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從巴黎、首爾看四年後的台北市

2014.09.09
瀏覽次數:

文:金靖恩

四年後的台北市,會變成什麼樣子?

台北市長選情進入倒數三個月,可惜幾位候選人的政見完全淹沒在口水戰中,無法讓人得到具體的答案。暫且先跳脫台北,來看看同樣於今年完成市長大選的巴黎與首爾,未來將打造出怎麼樣的國際之都吧!

picture by Moyan Brenn on Flickr

巴黎,一個永續、平權、創新的城市

今年三月法國舉行地方首長大選,巴黎誕生了史上第一位女市長—安.伊達歌(Anne Hidalgo)。她雖然是新任的首長,但在競選之前,其實已擔任前市長的副手長達十多年,協助前市長德拉諾埃(Bertrand Delanoe)推動許多頗受好評的政策。因此,關於伊達歌的城市綠化主張,我們也許能從她過去協助推動的綠色交通計畫裡略知一二。

為了舒緩嚴重的塞車與空污問題,伊達歌與前市長不僅致力於縮減汽車道,將騰出來的空間還給行人,同時也增設許多自行車道,並建立龐大的Vélib公共自行車出租系統,提供超過2萬輛腳踏車給市民使用。這項Vélib單車出租政策大受市民歡迎,每日平均租借次數高達8至12萬次,共計省下數萬公噸的碳排放量。2007年法國發生運輸業大罷工時,這些腳踏車可幫了通勤族一個大忙呢!

除了便利的腳踏車網絡,他們更進一步在2011年發起Autolib'電動車共享計畫,目標是提供3,000輛電動車以及6,600個配有充電設備的借還車站點,形成連結巴黎市和周圍數十個近郊市鎮的綠色交通網絡,估計可減少2萬多台汽車開上路,並在2020年達到減碳20%的目標。

今年,這位新上任的女市長除了將擴大各項交通綠化的重點政策,更進一步喊出「社會平權」的口號。身為一位女性,同時也是西班牙移民,伊達歌同時背負著兩項容易受到不平等對待的身份,而她從小與眾多新移民一同擠在簡陋國民住宅的經歷,也讓她上任後的第一優先政策,就是廣建可負擔又高品質的社會住宅,使經濟水平較低的市民也能在城市裡安居。

伊達歌對巴黎的願景不單單只是經濟發展與時尚之都,而是要成為一個「永續、平權、創新」的世界城市典範。透過她多元文化的成長經歷與過去十多年豐富又實在的參政經驗,五年後的巴黎會變成什麼樣貌?讓我們拭目以待。

首爾,由市民當家作主的城市

如果說「社會平權」與「城市綠化」是巴黎新市長的施政焦點,那麼「公民作主」和「共享精神」便是首爾市長朴元淳的施政代名詞。

「讓市民成為市長」是朴元淳的第一施政哲學,他不只是象徵性地在市府門口設立一個代表「傾聽」的大耳朵裝置藝術,市民還真的可以在大耳朵內錄下自己對於首爾市政的意見,更可以像留言給同事一般,直接把想說的話寫在市政廳的便利貼上,貼滿市長的辦公室牆。

朴元淳上任不到兩年時,就已舉辦46場聆聽市民意見的「聽策會」(相當於每個月都辦一場),共有6,624個市民參與;光是專家討論的政策「審議會」就進行了60場(每月不只一場),共有1,188個人參與。朴元淳說,首爾市在決定一項政策之前,至少都會經歷超過100次的協議,可謂是徹底實踐了審議式民主。

為了重現兒時農村的資源共享精神,朴元淳還定下了要把首爾打造成「共享城市」的目標。想要參觀市政府卻不得其門而入?他率先開放市府的閒置空間讓市民使用,並利用夜晚或周末等公務員的下班時間,開放會議室和禮堂等公共建物供民眾低價預約。下班後,在住宅區總是很難找到停車位?他替市民整合了各個學校與商家夜間閒置的停車空間,用一格車位2至5萬韓元的費用提供給民眾使用,截至今年2月已經分享出6千多個停車空間,深受市民好評。

不僅共享空間,朴元淳連所有的施政現況與財務預算都要與市民分享。透過資訊溝通廣場網站以及被稱為「首爾Wiki」的平台,他向市民公開市府的各項政策文件與財務預算,甚至還附上收據以供市民檢驗;倘若市民能指出預算浪費之處、使預算得以節省,最高還能獲得一億韓元的獎金。

「我認為市長不管再怎麼傑出、公務員再怎麼聰明,還是不得不遵照在各個領域擁有專業素養之市民的意見」。朴元淳任內的許多社會創新都是從「傾聽」而來,他尊重專家、還權於市民,打造出由市民當家作主的民主城市。

那麼,台北呢?

外國的月亮沒有比較圓,巴黎與首爾一定仍有許多社會問題需要解決。但伊達歌與朴元淳,一個重視城市綠化與社會平權,一個著眼於公民作主與共享精神,兩人都以市民福祉為中心,且不盲目追求大型建設、不好大喜功的樸實施政風格,都值得所有市長候選人學習。

巴黎和首爾市民分別用自己的選票成就了兩位不凡的行政首長,期待年底的每一張選票,也能夠選出一個「心中有市民」的市長,不只是做做樣子,而是真正傾聽民意,讓市民當家作主,盡其所能地建立起讓人民生活更美好的健全城市。

全文轉載自天下獨立評論專欄

串接政府、企業資源 發揮善的力量

2014.09.05
合作轉載

經濟日報/黃兆仁、林業修(2014年8月28日)

每當遇到重大災變,台灣展現的力量都很令人感動。大量企業捐款,民眾自發協助,台灣善的力量是非常強壯的,尤其那一份出自內心的人文關懷,才是台灣最美麗的內涵。民間與企業出錢出力彌補政府在社會福利政策傳輸系統上的缺口,呈現出國人對大社會的博愛與關懷。我們要討論的是如何將「企業博愛」與「政府資源」有效串接成為具企業社會責任與福祉新系統環境。

作法上則是由政府建立聯盟平台方式,掃除法規障礙,並且擴大「企業社會責任」的參與,建立「社會企業」友善環境,同時結合公民媒體力量,達到廣宣效果,徹底建立同時兼具社會關懷、環境議題及經濟面向的組織平台,讓這種善的力量可長可久,並且產生正向循環及正面能量。當出現企業社會責任納入核心的企業經營價值,或是成立更多新創型社會企業時,將可引導出更具社會影響、營收增加、治理精進與環境永續的安全、友善、創新大社會。

二○一一年美國發生占領華爾街運動,當時除了喊出經典的「我們是那百分之九十九」口號外,另外也檢討企業社會責任的應有作為。隨後,美國各州陸續立法,試行非常多社會企業法案。環顧美國近期發展,雖然仍依「企業應以股東最大利益作為企業經營之優先目標」的標準,但也大幅調整企業經營哲學,參與社會企業活動,成功地將公司治理推升到另一層次,直接與間接地增加企業營收與品牌價值。具體實例有星巴克公司結合咖啡小農發展出新物流系統與供應鏈,創造永續雙贏;Timberland公司則是允許公司員工每年有四十小時參與社會公益,員工創新力大增,品牌價值增加。

在社會企業推升方面,英國政府深感在推動社會福利政策上出現「時效」及「組織」上的缺陷,於是在二○○一年成立社會企業部門,了解社會需求。次年展開社會企業推廣策略,藉由盤點法規及獎勵措施,建立適合社會企業發展環境,熱絡社會企業發展,解決英國社會問題。

反觀,我國在社會企業發展上無特別推廣,雖然諸多企業以財團法人型態自主發展,然因國內並無健全完整指導方案措施,導致社會企業在經營管理及初期籌資出現困難。未來我國要發展社會企業,應系統性的提出對於培養社會企業之發展內容,傳統補助及稅賦優惠作為不足以因應需求,而應規劃出具經濟力、在地力、永續力的社會企業。我們也應邀請具輔導、創新研發及評鑑的組織,陪同成長,促進發展。

台灣社會已出現對「企業社會責任」與「社會企業」的強烈需求,這是國家與市場作為之外的第三選擇。如果政府與企業能投注資源來發展上述第三選擇,那台灣必呈現「人文、關懷、創新、在地、環境」的永續發展社會。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