均等條件,篩選合作農友,並貫徹公平交易的精神,協助制定透明合理的價格及創意行銷,找到長期穩定的銷售方式,實際改善小農生活及農村經濟發展。

另一方面譚景文也運用自己的顧問專業,參考國外案例,依不同的產業及企業核心發展價值、結合社會需求,提供量身打造的企業社會責任解決方案,除了協助企業直接向產地購買農產品,也建置企業認養契作機制、開發偏鄉部落的社區參與活動,並搭配完整的策略、執行及成效評估。

目前已有超過10家企業在「鄰鄉良食」訂購農產品,為60位以上小農創造穩定收入來源。

「鄰鄉良食」結合產地直銷及企業社會責任的商業模式,將企業的消費力直接灌注至偏鄉部落的農村,同時也進一步協助企業開發偏遠農村市場,創造雙贏局面。

譚景文了解尖石鄉農民對貨車的需求,便與汽車廠商洽談能否提供購車優惠;發現現有的農會金融服務並不符合部落農民的貸款需求,便向銀行爭取債務整合及低利貸款,並協助進入農村教導投資理財知識。

「讓企業的本業營運活動與社區的回饋結合,把資源引進需要幫助的地方,是我們秉持的信念,也是鄰鄉良食的服務價值所在。」

堅持以社會企業的型態經營、財務透明的方式運作,「鄰鄉良食」將80%的利潤分享給農民,只保留20%做為公司營運之用。

營運獲利模式獲得「第二屆企業永續創業競賽冠軍」的肯定,譚景文卻一點也不擔心市場競爭的問題,「我一個人的時間、能力有限,若有更多人願意加入這個行列,就表示有更多的小農能受到幫助!」。

「鄰鄉良食」創造了農產品採購及結合企業核心業務的雙向合作模式,拉近了企業與小農之間的距離,也建立起彼此互利互信的橋樑,讓企業實踐社會責任不僅兼顧效率與效益並能長久落實,而非只是曇花一現的慈善。

(作者是美商中經合集團總經理,本文由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合作委託撰寫,本專欄隔周二刊登)


民以食為天,吃飯皇帝大,「吃」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但是除了美味,從產地到餐桌的各種環節,都正面臨著挑戰。透過尋找「食農教育」、「友善通路」、「搶救剩食」的創新模式,我們一起探索食物和農業的問題解方。

食農議題的最佳解方,都在【明日亞洲 -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 超級早鳥 33 折優惠即日起至 3/20 截止,點這裡購票去:https://goo.gl/7VHKhW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