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可生飲污水的救命水壺

2012.07.30
瀏覽次數:

文:林以涵

(來源:Lifesvaer 官網

在2009年TED全球大會上,英國Ipswich的淨水科學家與工程師皮查德(Michael Pritchard)正在展示一項發明,他將來自汙水處理廠的各種「好料」倒入一個水壺中,蓋上瓶蓋搖晃幾秒,便把汙水過濾成乾淨的水,倒到杯裡與TED創辦人一起暢飲,現場觀眾笑聲與驚呼聲不斷,都被這個叫做Lifesaver救命水壺的玩意給煞到了!

全球至今仍有超過10億人口無法取得清潔用水,每年更有180萬兒童死於腹瀉,水汙染不容小覷。2004年南亞海嘯及隔年美國卡翠納颶風重創路易斯安那州時,皮查德看到電視新聞中人們等待瓶(箱)裝水運送進災區的煎熬,許多人被迫飲用汙水、或在街上開槍搶奪乾淨飲水。感到氣憤的他,覺得應該要讓「處處有水喝」變得可能,拋下原本工作,花費數月在車庫與廚房中研究,經過幾個慘不忍睹的原型也嚇壞太太後,終於設計出救命水壺。

可攜帶的迷你淨水廠

無論多髒的水,倒進有奈米專利的救命水壺後,第一關卡水壺孔隙僅15奈米,擋下所有微生物汙染源,連最小的病毒(25奈米)都過不去。(在它之前最優秀的手動過濾器只能過濾到約200奈米等級。)第二關卡活性碳濾器幫忙去除異味與化學殘餘物,產生乾淨無菌的飲水,品質通過美、英、歐盟、WHO等標準。水壺濾心可處理4000公升水,到上限後便自動上鎖、啟動故障防護,待更換後再使用。

和市面上濾水壺相比,救命水壺因其高研發成本,售價高了十倍(編註:台灣零售價是從8690元起跳)。然而一般平價濾水壺主要針對城市中「較乾淨」的水源進行過濾,有些包含化學物質或需要電力,且每隔幾個月要更換濾心,救命水壺則從極端下手、對付最惡劣的水質,若以一個人一天攝取3公升水來算,一個濾心可以用三年多。

皮查德運用「市場差異化」,將這項好心意變成好生意。他從「急難救助」此利基點開始,販售水壺給國際援助慈善團體(如無國界醫生、慈福行動)、政府與軍事單位(如聯合國維和部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英國與加拿大國軍)等大型機構。一架滿載救命水壺的波音C-17飛機,可以供應50萬人約16個月的乾淨飲水,等於省下上億美元(註)買瓶裝水的錢,省下空間運送其他物資,也拯救許多生命,改變傳統救援模式。

皮查德也將水壺推廣到自家使用、預防災難、休閒旅遊等個人消費群,提倡「買產品也買保障」。生活在城市的我們,也許會覺得買個Brita濾水壺就很夠用,然而救命水壺卻能在萬一哪天災難發生時擔任水質守門員,解決「水就在面前卻一滴都不能喝」的窘境。

第一次在倫敦國防展亮相時,一千個救命水壺不到四小時銷售一空,也被票選為「最佳技術開發」,英美、澳洲、台灣都有販售,也獲得全球許多媒體報導。它的放大版-救命水桶(Lifesaver Jerrycan)至今賣出三萬八千多個,皮查德這個月更飛到緬甸,與人權領袖翁山蘇姬討論如何運用Lifesaver技術改善緬甸境內的水基礎建設。

設計思考的具體實踐

「人類住哪裡?水邊。我們需要做的僅是將水變成無菌,不用運送飲水及使用人為的處理方式,而改讓大自然-海水、河川、小溪出面。」「透過不同思維及以使用的觀點處理用水,母親與小孩們將不再需要每天走4小時的路汲水,可以就近解決問題。」皮查德在TED年會上談到自己設計出救命水壺的初衷,呼應了最近十分熱門的「設計思考(Design Thinking)」課題。

哈佛商業評論將設計思考定義為「以人為本的設計精神與方法,考慮人的需求、行為,也考量科技或商業的可行性。」不知道皮查德在鑽進車庫前有沒有研讀過設計思考這門學問,不過他以使用者為出發點去定義問題、獲得靈感、創造原型,是不折不扣的實踐者呢。 

 

 

 

 

註:每人一天應攝取2公升水,一瓶2公升瓶裝水約新台幣30元約1美元。1x30(天)x16(月)x500000(人) =2.4億

本文原刊登於商業周刊


作者簡介:林以涵,畢業於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美國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公共事務研究所。現於台灣為美國一獨立顧問公司工作,提供諮詢服務給社會企業、非營利組織、與國際發展機構,並為社企流創辦人兼總編輯。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