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編輯隨筆:沒有無法解決的問題,只有尚未發掘的創意

2012.12.12
瀏覽次數:

文:蔡業中

看到一個問題想一個解套法叫做有心意,從問題中挖掘問題、從解法延伸出解法叫做有誠意,連看來不像問題的議題,都能主動想方設法地去提升它,才叫做有創意。只要具備發揮創意境界的本領,就算沒有名氣做為社會資本、欠缺高門檻的研發技能、或找不到雄厚資本當後盾,人人仍有機會成為傑出社會企業家。

想了解自己的社會企業創意潛能嗎?倘若請妳/你提出方案讓烏干達與尚比亞的孩童有鞋穿,以避免赤腳遭受沙蚤導致的感染,請問妳/你會怎麼做?

募捐鞋子送到烏干達與尚比亞,是個很直接的做法。在經濟狀況不極端惡劣的地區,販賣保養良好的二手鞋還可成為微型創業的題材,Soles4Souls就是個值得參考的案例。不過,這叫做直覺型,而非創意型的行動家,尤其募捐而來的鞋子不論在鞋型還是尺寸都很難確保契合在地需求。

特別訂製鞋子再送去這些國家或可解決問題,只是,問題解決到位固然好,卻不過是符合基本要求罷了,全方位思考解決方案所帶來的價值才能造就獨特的社會企業模式。

既然要做鞋子,何必假手傳統商人,輔導當地婦女製鞋,既提升就業又增加收入,豈不一舉數得。這還不夠,社會企業甚至該走向供應鏈的全球化。例如Sole Hope竟想到將鞋品生產線延伸到美國人的家庭之中,提供「Cutting Party」工具包教人將家中二手衣物裁剪成車縫鞋面所需的布料,送到烏干達與尚比亞婦女的手中加工成鞋子來預防因沙蚤而導致的感染。

環保、放出新鮮感、提升參與度,這才是一手漂亮的解決方案。

圖:Sole Hope所出品的鞋子(圖片來源

再來假設一個情境,倘若妳/你的任務是在越南鄉村地區提倡閱讀,請問該怎麼辦呢?建圖書館,甚至依據在地語言與文化編撰讀物,這個策略讓微軟出身的John Wood藉由創辦Room to Read造福了許多地區,還入選富比世雜誌的Impact 30來表彰他的社會企業成就。許多故事的成功模式讓人產生一種錯覺,似乎得有炫麗背景才能幫社會企業家的故事加分,事實上名校或科技巨擘教不了妳/你的事情可多了。

Nguyễn Quang Thạch鼓勵越南鄉村同胞閱讀的切入點即大開你我眼界:他鎖定規模50至200戶的宗姓村,與村長磋商在村內祠堂裡設置圖書舘,於是出現了牌位桌前擺了一架子書的有趣景象。

圖:設在宗祠牌位桌前的圖書舘(圖片來源

Nguyễn Quang Thạch發現資源匱乏的村落若有本事增設閱讀設施,會成為該村的驕傲。鄰村看到別人的祠堂有圖書舘時,會自動想跟進,甚至引發圖書收藏量的競賽。

Nguyễn Quang Thạch的行動哲學是,受惠者必須在能力範圍內有所付出,才能確保受惠者認真思索需求與維持成果。因此若想從他命名為Bookifization Group for Rural Area of Vietnam的組織獲取支持,條件是村落得自籌對等款項、空間、書架等等。

宗祠圖書館的故事告訴我們,從在地觀點找出利基,才會有事半功倍的成效。Melinda French Gates曾以「非營利組織可以從可口可樂學的事情」為題在TED發表演說,其中一個要點就是仰賴在地人才。

讓烏干達與尚比亞的孩童有鞋穿,或是在越南鄉村地區提倡閱讀,都需要好點子,卻與社會企業家是不是媒體寵兒、具不具備研發癌症疫苗的過人才智、或有沒有中到樂透的財力都無關。等待社會企業家來開啟的那扇大門只有一個名字:創意。


作者簡介:名字是菜市場名,因為姓戴就成了「待業中」,姓施就成了「失業中」,還有「就業中」、「營業中」、「作業中」等不勝枚舉。大學四年週週去育幼院教一位小朋友功課,沒想到小朋友的生日竟與自己同月同日。身為烏克麗麗(ukulele)的愛好者,可以為了彈Jake Shimabukuro的「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練習到茶不思飯不想。截至目前已特地去過9個國家擔任海外志工,其中最特別的國家包括在馬紹爾群島共和國待了兩年。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畢業,目前於名列富比世2011年全球2000大的企業任職,在永續發展部從事企業社會責任(CSR)的工作。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