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創愛的業/Teach for Taiwan 培育青年投身偏鄉教育

2014.10.1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2014-10-07.經濟日報.A18.經營管理.朱永光

隨著M型化社會經濟的發展,學童的教育學習及資源運用也呈現出城鄉兩極化的差異。根據兒福聯盟報告指出,偏鄉弱勢兒童普遍輸在學習的起跑點上,加上基本學力的落差與學習機會的缺乏,讓孩子們愈來愈難靠教育得到「翻身」的機會。

由劉安婷發起的「Teach For Taiwan」集結自政府、學術、企業及年輕朋友的力量,要讓台灣的教育更平等。

1989年普林斯頓大學畢業生Wendy Kopp鑒於當時美國教育資源不均的情況,發起「Teach for America」計畫,成功號召500名大學生前往貧窮地區,展開為期兩年的教學工作。

25年後的今天,「Teach for All」已經是一個有26個國家參與的全球運動,願景是要幫助全世界的孩子,不論出身背景,都能得到最優質的教育。

同為普林斯頓大學畢業校友劉安婷,受到父母投身台灣偏鄉教育的影響,求學期間也多次前往迦納、海地、柬埔寨等地擔任教學志工,她說,「從這些經驗,我更體會到孩子成長過程是需要老師的長期陪伴,台灣偏鄉學校招募不到優秀老師,但奇怪又同時存在著青年就業不易與流浪教師失業的矛盾情況,我就一直在思考如何do something for Taiwan?」

2013年,取得合作授權,劉安婷返台成立「Teach for Taiwan」,透過全球組織累積多年的教材經驗與網絡資源,進一步在地化後,以「一個方案解決兩個社會問題」為出發點,推動青年朋友投入偏鄉教育工作。

劉安婷認為美國的「Teach for America」最大特色就是他們培訓師資的精神與遠見:「不只是訓練老師,更是培育未來領袖」,相信一個人能了解管理好一間教室的道理,就已經具備管理好一家公司或機構的能力。培訓課程中會邀請知名企業家及頂尖學者共同培育人才,儘管錄取率只有10%,卻是許多長春藤等名校優秀學生出社會工作的第一選擇。

根據統計,完成兩年弱勢教職工作的年輕朋友,因為透過社會參與而有不同的人生體驗與感悟,讓他們更具備宏觀的視野與同理心,之後不論是繼續留在教育界或轉任到企業、政府單位工作,都更受到學校及雇主的青睞。

20年來「Teach for America」已經培育出無數校長、政商領袖,形成一個極大的人才網絡,為社會不斷注入改革的動能及正向影響力。Teach for Taiwan也會秉持相同的理念,在台灣社會進行一場溫柔的改造。」

今年2月初展開的第一屆教師招募,雖然只有8個名額,卻吸引了近200人報名,經過嚴格甄選與培訓,9月第一批老師就正式進駐台東與台南偏遠地區。看似迅速打響知名度且相當成功的「Teach for Taiwan」,其實劉安婷已經事前花了一年多時間進行評估及籌備工作。

「我們深入了解其中人才供需落差的主因在於,沒有適合的師資培訓也沒有完善的教師支持系統,老師們不願意隻身前往偏鄉,擔任福利、薪資微薄的代課老師,同時可能還要兼任許多校務行政工作。」劉安婷說,「Teach for Taiwan」系統化的培訓課程加上持續地追蹤輔導,扮演第一線老師強大的後盾;此外,也利用政府教育資源及企業贊助資金,提供TFT教師更合理的薪資補助。

「非營利組織為了永續經營,也要有一個互利的營運模式,而執行上也需要如同一般企業,要整合資源、吸引大眾前來『投資』,『投資』我們的理想、支持我們現在在做的事。」

劉安婷個人獨特的領袖特質、充滿人文關懷的思維,「Teach for Taiwan」不只是解決偏鄉教育及青年就業問題,精實的培訓計畫與弱勢教職工作的磨練,更是培育台灣未來人才的搖籃。

(作者是社企流顧問、美商中經合集團總經理,本專欄隔周二刊登)

讓社企精神佔據中環

2014.10.10
合作轉載

文:謝家駒(香港「仁人學社」創辦人)

是「佔據」,不是「佔領」。「佔領」是短暫的;「佔據」是永久的。「佔領中環」是爭取民主的一個策略;用「社企精神佔據中環」是要重新塑造中環的核心價值,是一場更艱巨的持久戰。

中環是什麼?就是代表「中環核心價值」。社企是什麼?不只是提供的產品與服務,而是代表着「社企核心價值」。

須取代「中環核心價值」

本文所指的「中環核心價值」就是傳統資本主義的唯利是圖。資本主義下的企業以追求最高利潤為至高無上的目標,為了無止境地創造利潤,企業千方百計鼓勵無限量的消費,以消費主義扭曲大眾的需要,同時肆意破壞環境生態,令整個社會競相追逐利潤,貪得無厭。尤有甚者,更刻意追求短期利潤,各種炒作行為充斥市面,從地產、股票、商品等,無不用作獲取短期利潤的工具,充分反映急功近利的心態。

香港貧富懸殊的嚴重程度,有目共睹。2013年堅尼系數為0.537,在世界上名列前茅。更明顯不過的,是貧富懸殊的趨勢正不斷惡化。中環核心價值的擁護者,抗拒縮減或紓緩貧富懸殊的建議或措施。去年特區政府首次制定貧窮綫,130萬人口(佔總人口19.6%)活在貧窮線之下,但是有關紓緩這現象的建議(包括提高最低工資、設立全民退休保障等)都遇到中環核心價值擁護者的大力反對,連起碼的扶貧工作也舉步維艱,更遑論通過改革稅制等措施扭轉貧富懸殊的趨勢。況且,導致貧富懸殊兩極化的一個重要因素,是資產的增值,在香港這個「地產霸權」佔支配地位的情況下,富有人士資產的增值,肯定比低收入人士快得多。

中環核心價值的擁護者,為了維護及鞏固他們的利益,往往倚仗權貴,更甚者還出現官商勾結。

中環核心價值的擁護者,為了保障他們眼前的經濟利益,與當權者站在一起,保留一個極不民主的政制,刻意拖慢民主改革的步伐,實是香港政制發展的重大障礙。他們的做法,短期也許會保障到眼前利益,但香港民主政制若不能邁步向前,經濟民生也難以有所改善,社會積怨及動盪更會有增無已,肯定會影響下一代的營商環境。

可喜的是,部分商界人士和愈來愈多的年輕人看到問題的癥結所在,不斷反思,希望另闢蹊徑。我們的挑戰,就是要以社企價值來重塑中環價值。

市民對社企兩大誤解

一般人對社會企業有兩大誤解。

誤解一︰以為社企不可能自負盈虧,必須要政府資助才可生存。

其實社會企業的基本定義,就是要有雙重目標︰(1)實現社會使命,以及(2)自負盈虧。過去10年,特區政府鼓勵社會企業不得其法,以撥款形式資助志願團體創辦社會企業,結果大部分未能做到自負盈虧,造成不良的錯覺。事實上,私人資金創辦的社會企業,由於有創業精神,成功率大大高於政府資助的社會企業。過去數年來,有大量私人創辦的社會企業湧現,既能自負盈虧,又能產生社會效應,勢將令大眾對社企另眼相看。

誤解二︰以為社企數目不多,對整體經濟影響有限。

不錯,社企數目在整體經濟中所佔比例異常渺小,即使10年以後,仍會是微不足道。但世界各地的經驗說明,社企的影響力不在乎數目的多少,而是對主流企業的衝擊。大量社企的成功案例,證明了企業是可以同時創造利潤及解決社會問題。主流企業亦需向此方向過渡,不再停留於單純為股東創造最高利潤。在美國,已出現了一種新型的企業,稱為B Corporation,就是既能為股東謀利,又同時解決社會或環境上的問題。這與所謂「企業社會責任」有着根本上的分別。一般意義的「企業社會責任」,其支出只是佔企業整體收入一個微不足道的比例,但B Corporation的整個核心業務,都是集中在解決社會或環境上的問題。

社會企業另一個重大特徵,就是擅於調動社會不同界別的力量來解決社會上複雜的問題。事實上,很多社會問題都需要跨界合作,才有望紓緩或解決。更重要的是,問題的解決往往須要改變一些固有的觀念,價值或行為,亦即是說,要移風易俗。

社企的出現,發展及深化,讓我們有機會重新塑造中環的核心價值,以新的價值觀取代現有的中環價值。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創造一個更繁榮、更平等、更關愛、更有公義、更愛護大自然的社會。

佔中後另一重大挑戰

本文執筆之際,香港的年輕人正在創造歷史,他們冒着被警察暴力鎮壓的危險,佔領金鐘、旺角、銅鑼灣等多個據點,他們的訴求能否實現,目前難以估計。但在這關鍵時刻挺身而出,已經是難能可貴。40多年前,筆者也是大學生,亦曾在學生運動中親眼見過同學被警察毆打及拘捕。這幾天有機會接觸今天的大學生,感觸良多。參與學生運動來表達訴求,推動社會改革固然是天公地道,但關鍵還在運動過後如何,做些什麼。佔領中環之後,另一重大挑戰就是重塑中環的核心價值。

全文轉載自仁人學社

主題
看更多主題