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乾旱地區的希望,水資源生產看板

2013.10.11
瀏覽次數:

文/圖:InsideBrain 硬塞腦

位於南美洲的秘魯,比起最近陷入缺水荒的台灣更嚴重缺乏水資源。一座能夠創造飲用水資源的廣告看板替秘魯居民帶來更多希望。

秘魯首都利馬(Lima)的「The University of Engineering and Technology」想要吸引更多年輕人投入工程和科技的相關研究,替國家培育更多的優秀的人才。因此他們找來廣告公司DraftFCB合作,希望能夠吸引年輕人的注意。他們做了個有深度且意義非凡的campaign。

發現問題:秘魯的嚴重缺水

「唸書」是人生中重要的事情,然而「唸什麼」更是人生中關鍵的抉擇。年輕人除了選擇自己的興趣來決定科系以外,國家需要什麼樣子的人才、什麼專業能夠對社會有所貢獻也是抉擇的關鍵。因此若要說服年輕人就讀 The University of Engineering and Technology,勢必要讓年輕人深刻的瞭解科技工程這項專業的重要性。因此這項 campaign 的切入點就變得非常重要,首先必須先發現一個足以撼動年輕人思惟的問題。

台灣最近陷入缺水荒,但對大部分的人來說仍未造成生活上的不便,畢竟再缺水我們也能走進便利商店買瓶礦泉水。不過對生活在沙漠裡的秘魯居民來說,他們每天都需要擔心水資源問題。DraftFCB 發現了這個重要的問題,因此決定往水資源的方向發展campaign。

提出方案:科技能夠解決水資源缺乏的問題

The University of Engineering and Technology 和 DraftFCB 在一座位於沙漠中的城市,架上大型的廣告看板,然而這個廣告看板可不是大學的招生資訊,而是結合科技的水資源生產裝置。這個地區空氣中的濕度高達98%,但是降雨率卻低的可憐,而這座擁有廣告看板外型,實際上卻是水資源生產裝置的機器,能夠將空氣中的濕氣轉變成飲用水,這讓當地的居民能夠帶著水桶裝每天的飲用水。

 

 

這項科技讓上百戶的當地居民受惠,畫面中看到秘魯的小男孩將整桶水倒在身上開心的表情,真的深刻的感覺到他們是多麼需要水資源。The University of Engineering and Technology 和 DraftFCB 所合作的 campaign 非常的發人省思阿,他們並非告訴年輕人就讀這間學校能夠獲得多少獎學金或是福利,反而以貢獻社會的方式,讓年輕人產生學以致用、回饋國家的使命感。招生的廣告案除了跳脫制式化的文案和行銷以外,還能夠這麼「大愛」,不簡單。

(台灣快點下雨阿!希望我們沒有缺水缺成這樣的一天)

本文獲《InsideBrain 硬塞腦》授權轉載,原文刊登於InsideBrain 硬塞腦部落格


作者簡介:世界的角落到處都是創意,InsideBrain 將看見的好創意努力的分享給大家,也希望喜愛創意的大家可以一起交流。


延伸閱讀

http://news.entecity.com/jyothirgamaya-a-mobile-school-with-a-vision/

看不見沒關係 行動學校來找你

2013.09.30
合作轉載

台灣立報/編譯謝雯伃(2013年9月8日)

非營利組織「盲文無國界」(Braille Without Borders)一項名為「從黑暗到光明」(Jyothirgamaya)的創新計畫,透過改造人力車把電腦、印表機和導盲手杖帶到最需要的人手上。

據《衛報》報導,印度喀拉拉省錫魯瓦蘭塔不朗(Trivandrum)的視障兒童不需要去上學,學校會自己走向他們。一輛「從黑暗到光明」計畫的改造人力車穿梭這個印度南部城市,將電腦、印表機、點字板和白手杖帶到需要的家戶。

http://news.entecity.com/jyothirgamaya-a-mobile-school-with-a-vision/

圖片來源

盲人自行經營 幫助弱勢盲童

這項計畫由25歲的視障人士布拉爾(Tiffany Brar)領導,屬於「盲文無國界」的其中一項計畫。而「盲文無國界」是由視障的德國女性坦貝肯(Sabriye Tenberken)在1998年於西藏創立,布拉爾創立「從黑暗到光明」的目的,是要幫助視障兒童做好進入主流教育的準備。「從黑暗到光明」計畫同時也在喀拉拉省執行另一項名為「坎沙麗」(Kanthari)的計畫,培育來自全球各地邊緣社群的社會企業創業者。

西藏「盲文無國界」由盲人自行經營。他們發展出按摩診所、起司工廠、印刷媒體、溫室、一個生態農場及動物飼育計畫。而在鄰近的印度,「從黑暗到光明」是該組織推動的第一個計畫。

布拉爾2008年時加入坎沙麗計畫並擔任接線人員。當時已擁有英語學位的她繼續取得了視障輔助學位,接著接掌「從黑暗到光明」計畫。至於行動視障學校的概念,則由坦米爾那都(Tamil Nadu)退休警官克里須納斯瓦米(N Krishnaswamy)所發想。2012年7月,行動視障學校以「從黑暗到光明」之名正式啟動,旨在幫助貧窮、身心障礙或偏遠地區的兒童。

為視障兒童排除教育障礙

布拉爾表示,許多社經背景較低的父母無法或不願帶視障子女去上學:「有些父母不想要為了送子女上點字課而搭兩趟公車。我聽過有人說:『我們送孩子去上一般的學校還不夠嗎?』或『學英文對盲眼女孩有何用處?』」她補充道。

喀拉拉省的視障兒童通常不會去特殊學校上課。他們大部分不會學習點字或英語,而是透過語音辨識軟體學習當地的馬拉雅拉姆語(Malayalam)。布拉爾表示,「從黑暗到光明計畫」能提供視障兒童一個觀看人生的新視角。

訓練獨立行動的能力

截至目前為止,「從黑暗到光明」計畫幫助了錫魯瓦蘭塔不朗的15名兒童,教授他們點字、口語英語、基礎數學和電腦技巧,此外還包括個人衛生和整潔在內等生活技巧。最重要的一點可能是,「從黑暗到光明」也教導視障兒童如何使用白手杖。目前印度的許多視障人士需仰賴他人指引。布拉爾承認,儘管她接受過高等教育,但她直到加入坎沙麗計畫後,才俱備個人獨立行動的能力。

目前「從黑暗到光明」計畫的受惠者中,有5名學生及10名在瓦卡拉(Varkala)盲人協會工作的婦女。其中一名是20多歲的賓杜(Bindu)。未婚的她在協會習得如何製作肥皂和蠟燭。

當布拉爾遇到賓杜時,賓杜從未獨自行走在路上過。布拉爾回想:「賓杜很害怕使用白手杖。她一直說:『我永遠都無法走路。我會跌倒。』一個月以後,她不但能自己走路,還可以學跳舞。」賓杜說她年幼時,父母告誡她不能在沒有旁人陪伴時行走,彷彿照顧她是父母一輩子的責任。布拉爾承認,克服部分父母的焦慮一直都是相當大的挑戰。

自我賦權 建立信心

另一名「從黑暗到光明」計畫的受惠者是12歲的席法娜(Shifna Mariam)。去年,她因為氣喘持續發作而中輟。她的父親在她很小時便離開了,她的母親則在鄰近的一間醫學院擔任實驗室助理。

過去一年間,席法娜學會了點字和英語。布拉爾表示,這個女孩的信心從那時起不斷累積:「現在她能勇敢的大聲說話,開始對身邊的事物感興趣,也能自己一人獨自行動。」席法娜目前已返回學校上課,並持續接受「從黑暗到光明」計畫的課程。

布拉爾表示,為了讓喀拉拉省的行動視障學校在未來12個月內持續運作,她一直向外界募款,並計畫在明年1月舉辦營隊,同時寫信給視障兒童父母、刊登報紙廣告,希望推廣這項計畫。

她表示,這項計畫的重點在於自我賦權。「我希望把我的學生帶離他們的舒適圈,讓他們離開躲藏的地方,讓他們接觸到更好的世界。」她說。

全文轉載自台灣立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