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創愛的業/興采實業 讓咖啡渣變機能布

2013.12.29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2013-12-17.經濟日報.B7.經營管理.朱永光

早晨一杯咖啡喚醒一天的活力,喝咖啡已成為台灣民眾生活的一部分,近年來更可以看到滿街林立的咖啡館,連便利商店也搶搭風潮。但你可知道台灣一天消費的咖啡渣達30噸?而在烹煮咖啡的過程中,咖啡豆的原料僅有0.2%被攝取,剩餘的99.8%全被當成廢棄物丟棄。

「興采實業」研發出獨步全球的技術,成功地將咖啡渣製成機能布料,代表西方飲食文化的咖啡在東方亞洲重獲新生,正式跨界成為衣著文化。

「興采實業」董事長陳國欽出身紡織業世家,從祖父那代彈棉花做棉被,爾後經營寢具用品,常常謹記父執輩的教誨「我們做紡織的,就是要給人溫暖。」

1989年創立「興采實業」,當時只是一家在地的紡織公司,面對90年代毛利競爭激烈、產業外移趨勢,開始思考如何運用台灣紡織業的製造技術及研發優勢,積極轉型開發適合戶外運動及休閒活動的機能性布料,但真正讓「興采實業」揚名國際,成為台灣之光的轉捩點是從2005年開始。

當時陳國欽與夫人在喝咖啡時,發現客人會跟商家索取咖啡渣回家做除臭的功能,夫人一句玩笑話「你研究看看具有除臭功能的咖啡渣是不是也可以做成布料,穿在你們臭男人身上?」

常笑說自己是「聽某嘴、大富貴」的陳國欽也覺得可行,便帶領公司團隊一頭栽入咖啡紗的研發工作。

投資了二千多萬元的研發經費,花了三年半、歷經八代產品的改良,陳國欽終於克服沾黏、斷絲、抽紗效率、氣味混濁等問題,同時保留咖啡渣原有吸濕快乾、除臭的特性,研發出世界唯一獲得專利認證的S.Cafe環保科技咖啡紗,可製成各種蓄熱保暖、排汗透氣兼具除臭與抗紫外線的機能性衣料,技術獲得許多國際發明展的肯定。

「我們秉持科技業創新、研發的精神,創造公司源源不絕的競爭優勢!」公司位於新莊的總部裡有耗資上億元的設備及實驗室,還配有來自歐美各國的洗衣機,確保產品在消費者多次水洗後的品質狀況,也與台灣各大專院校建教合作,廣納各方人才,培養成為研發團隊。

繼咖啡紗後,現在咖啡渣又被研發出更多元的發展,萃取出來的咖啡油可應用至美容美髮產品、也可以做成PU防水材料,儼然成為另一個具有潛力與商機的新興產業。

早一步在機能性紡織業中搭上環保風潮,興采實業很快地獲得國際知名運動休閒品牌如Adidas、Nike、Timberland等的矚目,連時尚精品Prada、Hugo Boss也開始採用興采的布料設計產品。

研發投資換來的技術創新,確實為公司打響知名度、增加品牌價值,但還是得加深消費者心中的印象,才能進一步發揮品牌影響力。

陳國欽採用Co-Branding(合作品牌)的策略,展現其強烈的企圖心,藉此打造B2B2C的品牌行銷模式。

與國外知名廠商合作,將公司品牌標籤一同掛上,甚至直接繡在衣服上,除了說明咖啡紗的製造理念,也標示出布料特殊功能,期望藉由國際大品牌的實力,打入消費者市場。

「興采實業」利用過去累積的研發及製造資源,透過創新環保技術及國際化行銷,成功擺脫紡織業者代工的命運,為公司奠定永續發展的利基。台灣非IT產業創新再造的能量,非常值得激賞與期待。

(作者是美商中經合集團總經理,本文由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合作委託撰寫,本專欄隔周二刊登)

想像宏碁轉型成台灣社會企業的典範

2013.12.24
合作轉載

施董事長您好,

我是愛樂活社會企業的張佑輔(江湖稱號89),冒昧地想跟您報名參與宏碁改造變革工程,2002年12月我加入了IBM,曾任電信事業群、軟體資訊、軟體維護、金融事業群業務代表及行銷企劃。進IBM前,宏碁也曾給我一個錄取機會,不過進到IBM後轉眼就待了七年。當中經歷IBM筆電被聯想合併,理解為什麼IBM願意將自己創造的PC賣給聯想,一個每年虧損好幾百億的生意,何不斷尾求生!後來IBM再造高峰,每年EPS都跟西曆年份數字一樣,2009年 EPS9元,2010年 EPS10元,2011年EPS11元,2012 EPS 12元,最近緩了下來,但也有每股179美金之強。

我2010年離開IBM,利用過去的積蓄和當初的員工認股,自行創立社會企業,立意為運用科技工具協助NPO降低數位落差,這四年來見證了Nokia落敗、Apple進擊、google創新、facebook興起以及Dell下市,讓我想起在IBM新進員工訓練時我們看的一張圖表,1990世界科技15強和2002科技15強幾乎完全不同,一個百年科技公司如IBM還名列前茅確實不易。就在1992年IBM年虧損200億美金的情況下,美國為了救這個國寶,協調了麥肯錫顧問公司的專家擔任總經理,我在IBM那七年恰巧正經歷了麥肯錫顧問Gerstner把主導權成功交回到IBM業務體系出身的總經理Samuel Palmisano,這兩年又順利交接給在IBM待了30年的女性主管Virginia Rometty。從蘭奇事件到最近的宏碁改造工程,讓我想起這段IBM浴火重生的往事,因此自告奮勇希望來參與宏碁改造。  

宏碁不是IBM,卻是我們台灣的科技國寶!只是我們的政府不是美國,但是台灣是IT界的那個「T」,我相信宏碁一定會傾聽客戶的需求,但我認為如何把宏碁打造成科技界的社會企業,運用台灣的社會力,把硬實力轉為巧實力,是一個創新的契機。比如說,IBM每年安排全球100位照常支薪的員工到世界各地去做志工,身為全球人才培育的基地,IBM的員工訓練比西點軍校還嚴格,甚至將CSR當成員工培訓的最好機會,去年全球高階主管實地到新北市協助了解政府亟欲解決的問題,今年IBM的智慧城市計畫更選定屏東當農業智慧城市標的物,難道IBM是純粹的慈善嗎?不,過去挫敗讓IBM更加了解如何深度傾聽客戶,甚至做到協助客戶了解客戶本身潛在及未來的商機。

為什麼我敢大膽假設宏碁能夠打造成科技界的社會企業呢?因為大家買Apple不是因為蘋果的產品有多好,而是Steve Jobs的個人的形象,喜歡科技的消費者喜歡Jobs的生活態度而買,甚至,他們是因為想像自己是Steve Jobs而買了iPHONE。那宏碁有甚麼機會?從施董事長您自詡是社會企業家,今年台大四冠王女大生夢想創立社會企業,香港女狀元夢想是公平貿易社會企業,英國有72000家社會企業,美國有Social Innovation Center,中國大陸的社會企業也正蓬勃發展,一如我正在籌備的台灣社會企業商會的標語「每一個社會企業都應該是社會企業!」如果宏碁能夠透過員工參加以立國際志工活動,報名社企流社企小學堂,去Flying V群眾募資打造宏碁新運動,和愛樂活去部落協助農友建立網站和粉絲團、幫助NPO開發導入系統,宏碁就有機會透過外部的思想,從心去了解社會的需求。就一如您在亞太城市高峰會的「王道文化」演講 (愛樂活的台灣農業讚專案正好是當天台灣區總決賽單位),人在現場的我心有戚戚焉,因為我在IBM七年的業務服務的客戶群,都是和施董事長您一樣的嬰兒潮世代,所以我完全理解並認同您的想法,但其他年輕一輩的夥伴則需要一些轉化,將王道譯成這個世代的語言,如果有機會甚至帶著這些新創社企家體驗您二次創業的過程,一如IBM近年來把自己的經營knowhow賣給台積電和很多企業,您的創業精神是我想要投入參與宏碁改革的原因,夢想能與這群年輕的社企家,和您一起打造台灣的新宏碁社會企業。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