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微型信貸3.0:普及化、 彈性化與規模化

2014.03.11
瀏覽次數:

文:邱韻芹

微型信貸已成社會企業與國際發展界的熱門議題,其核心概念是透過團體共同借貸來降低還款風險。舊金山大學的研究顯示,具社會連帶關係的借貸圈(lending circles)能夠大幅降低呆帳金額。

除了總是與尤努斯博士連在一起的孟加拉鄉村銀行之外,世界上也有越來越多以類似概念為本的服務推陳出新。它們使得微型信貸服務更加普及化、彈性化、規模化,成為更令人信賴也更具影響力的社會經濟組織。

微型信貸的普及化

Kiva成立於2005年,是最早將資訊科技運用於提供微型信貸服務的組織之一。它利用網路無遠弗屆和即時公開的特性,連結世界各地的借貸供需者,以故事敘述的方式增進雙方的互動頻率與深度。微型信貸因此在供給和需求的層面變得更有滲透力。八年來,已經有超過一百萬名借貸者透過Kiva借出近五億美元。

在供給方面,Kiva動員了許多過去不曾聽聞「微型信貸」的中等收入者,投入支持這項事業。Kiva的創辦人Matt Flannery表示,這些獨立的小額捐款者代表微型貸款「龐大、永續且具成長動能」的支持力量。

在需求方面,Kiva讓中小型的微型信貸組織(MFIs)有機會展現能耐。這些過去不受大型融資集團青睞的在地團體現在可以在該平台上提出商業計劃吸引「投資人」,同時累積信用評價,逐步奠定未來擴張事業的基礎。

微型信貸的客製化

Puddle的概念來自於臺灣民間也曾經風靡一時的互助會(Rotating Savings and a Credit Associations;ROSCAS)概念(註一), 它讓幾個朋友們能一起擁有一個小型虛擬銀行,無需手續費和申請程序,由這群人自己集資並決定借貸利息、新會員審核以及放款許可,更棒的是,利息收益將分配回每一位成員中。

「Steve Jobs是出於對自己手機的不滿而創造了iphone。」若是同樣對現行的銀行及信用卡制度感到不滿,何不加入Puddle與朋友共同創設信貸組織呢?,。Puddle的創辦人指出,越趨頻密的金融危機暗示著現行金融組織有其結構性問題。另一方面,世界各地的互助會團體已經證明,即使沒有正式銀行制度,窮人也有能力自己組織並維持儲蓄和信用貸款機制。

Puddle希望利用社群網絡方便透明的特性來打造新的社會金融互助團體。網站在去年底上線,今年其中一個社群已經擁有52名成員,累積超過一萬兩千美元的資金。

微型信貸的規模化

比爾與美琳達蓋茲基金會發現,貧困社區亟須資金投入建造各種供水、廢棄物處理和交通的公共設施,這可望提升女性就學率、避免傳染病並改善商業環境。舉例來說,打造通往社區中所有家庭的供水幫浦的建設案大約需要三萬美元。過去公共建設的資金通常來自政府債券,但其發行門檻是一百萬美元,且資金成本相當高昂。一般微型貸款的借貸範圍則是一百至一千美元,絕大多數微型信貸組織沒有能力或權力接受社區層次的公共建設融資提案。

蓋茲基金會的都市發展計劃(Urban Development special initiative)希望以家戶為單位來運行微型貸款服務,以彌補政府債券和傳統微型信貸之間的融資缺口。這種統合信貸是倚靠在地家戶的力量,匯集社區中各個中低收入家庭的資產來取得公共設施資金,以實惠的價格為當地建設,並與城市合作提攜,使得每一戶都能享有基本的公共服務。肯亞的K-Rep Bank 已經依統合貸款借貸給社區層級的自來水專案,資金源於具代表性的樣本家庭每月現金流,將靠未來自來水廠的利潤償還。

從共同借貸的概念出發,微型貸款衍生出不同層次、規章與操作界面的機構組織,為過去被排除在金融服務外的人群帶來自立新生活的可能性。

註一:例如成立五十周年的中華民國儲蓄互助協會


資料來源


嘿,夢想家,只有熱血還不夠!
在追夢的旅程中,你需要懂的還很多。

創意、耐力、眼界、同理心…,社企流邀請八位築夢踏實的有志之士,告訴你那些比熱血更重要的事。

按此進活動網頁

為什麼社會企業應該與學生合作?

2014.03.10

編譯:邱韻芹

英國的研究報告(People's business report)指出,與私部門的中小企業相比,社會企業的營收表現較好,也創造出較多工作機會。但社會經濟的成功會對學生的就業機會帶來正面影響嗎?另一項調查指出英國學生對此抱持悲觀看法,僅有25%的受訪者認為自己能夠找到與能力相襯的工作。

對此,UnLtd(編按:協助社會企業發展、實現社會使命的英國組織)政策經理Karl Belizaire撰文指出學生的學養豐富,具有新時代的數位能力,將為社會企業帶來正面助益。但這項資源尚未得到妥善運用。

Belizaire認為學生們在校園中獲得的技能對新創社會企業特別有幫助。他們能協助打造全球品牌,透過社群媒體推廣起步中的公司,以社會科學方法分析顧客行為,或者藉由研究和分析技巧來發掘下一波成長契機。

投資學生會是正確的選擇。因為他們往往勇於接受挑戰、忠誠、而且勤勉不懈。此外,學生能帶來創新思維,這無論對產品或服務研發、內部組織改革或外部溝通聯絡,都很有價值。

Belizaire也觀察到大學生的社會創業浪潮,他認為這提供所有社會企業家與學生新創組織合作的機會。他舉Joel Barlow為例,這位22歲的大學生正在學生團體的支持下,與在地公司合作實驗對環境更友善的農作方式。

無獨有偶,美國華頓商學院(Wharton Business School)也在政府的資助下成立社會影響力創投(Social Impact Ventures),這讓商管學生能運用所學,協助社會企業以更具競爭力的方式解決社會問題。

Ashoka則扮演中介角色,和三十多所大學合作創辦改變者學院(Changemaker Campus)。駐校社會企業家(Social Entrepreneur in Residence)是改變者學院計劃中的一環;它讓社會企業家在指導學生社會創新的同時,也能從中獲得來自青年族群的意見回饋。

社會企業家,你準備好如何運用這股蘊含無限可能的資源了嗎?


資料來源

Why social enterprises should work with students


誰說贏家才能擁有影響力?改變社會不是人生勝利組的專利,
只要找到對的資源,每個人都能改變世界!

快來參加社企流年會,看八位 「創革者」如何突破條件限制,
從自己能做的事開始,創造寧靜、深遠的影響力!

按此進活動網頁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